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渭渔樵的家园
文学·小说·杂文·散文
标签
情感  |  生活  |  文化  |  摄影  |  文学  |  诗歌
更多标签>>
  【小说】希冀(十五)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情感  生活  文化 
  发布者:董瑞生 |  浏览(20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6-09 03:30:4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09 03:43:11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说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十五

 

离开菱花,老曹独个往家里走,心可没闲着。老曹一路思量着菱花的事。

这一晃十多年,与菱花为邻也是论千的数日子了。一年年忙忙碌碌,恍惚间都老了。老曹说是开房间看像是玩笑,或者也是男人的心底话。说是老曹一次都没念想此事哪是虚话。可要做实却也难实行

老曹还是颇仁义的人。帮人可以,图还报自觉难为情。给女人家帮忙了,就思谋要人家以身相许,这或者就是乘人之危,祸害人了。没家的女人,可是要考虑你能为女人负多少责任。能予女人长久的幸福么?而有家有室的女人哪根本就是胡来。想想一个正常的女人,违心或者勉强承载俩男人,两份爱。这女人被整的性格分裂,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好。时间久了,心底煎熬,脾性蜕变,这人就不正常了。这纯粹就是搞破坏,祸害人么!

所以。老曹这些年之所以与菱花处的好,关键就是不忍让女人作难。故而思前想后,顾虑重重。通常也就是过过嘴瘾。这也正是菱花敢于和老曹说笑的因由。换个人,这么的相处,哪男人还不猴急,变着法子骗女人。或者得势了,美气过了。人就走远了。回不了头了。

想想也是,喜爱女人,喜爱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女人,一如在公园的栅栏外围去欣赏一朵花。

花儿娇艳,人见人爱,恨不得摘下来,养在自己家。岂不知当你越过围栏,就已经犯规。摘下了的花朵因为离开了赖以生存的母体或者环境是无法活许久的。窃花就成为罪业。倒莫如远远的观赏,大可以为花香迷醉,亦可连日欣往,而不必承责。

老曹边走边思想,没一会儿就回家了。夜深了,老婆却没在房间,而床上桌上摆了满满的各色衣服。听见动静,老婆披着润发,穿着睡裙就从浴室出来。看见老曹说,我以为你会晚回来,咋可就到家了?

老婆说,不好意思,影响你休息了。我马上整理。我们明天有个临时联谊演出,缺几身衣服,我在家里找找,看能不能凑凑,就不用到处借了。

老曹说,没事没事,你慢慢整理好了。我看会儿电视就是了。

老婆说,甭看了,你也去洗洗,我这儿马上就好了。咦!你今儿没喝酒,却逛到哪里去了。老曹说,去走路了,就是到湖岸边转转。

老婆说,今儿咋有闲心!其实转转也好。不要成天就是喝酒。

老曹说,是也。

于是老婆忙于整理衣服,而当老曹坐在电视前,夜间新闻已播完了。


老曹老婆退休后也没闲着。起初与厂里的工友们玩旅游摄影,后期又与一伙人在公园跳广场舞,再后来又改唱歌。

这下子终于找准位置了。原先在厂里参加演出队的本事一下子成为风头麟角,显露了。一下子就成为核心人物。不单是领唱,而后组织乐器,又自学什么葫芦丝,口风琴,再后来萨克斯都上手了。忙的从早到晚,比以前上班忙多了。几年来,也确实培养了一帮子人。好在是孩子大了,生意也不用操心。只单是是玩,还以着锻炼身体的名义。所以老曹从不细问。只要老婆开心快乐就是了。

今天老曹老婆他们这支歌唱队,来在一处广场。舞台背依商业大厦,足有十多层高。舞台门楣上书写某某公司庆祝开业十年文艺演出字样。大型音响列位左右,有几张桌子高。演出队来了好几支。单是服装就色彩纷呈,姹紫嫣红,颇为壮观。在这个年月,这样的演出往往是演员比观众多的多。场子前半部都是未登台演员的坐席。后边是工作及摄影,不多的观众站立其后,踮足翘首观看。

一般多是民族服装的锣鼓队开场,下面则是制式服装的管乐队轰响。而演出是认真且规模浩大。舞台上,这一刻像模像样的管弦器乐合奏以在调音试调。大小提琴扬琴键盘圆号长号琵琶架子鼓满满一台。不知会演奏什么乐曲,而这样的配器还是热闹的。

一会儿,舞台上,一个老太婆领着几个小姑娘。老太婆领唱,一曲陕蒙边地的歌曲,高亢愉悦升天。只是老太婆毕竟老了,嗓音唱破也没能达到高峰,领唱的确有些困难。麦克风提前也没有试音,前两句没麦干唱,即以喑哑,勉强支持也效果欠佳。后来闻说老太婆是个领导,而演出又代表组织,在部门强势而没人能争竞过。故而。老太婆又过了把人上人的瘾。

轮到老曹老婆队出演,节目已经过半了,高潮似乎走过。而她们的服饰,领唱,音效是优良的。演前与音效师多有沟通,故效果极佳。草原歌曲欢快的,悠扬的,意蕴悠长的,她们都有,边歌边舞,表情投入,感人至深。可以说是镇台之品。末了,商家给了一千元,说是茶饭钱。于是各回其家。

 

在唐朝遗落的旧宫苑遗址上,人民公园建设了几十年。近年公园免票,于是成为数万人市民的晨练娱乐场所。四季物候轮转,可这里无论啥时节都是人声鼎沸。拂晓到傍黑,歌声乐舞体操戏剧联袂不绝。这可是要把清扫工人苦累死了。天不明即开始,清扫,白天里还要保洁。以前只知道有环卫就是扫马路的,扫完回家歇着,翌日再接着扫。现在可兴保洁一说。唉,现在这个保洁可是费大气力了。无论夏日曝晒,还是冬雪铺地;再是雨落春花,再是秋风枯叶。人都得在现场,因为得时时盯着。保洁么,是不允许片刻片地霎间的的脏乱。说说看,这还不忙死累死个人么!

老曹老婆她们常活动地方叫沉香亭,台级高筑,红漆门柱,琉璃金顶,耀跃四野。廊桥楼台,高低错落;绿水曲廻,游船依依。这可是个文化丰贮盛地,亦是当年唐主李隆基与爱妃炫爱之地。李白诗作,"名花倾国两相欢,长得君王带笑看。解释春风无限恨,沉香亭北倚栏杆。"典出于此。而台基四围,亦多是秦地当下文豪的书法石刻,颇引人入胜。

伫立于汉白玉石栏之侧,牡丹芍药月季,还有洋品郁金香应时盛开,游客频来。而令游人驻足流连的亦是老曹老婆她们的歌唱队伍。这队伍,常达数百人之多,中老男女,围拢成林。通常会有这样的景致。着红挂绿,丰姿绰约的老曹老婆屹立于高台之间,手持指挥棒;或面向乐队,或朝向歌者。合唱轮唱,男女独唱,男女领唱,男声朗诵。规模气势专业可是公园数支队伍无与伦比的。

所以说,老曹老婆有了这样辉煌的事业,家里事,老曹的事就不太入心了。好在老曹这人生活有方向,操守有把握。所以老婆的歌唱事业以及他们的家庭生活四平八稳,风平浪静。而儿子的婚事是大喜事,虽然麻烦或者难场,这都算不得遭遇。一切都在喜乐中进行。

老贾也是这队伍中的一员,不过么,他不常来。老贾的事情多,喜欢游历山水,延伸的事项就是写作,摄影。散文诗歌小说多有涉猎。摄影作品频见于论坛博客,好评如潮。所以老贾偶然来,其实多是玩玩。这里熟人多,而老贾又擅长于这些。歌唱乐理乐器都能把弄。而老贾主要的贡献就是逢有大型活动就得摄影,而且还得叫上他的摄影朋友一同创作,而后再宣传,扩大的这支歌唱队伍的社会影响,以至于后来参加市里省上是汇演并取得佳绩。

人到中年,家境殷实,身体尚好,乐趣广泛,这就是幸福了。老曹、老曹老婆及老贾他们赶上了好时候,与时下的富翁自然距离遥远,却也衣足食丰,不亦乐乎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