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每日闲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26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6-21 19:25:4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6-21 19:25:41  
  本作品所属分类:生活随笔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夏天来了,蚊子又开始活跃起来。我的血型是属于招蚊子的那种,因而每天都要被蚊子叮咬。

现在的蚊子几乎每年都有新的变种,而且越变越厉害。今年的蚊子又变了,是那种黑黝黝的、细细的、小小的身子,别看它小,咬人可厉害了,一咬就是一个疙瘩似的大苞,又痒又疼。不知是不是有生物学家研究过,这种变种的蚊子叫什么名字,特性是什么,人们应该如何防治。

在我小的时候,蚊子就只有一种,是那种浅灰色的、稍大的,这种蚊子好像不是毒蚊子,人被叮咬后皮肤上就只会出现一个小红点,不是很痒,抹一点花露水,或像我们小孩子,用唾沫抹一下就行了。那时驱蚊也用蚊香,就“虎”牌的一种,效果很好,不像现在驱蚊用品琳琅满目的,至于驱蚊效果如何,不太好说。

过去除了蚊子,还有臭虫。那时一到夏天,家家就会把棕绷床拿下来,在孔隙处抹上“六六粉”来灭杀臭虫。如果不这样处理,那夏天你是会很难过的,臭虫咬起人来也是毫不含糊的。

我在林场插场时,夏天蚊子比城里要多得多,但都不是毒蚊子,它们身子大,飞起来“嗡嗡嗡”的,易于被人们发现,不像现在的蚊子不仅小,飞起来还没什么声响,狡猾得很。我们那时也不点蚊香,晚上睡觉有蚊帐,把蚊帐门掖掖好,可以一夜不受蚊子叮咬,而一觉睡到大天亮的。常常一早起来一看,蚊帐四边歇满了蚊子,散布开来,仿佛列好阵势似的,可惜它们都呈饥饿状态,你似乎可以听到它们饥肠辘辘的声音。

这几天南京天热了,蚊子像服用了兴奋剂似的,大为活跃起来,而且它们经过长期抗争,对蚊香、蚊香片、电热蚊香和林林总总的罐装喷雾剂,几乎全都有了“抗药性”和“免疫力”,你即使用了,它们也毫不在乎,依然故我地飞来飞去,见人就叮,叮上就咬,等你发现被咬时,它们已经吸饱了你的血,得胜回朝似地飞走了。

我是蚊子叮咬的重点对象,几乎每天都要给蚊子叮咬上十几个苞,看电视也好,看书也好,脚下是电蚊香,手上是驱蚊花露水,仿佛“一手拿镐,一手拿枪”似的,但最终还是逃不过蚊子的一次次偷袭。

这时我就会傻想,要是我们人类有哪位科学家能研究出一种药剂,把蚊子从根本上灭绝掉,那诺贝尔医学奖理所当然地应该授予他。

(写于6月21日)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