谢谢

  于诗歌之上起舞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许锋 |  浏览(7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6-08 20:33:2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08 20:33:20  
  本作品所属分类:最新发表新书预告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书评

于诗歌之上起舞

——读盛祥兰诗集《偶然》

 


许锋

 

现在不比当年,——楼上掉下一块砖头,能砸死几个诗人——就算没砸中诗人,也能砸中几个诗歌爱好者。文学已失去光环很久,诗歌也不例外。只是,仍有人爱好文学,喜欢诗歌。诸如盛祥兰。

盛祥兰写小说,写散文,会画画,又出版了诗集,让人刮目相看,文学之种种,她如耍杂耍,样样要练,样样得心应手——仿佛是要证明给世人看,她一个小女子的孤傲与别致,其实,是自己送给自己最美好的礼物,“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人还是那个人,作品却常写常新。

诗集名为《偶然》,自然应有一首诗名为《偶然》:

 

偶然

 

我头顶上的那片云

化了淡妆,像一幅水墨画

挂在了天上

我相信,它来这里之前

和离开这里之后

都不会这么好看

它是偶然经过这里

被我偶然抬头看见

多么幸运

它的美被看见

而此时,我站在这里

向上仰望的姿势

没人发现

 

的确是一首好诗。什么是好诗?就是作者有独特的发现,有美好的意境,有灵动的句子,有淡淡的情绪——情绪里有淡淡的忧伤胜于淡淡的喜悦。

你看,一片化了淡妆的云,像水墨画那样美,但因为无人欣赏,它“不会这么好看”,云隐隐的淡淡的忧伤,因为被“我”偶然看见,故而,“多么幸运”。这是诗歌的第一波情感起伏。第二波,“我”偶然发现了云朵的美,云朵的忧伤不见了,但是,“我”仰望的姿态,由于没人发现,“我”内心显现的淡淡的忧伤,正随风而来。

透过云朵氤氲的表象,《偶然》中的“我”,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的喃喃自语,她心里有了意中人,暗暗查看,越看越魂牵梦萦,可是,意中人似乎没有发现她,或者明明知道,却故意连“偶然”抬头的机会都不给,这样的结果,让“我”的忧伤,如泣如诉——只是,情感的喷薄而出,被作者摁住了,要你使劲去想。

看《偶然》,你会想起卞之琳的《断章》: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桥下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有人说《断章》是一首哲理诗,其实,如果当作一首情诗来读,可能更有意味。换而言之,如果你把《偶然》当作哲理诗来读,也可以,人生如戏,时而是演员,时而是观众,时而高潮,时而低谷,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心情。可是,作为情诗来读,剪不断理还乱,更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不过,读完《偶然》中的一百四十五首诗,你会发现,诗人并不只是一个多愁善感的女子。由于深信“生命充满了无常”,故而期待“不期而遇的偶然”;她虽然自言“不再有书写的激情,不再轻易为一些事而感动、而好奇”,但是,“偶然”之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宛如透过云朵越过树梢穿过树隙落到地上的斑驳的阳光,被她俯拾于篮中:

“夕阳的碎片砸下来/我的眼睛流出了血”(《时间之手》);“整个秋天浓缩成/一棵麦穗/朝着太阳的方向/弯下沉甸甸的身子/向大地鞠躬”(《感恩》)。

特别是《雨线》,“多年后/祖母不在了/那件衣服也不在了/只有那条雨线/很多个黄昏/我能感觉到它穿过我心眼时/那一丝痛

正如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教授、中国社会科学院外国文学研究所研究员汪剑钊先生评价,“《雨线》因其传达一种普遍的情感而拥有见微知著的意义……这种以小写大的自觉是可贵的,它可以让我们赢得谦卑中的骄傲。”

诗歌的写作,让作者感到惊喜,她获得了小说、散文之外另一种书写的快乐,并“开始迷恋这种写作形式”。

此时,作者已于诗歌之上翩跹起舞。在其眼里,诗歌“是词语的再次相遇,是语言的另一种复辟,是偶然,是意外,是想象力的一网打尽,是人与万物和睦相处的开始”,不过,一切都要在“途中”收获,那是属于“一个人”的“秘密”:

黄昏的光落在一个行人脸上/这个人带着这束光走了很远/他没觉得累……(《途中的秘密》)

 

《偶然》盛祥兰 著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5月 定价:38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