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辛劳的妈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33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25 22:26:5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25 22:26:51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不知怎的,每到夏天,我总会想起我妈妈来。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我妈妈在家里一年四季都忙,而到了夏天她就更忙了。除了每天要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外,妈妈每天还要洗我们一家六口人的衣服。那时没有洗衣机,洗衣服要用手洗;而且绝大多数家庭都是女主人洗衣服,男主人是不动手洗的,即使洗,也是不会公开洗的,通常是躲起来偷偷洗的。

那时家家洗衣服都是用手洗,不像现在,家家都有洗衣机。那时我们贡院街上的每户人家,家家都有木制的洗衣盆。木盆外面是用铁箍子箍成的,通常有两圈,箍得很牢,一般是不会散掉的。木盆在不用的时候要涂上桐油来做保护,否则木头就会变干掉,木盆就会散掉。

洗厚一点的衣服要用到搓衣板,那时搓衣板也是家家都有的,杂货店里有卖的。

在我家,洗衣服的活计都是我妈妈做。她常常一洗就是一大盆,薄的衣服就用手搓,厚的衣服才会用上搓衣板。搓衣板是有凹凸楞子的,衣服在打上肥皂后,才能在搓衣板上搓,这时,就见肥皂变成了泡沫,衣服上的脏一会儿就洗下来了。把衣服上的脏洗下来,用南京话来表达叫“下脏”。

用肥皂洗过的衣服接着还要用清水过,所谓过,也就是现在洗衣机的漂洗功能。有时厚一点的衣服要用清水过好几遍,才能过干净,过干净的标准就是在清水里见不到肥皂沫。

过干净的衣服要用手去拧,有的还要拧成麻花状,才能把水拧干了。所谓拧干,也就是现在洗衣机的甩干功能。

洗干净、过干净、拧干了的衣服,接着就要晾晒了。那时家家都有专门用来晾晒衣服的竹竿,把洗好的衣服挂在竹竿上,拿到太阳下面去晾晒;遇到阴雨天则移到室内风干或阴干。

一说到木盆、搓衣板和洗衣服,我就会想到每年夏天我妈妈在家里洗衣服的情景来。

我家那时每天一家人吃过晚饭后,就开始一个接一个地洗澡。我家小院子在三分之一处隔了一堵墙,里面有自来水龙头,我们洗澡都在里面,洗衣服的木盆就是澡盆。记得那时每次洗澡,我妈妈都是最后一个洗,她先要把我们洗澡后换下来的衣服全都洗干净,过干净,在竹竿上晾晒好后,她才去洗澡;洗好后,又要把她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洗干净,过干净,在竹竿上晾晒好后,她这才能歇下来,有时喝几口凉茶,有时吃一根冰棒或吃一块小冰砖,端一张竹凳子,和我们一起在院子里乘凉,聊聊家长里短的。

那时夏天,妈妈每天都是这样的,洗衣服要先潮水,再打肥皂;打完肥皂还要在搓衣板上来回地搓揉;最后还要一遍遍地用清水过洗干净。说起来简单,做起来真是不容易,要吃多少辛苦啊!而妈妈从无怨言,从不嫌烦,从不厌倦,她是为了我们,为了我们一家人而这样的。我们几个孩子也力所能及地帮妈妈做一些辅助的事情,比如:倒掉木盆里的水,帮妈妈拧厚一点的衣服,手持竹竿给妈妈往上面晾衣服等。

现在想想,我妈妈那时真是辛劳,而且是不辞劳苦。也许在妈妈看来,这是应该的,是天经地义的;而在我看来,这是一种美德,也是母爱的一种表现。我至今还珍藏着妈妈用过的一块小的搓衣板,妈妈爱做家务的习性,也在我的身上得到了延续。如今,我每天最开心的事就是把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我是抹布、扫把不离手,拖地、扫地不间断。我爱做家务事,我也像我妈妈一样,做这些是从无怨言,从不嫌烦,从不厌倦,并且是乐此不疲的。

我想,我不得不自夸一下,我也是辛劳的,和我辛劳的妈妈一样。


               写于7月25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