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狗屎瓜”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8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07 23:02:1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07 23:02:10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971年秋天,学校组织我们到江浦农场去学农,在那里,我见识到一种野生的小香瓜,这种小香瓜呈椭圆形,鸽子蛋一般大小,外皮是黄澄澄的,手捏上去软软的,有一种特殊的甜香,好闻极了。可惜这种瓜只能闻,不能吃。我曾吃过一次,涩嘴,苦味也重,里面有瓤子,还有籽,看上去像香瓜一样。

这种瓜,当地农民叫它“狗屎瓜”,我估计意思是指这种瓜不值钱,到处都是的。从称呼上看,这种瓜在当地是被人们鄙视的。但我从来没有鄙视它的感觉,反觉得这种瓜可爱之处还是挺多的。

首先是它的顽强的生命力。“狗屎瓜”随处生长,田间地头可以看见它,沟渠河边可以看见它,甚至在茅厕的四周也可以看见它。它无处不在,在纠缠着的藤蔓间,以一颗颗小小的果实呈现出生命的本真,淳朴的像一个孩童,像孩童脸颊上天真的酒窝。

其次是它的芬芳的香味。这种香味是其他的果实所没有的,那是一种甜香,一种淡淡的甜香,沁人心脾,在我闻来有我妈妈身上的味道。我妈妈那时用“雅霜”来护肤,这是我从小就闻惯的味道,而“狗屎瓜”的香味就是这种近似于“雅霜”的味道。

记得那时我们班的男生在田地里把“狗屎瓜”摘下来,带回到我们住的宿舍里,我们当时睡的是地铺,带队的鲍福余老师、王厚智老师和我们一样,也是睡地铺。大家把“狗屎瓜”放在枕头下面,每天晚上就闻着甜甜的香味入睡。那时,宿舍里整天弥漫着一阵阵“狗屎瓜”的香气。

一晃,四十七年过去了,不知怎的,今晚忽然想起“狗屎瓜”来,鼻息间依稀闻到那四十七年前的“狗屎瓜”的香味来,心情也随之激动了起来。

一个没有正式名称的野生的小小果实,在我的记忆里竟成为一种永恒。


      (写于7月7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