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何国毅老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2053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03 21:55:5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04 12:57:08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何国毅老师教我们数学,那时他四十多岁,瘦瘦的,说话口音是江浙一带的,他把给说成“改”,如把给你,说成“改你”;他把瑞说成“累”,如把我的名字曹白瑞,说成“曹不累”,他常常喊我“曹不累”同学。有同学学着何国毅老师的发音,故意喊我“曹不累”,并给我起外号叫“草不累”。可惜那时我有好几个外号,经常喊的就那么两三个,这个外号没有喊起来,喊了一阵子就没有人喊了。

何国毅老师教我们数学,可惜我那时学得最差的就是数学,并不是我不用功,而是我根本就学不进去,一上数学课,我就感到很恐惧,上一堂课就有度日如年的感觉。我也听,但听不懂,听不明白,连一知半解都谈不上。平时做课后练习,我能做对一半就很不错了。

对我的这种情况,何老师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他曾多次找我谈心,帮助我,开导我,并告诉我具体的学习方法和步骤。我表面上点头,心里却感到为难。我何尝不想学好数学,可我就是学不进去。我特别钦佩班上几个数学学得特别好的同学,看他们在一起研究解题,交流方法,我就想,你们怎么不把一点点智力借我用一下。

我除了惧怕上数学课,更惧怕每个学期的期中和期末的数学考试。一到数学考试时,我就痛苦不堪,那些日子,我脸上连笑容都消失了;拿到数学试卷,我就像看天书一样,几乎什么也看不懂。简答题我还能应付一下,计算题简单的也还能凑合一下,而应用题就不知如何回答了,只是凭感觉胡乱地回答,根本就谈不上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如此这般,每次考试的成绩是可想而知的了。

高中一年级时,是我们数学学习的最后阶段,上高二时就将取消数学科目了。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次拯救,一旦升入高二,就将告别数学,我从此再也不会为学数学而烦恼了。可是,学校也为升高二设置了一道“门槛”:期末考试若有两门主科不及格,就将留级,这个规定在以往是没有的。我不禁转而为自己担忧起来。

越是担忧,越是出问题。那年期末考试,我除了数学没通过之外,外语也被挡在了及格线外。我的情绪一下子跌入谷底,感到痛苦、忧伤、无望。但我还没有绝望,好在还有一次补考的机会。那年暑假,我在家里几乎天天都在补习外语和数学,自己取消了暑假,我知道,这才是我自己在拯救自己。我爸爸那时也为我操心,经常做我的思想工作,鼓励我不要放弃,一定要尽最大的努力。他同时表示,你即使补考不过留级了,我也不会责怪你的。这给了我极大的勇气和信心。

开学之前,我先是参加了外语的补考,涉险过关,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接着又参加了数学的补考,也不知有没有通过。我庆幸自己没有留级。

我清楚地记得,开学后没几天,何国毅老师来到我们班上,他站在讲台上,郑重地对全班同学宣布说:“经过我们数学组的研究决定,曹白瑞同学这次数学补考,给你及格。”这个决定,我事先并不知道,何老师是临时宣布的。他在说我的名字时还是说“曹不累同学,”;在说“给你及格”时,还是说“改你及格”。我记得何老师在说完后,用微笑的目光看着我,我感到他的目光是意味深长的。我当时的心情也是很复杂的,说不上高兴,更多的是追悔。我觉得中学阶段没有把数学学会、学好,辜负了何老师的希望,辜负了他对我的一次次帮助和开导。我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得到何老师的原谅。

一转眼,四十五年过去了。何老师“改你及格”这句话,一直在我的心里记着,而我们班的老同学大多也记着这句话,有时见面,他们看到我,常常会学着何老师说“改你及格”,似乎这句话早就成了属于我的“专利”了。

           写于7月3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