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龙江的博客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生命轮回是自然界的规律,秋天过去,冬天总会到来;冬天过去又是一个春天。一个生命的结束,是另一个生命的孕育和开始。我赞美正在燃烧的秋天。
  【往事留痕】宣南两位民国报人的遗址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历史  文化 
  发布者:何龙江 |  浏览(71)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8-07-08 17:02:2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08 17:02:21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留痕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往事留痕】宣南两位民国报人的遗址

 

我人在大理,却想起北京的事来。缘起于看到同学转发的网上一篇题为《民国办报人的三句狠话》的文章,内容如下:

 

——慈禧70大寿,记者林白水写一幅对联登在警钟日报,讥讽慈禧,全国报纸争相转载:“今日幸西苑,明日幸颐和,何日再幸圆明园?四百兆骨髓全枯,只剩一人何有幸?50失琉球,60失台海,70又失东三省,五万里版图弥蹙,每逢万寿必无疆!”慈禧并未查封报馆,没有追究其他报纸,也没有砍林记者的头。

 

民国办报人的三句狠话:

 

一一林白水:“新闻记者应该说人话,不说鬼话,应该说真话,不说假话!"

 

一一邵飘萍:“报馆可封,记者之笔不可封也。主笔可杀,舆论之力不可杀!

 

一一史量才:“人有人格,报有报格,国有国格,三格不存,人将非人,报将非报,国将不国!(转自朋友圈)——

 

巧了,这三位其中有两位的故居或报馆在宣南,距我北京的家距离不到500米。这就是林白水故居和邵飘萍办的《京报馆》。

 

宣南文化在北京文化中曾经占有重要地位,对此本人曾经作过专题介绍,在此不详述了。宣南也是北京报业的发祥地,其报业文化也曾经十分了得。民国时期,前后共有500多家报刊分布在宣南100多条胡同内,而其中影响最大的是林白水办的《社会日报》和邵飘萍办的《京报》。

 

林白水(1874-1926年)原名万里,福建人,我国第一位出国攻读新闻学的留学生,后加入同盟会,任孙中山大总统府秘书,1901年任我国第一张白话报《杭州白话报》主管,与章太炎、蔡元培等在上海创办《警钟日报》。后在北京创办《社会日报》,1926年因写作讽刺张宗昌的《官僚之运气》一文被军阀杀害。林白水故居在宣武门外我家旁边已经拆迁的棉花头条1号,即原社会日报社址。故居有前后两个四合院,前为报社,后为住宅,直至拆迁前一直保存得比较完整。故居所在的棉花头条是棉花片头一批拆迁的地方,2002年拆迁时连同林白水故居一股脑被推土机拆掉了。如今的故居是后来复建的。









从我家出来西草场旁边的魏染胡同内,有一栋坐东朝西的灰色两层西洋式小楼,如今已经成为一个大杂院,这是当年邵飘萍主办的《京报馆》的旧址。京报馆是由这栋两层砖木结构的小楼和一组坐北朝南的四合院组成,临街的正立面采用西洋古典式砖壁柱装饰,楼门的上方是镌刻着三个已显斑驳的行楷大字“京报馆”的门额,落款是“振青题”,振清是邵飘萍的原名。

 

邵飘萍先生自幼便才华横溢,14岁考上了秀才,16岁又考入浙江高等学堂接受新式教育,专修自然科学。在校期间,他就开始给《申报》撰稿。民国元年(1912年),他成为《汉民日报》的主笔,开启了自己15年的记者生涯。他大力宣传进步思想,揭露贪官污吏的丑行,抨击封建政府的暴政,因此得罪了一批权贵。面对种种威逼,邵飘萍毫不畏惧,说出上面那篇文章中的一段话:“报馆可封,记者之笔不可封也,主笔可以杀,舆论之力不可杀”。为此他曾经流亡、入狱但始终矢志不移。他所著的《新闻学总论》和《实际应用新闻学》,是我国最早的一批新闻理论著作。1918105日,邵飘萍辞去《申报》的职务,与吴鼎、汤修慧、潘公弼等人创办了《京报》。邵飘萍任社长。开始报馆在别处,19201026搬迁到如今的遗址这里。

 

邵飘萍被人称为"新闻全才"。北京大官本讨厌见记者,邵飘萍却能使之不得不见,见且不得不谈,旁敲侧击,数语已得要领。如他夜探总理府,虚访美使馆,独家新闻总是被他抢到。邵飘萍风流倜傥,慷慨豪爽,善于言辞,广泛交游,上至总统、总理,下至仆役百姓,他都靠得拢,谈得来。他重交情,讲排场,经常在酒楼饭馆宴请宾客,以期从客人的谈话中捕捉信息。在报馆时期,一层是传达室和负责报纸销售及刊登广告的经营所,二层是编辑部和经理室,编辑部里摆着两张黑色的长桌供编辑们工作。当年,报纸编好后,报样就被送到报馆对面的平房里印刷,出报后,报差将报纸送到北柳巷的报房里,再从报房发给卖报的小贩们。《京报》以真实的报道和犀利的言论,揭露政治的黑暗,为民众呐喊请命。他关注社会和国家的命运;始终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屡次发表揭露政府腐败的文章。《京报》最高发行量曾达到6000份,一度成为当时发行量数一数二的、最有生气的北京地区大报。《京报》的进步倾向惹怒了当权军阀,1926年,奉系军阀控制北京后,被列入黑名单的邵飘萍不得不避入六国饭店。当年的424日下午6时许,邵飘萍在返回京报馆处理完事务后,准备乘车回六国饭店,当行至魏染胡同南口时,被军阀政府抓捕,京报旋即被查封。26日凌晨5时许,邵飘萍在天桥刑场遇害,他践行了新闻救国的理想,不惜以身相殉。

 

这之后,《京报》在邵飘萍的夫人汤修慧女士的主持下继续出版。1931920日,她不惜以死为价,率先报道了“九一八”事变。《京报》最终在抗战爆发、北平沦陷前的1937728日出版了最后一期,走完了它19年不凡的历程。

 

由于离家近,如今我在北京期间,常到这两位故人的遗址前,走走,看看,想想,向他们致以敬意。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新闻记者应该说人话,不说鬼话,应该说真话,不说假话。赞!

发布者 :丛静萍 (2018-07-16 09:44:22)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