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爸爸送我两次离家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0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7-29 22:43:34 最后更新时间:2018-07-30 06:14:15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有一个小名叫“毛娃”,在家里只有我爸爸这样叫我,我妈妈不这样叫,她只叫我另外几个小名,如“喜喜”、“三丫头”或“猴子”。从小我爸爸就叫我“毛娃”,一直到我长大成人了,他还是这样叫;一直到他老了,他还是这样叫我“毛娃”。“毛娃”在南京话里是小孩子、小毛娃的意思。

一想起我爸爸,我的耳边就会想起他用带拐弯的泰县话喊我“毛娃”的声音。我从小到大,先后有两次离开过家,而这两次离开家,都是我爸爸送我的,是几乎天天都喊我“毛娃”的爸爸送我的。

第一次离开家是在1965年夏天。那年,我从秦淮区第一中心小学考进了南京外国语学校,就读小学三年级,学习德语。从此,我就要开始住校生活了,这也意味着我要离开家,离开爸爸妈妈独自生活了。

我清楚地记得,报到那天,是我爸爸送我去的,他一手拎着一卷行李卷,另一手拎着线网兜,里面装着面盆、暖水瓶等生活用品,我背着书包跟在他的身后。到了学校后,爸爸先去总务处为我办理了入学手续,然后来到宿舍,为我铺好了床铺,摆好了面盆、暖水瓶和我吃饭用的铝制饭盒。我爸爸看着我,说:“‘毛娃’,我回去了,你在这里好好的,听老师的话,不要调皮。”我点点头,心里面有点难过。

我爸爸走了,走出了宿舍,走出了校门,他把我留下了,他把他的“毛娃”留下了。也许,爸爸不会想到,当然,我也不会想到,爸爸的这一留,就把我留在这里竟然留了九年的时间。我住校住了九年,从小学三年级一直住到高中二年级,然后毕业离校。

九年,对我来说是独立生活的九年,是读书求知的九年;而对我爸爸来说,是他思我念我的九年,是他寄希望于我的九年。

九年后的我已长大成人,而长大成人的我,在爸爸的眼里,在爸爸的口中,我还是他的“毛娃”。

第二次离开家是在1974年冬季。那年我高中毕业,在家等了半年的分配,终于被分配到林场当林工了。从此,我就要外出谋生了,这也意味着我要再次离开家,再次离开爸爸妈妈独立生活了。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19741220日,是我爸爸送我到林场的。那天,我爸爸拎着我的铺盖卷,我拎着一只棕色的樟木箱和一只线网兜,我们一同离开了家,到学校去集合,然后乘坐公交车前往林场。

到林场后,爸爸来到我们的宿舍,像当年在南外一样,为我铺好了床铺,摆好了面盆、暖水瓶和我吃饭用的铝制饭盒。中午,林场在红卫队食堂招待家长们吃了一顿午饭,吃完饭后,家长们就要回南京了,我们班二十多个插场的同学来给家长们送行。我爸爸看着我,说:“‘毛娃’,我回去了,你在这里好好的,劳动不能偷懒,各方面都要积极,这样才会有前途。”我点点头,心里面有点难过。

我爸爸走了,他登上了公交车,车开了,我看到他隔着玻璃窗在向我招手。他再次把我留下了,把他的早已不是“毛娃”的“毛娃”留下,留下我在这里经风雨,见世面,留下我在这里学会吃苦耐劳,在艰难中成长。

在我的一生中,我的两次离开家都是人生的重要关口,而这两次离开家都是我爸爸送我的。我觉得,这是爸爸对我的期许,这是爸爸对我的祝福。

爸爸,我今年已经六十三岁了,但我还是你的“毛娃”,我还想听你用带拐弯的泰县话喊我一声“毛娃”。

爸爸啊,爸爸!


           写于7月29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