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渭渔樵的家园
文学·小说·杂文·散文
标签
情感  |  生活  |  文化  |  摄影  |  文学  |  诗歌
更多标签>>
  【小说】希冀(二十六)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情感  生活  文化 
  发布者:董瑞生 |  浏览(3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13 18:49:0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15 21:43:01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说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二十六

 

一日晚上,老贾与老婆躺在床上,一时间还没瞌睡。聊了在外地谋业的儿子,又议论起店里的事情。

老贾说,我待了这几天,怎么觉得店里少见个人哩?

老婆说,你说的是谁哦?

老贾说,前一段一直在收银台工作的哪个。漂亮的,大个子。柳眉,杏眼。白白净净的···,···。

老婆笑道,唉,你们男人眼里,瞅见的就是漂亮,白净,个子大,身子美,嘴甜的。

老贾说,这可咋的,喜爱美女,男人的通病么!

老贾老婆笑了,说,哦!男人的通病。好女子全瞎在你们这些男人身上了。

老贾说,哪你也甭盯着我笑!我也就是嘴上说说,可从没害过谁家女子呦!

老婆说,是哦!你是有贼胆没本钱!可好女子碰上个有财有势有贼心的男人,一切则难料定哦!

老贾一下子来了兴致,一把撩起被窝,偎在老婆身边。几分谄媚,脸上堆笑,喜滋滋的说,看来其中有故事了。给咱细说说。

老婆就势一把想要将老贾掀出去!可老贾已经躺下去,推不动了。老婆拧着老贾的耳朵说,一天间不知道思虑些正事,尽劳些闲神!

 

老贾夫妻议论的哪个女子是老贾老婆弟媳妇的远房表妹。

弟媳妇以前在老家开店的时间这女子也干过,可嫌苦累,一段时间就走了。这次闻说在省城干事呢,就又跟着来了。

这女子廿十四五,在老家农村已经是老姑娘了。处过几个对象,可能距离自己的想象有距离,就没成。来在都市,看见人家城里人吃用穿戴花销,愈是眼花缭乱了。

来到店里吃面喝酒的客人中有些个发家户。出手阔绰,用度大方。再是骄气十足,傲视目空。翠红这女子待在前台,日日看在眼里,心里毛乱的难以静心了。

哦!忘记交代了。翠红就是这女子。头一个月发工资,啥地方都没使唤,端直去给自己买了身漂亮衣裳。打此,店里的工装再也不上身了。老贾老婆看不惯,通过弟媳妇说了一两次,却没应验。弟媳妇劝大姑姐说,算了,她不爱穿就不穿,反正在前台收钱,穿漂亮些也能给咱撑脸,招揽客人么!见弟媳这么说,老贾老婆也就随她去了。

弟媳妇在店面不远的小区租房,自己住了一套,给员工另租了一套,相距不远却不同一栋楼。

这个翠红下班却不嫌累,时常约伙伴晚上转街。来在大都市,繁华的夜色叫人心花怒放,目不暇接。看着街道上的青年男女,相依相偎,打逗说笑。亲热恋爱也不避路人。姑娘的心如春夜萌动的花骨朵,突突的悄然异动。

渐渐日久,陪人渐渐失去新鲜,就不陪了。而翠红却愈来愈瘾大,回去愈来愈晚。同室人有意见嫌怪,而人家却渐渐不回去了。

这些事项,无人提及,大家不议论,也无人留心。可终有一天,翠红上班来迟,还没顾得上老板发问,人家却笑嘻嘻的说,她今天来就是辞工的,不干了。

老贾老婆的弟媳妇说,你才来了俩月,可又再哪儿寻下好活计了。

翠红支支吾吾不正面回话,脸上却洋溢着志得意满的神情。翠红说,我打算先歇息一段,回头再说要干的事。

弟媳妇说,你这女子,怎么不言传可就不来上班了。哪你现在吃啥用啥?再着,哪你妈问起我来我咋说?

翠红说,我给我妈已经说了。你不用管了。再说,我也快三十的人了。自己的事自己能料理,就不要其他人瞎参合了。

弟媳妇有些寡趣。本想多啰嗦几句,看来人家女子很有主意。就说,既是这样,你自己小心。实在需要,可来这里找我。

翠红笑眯眯的道,或者需要,我也许会来的。

后来知道,翠红果然与常来店里喝酒的一个客人连扯上了。听说这人还是有些基业的。在这城市东部,投资了个大市场。虽然也是联合投资,可每个人资本是很大的哦。

这个人姓吴,四十郎当岁。面相却还年轻,白净文气。

到了这时间大家才悟到,相当多的时候,这人一来翠红就喜爱往跟前凑。那人唤一声,翠红会支开别人自己去支应。与那人笑嘻嘻啊哈哈的大嗓门说话。以前人都没顾得瞎思想,而现在才想出这人现在也稀顾店里了。

还有人说,那天翠红辞工的时候就是坐小车来的。看来人家高攀上大老板了。

老贾老婆闻说心里不由得一阵恓惶。忙叮咛弟媳妇,要紧约束来打工的女子们。不要待懂下事情,咱啥都不知道。没法儿给人家家长或介绍人交代。弟媳妇允诺了。

再说翠红,自打辞工后,就住到东郊去了。

城市东部,挨着滋水河边建了诸多高楼。其中一栋廿十多层,翠红而今就住在十六层。南北通透,东西视达。看得见冉冉旭日,瞧得见暮霭夕阳。天高云淡,可远眺终南;日暮紫霞,可目达北原,遥瞰汉唐旧陵。

前不久的一日,吴老板在带着翠红应酬完客人,就将翠红带来这里。而后正式告诉翠红,以后这里就是你的住屋了。从今你再也不用去哪旧小区挤哪打工人住的旧房子了。

翠红目睹眼目前的一切,慌悚间心里懋乱。这样好的房子现在就归自己使唤,好像都在梦中了。可再看着吴老板的眼神,再回想与吴老板的过往,觉得这一切又是真的。

翠红瞬间冒出个想法。就即刻对吴老板说,我不想在面馆干了,你能给我另寻个工作么!

吴老板笑眯眯的瞅着翠红的脸说,哪有啥么!碎碎的事情!

这才有后来翠红辞工的境况!

吴老板当即给了房门钥匙,又引着翠红在屋里各室转了一周,交代了些一些物件的使用以及要注意的事项,就起身走了。

这会儿翠红却歇不下了。先是一间屋一间屋子转,看。一会儿伫立阳台,望着都市霓虹闪烁,一会儿又看着远处黑黢黢的原野,心里若大海浪涌。

翠红回想着认识吴老板的既往,慢慢进入吴老板娱乐圈的事情以及新近认识的几个女人。年纪稍大哪个黄姐,三十五六了。听说有家有老公。哪个孟姐比自己长两岁,看不出结婚还是未婚,与男人打交道很是老辣,说话不忌口,荤素都善应对。啥话都听得,啥事都经过;还有哪个叫萍儿的可能比自己还小呢!可这儿人不能以年纪论历历。像翠红这样,年纪也有,却傻愣愣的,嘛事不懂。

这一圈人白日不知道各自在忙碌啥事项,可一到晚上就聚集一起厮混。吃饭喝酒,喝的五迷三道,而后就是去歌厅唱歌;要么去棋牌室抹麻将。

男人们在牌桌上争强的时间,女人就在一起聊天。比较衣服,比较化妆品。议论那家商店新近的款式与衣料。而后讨论去外游玩的地方,跟谁去了,遇上什样的男人女人,风流趣事。大家哄然大笑。惊动了桌上的男人,也时不时的插话,起笑。要么说风景,小吃。再是议论见过的男人。那样的人彪悍,那样的人懦弱,那样的会体贴女人,那样的的人会找乐子叫女人高兴了。

翠红感觉最要紧的一点是,这些人似乎从不为生计发愁。好像使唤的钱是从天上飘下来,自然而然的就落入自己口袋。一天天的享乐,却从未看见谁去买单。所谓纸醉金迷,灯红酒绿。好像翠红现在就混着这样的日子。

总之,这一切与翠红过过的生活相距太远。热闹过罢,翠红一个人独处,时常会有落寞的感觉。想这世上竟还有这样的一群人这样的生活。而自己的过往与将来或者就是要寻一个普通男人,过平常日子。劳力挣钱,养娃持家。想至此,翠红似有几分的不甘。

翠红欣羡热望人家这样的日子。想想现在自己即便在饭馆里,看样儿还行,住在城里,吃在城里,在城里挣钱。可一天到晚,累得浑身臭汗,精疲力竭。回到哪所谓的宿舍,小小的厕所,有人如厕,有人洗澡。几个人轮抢着。再是挨挤着一起睡。一天到晚忙的晕头转向,根本顾不上收拾自己,再还奢望谈啥子对象。再是,从没什么娱乐。一年到头,直至腊月,回到老家串几天亲戚,又转回原位了。这就与老驴套磨子一般,戴个眼罩,蒙着眼看不清路,只知道瞎转磨了。

现在让翠红想象自己将来遇上的男人会是个啥样子,翠红一丁点也设想不出来。倒是吴老板的影子时常出现在目前。

看见女人们喝酒打牌喝茶的时间,与男人间打情骂俏,拥拥抱抱。翠红一时间尚不习惯,有时甚至有些耳热。可这样的日子在这些人当间习以为常,翠红见掼不怪,渐渐也不以为然了。当然,翠红在这些人眼里看来还个是雏儿,嫩枝鲜花,没经过风雨,没见过世面。要紧的是看来人们也都颇敬仰吴老板,所以也都把握距离离翠红甚远。至多是只客气乐乐,不大言语调笑。

每每玩乐大半宿,女人们个个会随着相伴的男人而去。去哪儿了,翠红不知道,也不能打问。而翠红也会被吴老板送回。

吴老板对翠红也甚是客气,接出来了就与众人一起玩耍。结束后再不厌其烦的一趟趟送回。

翠红看不见吴老板烦厌的时候,而总是笑眯眯的与翠红相约再见。

翠红开始迷恋这样的生活,但也心知自己是望梅止渴。自己兜里的区区几百元钱,在这样的消费场所就只能买杯凉白开。看来一切都只是梦了。

可这会儿,自己却独自住这样奢华的屋子,门钥匙握在手中。一个人的大床,一个人独自尽兴的热水浴。一切家置摆设此刻全归自己使唤。一个人,独独的。这一切恍若隔世,天仙般的日子。

再仔细揣摩却依然有些怕了。孤寂的待在屋中,胡思乱想。这个吴老板给自己个大房屋,能会让自己白住?能无所求?而他又会让自己做些什么呢?

一日晚上,吴老板照例送翠红回屋子。临了又说是给翠红买了些吃食,就拎着与翠红一起到屋里了。吴老板豪无客套的,就将自己的外衣外裤褪去,直接去里屋洗浴了。

翠红心里一惊,事情来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