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渭渔樵的家园
文学·小说·杂文·散文
标签
情感  |  生活  |  文化  |  摄影  |  文学  |  诗歌
更多标签>>
  【小说】希冀(三十四)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情感  生活  文化 
  发布者:董瑞生 |  浏览(42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08 10:29:53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09 07:40:53  
  本作品所属分类:小说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三十四

 

过了两天,春花来到了菱花店里。

春花说,菱花姨!这几天俺姐没与你联系?

春花听说过,菱花的女子大春花三岁。所以就亲切的称其为姐姐了。尽管春花根本不知道这个姐姐是胖是瘦,个子高低。可这样叫着亲切,而主要是菱花脸上高兴。

菱花说,还说呢,夜晚人家又打电话催问我咋办哩?

菱花称呼自家女子为人家,可见其近远。

菱花说,春花,你说说看。我要是个城市工人干部人家的父母,这会儿退休在家,闲来无事,我自然而然的就去了。可我也有这一摊子事情,那是说撂下就撂下的事么!

春花说,姨!你说的是哦!也就是的。这动辄就是几十万。倒不如叫你亲家或俺姐他们再多雇个保姆,一样的能伺候娃么。那样的话,你也不用劳烦。挣下钱了再补给给他们些,也就罢了么。

菱花说,再甭提了。这话在十几天前就说过。俺女子将我怼了个美!

春花说,咋的?这主意不好么?

菱花说,俺哪女子气很大。人家说,钱比你女子你孙子都重要。哪你将来就跟钱过一辈子去!

人家说,离了死法准都是活法!

春花说,啥意思么?

菱花说,这话还不明白!就是说离了咱地球照样转哦!

春花说,哪也好么!

菱花说,好个屁!这一下,我可就要将俺女子彻底得罪死了。依俺女子犟脾气,或者一辈子都不再搭理我了。

春花说,不就是没帮着带娃么!她能跟你置这么大的气!再说了,现在保姆带孩子的人家多了去了。

菱花说,不提保姆不提钱还好说。一提保姆,俺女子就说了社会上某些个坏保姆的种种不是。听的人头皮发扎,毛骨悚然。当然我也担心,万一这号瞎事偏偏的要咱赶上了。咱就是再给钱也难抵错失与罪过了。

俺女子人家说,不要我提钱。女子说,俺婆家或者也缺钱,但养孙子的钱还是有的。你可想好了,想来就快点来,不来了也早早言语一声。可你也得为你自己个将来想想。若是实在不想来,俺就不指望你了。

菱花说,看看,看看,人家还给咱下最后通牒了。

春花沉吟半晌说,菱花姨,哪你计划咋办呢?

菱花说,我也正着急呢!可一时还没想出个主意!

春花说,要不就将店盘出去。你带上钱安安心心的去带孙子养老去!

菱花说,呵呵!带孙子可以。养老我可不敢与俺哪女子过在一起。一天间少不得拌嘴。还不把人活活气死。

春花说,哪咋办?

菱花说,活人还能叫尿憋死。除了死法都是活法儿?

春花说,我也有个想法,想跟你说说。

菱花说,也是这事?

春花点点头。

菱花说,到底是俺女子。还为姨的事操心哩!说来叫姨听听。春花就将自己的想法一一说了。

菱花沉吟半晌说,啊!俺女子长大了!知道替父母替姊妹打算了。俺女子心肠好,将来一定会得好报应!

春花说,哪有啊!我就是想着春玲,有孕在身。俺妹夫在外地,怪不方便的。让她们到城里来。或许有个奔头!

菱花说,你说的事情得容我再仔细想想。明天咱再商量。

春花说,哪是当然!不要说你要考虑仔细,就是我也要回家与俺婆婆公公一起也说说,一起再琢磨琢磨!

哪咱明天再见!

 

春花走了,菱花一个人细细揣摩起来。想,春花这女子人长心长。这才经营起老曹的店,可能有些盈头。就思谋起发展壮大了。要是将自家的门面盘过去,可就比过去气派大多了。两家合一家,经营品种不重复,可要增加不少门类呢。那样,可能客户更广泛,利润更丰厚。

菱花想,这女子的心可真不敢小觑。眼光远着呢!

 

可春花对菱花可不是这样说的。

春花说,假如菱花要去她女子哪儿,又不想舍去店面。她倒是有个主意,就是替菱花经管一段时间。

春花说,姨!我就是想让俺妹子俩口子来城里做些事情。将来的日子也有个奔头。

春花说,菱花姨!要是这样的话,店还就一直都是你的,你随时回来都可拿回去!

春花说,俺妹子俩口子其实也就像来打工。不图赚啥钱,能有个安身立足的地方就很不错了。经营上的事情自然归我管,叫她俩口子去跑跑腿,有几个生活费就行了。

菱花眼看着春花在这市场上待了这些年。论经验,人缘,心眼还都是很有些了。更主要是这女子心好。在世上混,人品好很关键。而春花不是哪种随时都想坑蒙拐骗的人。再是,有爱心,有孝心。这也难得!现在的晚辈们自私自利之心的人多,能有心替父母家人解忧的人少。而这女子这才多大,就知道为自己妹子的日子谋划。好娃哩!

菱花现在可能难将身子一劈为二,两头顾及了。春花的法子也不失为一种办法。这样自己可能有些赊损,但能保住基本。等到自己自由了再回头拾起来也好翻身。

 

过了些日子,春玲俩口子来了。春花就将他们带到菱花家去。

春玲见了菱花,一口一个姨,叫的比春花还亲。菱花高兴的合不拢嘴。说,我这下就多了俩女子了。人常说,活拨拨,转拨拨,吃几个还能落几个。意思是说与人处人处事要活泛些。或者几句好话当钱使,将对方哄高兴了,非但吃好喝好,临走时主家兴许还会送些东西捎带着回家呢。

菱花说,我还没给你春花姐说呢。我想着你俩人也不要去别处租房住了。我走了,你俩就住这里。

春玲看着春花说,姐。这合适么?

春花也突然听到菱花陡然这么说,心里猛然咯噔一下。

菱花看着春花春玲俩人说,你俩还瞎想啥呢!我又不要你的房钱。

我是想,反正店都归你了。你们索性也住在这儿。一方面你们方便,另一方面也是替我看家门么!

你们说说看,这屋里长时间没个人,不要说贼娃子惦记,就是多些虫子老鼠也是烦人恼人的。所以,你们住这儿,你方便我方便!大家都好!

听菱花这么说,春玲俩口子自然是高兴,春花也替妹子高兴,更为菱花能有这样的思虑与安排而感激。

菱花说,咱明天就去店里盘点。过一半天我就走了。这儿的一切可就由你和春玲他们打理了。希望你们能将店里的事情办好!

春玲说,姨,你放心走吧!店里屋里我都要替你经管好!

 

春玲余军前晌来到春花家,吃饭的时间,春花就将她与菱花商量的结果告诉她们了。春花说,办法是两种。

春花说,一种是春玲余军直接入手,自己打理。当然春花会在店里尽力帮忙。这样,春玲她们一时间会费心辛苦。菱花会将小萍安排过去做帮手。这样,春玲余军会很快熟悉业务。半年六个月也许就走上正轨了。

另一种办法,就是由小曹和春花经营。春玲余军就是在店里打工。这当然也还是熟悉业务,不过要轻省些,身上不担沉了。

春花说,她与菱花姨商量的结果就是。在替管经营期间,春花要保证菱花姨一半的利润。当然了,这是指所有开支外纯利润的部分。

春花说,可人家菱花姨这么大的家当。房屋库存家当还不在百万之上。交给谁人家也不放心。所以这事情可不敢轻视。可要经营的好呢,一年几万的挣头还是有的。关键是借人家的本钱台面来学习。这可比自己投本钱寻机遇省心许多了。待摸准行情,有了本钱。自己也就可入行了。日子不就也改变了么!

春花不能告诉春玲的事是,春花悄悄的将自己的存折压给了菱花姨,哪上面可是春花与小曹的全部家当哦!菱花起初坚决不肯要。春花说,其实这与你的店来说,肯定不能比,但就我而言,可是身家性命!菱花姨,你拿着,你就安心了。对我而言也是个动力!

菱花想的也多,万一那天与自己女子别扭了,再想回来连个退身地方都没有。菱花就问春花了。

春花说,万一你自己回来接手,这儿的一切都还是你的。咱就是一起再麻烦一次,重新盘点就是了。菱花问到至于春玲俩口子咋办。春花说,我已与她们说好了。你随时回来,叫他们随时离开。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