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宋诗赏析《宿甘露僧舍》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83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28 09:54:2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28 09:58:24  
  本作品所属分类:艺术花园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宿甘露僧舍

(宋)曾公亮

 

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 。

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

 

甘露寺在镇江北固山巅,濒临大江,因此这首诗着力描绘地势,在构思时,不用实笔,全通过想象,描绘出一幅空阔奇妙的江南夜色图,写出了江水的壮观和甘露寺的险要。

首句写山峰的云气,次句写山谷的松声,末两句写长江的风采。一句诗一个画面,全诗浑成合美,诗中有画,景中有情。

写景诗,许多诗人往往爱从视觉落笔,如唐代诗人李白的:危楼高百尺(《夜宿山寺》),贾岛的松下问童子(《寻隐者不遇》)。而北宋诗人曾公亮却避开这种传统的写法,另辟蹊径,独出机杼,从感受、听觉去写。诗题是宿甘露僧舍,所以围绕宿字展开。睡在寺里,房间中自然不可能有云雾,所谓枕中云气,当是长江水气会在高处,令人觉得空气很湿,甚至枕中已经凝结了些许水珠。诗人躺在枕上,感受到枕中微湿,自然联想起长江之浩瀚,甚至误以为自己身处云峰之间。接着,诗人又写床底穿来的江水之声,那阵阵惊涛,仿佛狂风席卷山谷,招起无数苍松摇撼助威,其声壮烈奔腾之至。枕中”“床底,点明诗人已经就寝,紧扣诗题宿字。万壑哀,语出杜甫《诸将五首》之五:巫峡清秋万壑哀。曾公亮诗中的这一字,恰切地摹写了风吹松林所发出的低沉悲壮的声音。用,用,极尽形容,从纵向描写北固山奇险变幻、充满生机的景象。 

这起二句是睡在床上的感受与幻想,是通过感官来证实它存在,虽然没有具体的肯定,但逼真感却很强,尽管北固山没有千山万壑存在。云气松声,一在枕上,一在床下,都反映了江水之猛劲;而感觉到云气,凝听到松涛,也反映了诗人心底的宁静。这两句写近景,对仗工稳,用笔细腻,文字跌宕生姿。

三、四句写远景。诗人来到甘露寺原是为了住宿歇息的,可寺外千山万壑的松涛声和不尽江流的喧哗声,搅扰着他,使他辗转反侧,不能安眠。诗人情绪激动了,索性披衣起床,打开窗户,迎风伫立,凭栏远眺。天空没有月色星光,地上熄了万家灯火。周围的一切都被黑暗吞噬,看不见山,看不见树,也看不见远处的城廓。只有横躺在北固山下的长江,这条水的巨龙,力的怪神,在没日没夜、无休无止地掀起惊天的狂澜,发出动地的长吟,不甘沉默,永无睡意。诗人虽然看不清,但能想象出它那汹涌澎湃的壮阔气象。于是掉转诗笔,将描写对象由千峰、万壑转向长江、巨浪,开拓出一个奇丽广阔的新境界。银山拍天浪是写得很精彩的景语,气势警拔,形象生动,层层修饰,词约义丰。银山从色、形、质等多方面地细致入微地刻画波涛的光彩、巨大以及沉重感。拍天则状波峰的突兀和高峻,使人感到惊心动魄,惶惶不安。不用玉山而写银山,用词是雕琢的。银是仅次于金的贵重金属,色白而灿烂。用鲜亮的词把平凡的波涛写得十分美好,格外显豁,寄寓着诗人高洁的情怀。

末句构思很奇特,仍用幻笔,不说开窗看如雪白浪,而说奔腾翻滚的长江被进窗来,把长江的气势写透写活,诗人眼前似乎看到浪花要扑进窗来的奇观,深深地被长江的伟观所震撼。放入,自然是长江先前想要入窗而不得,诗人到此刻才将它放了进来。原来所谓枕中云气,所谓床底松声,都是长江有意而为。长江想要冲进房间,好让诗人欣赏自己的奇伟,便先以枕云相示,后以骇浪相呼,不停地邀请着诗人,召唤着诗人,诗人便再也无心睡眠,欣然开窗,与长江陶醉在了一起。明明是诗人向往长江景色,到了诗人笔下,却成了长江招引着诗人去欣赏,通篇用反客为主而不露痕迹,前后呼应之间又只觉一气呵成,笔法高超。这一写作及炼字方法,与杜甫《绝句》窗含西岭千秋雪相仿,但杜诗写的是静态,曾诗写的是动态,更具魄力。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