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渭渔樵的家园
文学·小说·杂文·散文
标签
情感  |  生活  |  文化  |  摄影  |  文学  |  诗歌
更多标签>>
  【小说】希冀(三十三)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文化  情感  生活 
  发布者:董瑞生 |  浏览(11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07 09:45:57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2 08:36:12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说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三十三

 

没觉得,翠红的儿子半岁了。

这天傍晚,翠红正在吃饭,砰的一声,家门开了。翠红正纳闷,心想吴老板一般不会在这时间就回来了。猛然却看到自己的二姐翠萍进来了。身后还紧跟着吴老板。翠萍好像才喝过酒了。小酒微醺。脸颊红扑扑,脚底轻飘飘。没待走近沙发,扑的一下就坐下去了。

翠红心里咯噔一下,就想上前搀扶。翠萍却大声的说,没事!我没事!

翠萍接着说,刚才就是和你家老吴,还有你姐夫,仨人一起吃个饭。话说高兴了,就喝了几杯。

翠红问,姐夫呢?没待着翠萍回答,正说着就有人摁门铃了。翠红忙打开单元门,一会儿姐夫就上楼来了,手里还拎着大大小小的几个盒子。

翠红说,你们来就来了。怎么还要买东西呢!

翠萍说,来你这儿咋能空手呢!这一俺是来看外甥,看妹子;再着,我今天与你姐夫来也是寻老吴来了。想托老吴,看能不能在市场上给俺也弄间门面,也好做个生意。

翠红说,二姐,你在家里待的好好的,放着安生的日子不过,咋想跑到城里来,要在这闹哄哄乱营营的世事里跟着折腾呢?

翠萍说,妹子,你现在不常回家。那边发生的许多事情你也不知道。

翠萍说,我呢,在学校的老师工作也快干不成了。人家学校说,要逐渐取消代课教师,而由新毕业的师范生顶替。所以,你姐我就要下来了。
翠红说,二姐你即便下岗了,不是还有姐夫呢么?

翠萍说,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姐夫在乡上哪也就是个一般办事员。哪一点点工资哪够养活俺娘仨。再说了,你俩外甥将来也都要上中学上大学。家里没点儿积攒,将来可咋办呢?

翠萍说,所以,我跟你姐夫商量,来借你的面子,托老吴的关系,给俺也寻间门面房,弄些啥营生么。

翠红说,俺姐夫人家能看俺上这行业!一天天穿红着绿,把自己妆扮的香艳时髦,还得时时刻刻给人陪着笑脸,说些缺盐少醋的闲话。即便有点挣头也是跌份子,没面子的辛苦钱。

翠萍说,哪有啥么!现世,只要是能弄下钱,啥事都在人为么!现在买房需要钱,而且是大笔的钱。要是一直在乡下积攒,可能几辈子也挣不下一套房钱。还想高档装修,置办高档家具。还想买豪车。还想着娃们上好幼儿园,好小学,好中学,好大学。那样不是以万万在数钱哦!所以,进城挣钱是我们努力的方向了。

翠萍向着自己丈夫呶呶嘴,翠萍男人会意了。接住翠萍的话茬说,是啊!现今社会,没钱是万难啊!

翠萍男人对翠红说,妹子,你哥我过去太好面子,自命清高。可到最后发迹了的朋友都嫌咱穷,没人跟咱再交往了。咱亦是所谓的颜面尽失。而有钱人就有面子。场面上一应人等,都是冲着钱去的。有钱人比咱这官面人可排场多了。好多比咱人高马大的人,在遇上所谓的有钱人。也是鞍前马后,屁颠屁颠的前后照应,热脸迎送。

翠萍男人说,所以,我的思想与以前不一样了。不能说是彻头彻尾的拜金主义。但金钱不是万能,可没有金钱才是万万不能啊!

吴老板坐在一侧,一直没说话。微微的颔首,悄然的笑着,静听这姊妹间的高谈阔论。

翠萍这会儿酒彻底醒过来了。倏尔站起身来,说,来来来,我给咱沏些茶。喝点酒,人口渴的难受。

翠红在一旁没吱声。

翠红的屋子翠萍先前是来过的。虽然还是在半年前了。翠萍那时知道妹子在月子里,而且母亲也在,就打听了地方独自来看望妹妹与小外甥了。

那次来,虽说是自己亲妹子的家。可翠萍来很是拘束,轻易不太敢挪动。眼睛也显得不够用。翠萍来前也想像过妹子的屋子摆置会好些。可待在这儿还是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翠红的屋子,客厅宽敞。硕大的电视机镶嵌在侧壁上。看的人坐在沙发上,抚着茶几观看,竟有些遥遥的意思。通往阳台的两壁装了博古架。一侧是些瓷瓶瓷罐,工艺秀巧,造型各异,姹紫嫣红。另一侧则是茶具水具茶罐茶饼,也是满满一架子,足在三几平米之多。挨近阳台有一大瓷缸,圆鼓壮大,釉上彩时花季鸟古诗,颇有韵味。

见着屋里也就是母亲与妹子,翠萍待了会就渐渐展脱了。于是再去了妹妹的卧房。宽大的床铺足有七八尺,比起老家大屋睡七八口子的热炕也不显小。对着床头的墙壁上也挂着电视机,薄薄的荧屏还没有书本厚,可幅宽不小。六门的衣柜依壁而伫,却丝毫不碍眼。婴儿车,放置婴儿用品的柜子箱子罗列,却整齐有范儿。

翠萍喉咙发紧,嘴唇发干,不由得咂吧起嘴了。

翠萍索性去转个遍。去了厨房,看见台柜壁橱灶具冰箱微波炉烤箱电磁灶等等用具一应俱全。再是看卫生间的明亮洁净,盥洗用具的时髦与洗浴用品的鲜香。

目睹此景,翠萍莫由得就有些眼热,妒忌。心想,妹子自打进城了就彻底不是原来的妹子了。而这些好生活也都是因为进城而发生的的变化。哪为什么自己还要坚持蜷缩在乡间而不能来城里发展呢?为什么自己非要过那种落伍原始的生活呢?为什么自己就不能为后人,为自身有个现代文明化的家常生活环境呢?

从那时起,翠萍就产生了想挪挪窝的念头。

翠萍去厨房烧好了水,沏好茶就端过来。先是给老吴倒了一杯;给自己一杯,也给自己男人倒了一杯。又要给翠红倒,翠红却说,我不喝茶,正奶娃呢。于是翠萍就给翠红倒一杯开水。

翠红说,二姐,哪你来城里,家里撇给谁么?

翠萍说,我们在家里商量了。把你姐夫妈接过去。招呼着家里,连带给俩娃做饭了。你姐夫么先上班。等我这儿有基础了再说。或者一起来,目前还没定数。

翠红说,哦!这么一说当下就是你独个来闯世事了!

翠萍说,啥叫独个?这不是还有你么!再说。老吴兴许也能帮些忙么?

翠萍说着看了看老吴。

吴老板一直没话。一会儿看看翠红;一会儿看看翠萍的男人;再一会儿看看翠萍。
翠萍比翠红个子略微高些,脸盘略瘦而显得两只眼睛水灵灵圆转。可能是一直在学校教书,少经风霜。所以皮肤细腻而白皙。尖俏的鼻尖棱线分明,薄薄的嘴唇浅施膏润,俏丽灵动。
翠萍的男人却未免有些小家子气。显得很拘束。吴老板给过烟,翠萍男人说不会吸烟。可吴老板瞅了他手指,却有几分烟色。翠萍给他倒茶水,他却离茶几甚远。既不客气,也不打算喝。就是静静的坐着,看看老婆;时而再又看看小姨子。插不上话了。
吴老板先前见过翠红姐夫一次,就是回家待客了。一桌人一起碰酒,所以没留下什么印象。
老吴看得有些走神儿。闻说正在说到自己,忙急着应答,说,应该应该!能成能成!
翠红看到二姐的今天的行事言语,女人的敏感使得她心里瞬间产生了莫名的不快。
翠红再瞅瞅二姐夫,坐在哪儿一言不发。或许二姐夫心里正美着呢!在这省城里有了立足之地,一旦发了,全家再移居,自己就是城里人了。看着小姨子屋子及屋里的摆设,或者这就是将来自己的生活。或者比这更美气。
当然这都是翠红的猜测。或者二姐夫也不无担心,都市物欲横流,人心芜杂。到处是金钱,亦可能到处亦多陷阱。择路不慎,损财折人恐怕也是常有的事了。
看着二姐二姐夫对老吴一脸的谄媚,翠红心里难过。有句话咋说的?人前显贵,人后遭罪。人为了钱,为了活的比人强,到了低头的时候就俯首。到了该匍匐的时候就趴下。亦就是所谓的头脑灵活,会来事?想至此,翠红对二姐俩口子有了几丝鄙睨。
翠红知道,二姐夫一向颇轻蔑鄙弃翠红的人生。以为翠红没有一个正常女人的婚姻家庭。翠红所谓的幸福生活,后继乏力,难以长续。或者就被人抛弃,流落流失而无从再继。而二姐夫不知道的是,翠红的生活不单是他人赐予,更多的是自己的努力奋斗了。
翠红脑子不失闲,忙乱的胡思量。

翠红冷眼瞅着老吴说,啥事你就能成能成的。这八字不是还没一撇呢!

翠萍凸然扬起脖颈,哄然哈哈的大笑了。说,我的傻妹子,啥叫个八字还没一撇呢?

翠萍说,今天来,老吴已经带领我们再次看过要租用的门面房了。我和你姐夫商量过了,已经定下来。位置还不错。我这就叫你姐夫回去打过钱过来,事情就妥当了。

翠红冷冰冰的看着老吴,犹疑的说。是么!这么快!我咋啥都不知道,你们就把事给弄成了。

吴老板解释道,其实也没有啥么!就是正赶上一家退房,你姐他们正好接手了。

 

翠红心里莫名的燥热,羞恼。却无缘由道出。

翠红这才想起有一回在老家吃饭,二姐兴兴然走过去与吴老板碰酒。并且当即问吴老板要了电话号码。没成想事情果然应到今天。

翠红想对翠萍说。二姐,咱可是亲姊妹。你来找老吴办事,多少也得给妹子提前言语一声。这下子可倒好,直接给妹子跷了个尿骚。

想至此,翠红的脸色刷一下阴沉了下来。

 

翠萍觉得可能有些话不投机,瞅见惹妹子不高兴了,忙着拉过自己男人。对吴老板说,哪你们先忙着。我俩口子出去转一下,也正好熟悉一下这个地方了。

看着哪俩口子走了,吴老板也想走,被翠红拉住了。

翠红说,你们今天把事情都说成了?

吴老板说,哦!啊!是成了!

翠红说,哪···,你们是啥时间开始联络的?

吴老板说,哦。有几次了。

翠红说,你是说俺姐都已经来过好几回了?

吴老板说,是呀!这么大的事情,哪有跑一次就办成的!

翠红说,哪 !我咋一点都不知道么?也没人给我透一点消息。

吴老板说,哪是你姐或许忙!来去匆匆!或者觉得来你这儿不很方便!再说了,反正哪都是是你姊妹间的事喽。
翠红说,哪俺姐来,回回来都是你去接待的了。

吴老板说,嗯!哪!哪你姐来寻我,不是我接待,还能是别人么!这毕竟是你姐!还是咱的亲戚么!

翠红不再说话了。指了指吴老板,你不想在这儿再多待一会儿吗?

吴老板好像有些泼烦,你今天以这种口气说话,我不喜悦听!难道我这样费心劳神的给你姐帮忙,还有啥错么?

吴老板有些恼怒说,市场还有些事在等着我呢!我得先走了。说着就起身离开屋子了。

于是再下来,翠红的心里就难以平静了。

 

人家都走了,翠红这才努力回忆着刚才的事情。二姐翠萍与老吴聊起来眉飞色舞,神采奕奕。兴奋的忘乎所以。此情此景,甭说谁是个女人。就是某个男人看见了心里也不会舒坦。翠红此刻的坏心情,都跟二姐的到来相关联。想至此,翠红就有些不高兴了。
可再想想,二姐想立足于这个市场,凭谁呢?她不巴结老吴而目下又能再寻到谁呢?所以二姐巴望着老吴,指望老吴来为自己的发展铺路也许是正常的。

也是的,女人再外闯世事很是艰难了。与外头男人远了,尤其是那些掌管权利,管你财运的男人。远距离,很生分,不热络。恐怕好事情会离你愈来愈远。可走的近了,不分场合的套近乎,就免不了为情所扰,因情所困。惊扰了远远近近的旁侧人,女人的烦心事就自然增多了。

这不是么,也不知道二姐心里咋想的。一心就知道老吴会为她办成大事。而完全忽略了自己这个妹妹的感受。是的,过去的时候,为了翠红的婚姻,姊妹间发生过争执吵闹,甚至姐夫都参合进来。因为姐夫给翠红介绍了他的朋友,而翠红半只眼都没看上哪个男人。姐夫便觉得很没面子。甚至想凭着姐夫的资格压制,翠红绝没给姐夫面子,不愿意就是不愿意。于是姊妹间言语不和,几年间都不说话了。

可这些都是旧去了。二姐你今天来找老吴办事,可老吴是谁。没有你妹子翠红,哪来的什么老吴!怎么就仅凭一心所愿去给自己办事呢?

可现实的问题是,谁会按翠红的想法来呢?人家不搭理你照样将事情办成了。此刻若是你顺应了形势或许还落星星点儿人情;而你若绝情了,哪什么或者也没落下,反而白搭了老吴的能力本事。甚至自己会得罪一片人,二姐姐夫,甚至老吴了。

 

翠萍为了巴结对老吴,热情的管吴老板一口一个老吴的叫。看上去理直气壮,毫无羞涩,满是底气。当然,因为年龄差距的问题,吴老板许是不肯将翠红的二姐称姐姐的。再是吴老板可能是见翠萍面的次数多了,也就直呼二姐翠萍的名字了。咋好像她们间是特别熟知的朋友了。翠红看着不知道哪儿就觉得不习惯,不称心,不舒服。委屈,别扭。

翠红的愤懑无处发泄,看见母亲正在逗娃耍。翠红就问道。妈!俺二姐寻吴老板的事你知道么?

翠红妈说,唉!咋说呢!现今你姊妹们都大了。谁家有事还与俺商量呢!寻俺的时候就是人手顾不过来了。叫俺和你爸帮着看娃哩!再能有啥事么?俺们老了,话说不到项上,出主意也都过时了。彻底没有用了。谁还听俺说话呢?

翠红妈说,早前的时候,我倒是听你姐与你姐夫在咱家里叨叨过此事。你姐夫当时不悦意你姐进城来。俩口子红脸粗脖子,高言低语的争执了半晚上。可现在,这不,你姐现在没事情做了。俩人或者也实在没法子了,这才又张罗着这事么。

你姐夫说了,会叫香慧来给你姐一起帮忙弄呢!

翠红问道,这香慧可又是谁啊?

翠红妈说,唉,你平常不人不沾家,亲戚走动少,啥都不知道。香慧就是你二姐的小姑子,你姐夫他妹子么!

翠红想起来了,那女子好像见过。少说也在廿十跟前了。

翠红说,咋还这么大的拉扯,七大姑八大姨。想不到我这儿还这么热闹!

翠红妈说,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有啥法子么。而今闻说你些微好过了,人朝你这儿来,也是正常事了。

翠红说,只是俺二姐这事办的叫人觉得有点儿叫人起厌。

翠红妈说,你厌烦啥呢!你二姐没了工作,俩娃可咋样养活呢!如果能有个奔头也是你积德行善么!你能帮衬了就尽力帮些。好歹是亲姊妹么!再甭胡思量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