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向远方的思绪
闲暇时,耕耘的,一片,静静的,土地......

  收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金峰 |  浏览(36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6-09 13:39:53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09 14:30:51  
  本作品所属分类:五花八门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收麦

 

俗语说:芒种割麦把镰钩。可如今芒种刚过,还没有动镰的,大块大块的麦子就已被割完,地里便就出现了一片片扎眼的麦茬。因为,现在成片成片的麦子不再用镰刀割了,联合收割机在麦地里里来来回回的跑上几趟便收割的干干净净,麦粒脱出来了,麦秸也打成了细碎的麦秧。这些以前只能在课本里读到的情景,如今已经变成了现实。依稀记得当时看到课本里那联合收割机的彩图,就感觉特别的兴奋,特别的期待,期待着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用联合收割机收割麦子。可是现在真的使用上了不但感觉不到一点的兴奋,而且还感觉失去了点什么。倒是回想起以前用镰刀收割麦子的情景却倍感亲切,倍感兴奋,感觉那时的麦季才是一个收获满满的季节。

最热闹还是大集体时的麦收。那时候,村里按照村民人数和居住方位把整个村分成了几个小队。村有村的办公场所,队有队的集合地点,场便就是每个小队的集合地点。村里的小队都有自己的场,那宽阔平坦的场就是收打晾晒粮食的地方。每个小队在场边上都盖上一间或两间的小屋,在农闲时盛放小推车、铁锨、锄头、耙子、木叉……那些农具。在夏秋收获的季节就用来存放粮食。

每年麦季前,队长就召集小队的人员在场这里集合,安排安排活,分分工。谁谁压场,谁谁割麦子,谁谁推麦子,谁谁打麦子……。工分好了,大伙就分头做着收麦前的准备。

负责压场的就在那宽阔平坦的场上均匀的泼上水、撒上麦糠,用碌轴压个结实平整。负责割麦子的就敲敲镰把,磨磨镰刀。负责推麦子的就收拾收拾推车架子,车袢,给车轮子打打气。负责打场的就修理修理木叉、木锨、耙子、扫帚。

那时候,村里的孩子都不到麦地里去,只在场里闹腾。在麦地里收割麦子的艰辛孩子是看不到,他们只看到起早贪黑来来回回推麦子和在场上忙着忙那的人们。推麦子的男劳力用四根长长木棍扎个架子放在小推车上,以便多装些麦个子。队里的人,把割了的麦子捆成一大捆一大捆的,以方便装卸,村里人把捆成大捆的麦子叫麦个子。麦个子在小推车上一个个的装上,装的高高的,推起来看不到人,只看到一垛一垛的麦个子在田地里、地堑上、小路上移动。推车子的人穿着短裤,光着黑黝黝的脊背,伸脖子弓腰,脚蹬着地,肩膀使劲向前用力,脸上的汗珠子不断溜的往下滴。每有推麦个子的来了,场里梳麦子的妇女和玩耍的孩子们都纷纷跑上来抢麦个子,抱上一个,还拖上两个,经常有人因为抢麦个子还闹翻了脸。那时候家家户户盖房子披屋顶,打衫子都要用麦秸。对于小麦、玉米、地瓜那些粮食是按照每家每户的劳力和人口分,对于麦秸是谁家梳了谁家要,所以,妇女们都多占下些麦个子。这样,队里的妇女们为了多梳些麦秸也和男劳力一样天明忙到天黑。

梳麦子看着很轻快,实则是很劳累的活,一个麦季下来,妇女们的肩膀都能使的肿痛。妇女们都围坐在场得周围,把抢来一捆捆的麦个子解开,抓起大把麦秸,用串着铁丝的木头梳子一下一下的把麦秸秆上的叶子,掺杂里面的杂草梳掉,然后把有麦穗的一头在地上撞齐,再用木头梳子梳几下,把麦秸梳的顺头顺尾,干干净净,然后把麦穗用镰刀割下来扔在场得中央,把梳好的麦秸放在一边,等攒一些后就用麦秸捆起来,一小捆一小捆的,有水桶那么粗。有人便把妇女们扔到场里那一小堆一小堆的麦穗摊开晾晒,等晾晒干了以后,就拉着碌轴碾压,一边碾压一边用排叉挑,感觉碾压的差不多了,就把麦秧挑起来,把压出来的麦粒堆扫起来,然后再碾压挑出来的麦秧,直至把麦穗里的麦粒全碾压出来。人们把碾压后的麦秧用木叉堆积起来垛成垛。然后就扬麦子,扬麦子不但是体力活,而且还是个技巧活。扬麦子最好是有风,风不要太小,也不要太大。风太小了麦糠刮不出来,要是风太大了会把麦粒也刮出去。不会扬麦子的,扬起来既费力,又扬不好,不是把麦糠扬不出来,就是把麦粒扬到麦糠里去了。会扬麦子的看起来很轻松,就是在风小的时候,甚至是没有风的时候也能把麦子扬的麦粒是麦粒,麦糠是麦糠。在扬场的时候,还得有人用大扫帚扫飘落在麦粒上的麦糠。麦子扬好了,就摊在场上晾晒。这样队里的麦子就一片片的割,一车车的推,一层层的压,一堆堆的扬,一拨拨的晒。

孩子们在场里就是闹腾着玩。在场上跑跳,在麦个子垛、麦秧垛上攀爬,在麦穗里、麦糠里滚打,让麦芒麦糠扎的火辣辣的疼也还是禁不住的玩。最好玩的就是在垛上跳,从这个垛上跳到那个垛上,再从那个垛上跳到另一个垛上,前面的跑,后面的追,跳来跳去,跳上跳下。还有就是捉迷藏,孩子们叫“藏猫”。孩子们到处里藏,大热天的也不怕热,钻到麦个子垛里的,盖在麦秧堆里的,拱在麦糠里的,捂的浑身是汗,刺挠的浑身疼,钻出来后头发上、睫毛上、嘴唇上,浑身上下不是沾满了麦秧就是沾满麦糠,可他们还高兴的真蹦跳。最有意思的就是用梳好的麦秸盖小房子,把捆好麦秸一个个的排起来,再一个个的垒上去,就成了小房子的墙,然后把几个捆好的麦秸接起来,搭在垒好的麦秸墙上便就成了小房子。要是想把小房子盖得大些,就多排上几个麦秸,多垒上几个麦秸。孩子们玩累了就躲在盖得小房子里面玩抽麦秸秆的游戏。几个孩子就需要掐几根麦秸秆,其中有一根是长的,还有一根是短的,其余的都一样长,抽到长麦秆就赢了,抽到短麦秆就输了,其余算是不赢不输。赢的孩子或用指头敲输的孩子的头,或用指头刮输的孩子的鼻子。这时候,孩子们最期盼的就是来个卖冰棍的。要是能坐在小房子里一边玩游戏,一边用舌尖舔着冰凉冰凉的冰棍那该是多么惬意幸福快乐的事情。

队里也有不少心灵手巧的人,他们在歇息的时候就用麦秸秆编一些小玩意。小鸡、小鸭、燕子、麻雀、蚂蚱、蟋蟀,还有小眼镜、小板凳……。编的栩栩如生,逼真的很。要是割麦的人在麦地里抓着只麻雀,或逮着只蚂蚱,他们就用麦秸秆扎个小笼子,盛着麻雀和蚂蚱,让孩子们提留着玩。笼子虽然小,却扎的很精致,都扎上门口、窗户。

后来分田到户,地由每家每户耕种。每逢麦季孩子们放假,大人们就领着孩子去地里干活。俗话说:争秋夺麦。麦季天气也开始多变,所以麦子熟了就立马赶快的收割晾晒,生怕摊上阴雨天。这样,家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都齐上阵,年纪大老人在家晒麦子,小的孩子到地里拾麦子,稍微大些的孩子就要握着镰把割麦子。以前,孩子们只知道疯狂的玩耍,虽然看到大人们出力冒汗,却没有体会到什么叫艰辛,什么叫劳累。直到在炙热的太阳底下干活才真正体会到了大人们的辛劳。弓着腰割麦子是个极为劳累的活,腰、肩膀、胳膊和腿都会累的酸痛,腰弓的时间长了,都不敢直起腰来,要是一直腰,感觉腰好像是折断了一样,疼的直冒汗。尖尖的麦芒会把胳膊、脖子、脸扎出一道道生疼的血痕,流上汗水火辣辣的疼,就像刀子割了一样,真是白面好吃活难挨。

可是,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当看到那一片片金灿灿的麦子被一镰一镰割倒,推到场里,压出麦粒,晾晒干净,盛到瓮里,却感觉不到艰辛与劳累,倒是感觉那是一份满足、收获和希望。

2018.6.8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