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浩的博客
我以我智慧的心灵和纯净的文字,呵护每个人类个体的心理健康,并进而关心人类社会的健全和文化的发展。
  意象·弃儿(1)人性的证明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人性  情感  文化 
  发布者:颜浩 |  浏览(35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12 05:04:4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12 05:04:44  
  本作品所属分类:岁月偶记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图片

——易经心理学互联网交流群微课第46

主 讲:颜 浩(西山) 录音整理:辰悦

2018.6.20

 

从今天开始,咱们要开始讲述弃儿这个原型。今天第一次呢,我就用过去的一个老电影《人性的证明》来作为这一阶段课程的第一课。《人性的证明》在我的印象中应该是上个世纪的电影了,它改编自日本的侦探小说家森村诚一的小说。这个故事大概讲的是在日本有点名气的家庭问题专家兼时装设计师八杉恭子为了掩盖自己早年和一个美国占领军黑人士兵同居生下孩子的经历,保住她现有的名誉和地位,向万里迢迢来到日本寻找她的儿子约翰尼下了毒手。八杉恭子和这个美国黑人士兵分手之后,嫁给了一个小商人,然后用自己在美军基地赚的钱跟小商人一起白手起家,越做越大,以至于她丈夫后来成了一个资本家,并且还当选为国会议员,可谓夫荣妻贵。八杉恭子自己也是事业有成,她和这个当年的小商贩生了一个儿子叫恭平。然后她跟恭平大演“母子通信”、“模范母子”的双簧戏,但是实际上她只是为了沽名钓誉,并没有真地很好地去教养这个儿子,她的儿子恭平十分依赖她,并逐渐地堕落和离经叛道。

我们今天的课重点讲的是电影版的《人性的证明》。电影开头是住在纽约贫民区的黑人混血儿约翰尼从纽约第五大道一个富人亚当斯那儿领到了六千美元,为自己置办了新衣,告别房东乘飞机前往东京投奔母亲八杉恭子。实际上他并不知道母亲住在东京哪里,情况怎样,他并没有办法联系到他的母亲,但是他知道母亲在东京事业有成,找到母亲并不难。在前往机场的路上,他一路吹着口哨,兴奋极了,他渴望行万里路,去过上新的生活,不再贫困匮乏。第二幕是在东京赤坂皇家饭店的时装秀场里边,八杉恭子的出场赢得一片掌声。原来她就像这个行业的教母一样,作为一个著名的时装设计师和家庭问题专家八杉恭子,这些年赢得了很高的社会声望。

接下来电影里面出现的一幕是:在电梯里,约翰尼掉下了一本西条八十的诗集,倒在地上,他的胸口插了一把刀,电梯女工花容失色,大声地尖叫。警视厅的人迅速赶来查案。护照显示:死者叫约翰尼·海沃德,1950年生于美国。询问现场和饭店里边各方面的人员,甚至也包括八杉恭子,都声称没有人认识美国人。警犬循着血迹,搜到了饭店附近的清水谷公园,发现了一大摊的血迹和一顶旧草帽。然后就下雨了,差一点灭失了证据。在众多警察中,我们看到年轻的栋居非常的出色。为了发现蛛丝马迹,他在查案的过程中一口气爬到了大楼的顶层。紧接着在雨夜里,八杉恭子的儿子恭平和女友飙车撞死了地区检察官新见野的情人直美,因害怕承担责任而抛尸大海。现场遗留恭平的怀表。看来对于八杉恭子来讲,这真是一个多事的日子。

第二天在赤坂皇家饭店,记者就时装秀节目现场采访设计师八杉恭子和他的儿子恭平。随后镜头切换到了凶案的播报,介绍被害人约翰尼的情况,以寻求人证,因为去世前他好几天都在这附近徘徊。果然就有电话打了进来,是金莎咖啡店的一位侍者,他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在案发当天晚上,这位侍者和他的女友在公园门口的桥上被约翰尼撞了一下,随后还看见一个女人开着白色的皇冠车出了公园。

八杉恭子现在的丈夫是一个有权有势的资本家和国会议员。这个男人在外面花天酒地,他们的夫妻感情早就已经形同虚设。所以八杉恭子努力地保持这个家庭的脸面,并且也深爱着自己的儿子,她的情感寄托都在儿子恭平身上。可是恭平又很不争气,偷家里的花瓶去卖钱,以至于父子关系的恶化,他被父亲驱逐出家。

日本警视厅在紧张的调查的过程中间动用了国际刑警,于是纽约管片警察肖福坦就开始协助进行调查。找到了约翰尼的公寓,查清楚约翰的父亲威利为了让儿子去日本而碰瓷撞车,被撞车的富人亚当斯支付了六千美元私了。然而住进医院的威利却失踪了,线索在这儿中断。但是他也查清了威利曾经是驻军横须贺的美国占领军的士兵。实际上,肖福坦也曾经是驻横须贺美国占领军的士兵之一,但是肖福坦却自始至终没有透露自己真实的这个经历。警视厅综合分析出来,约翰尼是到日本寻亲的,而草帽和诗集是他用来跟亲人相见的证据。

恭平在那个雷雨之夜向母亲讲出了自己的苦恼,他肇事逃逸,并且还毁尸,把尸体扔到了大海里。八杉恭子想办法替儿子隐瞒,她让儿子去纽约发展,以逃避案件的调查,而敬业的栋居已经追踪到了八杉恭子的家,发现了肇事的车子。可以说八杉恭子家已经有两个案子,这两个案子都在栋居他们最终调查的范围之内。八杉恭子抢先一步杀害了当年接纳过她和威利、约翰尼一家的雾积温泉的老妇人阿种,以掐断栋居追踪的线索。她料到栋居一定会去追踪自己的身世、来由。因为阿种当年在美军横须贺基地开过酒吧,八杉恭子在她手下打工。不屈不挠的栋居从老太太阿种的表妹处重新续上了线索,并确认了八杉恭子的嫌疑犯身份。他去直面逼问八杉恭子,无效,因为八杉恭子的反侦查能力很强。在请示领导之后,栋居决定去纽约调查约翰尼的身世,同时追捕恭平。他与肖福坦合作,历尽艰辛,找到了躲藏起来的威利,并且告知他儿子的死讯。悲痛的老人说出了故事的原本。老威利已经穷困潦倒,毫无生机,躲藏在一栋废弃的大楼里。而恭平则在持枪拒捕顽抗过程中被肖福坦击毙。 

两个警察的合作的过程中间,栋居始终对肖福坦怀有一种敌意。是因为肖福坦手上有一个海马刺绣,当年在美军基地打死他父亲的那一伙美军士兵中,也有一人的手上有这样的刺绣,他怀疑那就是肖福坦,所以他对肖福坦始终带有某种仇恨。当年八杉恭子跟威利告别之后离开美军基地,被街上的一些美军士兵调戏。栋居的父亲是刚退役的日本士兵,为了保护这个无助的日本妇女,被美军打死了。八杉恭子趁乱逃跑,从未就此表示谢意歉疚。年幼的栋居,因此早早就失去了他的父亲。

接下来关键的人证直美的尸体又被冲上了海滩被发现,于是整个证据链都完全了,真相大白。栋居等人就到服装设计大奖的颁奖大会上去拘捕八杉恭子,并且告诉她儿子恭平的死讯。八杉恭子向大会坦承自己的罪行,放弃了金奖出逃。在警察的追击中她驱车来到了雾积,就是她杀死阿种老奶奶的地方跳崖自杀。纽约警察肖福坦去归还约翰尼的遗物时发现威利已经去世多日,手持当年和八杉恭子的合影静静躺在地铺上。同样的东方情结令肖福坦感到兔死狐悲,他收起那张照片。当他离开那幢废弃大楼的时候,却被一个黑人杀死。那是之前在调查中跟他打过一架的黑人。他与他所管片区的居民关系相当恶劣,他从未用心经营他的个人生活,更谈不上他的管区了。

电影到这里就结束了,在这个电影里边我们看到了弃儿的身影。约翰尼是一个弃儿。在他小的时候,父母不得不分开。威利退役回国的时候把儿子带回了美国,八杉恭子黯然离开美军基地,短暂幸福的家庭天伦之乐就这样结束了。约翰尼跟随父亲回到美国之后却没有过上幸福的生活,而是日渐地穷困潦倒。他在美国尽可能地保留了自己讲日语的能力,但是生活越来越困囧。正是因为实在过不下去了,所以老威利才想出一招,去撞一个富人的车子,讹一笔钱把儿子送到日本去,让他投奔在日本已经小有名气的母亲,寻求一条活路。作为一个弃儿来讲,万里出行,去追踪母亲的身影,是他毕生的宿命,成为行人。可是当他刚刚出发来到日本,兴高采烈地见到了母亲,却不被母亲接纳。母亲生怕约翰尼影响到她的社会声望,影响到她的家庭,一直是采用一些秘密的方法,到一个小旅店去会见约翰尼。她不愿让约翰尼留在日本,打算给约翰尼一笔钱,让他回家。约翰尼说:“我不缺钱!”他将一把美元扔得满地都是,他要的是母爱。但是八杉恭子却再也不愿给他母爱,她下了一个毒辣的决心。

她约约翰尼在清水谷公园的夜晚见面,那是个夜深灯暗,少有行人的地方。刚见面的时候,当儿子扑向她的胸怀时候,他掏出一把尖刀刺进了儿子的心脏。约翰尼发现母亲刺了他一刀,非常的痛苦。他说:“妈妈,难道你就这么讨厌我吗?”他就将那把刺得并不深的刀狠狠地往自己的心里面扎了进去。慌乱中八杉恭子迅速地躲到了黑暗中。约翰尼痛苦地说:“妈妈你可以先走,我不会为难你。”他想保护他的母亲。他非常艰难地从清水谷公园走向赤坂饭店,他要去看一看母亲的时装秀表演大会,但是他没有能坚持到那儿就倒在了电梯里。说起这样伤心的故事其实挺艰难的,这部电影看了让人流泪。我们从约翰尼的身上看到的是那种凄凉,那种对母亲的深深怀念和追寻,却遭到了冰冷的拒绝。

栋居也是一个弃儿。栋居作为弃儿,是因为父亲为了保护一个日本妇女被美军杀害。栋居这个弃儿是日本社会的弃儿,是当年日本被美军占领的那个屈辱阶段所产生的弃儿之一,而美军可以说是日本社会的再生之继父,所以栋居内心始终有一种复仇的愿望和决心,潜意识里渴望重建日本亲父的尊严,所以他在工作中特别的勤奋,特别的敬业,特别的卖命。他以这样一种方式去找回作为一个日本人的尊严,找回父亲的尊严。

肖福坦其实也是一个弃儿。虽然我们不知道他的出生来历,但我们在电影中看到肖福坦从日本回国以后,一直过着单身独居的生活。作为警察局一个被边缘化的老警察,他的管区是充满了黄赌毒、充满了贫困和罪恶的黑人社区,并且他几十年得不到任何的升迁和赏识,以至于暮气沉沉。他是美国社会的弃儿,艰难地徘徊在一个边缘地带,维持着稍有几分体面的生活。但实际上,当他进入这个黑人社区查案的时候,完全得不到任何的敬畏和尊重,人们烦他、恨他、排斥他。他最终死于在他查案中发生过冲突的一个黑人的手中。

毫无疑问,威利这位美国黑人士兵更是一个弃儿。他是完全被美国主流社会抛弃的人,从美军退役之后,就再也没有过上一天像样的生活,所遇到的只能是被剥削、失业和流浪。当年作为占领军士兵的心理优越感,结缘东方美女的幸福感,转眼间化作云烟。他被打回现实,是居住于贫民区的、饱受歧视,文化不高,就业艰难的黑人。

《人性的证明》这部电影可以从各个角度去做评论和分析,但我选择的是从心理学的角度,从弃儿原型的角度来做的分析。八杉恭子的弃儿身份也不难确认。在她早年的生活里边充满了艰辛和困苦,很早就从一个山村来到美军基地打工,为了糊口饭吃。我们不知道她的原生家庭是怎么样的,只知道她的一生确实充满了艰辛和不易,就像“被嫌弃的松子”。她好不容易发展了起来,功成名就,所以她特别地害怕失去所拥有的这一切。她不是那种天生的贵族,她完全清楚什么叫匮乏,什么叫贫困,什么叫没有尊严,所以她特别害怕失去她现有的社会地位和名望,甚至为此不惜突破道德底线,她的选择与松子不一样。当人性回归的时候,她只能用生命来赎罪。

弃儿原型总是有一个耦合的原型叫行人,弃儿总是需要转化为行人的。在人生发展的过程中间,这两个原型一体两面,非常契合。弃儿如果不能够转化为行人,那将是人生的失败;如果转化为行人了,一直走在一个负面的轨道上,那人生也是乏善可陈,他没有能真正地走出自己的情结。那么在这个影片里边,我们看到八杉恭子的这种转化的初步成功,但是那种根本性的问题,总会像一个定时炸弹那样,在她的生命中爆发出来。栋居是相对成功的一个转化者,他成了一个敬业的,虽然因孤傲被排斥,但最终得到同事们认可和支持的一个警察。而肖福坦则是一个勉勉强强合格的转化者,他一生都运行在失败和成功的边缘地带。而约翰尼,可怜的约翰尼,他刚刚开启他的转化之旅,就被她的母亲扼杀了。从原型意义上是因为他找到了母亲(吞噬者一面),不再可能成为那个追寻母亲(滋养者一面)身影的行人,他的行程已经结束。而那些找不到母亲的弃儿则继续流浪寻觅,直到遭遇吞噬为止——问题是,有多少弃儿能意识到在他们被“理想的母亲”吞噬之前,一直被“现实的母亲”滋养着呢?

就像约翰尼把被汽车撞伤的老父亲威利丢在医院不管,拿上赔偿金兴高采烈地去日本寻找八杉恭子妈妈……肖福坦也没有能力看到日常生活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他居所陈列的都是当年在日本服役时候的照片,包括和日本情人的合影等等,也是一个生活在别处的人。他的被杀,也可以看作当他收起威利和八杉恭子的合影那一刻打开了心腑,听到了“母亲”的召唤,就像威利临终前一样——在外流浪的生活如此艰难,不如“回家”罢。那个黑人兄弟,可以说是母亲的使者,超度弃儿的行人。

好,我们今天就先讲到这儿。慢慢地我们来逐渐丰富、清晰关于弃儿这个原型的意象,帮助大家有更多的、更深入的理解。

 

互动交流:

恬惔虚无:昨天的故事听得让人心碎...好在是个日本电影故事离所熟知的有些距离。想起另一个日本故事《阿信的故事》,不知是否算这个题材。

星云上的双鱼:阿信是励志女,八佰伴创始人。很小的时候看过《人证》电影,对八杉恭子的小军刀刺进混血儿子身体那段印象深刻。主题曲《草帽歌》流传了很久。

西山:《草帽歌》原作比电影里引用的片段更有意思,涉及弃儿原型的心理治疗。后面我们还会讲到。

图片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