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向远方的思绪
闲暇时,耕耘的,一片,静静的,土地......

  豆沫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金峰 |  浏览(9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08 10:45:11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09 11:14:52  
  本作品所属分类:心灵深处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豆沫

 

娘喜欢吃豆沫。

娘也吃了一辈子的豆沫,苦的,香的豆沫都吃过。如今,娘还是隔几天就熬顿豆沫吃。娘说:什么菜也不如熬的菜(豆沫)好吃。

娘在吃豆沫的时候,总是说起以前吃豆沫的事。以前,在那缺吃少穿的年代,村里的人是不可能割肉吃的,家家户户年头到年尾不见一丁点油水。我家人口多,条件更差,更是如此。村里粮食也少的可怜,吃的多是熬的菜,说是菜,其实不是菜,就是各种各样的树叶子,榆树叶,槐树叶,柳树叶……。熬这些树叶子,豆面是舍不得放,再说也没有豆面,就是清水煮树叶,最多就是掺上点地瓜面。吃起来发苦发涩,难以下咽。就是这些发苦发涩的清水煮树叶也吃不饱,村里的人都饿的直不起腰来。后来,树叶吃光了就扒树皮熬着吃,甚至许许多多人都饿的扒吃土。这些都是听娘说的,其实当时的情况要比娘说的还要惨苦,因为不少村都饿死许多人。

娘说这些的时候显得很淡然,不像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像在讲述别人的故事。对于娘说的这些,我感觉不可思议,但那年代的情况确实如此。我感觉,那时候娘喜欢吃清水熬树叶也许是不得不喜欢,因为,不吃就挨饿,甚至会饿死。我又感觉,娘也许是真的喜欢,因为,那年月再也没有比这苦涩的清水熬树叶好吃的东西了。

在我小时候,农村条件要比以前好多了,但我家还是依然很贫穷。有时父亲也能狠狠心买块猪肥脂熬大油,平日里偶尔炒点菜吃,过年也能炸点肉丸子,吃上顿肉包子。可平日里吃的最多的菜还是咸菜和豆沫。这时的豆沫是用豆面熬的。娘把豆子里的碎石头、小草棒那些杂质拣出来,用水浸泡洗净,晾晒。浸泡后的豆子也不能晾晒的太干,豆子晾晒的太干了虽然容易碾,但是熬的菜口感不好。把晾晒的豆子用牙齿咬一咬,感觉有七八分干的时候,便可以到碾上碾了,这样虽然不太好碾,但是熬的菜吃起来柔软,口感好。菜也不再是那些树叶了,而是自家菜园里种的小白菜、菠菜、葱蒿……。还有路边、田地里的野菜。每到春天的时候,娘会领着我到田地里挖野菜,荠菜、苦菜、车辙菜、七七菜……

我感觉最好吃的是用晾晒干了的萝卜叶子熬的豆沫。在深秋收获萝卜的时候,父亲会用菜刀沿着萝卜的顶端把萝卜叶子割下来,倒挂在屋前或屋后的绳子上晾晒,以便在寒冬初春没有菜的季节熬菜吃的。用晾晒干的萝卜叶子熬菜的时候,先把萝卜叶子放在沸水里煮,农村的老家叫“炸菜”。菜炸了以后,洗净剁细,就可以熬豆沫了。要是吃到叶子底部那点萝卜就更好了。那点晾晒干的萝卜剁细熬的豆沫特别筋道,越嚼越有嚼头,越嚼越有味道。

其实,无论做什么菜的豆沫,把豆子浸泡透了,在石磨上磨成细糊熬的豆沫更好吃。用石磨磨豆沫费事,又因人们忙于农活,所以,当时在农村老家很少用石磨磨豆糊,多是到村里的碾上碾些豆面熬豆沫。碾一次豆面,就能熬好几次豆沫。

那时候,家里几乎天天吃豆沫,偶尔吃一次用大油熬的菜觉得格外的香,格外的好吃。在吃豆沫的日子里,总是期待着能吃上顿用大油熬的菜。我想,娘当时也有与我一样的期待,期待着要是顿顿能吃上大油熬的菜该多好。

现在生活条件好了,想吃什么有什么。各种各样的肉食、花样繁多的面食、数不尽的青菜……应有尽有。饭菜的做法也多种多样,煮的、蒸的、炸的、炖的、炒的……五花八门。可是人们却又想起了豆沫,娘也如此。

不经意间,娘就老了。是啊,总感觉自己还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娘却已近九十。上了岁数的娘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牙齿又掉了个干净,硬的东西也咬不动了,娘就喜欢吃清淡柔软的豆沫。现在,娘喜欢吃豆沫,不再是因为生活条件所迫,而是因为娘年纪大的原因,这也让我心痛如针扎。

如今,豆沫也成了农村老家的特色名吃。在寻常百姓家,谁家要是熬了豆沫,就会用大碗、小盆端着给周围的邻居送去。在老家的县城农村,豆沫还成了一些大大小小饭店的招牌菜。

吃豆沫不再仅仅是为了充饥,而是为了寻找一份浓浓的乡土情怀,一份亲切的农家感受。

2018,8,5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