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井冈山风云》(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17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07 15:27:4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07 15:27:45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3、《井冈山风云》

  王先金/编著

 

     编者按

我是一个科技工作者,但同时又是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几十年来编写了一套《东方红丛书》,共有36部,约3000万字。

《东方红丛书》已经出版的几本书在我的博客上发表完了,今后要发表的是尚未出版的电子书稿,其中有些内容虽然在我的博客上发表过一些,但几年来,我又对它们做了一些修改和补充。今后发表的将是最新的电子书稿,希望读者能提供意见,要是能正式出版出来,那就更好了。

我的书内有许多照片和插图,可惜读者无法看到。因为我往网上传文件时,只有文字可以显示出来,而照片和插图却无法显示。要是谁能发明一种软件,往网上上传文件时,能使照片、插图和文字都能显示出来,那就好了。

 

 

陈毅说,南昌起义我只参加了后一半

    “从南昌起义开始,我就成了毛主席领导下的一名武装战士……”陈毅兴致很高,并欣然为纪念馆题写了馆名

    1958年9月5日,一辆黑色轿车缓缓驶进八一起义纪念馆。

    一位首长步履轻捷,身躯魁伟,戴副茶色眼镜,由一位像是秘书的人陪着。他参观了一楼大厅后,登上了二楼陈列室。他看得很专注,有时还和秘书轻声交谈。在一张合影照片前,他停下脚步,用四川口音很重的普通话,一个个讲出了照片上人的名字。这引起了讲解员的注意。

    讲解员觉得这位首长很面熟,再仔细辨认,不禁兴奋异常,脱口叫出:“您是陈副总理?”陈毅哈哈一笑,讲解员说:“您参观,为什么不打个招呼?”陈毅爽朗地说:“我是来学习的,学习还要打招呼吗?”这时,陈毅到来的消息,像闪电般地传遍了纪念馆。陈毅热情地和大家握手,说:“南昌起义我只参加了后一半,今天来,是向同志们学习,多了解一点当时的情况。”大家七嘴八舌地说:“陈毅同志,我们有许多问题正等着向您请教呢。”陈毅摇摇手说:“不敢,我在南昌起义中经历的事情,可以写几个小故事,但能够上版面的材料不多。”几句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一代英豪

    陈毅告诉我们,这是他第三次来南昌,第一次来南昌就是赶来参加南昌起义。他说:“那时我在武汉中央军校负责,8月4日,全校学生乘船到九江,张发奎不准船靠岸,并要共产党员和国民党员分开来站。当夜我们在党内开了个会,决定,有的回家去搞农运,有的连夜去南昌,没有暴露的则继续留下来。我当时属于著名红色分子,太暴露了,虽有些同情分子要我留下,我还是决定来南昌找叶、贺。”

    陈毅说:“我来南昌那一段,还是蛮紧张、蛮有意思的哩!我们连夜从九江出发,一路上,敌人武装盘查很严,家家关门闭户,旅店也不敢收留当兵的。我们找小路向南昌方向走,一口气走了一百多里,才在一个小镇找到一条船,经鄱阳湖到南昌。六号晚上,我到了南昌,叶、贺已经走了,满街都是张发奎的兵,到处喊叫要杀共产党,我有几个接头地点,但在这种情况下,根本不敢去问。当晚我和几个同伴没有住处,不敢投店,也没有熟人,非常危险,决定连夜出城去追部队。在城外十多里的渡口上,遇着一个回乡隐蔽的参加学联会的学生在看守渡船,我们把情况向他说了,他很同情我们,把船划到江心,让我们平安睡了一觉。第二天,又叫船夫把我们送到离临川不远的李家渡。”

    陈毅说:“这就是我第一次来南昌的情况。匆匆忙忙,莽莽撞撞,几乎叫敌人抓去;第二次来南昌,是抗战开始,我作为新四军的代表,与国民党谈判,迎接南方几省游击战士下山,我住在南昌月宫饭店,那时没有动刀动枪,但天天唱‘鸿门宴’,时刻要提防敌人的暗算。第三次就是这一次,发现南昌的建设搞得不错,面貌有很大变化。”这时,我们插嘴说:“您三次来南昌,都是革命的重要转折或发展时期,反映了人民军队诞生、发展、胜利的三个历史阶段。”陈毅说:“只能这样说,从南昌起义开始,我就成了毛主席领导下的一名武装战士,前两次来南昌,也是我人生历史中的重要转折时期。”

    在参观起义军南下时的陈列时,我们询问陈毅南下的一些情况。他说:“到了临川,见到了周恩来、刘伯承同志。当时,有股土匪武装和我们接头,要求给他们几百条枪,我们可以派人去领导。这时前委考虑,当后面敌人追来时,他们多少可以起点牵制作用,便决定要我和另一位同志去当领导。结果受了他们的骗,差一点被敌人抓住,送了命。我们没有办法,又连夜追赶队伍,一个晚上走了50多里,赶到宜黄,党就派我到了73团当党代表。从那时起,我就带兵打仗,在战场上干了20多年,敌人打跑了,我的头发也快白了。”说着,他哈哈笑了起来。

    我们陪着陈毅参观起义军在赣南艰苦转战时的一些历史照片。这一段极端艰苦的经历,激起了陈毅对朱德同志的崇敬之情。他深情地说:“在最困难的时候,朱德成了这支军队的领袖,有了他的坚强领导,这支部队才没有溃散,终于保存了下来,朱总司令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指出了革命的光明前途,增强了群众的革命信念,这是总司令的伟大,没有马列主义的远见,是不可能的。总司令成为人民军队的领袖,不是偶然的,是革命斗争考验出来的。

离开陈列室,我们请陈毅题词。他兴致很高,稍稍思索片刻,便挥笔疾书,洋洋洒洒,一口气写了200多字。题词写好后,我们又送上一张纸,要求给纪念馆写块横匾。从此,陈毅书写的“南昌八一纪念馆”几个大字,金光闪闪,高高悬挂在纪念馆的大门楼上。

 

 

     附录二:被国民党开除又被共产党开除的谭平山

 

    国民党开除谭平山党籍

谭平山以中共党员身份加入国民党,1924年在中国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又当选为中央常务委员,任中央组织部长,19273月任武汉国民政府委员兼农民部部长。谭平山竭诚拥护孙中山提出的新三民主义,佐助孙中山改组国民党,是国民党“左派”的重要领导人物之一。

第一次国内大革命失败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南昌起义,谭平山积极参与,并以国民党中执委常委的名义,主持召开国民党中央委员、各省委、特别市等代表联席会议,选举产生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88日,武汉国民党中央宣布开除谭平山党籍,剥夺一切职务。此后,谭平山跟起义部队一起南下。

 

共产党开除谭平山党籍

1927119日,中共召开临时政治扩大会议,谭平山被开除党籍。

谭平山之所以被中共开除出党,在于当时的中共中央认为他犯了严重的机会主义和投降主义错误,突出表现之一就是有另组第三党的谋划,所以把他列为“执行错误政策之党部执行机关及负责同志”,而被列为处罚名单中的第一位。

实际上,当时中共的这一观点又来源于共产国际。19282月,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召开第九次全会,在《关于中国问题的决议》中指出:“中国共产党应当对某些原是共产党人(如谭平山等)想要建立所谓的‘真正共产党’、‘工农党’新党而实际上是资产阶级改良主义政党的企图,进行无情的斗争。”

这一观点直接影响到中共,中共“六大”赞成共产国际执委第九次全体会议对于邓演达、谭平山的所谓“第三党”的估量。

 

殊途同归

谭平山被国民党、共产党都开除出党后,他积极联系旧有国民党“左派”和少数与中共失去联系的共产党员,试图走出一条除国、共以外的新的革命道路。

19283月,谭平山在上海和一部分国民党左派、爱国知识分子等,响应邓演达等发表的《莫斯科宣言》,发起组织成立中华革命党,既揭露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右派抛弃了孙中山的三大下策,又反对中国共产党强调暴力斗争的做法,因此中华革命党也被人们称为“第三党”。

1930年春,谭平山在是否仍沿用国民党名称等问题上,和海外归来的邓演达存在较大分歧,故在邓演达将中华革命党改组成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之前,离开领导机关。此后,谭平山虽然离开“第三党”,但他坚持革命、致力祖国独立富强的立场终生未变。正是在这一不懈追求中,谭平山再次与中国共产党越走越近,最终走上同一条革命道路。

 

蒋介石命令特务干掉谭平山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谭平山在武汉以自己的地位和影响,号召全民抗日。在和蒋介石的谈话时,他明确提出“国民党已经衰老,现在抗日战争,要依靠新生力量,要增加新血液,改造国民党。”天真的谭平山以为蒋介石已经有所改变,便放弃了自己从事多年的反蒋事业。

19383月,国民党临时全国代表大会在武汉召开,谭平山被恢复国民党党籍。但随着国民党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真面上逐渐暴露,谭平山的态度也消极起来,几个月后,对蒋介石的幻想完全破灭,继而开始与中共中央驻武汉代表周恩来、董必武等人取得联系。不久后,谭平山提出了重回共产党组织、到解放区去工作的愿望,但当中共南方局答复说,留在国统区斗争比起到延安更能发挥作用时,谭平山的回答是,“党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

在重庆和成都,谭平山广泛接触国民党上层人士和文化教育界人士,在国民党内团结了一批进步人士,进行抗日反蒋活动。这些活动引起了蒋介石的敌视,1947年春,中共驻国统区的代表被驱逐后,蒋介石便命令特务干掉谭平山。幸亏及时得到警报,谭平山才得以从上海秘密潜往香港。

19499月,谭平山参加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当选为主席团常务委员和第一届全国政协委员。

 

 

 

 

                        参阅资料

 

    1.《张国焘曾奉命阻止南昌起义》彭江流/文《文摘旬刊》1997.8.8

        原载《炎黄春秋》1997.7                             (1998.04.03)

    2.《罗易泄密与汪精卫“分共”》吴 晓/文《文摘旬刊》1998.5.22

        原载《团结报》1998.5.7                             (1998.10.15)

    3.《建军元勋忆南昌起义》李宜武 罗政球/文《作家文摘》1997.8.22

        原载《解放军日报》1997.8.1                         (1998.12.23)

    4.《同舟风雨路周恩来邓颖超爱情书简解读》《作家文摘》2001.2.27

        原载《思想战线》1978年第1期            (1978.5.16笔记 1999.2.6)

    5.《意志坚如铁度量大如海缅怀朱德委员长》

        原载《一生为革命 丰功万古存》四川人民出版社

    6.朱敏:《怀念敬爱的父亲》

        原载(同上)

    7.军戈:《南昌起义中的“铁军”》

        原载(同上)                                      (1978.5.20笔记)

    8.赵鎔:《朱德同志在南昌军官教育团》

        原载《战争年代的朱德同志》人民出版社

    9.胡华:《学习朱德委员长的革命精神》

        原载《一生为革命 丰功万古存》四川人民出版社

    10.邵年豹:《周总理的故事》

            南昌八一纪念馆党支部:《怀念南昌起义中的周恩来同志》

        原载《敬爱的周总理 我们永远怀念您》

    11.军大:《南昌起义》                     (1981.9.24笔记  1999.2.6)

            《南昌起义》 载《文史资料选辑》第56辑       (1981.9.26笔记)

    12.《从南昌到井冈山.伟大的朱德》宋之的/

        原载《星火燎原》1980年第二辑           (1981.12.9笔记 1999.2.6)

    13.张国焘:《我的回忆》东方出版社19981月出版         (1999.03.04)

    14.《百将之夜(节选)》《作家文摘》1997.8.1

        原载尹家民著《百将之夜》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       (1999.02.03)

    15.张国焘:《我的回忆》第二册 东方出版社 19981月第1

                                                           (1999.02.07)

    16.《开国元勋与八一起义纪念馆》万建强/文《文摘旬刊》1999.10.15

        原载《党史文汇》1999.9                             (2000.01.09)

    17.《邓中夏李立三首先提出举行南昌起义》

        收集在《现代革命史资料》剪报(02)                   (2000.03.12)

            费虹寰、赵春生、刘春秀著 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1出版(2001.6.14)

    18.陈靖著《贺龙纪略》()《南昌风雷》

    19.《名人眼中的蒋介石》 郭沫若/文:《请看今日之蒋介石》

             /编 四川大学出版社1993.4出版              (2002.12.12)

    20.《毛泽东并未“重林轻刘”》《文摘旬刊》2004.9.24

        原载《百年潮》2004.8 乐白鼻/文                      (2004.09.30)

    21.《李立三与南昌起义》李思慎 刘之昆/文《作家文摘》2005.3.29

        原载《中华儿女》2005年第2期                      (2005.12.13)

    22.《国民党中央代表出席中共“五大”》王利平/文《作家文摘》2005.3.15

        原载《党史博采》2005年第2期                      (2005.12.28)

    23.《中共最早的军事人才之一王一飞》倪良端/文《文摘旬刊》2005.3.11

        原载《党史信息报》2005.2.23                        (2006.01.08)

    24.《共产国际曾阻止南昌起义》刘波/文《作家文摘》2006.9.8

        原载《环球时报》2006.8.1                           (2006.09.17)

25.《“八一”南昌起义中的周恩来和朱德》《云南老年报》2007.8.6

原载《解放军报》                                   (2007.08.25)

26.《贺龙与共和国元帅》节选 顾永忠/著《作家文摘》2007.9.4

   人民出版社2007.8 出版                           (2007.09.23)

27.《南昌起义后的周士第》刘明钢/文《文摘旬刊》2007.9.7

原载《党史纵横》2007.8                             (2007.09.25)

28.《陈独秀为何能在中共五大上连任总书记?》《作家文摘》2008.1.1

原载《百年潮》2007年第12期 李颖/文                (2008.01.11)

29.《南昌起义叶剑英三献妙计》《文摘旬刊》2008.9.12

原载《大江报》马德金/荐                            (2008.09.23)

30.《瞿秋白与南昌起义》全燕黎/文 《作家文摘》2009.5.26

    原载《党的文献》2009年第3期                       (2009.07.09)

31.《叶剑英:慰祝苍生乐大同》李菁/文 《作家文摘》2009.8.7

    原载《三联生活周刊》2009年第27期                  (2009.08.23)

32.《朱德的威信何来》尹清源/文 《作家文摘》2009.9.8

    原载《解放军报》2009.8.10                           (2009.09.18)

33.《殊途同归:陈毅三兄弟的乱世传奇》郑磊/文《作家文摘》2009.11.13

    原载《党史博采》2009年第11期                      (2009.12.16)

34.《十大元帅取名和改名的故事》扬子/文《云南老年报》2010.12.31

    原载《人民政协报》                                 (2011.01.12)

35.《中共党史若干事件研究之新看法、新进展》刘建美/文《作家文摘》2011.4.5

    原载《北京日报》2011.3.14                           (2011.05.11)

36.1927:南昌起义的苏联因素》徐元宫/文《作家文摘》2011.6.14

        原载《同舟共进》2011年第6期                       (2011.07.02)

37.《“创党一代”海外取经记》刘娟娟 易萱 谢荣/文《作家文摘》2011.7.5

    原载《环球》2011年第13期                          (2011.07.31)

38.弹落征尘回南昌——周恩来、朱德、贺龙、陈毅参观南昌八一起义纪念

    馆追忆 口述/徐巍(原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馆长)  整理/谈蓍

39.《周恩来、朱德等谈南昌起义》张治宇/文《作家文摘》2011.8.30

    原载《党史博览》2011年第8期                       (2011.10.18)

    40.《五大,陈独秀为何连任总书记》李颖/文《作家文摘》2012.8.21

        原载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党代会现场:99个历史深处的细节》党建读

        物出版社2012.6 出版                                (2012.09.15)

41.《瞿秋白:中共五大上率先向陈独秀“开火”》张东明/文《党史天地》

    2012年第51期   据《党史信息报》                   (2013.06.10)

    42.1927:国共双方因何都开除了谭平山》沈华/文《党史天地》2013年第7

            据《人民政协报》                             (2013.07.07)

43.1947:蒋介石曾命令特务干掉谭平山》习风/文《党史天地》2013年第7

        据《晶报》                                   (2013.07.07)

    44.《高级将领 奔赴呼号争取国共合作》《新传奇》2013年第43

        据《纵横》、《国共关系中的传奇人物》                 (2013.11.15)

    45.《说不尽南昌起义中的朱德》肖邮华 何小文/文《党史天地》2013年第43

          据《党史文苑》                                 (2013.11.18)

46.《周恩来如何面对南昌起义这段历史》张秋兵/文《作家文摘》2013.4.2

    原载《党史文汇》2013年第2期                       (2014.01.09)

47.《顺泸起义:中共领导的首次武装起义》《文摘旬刊》2013.8.16

    原载《重庆日报》                                   (2014.02.09)

48.《抗日名将蔡廷锴:中国历史的三次决定》葛美荣/文《文摘旬刊》2013.11.29

    原载《文史天地》2013.11                             (2014.03.15)

49.《解读3位年轻人入主中共权力巅峰秘诀》杨奎松等/文《党史天地》2014

    年第4期  据《党史纵横》、《毛泽东与莫斯科的恩恩怨怨》等

                                                       (2014.04.04)

50.周恩来、朱德、贺龙、陈毅南昌八一起义 (据《作家文摘》2011.10.18)

51.《南昌起义为何以国民党名义》吴小毛/文《作家文摘》2014.7.29

    原载《历史学家茶座》总第32期                      (2014.08.02)

52.1927:中共将帅的崛起之路》尹家民/文《党史天地》2014年第34

据《国共往事风云录》当代中国出版社                 (2014.09.14)

53.《周恩来谈南昌起义:当时时机相当紧迫》张治宇/文《党史天地》2014

    年第35期  据《党史博览》                          (2014.09.21)

54.《庐山上的惊天计划——南昌起义》尹家民/文《党史天地》2014年第35

          据《国共往事风云录》当代中国出版社             (2014.09.23)

55.《陷入困境的南昌起义领袖们》尹家民/文《党史天地》2014年第36

    据《国共往事风云录》当代中国出版社                 (2014.09.28)

56.《陈独秀如何看待共产国际对中共的援助》金一南/文《党史天地》2014

        年第37期  据《深圳特区报》                        (2014.10.11)

57.《朱培德:唯一让蒋介石夫妇守灵的虎将》陈予欢/文《文摘旬刊》2014.

    10.24  原载《黄埔》                                 (2014.11.01)

58.南昌起义贺龙的正确主张被否决内幕》中华网2011.1.29 (2016.01.06)

59.《周恩来为何在贺龙遗像前深鞠七躬》《党史天地》2016年3月月末版

    原载《党史博采》2007年第10期                     (2016.04.04)

    60.《任弼时三谏陈独秀》胡献忠/文《作家文摘》2016.9.9

        原载《环球人物》2016年第22期                     (2016.09.14)

61.《南昌起义蔡廷锴脱逃事件》杨建民/文《作家文摘》2016.11.29

    原载《同舟共进》2016年第11期                     (2016.12.06)

62.《朱德为什么被誉为“红军之父”》苏五/文《作家文摘》2017.2.17

        原载《文史精华》2016年第12期                     (2017.02.28)

    

 

               第二章  秋收起义赤湘赣

                  井冈山上红旗飘

 

                    三兄弟武汉会面

 

                                1919年毛泽东三兄弟与母亲合影

毛家三兄弟

毛家三兄弟都出生于湖南湘潭县韶山冲,毛泽东出生于1893年,毛泽民1896年出生,比毛泽东小3岁,最小的弟弟毛泽覃出生于1905年,比毛泽东小12岁。他们家境并不富裕,父亲对孩子管教很严,认为读书无用,能记账就行。所以,毛泽东从小在家里都要干农活。毛家的孩子能有出息,多是靠他们的母亲文七妹的娘家。毛泽东从小多在外婆家生活,文家是书香世家,毛泽东17岁时,聪明过人,经文家多次劝说,他的父亲才同意把他送进当时湘乡著名的东山高等小学堂读书。

为了供养大哥上学,弟弟毛泽民14岁辍学,开始在家中劳动。后来,小弟毛泽覃也在东山高等小学读书。毛泽东考到长沙读书后,弟弟毛泽覃跟随大哥去了长沙,一个农民家庭,两个孩子在省城读书,毛泽民留下来和父亲一起种田、做生意、卖稻谷,供哥哥和弟弟读书、生活。

毛泽东在长沙读书时,毛泽民大概每过一段时间就会给他送一次米、面等食物和生活用品。他总是农民打扮,挑着担子,很多富家子弟都认为他是毛泽东家的长工,而不知道这就是他的亲弟弟。有一次,毛泽民送东西晚了几天,毛泽东很不高兴,埋怨他怎么搞的,晚了这么多天。毛泽民不吭气,忙着帮他收拾屋子,临走时才说,今年收成不好,为了把米卖一个好价钱,要跑好几个地方,所以来晚了。毛泽东一听,非常惭愧,他每每想起这件事,时常说:“我这个弟弟在家里辛勤劳动,来供养我们上学,晚两天我还把他说了一顿,悔恨啊。”

1921年,毛泽民也走上了革命道路,他先是在毛泽东创办的湖南自修大学搞庶务工作。工作之余,他开始学习马列主义,思想进步很快,不久,他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52月,毛泽民跟随毛泽东来到湘潭、湘乡开展农民运动,同年9月进入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随后,他又辗转上海、武汉、天津等地,从事党的秘密工作。同年秋,毛泽覃也来到广州,先后在黄埔军校政治部、中共广东区委、广东省农民协会和省港罢工委员会工作。

 

三兄弟武汉相会

    19274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向共产党人举起了屠刀。仅三天之内就有三百多人被杀,五百多人被捕,五千多人失踪。整个上海处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中。

    毛泽民所领导的上海书店已经暴露。他个人的生命也处在危险之中,不得不离开上海前往武汉。在路上他遇到正准备要去上海找他的三弟毛泽覃,二人便同行去武汉。

    毛泽覃告诉二哥:这两年跟随大哥在广州学到很多东西。大哥大嫂在北伐军攻下武汉后就随革命政府先去了武汉,而他自己却一直留在广州参加广州省港罢工委员会的工作,结果继“四·一二”大屠杀之后,广州又发生了“四·一五”大屠杀。

    “目前的政治风云非常险恶,看来情况也很复杂,我们去了武汉见了大哥再说吧,我想我们三兄弟在一块总会讨论出一个办法来的。”毛泽民若有所思地说着。

毛泽东很担心两个兄弟的情况,恰巧这时两兄弟一道来到武汉,兄弟三人又在武汉碰面了。

毛泽民在汉口,担任《汉口民国日报》总经理,毛泽覃那时在武汉国民革命军第4军政治部任书记。

1927年的这次聚会,是三兄弟全家人在一起时间最长的一次。毛泽覃带着怀孕的第二任夫人周文楠,怀的孩子生下后叫毛楚雄。

在革命处于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中国共产党第五次代表大会于427日至510日在武汉举行,讨论中国革命的危机与出路。毛泽东出席了大会。会前,毛泽东曾邀请彭湃、方志敏等各省农民协会负责人举行联席会议,制定了立即广泛地重新分配土地的方案,主张迅速加强农民的斗争,并将总结材料上送中共中央,和即将召开的第五次代表大会。

    陈独秀却说什么我们不应陷入极左的错误,而应该采取不左不右的政策。毛泽东的提案因为遭到陈独秀的否决,根本就没有提交大会讨论。

    大会虽然也批评了陈独秀放弃革命领导权的右倾错误,但也是不痛不痒。

    武汉的形势已在迅速地向着险恶的方面转化。

那时,毛泽民在《汉口民国日报》社担任总经理。该报虽说是国民党湖北省党部的机关报,实际上都是共产党人在那里工作。社长是董必武,主编是茅盾,又是主笔。毛泽民负责报社的出版发行这些行政事务。该报是共产党一块有力的宣传阵地。                   毛泽东在武汉时期的住地

    1927715日,汪精卫公开翻脸,召开“分共会议”,策划了反革命政变。蒋汪合流,共产党人又一次遭到大屠杀,轰轰烈烈的第一次大革命惨遭失败。

    下一步该怎么办?

    毛泽东心情苍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然而他在迅速地日夜思考着新的出路。

这天,毛泽民、毛泽覃在武昌都府堤毛泽东的住处彻夜分析局势并商量各人的去路。

大哥毛泽东说,我们这样安宁的日子没有多久了,汪精卫也靠不住,往下怎么走?弟弟毛泽覃反应最快,他说:“我是北伐军出来的,我愿意回到25(叶挺的部队),去参加起义!毛泽东当场支持了他的选择。

毛泽东又问毛泽民,他说一切听大哥安排。毛泽东说:“那好,我准备回湖南、江西一带搞起义,你就给我去做后勤保障,给我筹集粮草和资金。”

    当时,杨开慧刚生下第三个儿子毛岸龙,毛泽覃的妻子周文楠即将临产。根据大哥的意见,杨开慧和周文楠由毛泽民护送回长沙,安顿好之后,毛泽民变卖了家产,又四处去为秋收起义筹集资金。

    很快,毛泽东就通过关系把毛泽覃介绍到国民革命军第四军政治部工作,去四军做了宣传科长。

毛泽东独自一人继续思考着中国革命的前途。很快,秋收起义的蓝图逐渐清晰地浮现在他的眼前,重返湖南,上山下乡大干一番的计划开始形成。

毛泽民骑着马,带着钱,还有枪,最终没能过关。只好回到湖南,之后从湖南去了上海,继续经营印刷厂,做出版发行。毛泽民在上海随时关注着井冈山的情况,另一方面,整个毛家的大后方都由他来照顾。毛泽东的妻子杨开慧,每个月也是毛泽民定时派人给她送生活费。

1931年夏,毛泽民辗转来到瑞金,协助毛泽东筹备中华苏维埃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19323月,中华苏维埃国家银行成立,毛泽民任第一任行长。

 

 

                  毛泽东去领导秋收起义

杨开慧和儿子毛岸英、毛岸青

19274月和7月,蒋介石和汪精卫相继叛变革命,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失败了。八月七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了紧急会议。“八七”会议作出了武装反抗国民党屠杀政策和开展土地革命的总方针,及在湘鄂赣粤举行秋收起义的决定。

    会后,毛泽东和杨开慧一起回到了长沙。毛泽东在沈家大屋召开了改组后的中共湖南省委第一次会议,具体布署了秋收起义。

    毛泽东要去指挥秋收暴动的前夕,送妻子杨开慧回到她的娘家板仓,留她在长沙地区农村参加、领导地下斗争。杨开慧对这次同丈夫长时间的分别,各种思绪纷至沓来。但好强的个性及自尊,阻止她说出想同丈夫一同上山的要求。杨开慧在感情生活上,特别是与毛泽东的夫妻感情方面,是极其温柔的,尽管她不愿依人的小鸟,但在毛泽东面前她完全保留了旧式家庭妇女把丈夫看成偶像的传统心态。能与丈夫朝夕相处是她最大的满足。                               

    “开慧,明天粉亮,我就要动身哒。你何解不说一句话呢?”

杨开慧在灯下缝补他的行装,没抬头去迎视丈夫的目光,也没开口。毛泽东分明看到妻子手中针线上挂着一串晶莹的泪珠。他心头好似塞进了一团棉,喉头发梗。他望着这个与自己共度了七个寒暑的女人,心头涌起了无限感慨……

    “开慧,你哭出声来吧。毛泽东晓得你是个特重感情的人呐。我也晓得,这次分离,不知还有没有再见面的机会呢。如果……”

    “润之,快莫讲不吉利的话。”杨开慧急忙捂住丈夫的口。

    毛泽东将妻子的手拿开说:“共产党人不信咯套,出门硬要讲些壮行色的话,那是心虚的表现。我是讲的你心中要说的话呢。”

    “就你行,我心中的话,你何解晓得?”

    “怎么晓得,你那双大眼睛告诉了我一切嘛。”

    开慧忙侧身用袖揩干了眼泪,将补好的衣服替毛泽东穿上。她深情地注视着丈夫,猛地扑在丈夫肩上低声抽泣起来。

    “润之,你快走吧。再过一会,我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控制得住。”

    毛泽东轻轻捧起她的脸,凝视着那满脸泪痕,坚定地说:“不,你不会那样的,你是我最引为骄傲的女人,我上山,你留在家坚持地下斗争,干的是同样的革命事业。还有我们的三个毛伢子要抚养成人,开慧,你的责任重大哟。”

    杨开慧听完毛泽东的话,咬着嘴唇,揩干眼泪。一宵依依话别不觉已至天明。毛泽东走到床前,俯身亲了亲三个酣睡的儿子,与妻子相视一笑,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家门……

    飘峰山已在望,毛泽东连声催着已经相送十余里的妻子打回转:“开慧,千里送行,终有一别。回去吧。”

    “你再不回去,待会毛伢子他们一醒,赶上来扯住我的脚,怕真走不脱哒咧。”

杨开慧默默地将行装递给毛泽东,伫立飘峰山下一小山丘上,当丈夫的身影在她的视野中变得快模糊时,转身又跃上一个更高的山头。天上一声孤雁鸣叫,她心头涌上了一阵凄凉的失落感……

    板仓的斗争是坚苦的,为革命东奔西忙的开慧,仍时时思念着深爱的丈夫毛泽东。192810月,接到毛泽东用暗语写来的信后,开慧不觉百感交集,写了一首怀念毛泽东的诗,题为《偶感》:

        天阴走朔风,浓寒入肌骨。

        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

        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

        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

        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

        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

        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

 

    北伐前夜,韶山党支部选派到“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的干部庞叔侃回到韶山,领导这里的工作,依照中共湘区党委(当时的省委)的批示在韶山党总支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湘谭区特别委员会”,受省委直接领导。

    19267月北伐军进入湖南后,湘谭西二区所属的四十多个乡都建立了农民协会,并成立了妇女联合会,共产主义青年团,儿童团和农民自卫队等革命组织。

    1926年,湘谭西二区农民展开了对团防局汤峻岩、罗叔林的斗争。汤峻岩是韶山一带的大恶霸,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从1913-1926年,14年中杀死了无辜群众50多人,群众对他的穷凶极恶的统治痛恨极了,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农民协会组织了一千多人包围银田寺,冲进团防局没收了团防局的所有枪支,杀了汤峻岩。

    接着又展开了对恶霸地主张茂卿的斗争。张茂卿是湘谭有名的大土豪恶霸,一贯压榨农民。当北伐军进入湖南后,他就逃跑了,后来被农民捉回,农协会在清溪乡板凳仑召开万人公审大会,揭发了张茂卿的罪恶,并就地处决。会后,各乡农协举行联合火炬游行,庆祝胜利。

    大革命失败后,反动派对共产党和革命人民进行了血醒的大屠杀。韶山仅是六百多户的村子,被杀的干部和群众达十三人;韶山地区周围牺牲的党员和革命群众共有三十二人之多。为群众热爱的农运干部庞叔侃、钟志申、毛新枚、贺尔康都壮烈牺牲。

    庞叔侃被捕后,押送到湘谭,敌人百般利诱,不为所动;严刑拷打,不为所屈,始终紧守党的机密。敌人把他押赴刑场时,面不改色,并向群众作了激昂慷慨的演说。敌人非常害怕,将他的嘴堵住,但他仍挣扎着高呼:“农民革命万岁!”“共产党万岁!”最后从容就义。牺牲时年仅二十岁。当时在场的,不少人痛哭失声。人们都称他为“青年英雄”。

    毛福轩在毛泽东的培养下,由一个普通农民成为一个党省委委员,一个很有才干的农民领袖。大革命失败后,敌人千方百计想逮捕他,在这种情况下,毛福轩被转到上海作地下工作,由于叛徒的出卖,终于被捕。1933423日牺牲于南京雨花台。

 

                     斯大林找了替罪羊

 

    易礼容是毛泽东在长沙创建的新民学会里的小弟弟,19218月参加中国共产党,与毛泽东、何叔衡一起创建了湖南第一个党小组,19274月出席中共“五大”,被选为中央委员。521日,长沙发生“马日事变”,国民党军官许克祥在长沙到处杀共产党员。陈独秀523日在武汉对易礼容说:“长沙‘马日事变’,已成白色恐怖,省委的人走了。昨天,中央政治局开会,决定你回湖南负责。”要他去当军委书记。

    6月中旬,毛泽东回到湖南,任省委书记,易礼容协助毛泽东工作,仍当军委书记(当时还一个兵都没有)。81日,毛泽东化装成国民党军官,去武汉参加“八七会议”,易礼容留下任代理书记。

    毛泽东刚走,84日,共产国际从武汉来了两个苏联人,住在长沙苏联领事馆,找易礼容、夏明翰等人开了一个晚上会。中心议题是提出要湖南省委签字打倒陈独秀。这时“八七会议”还没有开,中共中央还没有说话,他们就风风火火地跑来指挥一个省委打倒自己的总书记,这是什么意思?陈独秀又没有叛变,没有退缩。易礼容等人想不通,问这两人:“为什么要打倒陈独秀?难道要由陈独秀一个人负责?当时‘国际’有指示(指要求中共中央不能和蒋介石、汪精卫分裂的那些指示)。‘国际’代表就无责任?”易礼容等人拒绝了这一非分要求。会议不欢而散。

    为什么共产国际的人要亲自出马风风火火地去组织人打倒陈独秀呢?

    原来,1927年整个3月份,苏共中央机关报《真理报》一直在说“蒋介石不得不服从群众的革命意志”。就在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前一个星期,即45日,苏共总书记斯大林说:“没有必要驱除国民党右派,蒋介石是服从纪律的。”话音刚落,412日,蒋介石就发动了反革命政变,对共产党大开杀戒。消息传来,中山大学像遭了一场大地震。513日,斯大林又到中山大学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的宁、汉分裂,“事实上使国民党洗去了污点,把国民党的核心向左推移。”斯大林要学员仍相信武汉的国民党“没有右派”,“是中国劳动群众反帝国主义斗争的中心。”又是话音刚落,715日,宁汉合流,武汉的汪精卫也跟上蒋介石反共了。这一下,斯大林怎么办呢?728日,他在《真理报》上发表的《时事问题简评》中说:“共产国际的领导是完全正确的。”他说导致中国大革命失败的原因是:“中国共产党不善于利用这一时期的一切可能”,“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这一时期犯下一系列的极大错误。”

    斯大林没有作一点自我批评,就把大革命失败的现任全都推给了当时的中共中央和陈独秀。共产国际在中国的代表当然要马上风风火火地行动起来,制造一件中共省委反对中央总书记的事实,好审判陈独秀这个替罪羊了。

 

    1923年至1927年的5年中,苏共中央政治局为讨论中国革命问题开过122次会,出过738个决议,平均下来一年是147.6个决议,也即平均两天半一个。这么大量的决议、指示像雪片似的从莫斯科飞来,有的是直接给中共中央的,有的是通过共产国际的代表来指导中共中央的。大事如孙中山在世时为实现国共合作,要共产党加入国民党;小事如蒋介石执掌国民党大权后,什么时候派什么人去找蒋介石谈话,谈话要注意什么等,都有指示。一直到武汉的汪精卫也随着蒋介石反共以后,中共中央已派出周恩来去南昌领导武装起义了,莫斯科还发来由斯大林亲自决定,由布哈林签名的阻止武装起义的电报。

    对此,陈独秀曾发过脾气:“摆什么资格,不要‘国际’帮助,我们也可以独立干革命。”但是他是共产党员,有铁的纪律管着,下级要服从上级,没办法只好做一个当家做不了主的主人。结果出了事,反而叫他来代苏共中央受过。共产国际的代表在武汉召开“八七会议”,甚至不敢让陈独秀参加会议。陈独秀要到会上来,把莫斯科来的决议指示都实事求是摊出来,会还收得了场吗?于是只能缺席审判,把陈独秀搞下去了事。

    从此,陈独秀被赶出了中共领导人的行列。

 

 

             “八七会议”决定举行秋收起义

 

    一九二七年八一南昌起义后,八月七日,中共中央在汉口召开紧急会议。出席会议的有毛泽东、瞿秋白、张太雷、蔡和森、罗亦农、邓中夏、苏兆征、任弼时、李维汉、陈乔年、彭公达、王一飞、邓小平等中国共产党人以及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等21人。

    周恩来、李立三、彭湃、恽代英、谭平山、贺昌、张国焘等中央委员先行到南昌组织八一起义去了,未能参加会议。

    当时,武汉处于严重的白色恐怖之中,会议是在极端秘密下召开的。会场地点在汉口市三教街41(现为鄱阳街139)

会议由瞿秋白主持,他代表临时政治局常委会在会上作关于党的新任务的报告。他指出:“这次南昌暴动,至少是开始走到新的方针。”“农民要暴动,各地还有许多的武装……在此种情形之下,我们的策略是独立的工农阶级斗争。”会议最后改组了中央政治局,选举瞿秋白为临时政治局委员。89日,瞿秋白主持召开中央临时政治局第一次会议,并被选为政治局常委,正式主持中央工作。

当时毛泽东是候补中央委员。会议总结了大革命失败的教训,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斗争方针,实现了党的工作战略大转变。在这次会议上,时任中共中央秘书邓小平第一次见到毛泽东,第一次听到“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著名论断。邓小平作会议记录。

在罗明纳兹作了长篇报告,阐述了这次紧急会议所要解决的问题后,毛泽东首先发言。他经过“马日事变”后血与火的熏陶,显得越发刚毅、精瘦。在凝重、闷热的气氛中,毛泽东慷慨陈词,说道:

    “国际代表报告的全部是很重要的。第一,国民党问题在吾党是很长久的问题,直到现在还未解决。当时大家的根本观念都以为国民党是人家的,不知它是一座空房子等人去住。其后像新姑娘上花桥一样勉强挪到此空房子去了,但始终无当此房子主人的决心。我认为这是一大错误。直到现在,才改变了策略,使工农群众进国民党去当主人。”

    他接着说道:“第二,农民问题。农民要革命,接近农民的党也要革命,但上层的党部则不同了。我曾将我的意见在湖南作了一个报告,同时向中央也作了一个报告,但此报告在湖南产生了影响,对中央则毫无影响。广大的党内党外的群众要革命,党的指导却不革命,实在有点反革命嫌疑。我的意见向他们说不通,于是也没有成立,于是党的意见跟着许克祥走了。”

    毛泽东说到这里,以敬佩、感激的眼光望着瞿秋白,瞿秋白会意地点了点头。那是3月间毛泽东在湘潭、湘乡、衡山、醴陵、长沙等地作了三十多天考察后,撰写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在湖南省委机关刊物《战士》周刊上发表。中共中央机关刊物《向导》上登载了《考察报告》的前半部分,即被陈独秀、彭述之扣压未登完。当时在中央主管宣传工作的瞿秋白对毛泽东这篇《考察报告》极为重视,即以《湖南农民革命》的书名,在共产党主办的长江书局出版面世,并为此书写了序言,热情洋溢地推荐说:“中国农民要的是政权,是土地”,“中国革命者个个都应当读一读毛泽东这本书,和彭湃的海丰农民运动一样。”

    毛泽东接着又说:“第三,对军事方面。从前我们骂孙中山专做军事运动,我们则恰恰相反,不做军事运动专做民众运动。”他大声说:“同志们,我们党过去没有抓军队,不要武装斗争是严重的错误。孙中山先生就很注重军事,蒋介石就是靠枪杆子篡夺了领导权。我们必须要懂得,只有抓住枪杆子,才能夺取政权!

    毛泽东说完后,与会的中央委员们都频频点头称是。瞿秋白更是投以十分信赖、赞许的眼光。作为党的领导集团的核心人物,他是非常了解毛泽东的。7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举行扩大会议,讨论湖南农民自卫武装应如何对付敌人的搜捕、屠杀时,陈独秀主张:国民革命各军招兵时,农民协会的会员和自卫武装可应征加入。毛泽东却发言指出:“不保存武力,则将来一到事变,我们即无办法。”毛泽东主张“上山”,认为“上山可以造成军事形势的基础”。

    会上,邓中夏、蔡和森、罗亦农、任弼时都相继发言,然后瞿秋白代表中央常委作了党的新任务的报告。

    “八七”会议通过了《告全党党员书》、《中国共产党的政治任务与策略决议案》、《最近农民斗争的决议案》等重要文件。

    “八七”会议撤消了陈独秀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职务,选举瞿秋白为中央书记;确定了实行土地革命和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屠杀政策的总方针,会议决定在湘鄂赣粤四省举行秋收起义。

    会议选举了新的临时中央政治局,蔡和森、李维汉等主张让毛泽东加入政治局,毛泽东却一再提出,他准备去组织秋收起义,不能加入政治局。最后表决结果,毛泽东、周恩来、邓中夏、张太雷、李立三等当选为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李立三、周恩来、张国焘、张太雷原来是临时中央常委,因在南昌起义问题上没有遵照共产国际的意见停止暴动,在罗明那滋的提议下,降为政治局候补委员。(后来在11月初召开的中央临时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又指责南昌起义的前敌委员会执行的是“机会主义旧政策”,给予前敌委员会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彭湃四人以警告处分。)

    会议决定派毛泽东为中央特派员,他和彭公达赴湖南改组省委,组织秋收起义。

    不几日,瞿秋白会见了毛泽东。瞿秋白让坐倒茶后,满含深情的凝视着毛泽东,诚挚的说道:“润之,有件事我考虑好几天了,想跟你商量一下,如今形势严峻,任务维艰,中央的大政方针虽已确定,但人手很缺,这你是知道的。我看你就留在中央工作吧!湖南方面的事情就让公达去完成。……不知你意下如何?”

    这时,毛泽东面呈为难之色。论交情,他和瞿秋白相谊甚厚,是难以回绝的;论公理,秋白是他的顶头上司,应该听从领导的旨意,但毛泽东历来是个有主见、有心计的人。他沉吟片刻,淡然一笑,坦率地说道:

    “秋白,你的盛情我心领了。眼下,下面的实际斗争更需要人啊。中央不是作了决定,要我急赴湖南组织秋暴吗?……说实话,我不愿跟你们去住高楼大厦,我要上山交结绿林朋友!”

    瞿秋白哑然了。他知道毛泽东的“上山”想法由来已久,他理解毛泽东的心志、抱负和气度,还能说什么呢?

    “好吧,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润之,你就好自为之吧。请珍重!”瞿秋白说罢,紧紧地握住了毛泽东的双手。毛泽东动情地说了一句:“后会有期!”

 

 

           毛泽东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是谁先给中国政治带进枪杆子的?给中国政治带进枪杆子的第一人是袁世凯。

袁世凯最先通过枪杆子的纯熟运用,让不想接纳他的大清王朝最后不得不接纳他。清王朝知道他是一个力量很大的不好控制的大臣,想把他撤职,让他到家乡去休息,但是辛亥革命爆发还不得不把他请回来,让他镇压辛亥革命。后来大清王朝倒了,辛亥革命也不得不接纳他。孙中山只有把临时大总统让出来,让袁世凯出任中华民国首任大总统。这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袁世凯的枪杆子厉害。

最先给中国革命带进军事的是孙中山。而最先把枪杆子用到炉火纯青地步的是蒋介石。

一次一次的武装起义、筹款、购买武器、组织会党,然后组成革命团体,艰难地策划与发动,这是孙中山革命的主要组成部分。一次一次事变,“中山舰事件”,“四一二反革命政变”;一次一次驱除、屠杀、围剿共产党人,从一个名声并不大的参谋人员变成国民党的党魁,变成校长、蒋委员长,中国社会首屈一指的独裁人物,这就是把枪杆子用到炉火纯青地步的蒋介石。

蒋介石通过一次一次的事变,跟共产党人翻脸,屠杀共产党人,电报都是“见电立决”、“斩立决”、“立决”,让共产党人真正认识到什么叫枪杆子。因此,当八七会议召开之时,毛泽东提出了“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论断。实际上毛泽东对枪杆子的认识是经历了一个过程的。

1919年之前的毛泽东还比较倾向于无政府主义,而不是马克思的无产阶级专政。1919年之后受互五四运动的影响,毛泽东在长沙创办《湘江评论》,第一期的创刊宣言,由毛泽东亲自撰写,他写道:

第一,我们承认强权者都是人,都是我们的同类,滥用强权是他们不自觉的谬误,是旧社会、旧思想传染他们,贻害他们;第二,用强权打倒强权,结果仍然得到强权,不但自相矛盾,而且毫无效率。

很显然,青年暑期的毛泽东对暴力革命是颇不以为然的,所以他写的创刊宣言里倡导的是呼声革命、面包革命、无血革命,不主张起大扰乱,行那没效果的炸弹革命、流血革命。

为什么说,真正教会毛泽东认识“枪杆子”的是蒋介石?

一是1926年的“中山舰事件”,一是1927年的“四一二反革命政变”。蒋介石在共产党人面前把枪杆子的威力表现得淋漓尽致。当时共产党一忍再忍,一让再让,对蒋介石忍让实际上是对实力的忍让,对枪杆子的忍让。

“四一二”蒋介石背叛革命后,毛泽东“心境苍凉,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这种无奈,是共产党人对枪杆子的深刻认识,没有枪杆子,在枪杆子威逼面前,除了后退,除了让步,除了缴枪,除了把生命赔上去,就没有别的办法了。

到了党的八七会议,中国共产党决定武装反抗,从此才真正找到了一条武装斗争的道路。毛泽东在会上发言说:

从前我们骂孙中山专做军事运动,我们就恰恰相反,不做军事运动,专做民事运动。蒋介石、唐生智都是枪杆子起家的,我们独不怪,现在虽已注意,但仍无坚决的概念,比如秋收暴动非军事不可,此次会议应重视此问题,湖南这次失败可以说完全由于书生主观错误,以后要非常注意军事,需知政权是由枪杆子中取得的。

如此可见,毛泽东的思想经历了多么大的一个变化。这是对手教的,对手教会了共产党人怎么认识枪杆子,到了1926年,毛泽东就开始讲,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力行动。

 

    已经正式出版的书有:

    孤岛落日 贪官的末日 名人婚恋 外星人地球了吗? 古代奇女佳丽 青山依旧如梦来

 

           (对此书有看法的朋友,可来信商讨:wxjeng@163.com )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