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肃的博客
老兵博博
  三马坊的传说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李三娘  马坊川  三马坊  阳原  摄影 
  发布者:宁肃 |  浏览(2456) 评论 (3)  | 发布时间:2018-08-15 20:29:36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6 22:31:04  
  本作品所属分类:人文关注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三马坊的传说

    

6月21日的主要目标是竹林寺,不仅高德导航而且见人就问,最终也未能如愿。但这期间,邂逅了三马坊,算个意外补偿吧。

那天中午,化稍营下道,原定目标泥河湾。进餐期间聊起竹林寺,颇有亮点,顿生向往。仿佛,蓝天白云之下,高山寒寺孤矗,几堵断墙,几棵老松,一缕残香,一个老僧走进竹林寺,会有种离天籁很近的感觉。”于是,临机起意,“抓紧,走吧!”

沿着109国道,先西后北,过涵洞后见一标牌“千年古村三马坊”。心想,时间充裕,不妨“捎带脚”。
一路蜿蜒,山越来越近,树越来越少,风景渐见苍凉。

 
    抵近村落,村口是几棵树冠苍郁的白杨,巨大标牌赫然入目,“京西第一杨!”“停车!”

 
    且不论这京西第一杨”是封号还是自称,但眼下的几棵杨树的高度、粗度都绝对罕见。《河北古树志》载,“这株小叶古杨树为明嘉靖年间栽植,树龄达454年。树高24.5米,胸围710厘米,冠幅31×31米,属雄株,年年开花。长势茂盛,十分壮观,从未遭受人为和自然毁坏,堪称京西第一杨。”显然,书中所指的是地处中间的那最高大最粗壮的一棵。后来查资料,也有“树围十米、七人合抱”之说。不管是否准确,但一称“古树”二称“奇观”总不为过的。

 
古杨树下,是一口“八角琉璃井”。一搜索,这井还有讲究,当地有句俗语:“八角琉璃井,狮子大张嘴儿,路过温泉滴了一个点儿。“村里有一眼自流井,井口呈八角形,井沿由琉璃砌成。”据说,井水清澈甘甜,昼夜不息从石狮嘴里喷出。掬口喝来,一则解渴,二则吉祥。可惜,当时俺没在意。因为,一见那琉璃贴片、围栏相隔的池子,就没甚好印象,以为又是人工打造的什么温泉。因为,刚拐过来的路口南侧,就是个庞大的温泉度假村,也不知这里温泉那里温泉有几处是真的泉水真的地热。反正,这“池泉古杨”在当地算处胜景,一池终年不息的泉水伴着几株参天古杨,倒也幽静、寂雅、清凉……
“小叶古杨在泉水的滋润下,年复一年地舒展着春绿、夏荫、金秋、雪冬的北国风光,重彩浓墨地描绘着马坊川的蓬勃生机与美丽传说。”
第一个传说,就与这井相关,原来此井又称“李三娘八角琉璃井”,且在不远处修有井亭和雕像。


 
    碑记,“李三娘,马坊古村李家堡人氏,后汉高祖刘知远发妻。七岁丧母,父兄养大。与高祖成婚不久,迫于生计,高祖从军,三娘独居村堡,饮八角琉璃井泉水为生。同年产咬脐郎刘承佑。思念亲郎,独守十三载。托人带子,凭玉认父,全家终得圆满大成。三娘勤俭贞烈之美誉,历代盛传,已愈千载。”甚至,大明宣府巡抚李养冲题诗《过宣李三娘八角琉璃井》,镌刻立碑:伤夫西去泪痕斑,远试金莲野井间。望里冲寒悲白兔,闺中茹苦对青山。当年移鼎身归汉,此日招魂影落湾。触目凄其芳草色,琉璃不改水潺潺。甚至,李三娘的故事有很多的戏种与桥段,比如元人刘唐卿改编的《刘知远白兔记》南戏与京剧,还有川、滇、湘、豫、汉、潮剧的《磨房产子》、《井台会》、《磨房会》、《红袍记》等剧目。不过,眼下的戏台和广场也都成色很新,也都如那尊雕像一般孤寂,不知谁沾了谁的光?

 
故事不详真伪,传说总有缘分。这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说神圣也不过分。这里,位于阳原县东部,东接化稍营,西邻东城镇,南依桑干河,北靠蟒道山。据载,这里史称“马坊川”。其东侧的泥河湾,更是“人类寻根问祖的圣地”,被世界考古学界一致认为“直接书写了人类起源和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东亚地区人类文明的起源地”和“世界人类及其文化起源的中心”。泥河湾太著名了,地球人都知道,但近在咫尺的马坊川却鲜为人知。

所谓马坊川,就是桑干河北岸的那片水草丰美的山前平原。据史料,辽时设弘州(今阳原县西城),下辖永宁县和顺圣县。明朝时期,顺圣县改称为顺圣川,俗称马坊川。《明史兵志》记载,“永乐中,以顺圣川至桑干河百三十里,水草美,令太仆千骑,令怀来卫卒足百人分牧,后增至万二千匹。宣德初,复置九马坊于保安卫。”

沃壤千顷的马坊川,既是放马牧羊的好地方,也是兵家必争之地,北方匈奴常来此抢掠。于是,产生了又一个传说。

西汉时,桑干县(治今蔚县东北,属代郡)有个农民叫马坊。他从小家境贫寒,吃苦耐劳,不甘忍屈,拜师学艺,练就一身好本事。马坊从军后,跟随大将军霍去病远征匈奴。英勇善战的马坊,擒拿匈奴左贤王,令敌军闻风丧胆,从而得到霍去病的赏识重用,官至镇边将军。在其镇守桑干川一带时,将军为解匈奴之患,在桑干河北岸由东向西一字排开,设置了十个马坊:头马坊、二马坊、三马坊、五马坊、东六马坊、七马坊、八马坊、九马坊。本来也有四马坊,但因清末土匪骚扰,村民搬迁,已经废弃。而十马坊因十太“满而不吉”,改称“西六马坊”,取六六大顺之意。十个马坊作为放养军马的村堡,由官府统一建设管理,有点建设兵团的意思。可以想象,风吹草低见牛羊的马坊川上,绿草如茵,鲜花烂漫,小河弯弯,军马驰骋。

十个马坊设立后,官兵闲时放马牧羊,战时行军打仗。如此以来,匈奴再少来侵犯。照此传说,马坊村也有千年历史。

更有一离奇传说,明朝边关有位叫马芳的总兵,在这里设置十座军营。马芳有十位夫人,每一位夫人住一个军营,以马坊编号。我以为,这有点扯。

不过,可以肯定,马坊为朝廷养军马,村内设有官营,驻有官军。而且,“在村外高地上建有烽火台,有瞭望马群的作用,所以当地人又称‘瞭马台’。清康熙年间,三马坊、七马坊堡墙上各设有官炮2位,八马坊、九马坊、西六马坊堡墙上各有官炮1位。到清同治年间,三马坊、四马坊、七马坊、八马坊设烽火台,有官军专职司守,传递军事信息,所以马坊还有军事防御的作用。”如此说来,三马坊在整个马坊体系中居核心地位。现在的九个马坊中,只有三马坊是乡,其他八个马坊都是行政村。而且,三马坊就紧挨李三娘的李家堡,眼下还有古堡残墙。
这是村里的“无门之堡”由夯土筑成,呈方形,不设门,传为战时用于押解战俘之用。眼下,此堡东墙有洞,本想进去看看,但有大量粪便外流,臭不可闻



 
    顺西墙往南,有个小卖部,一些村民在聊天。过去一打听,那古堡里面现在养猪。“我说,那么臭呢。”
    天时晴时阴,我们东溜西转,捡拾了一些老旧房屋画面。我以为,它们是历史的见证者,尽管不能说话。








 
我非专家,看不出这些房屋的年代。有的尚存着明清痕迹,但都破烂不堪,深深地撞击着人的内心,一种莫名的震颤。

    一位老者走来,稀罕我们的拍照,诚邀我们进屋坐坐,她家竟有如此深厚的门洞。陪我们聊天的,还有她的孙子,一个刚高考过的考生。老人那么安详而热忱,孩子这般清秀而孝心,这个农家小院干净、清爽而温馨。



 
    出来走进一条老过道,右手是堵土坯墙。其实,这是一栋颇具成色、大家风范的老房,原来应该有包砖外墙,眼下全脱落了,只余下高高在上的檐瓦,时断时续。正值太阳钻出云团,裸露的土坯一派金黄,如若镀金一般。

 
    拉开些距离,在金黄的墙面里,一个低矮的门楼印将上去。那门楼里走出一位中年女人,也是胖胖的,也是热忱的,也诚邀我们进院看看。她的老伴去世了,她的孩子进城打工了,她也是独自生活,孤独而寂寞。


 
时间不容久留,我们只能离去。邂逅的三马坊,已然烙在了心底。正如文友所言,岁月苍老了容颜,但立体了历史城堡斑驳了岁月,但凝固了记忆。

 
我期待,再访三马坊,重走马坊川,还有竹林寺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文图并茂!

发布者 :杨明华 (2018-08-19 17:25:44)  回复

等待随游竹林寺。

发布者 :何杰 (2018-08-17 09:05:47)  回复

再访吧,重走吧,就在这个秋天…哈哈

发布者 :老梁 (2018-08-16 16:16:54)  回复
3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