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过去,着眼现在,享受未来。
在浮华而又躁动的年代,人们似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在感叹时间都去哪儿了的同时,忘记了生活的终极目的以及生命的意义,更忘记了仰望星空和深度思索。让我们从现在开始,放慢自己的脚步,去问候春风,去对话秋雨,在夏日里沉思,在冬日里行走,在走向未来的路上,走过四季,走过自己。
  贼雨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肖江 |  浏览(146)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8-07-13 17:20:4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13 19:50:37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及其它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贼 雨

 

   几天前,在和一个朋友聊天时偶然谈起了今年京城的夏天。他说,今年夏季的京城似乎变成了江南。朋友是江南人,大学毕业后留在京城工作,在平常的聊天中,他聊的最多的话题就是他的家乡。我理解他的意思,尽管江南不是我的故乡,但淮水边的夏季我还是有许多回忆的。

   在我的印象中,自进入二000年之后,京城夏季的降水就在逐年减少(冬季降雪也在减少),甚至出现过整个夏季几乎无雨的现象。我在中学地理课本上知晓的所谓每年七至八月是中国北方雨季的常识被现实改写了。

   今年的京城自进入六月之后就似乎进入了雨季,隔不了几天,手机上就会收到气象部门发布的阴雨或雷阵雨预报。尽管预报并不十分准确,但小到中雨天气还是多次光临京城,给处于燥热中的人们带来了几分欣喜。

   对于我来说,这些绵绵的细雨实在不过瘾,而且还给我这个喜欢车辆外观清洁的人带来了烦扰。由于这些小雨让我几乎两三天就要去洗车场一次,既耽误了时间,又耗费了银子,口中忍不住要诅咒这可恶的天气几句。但我又从心里喜欢这些下雨的天气,毕竟它可以清洁空气,缓解京城干燥缺水的现状。

   为了平衡自己的心理,我干脆不再隔三差五洗一次车,而是任爱车变成“泥猴”,反正隔不了几天就又有一次小雨来临。

   昨天因要参加一个重要的活动,觉得开着泥猴一样的车实在有碍观瞻,尽管天气预报说有大雨,而且天气也有些阴沉,但我还是在犹豫之中将车洗的一尘不染,高兴地出席了下午的活动。活动结束时,正是傍晚时分,当我走出会议厅看到了天边的晚霞时,顿时有一种有先见之明的感觉。在回家的路上,看到旁边车道上不时出现的泥猴车,禁不住为自己的“英明决断”而得意。

   吃完晚饭后在小区的湖边散步,抬头向空中望去,竟然还有几颗星星在眨眼,我不禁从心里再一次埋怨天气预报的又一次不灵光。

   今天早晨,睡梦中忽然被一种声音惊醒,急忙下床拉开窗帘,映入眼帘的是窗外哗哗的雨线,感觉上已经是中到大雨了。

   不知什么原因,对着窗外密密的雨线,一个词从头脑中突然蹦了出来:贼雨。

   这是我少儿时,奶奶告诉我的。起初听到这个词,我并不理解其中的意思。奶奶告诉我,所谓的“贼雨”就是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在夜晚突然下的雨。这一比喻形象贴切,一下子就让我记住了。

   奶奶告诉我,“贼雨”是可恶的雨。因为它没有征兆,又通常在半夜来临,所以对农民和农业生产危害很大。有时候就是因为“贼雨”的突然到来,给农作物以及夏收和夏种造成很大的影响。所以,在那个时代的乡村只有非常有经验的人才能够根据天象和其他一些自然现象(例如,动物或自然界的反应等)判断有无“贼雨”。

   沿淮地区在进入梅雨季节之前和进入梅雨季节后就进入了“贼雨”的多发期。当时的沿淮乡村还很落后和贫穷,在夏季闷热的天气里,纳凉的办法除了到河塘里洗澡外,就是手拿一柄芭蕉扇或找一个凉快些的树荫。晚上,在土坯房中闷热难耐的人们一般都会搬一个凉床或拿一个凉席在家门口或找一个平整些的晒场睡觉。这个时候最让人厌恶的不是蚊虫的叮咬(因为早已习惯),而是“贼雨”。“贼雨”一般会在午夜前后来临,这个时间正是人们熟睡的时候。通常情况下,“贼雨”来的时候大人们会先被惊醒,在慌乱收拾睡具和被褥的同时还要叫醒熟睡的孩子。这时候,对于一些仍旧沉睡或半梦半醒的孩子只能由大人们连拉带抱弄回屋里,往往这个时候孩子仍然在睡梦中。“贼雨”对夏收的影响最大。有时候,恰好是晒晾粮食的时候,天气预报说是持续的晴天,却偏偏遇上“贼雨”。这些“贼雨”往往给农民带来灾难性的后果。在我的印象中,所见的几次较大的“贼雨”不仅浸泡了晒场上的粮食,有时候还会将晒场上的粮食冲走,失去了收成的农民站在场院上痛哭着、咒骂着,却没有一点办法。

   少儿时的我也曾在淮水边的小镇上遭遇过“贼雨”。一年夏季的晚上,闷热难熬,父亲搬了两只凉床放在学校操场上,我躺在床上,看着满天的繁星,尽管蚊子不断袭扰,但还是在父亲故事的引导下进入梦乡。不知过了多久,熟睡的我被父亲推醒,睡眼朦胧的我还没有完全清醒,就感觉大滴的雨点落在脸上,紧接着就是轰隆的雷声,当我们拿着铺盖和凉席狼狈地逃回家的时候,回头望去,刚才睡觉的地方已经是一片汪洋,只剩下来不及搬走的凉床孤零零地浸泡在雨水中。

“贼雨”给经历过的人们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也偶尔会成为顽劣的人们捉弄人的道具。

记得在一个夏日的夜晚,原本宽敞的晒场上早已横七竖八躺满了劳累了一天的农人。一个晚来的汉子正为找不到一块属于自己的空地而气恼。无奈之际,他突然大吼一声:下雨了。随着他的叫喊,几乎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更有一些人卷起铺盖就往家跑去。而当一些人稍微清醒之后正要骂人之际,汉子早已躺下并且已经鼾声如雷。而那些跑回家中“躲雨”的人们多数没有回来。据说,有一些人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还不知道自已是如何回到家的。

想到这些,再看看窗外不断加大的夏雨,我的心里有了一种久违的感觉。离开淮水边的小镇后再也没有经历过“贼雨”,或许今天小镇上的人们也早已没有“贼雨”的经历了吧!

我不知道“贼雨”这个词是什么人发明的,查了百度,也没有“贼雨”的词条。或许,这个词就是劳动的人们在长期的生活和劳动中发明的吧!

望着窗外的雨,回想着遥远的往事,又想起当今世界发生的一些事情:特朗普的脸色似乎和“贼雨”有相似之处,他“贼雨”般的言语和举动让世界经济动荡,也让中国经济受到负面影响,人民币汇率暴跌,股市大幅下挫…… 这些“贼雨”的危害是巨大的,也没有规律性,很难预测。但是,我又想,如果我们能够在做好自己事情的同时,保持定力,建立起较完备的应急反应机制,做好预防准备,则可以将损失和危害降低到最小程度。

屋外的雨还在下着,我推开门走进雨里。这时的雨早已不属于“贼雨”,更何况我的手中已经握着一柄大大的雨伞。我想,我还要随身准备一柄小小的雨伞,有了它,再突如其来的“贼雨”又能奈我何呢? 

                 

2018711日于雨中的京城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北京近日的贼雨也很厉害!

发布者 :呜呜呜 (2018-07-19 12:47:58)  回复

现在的农村也体会不到“贼雨”了。

发布者 :70后 (2018-07-13 22:58:48)  回复

真正的好雨降临,会把心里的贼念洗干净的,人人心里无贼念,世界美得很。

发布者 :哗哗哗。。。。。。 (2018-07-13 21:23:34)  回复
3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