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艳的博客

  如何能写出好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生活实践  创作  写作  言之有物 
  发布者:吴艳 |  浏览(313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08 15:50:3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08 15:50:35  
  本作品所属分类:其他分类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前些天,好朋友庄先生喊我去他刚开办的培训学校泡茶聊天,并诚恳地相邀我去教小朋友们写作文。我问了下都是些什么年龄的学生,他言从小学到高中皆而有之。

    如果说中学时代的学生,写作文还有点方法论的东西,那么对小学生谈写作几乎就是对牛弹琴的瞎扯了。很高兴他能认可我的文字,和他一样常有不少朋友问过我如何能写出好文章来,我多顾左右而言他。这不是故弄玄虚的清高,落笔行文实在是经年累月的积淀,绝非朝夕之间能够见效的。



 

中国近现代大学问家胡适,曾言文学应“言之有物”,这“物”按他的意思是需要有“情”与“思”两者的完美结合,才能写出好文章。我大体上是认同此论的,尤其认同“情感者,文学之灵魂。文学而无情感,如人之无魂,木偶而已,行尸走肉而已”这句话。

 说到情感,很多人联系到先天的因素,虽不无道理,但并不完全正确。按现行中国的教育方式,幼儿园就认英语字母、小学即开始扯蛋写作,完全用填鸦式的紧绷来窒息原本应当天真烂漫的童趣,焉能求其长大了还有情感?

  曾记得多年前,女儿小学时的一次语文半期考,老师竟然要求学生背几篇作文,说考试题将从中出。我坚决阻止女儿去背这些范文,反之让她爱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别管那些拉稀作文了。作文本是情有所感、兴之所至的挥洒,如何变成了死记硬背的模版定式?如此批量机械式制造出来的东西,是没有才华和灵魂的僵尸,怎么能走得长远?

 得感谢我的父母,在我幼年到中学的时代,没有压制我必须死读课堂上书本,使我能够广泛涉猎一切能拿到手边的书籍。小人书连环画自不必说了,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聊斋西游、水浒三国,就是志怪野史也能透夜而读,从不必当心书会被没收走。初中三年的数理化课,我都是在抽屉中金庸、古龙、梁羽生的江湖世界中度过的,琼瑶的言情小说、金瓶梅等禁书以及手抄本小说少女之心也照看不误。虽然数理化成绩一塌胡涂,但在最有想像力的时期,放飞了身心,整天在自我的世界中追云逐月、星海飞驰。




   除了“情”,胡适之所言的“思”指的是“盖兼见地、识力、理想三者而言之。”此三者需从“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中而来,变人有为我有,从中融汇贯通,文以载道、言可名志,进而自成一体。“万卷书”自是虚论,人生百年不过三万多日,从刚出娘胎到百年高龄,三天看一本书也不过万本书而已,何人有此神奇能当此论?
 真正大学问家如胡适者,年已十三岁方才得以进入正式学堂,开始有系统的学习,何曾有“三岁识千字、五岁能读经”的神奇天份?他不过七十余年世寿,能完整看完的书虽多过常人,但也绝对不过千书而已。一般人终其人生,阅读不过百书,文章要想出众除非天份绝佳者,是绝无可能的。



   当然,见地、识力和理想不仅来自于书本,更要从生活实践中去见识和积累,“行万里路”是言之有物、文以载道的根本保证。但很多人阅历深广,却写不出生活的精彩,缺的就是情感和文字表达力,这是多么的无奈啊。比如,看到荒原上的小草,粗陋如李逵者却把它看成和手中板斧一般的无情识的物品,哪会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感叹呢?而有的人能感知小草生命短暂,进而联想到它生之坚韧,却囿于读书识字不多,情闷于胸无法挥洒而出。他演化不出语言的精致灿烂,情与思缺乏了完美的载体,终归是海市蜃楼,飘渺而无踪矣。
   说到底情是根基,是一切文学艺术创作的灵魂所在,没了丰富的情感、奇妙的想像能力,读万卷书是没用的,他是囫囵吞枣般地食书不化,产生不了激动,更不用谈联想再创造了,焉能下笔有神呢?行万里路对他而言也是瞎逛罢了,看到离离原上之草,脸无表情地一脚踩踏上去,连它的死活都懒得管,又何来“一岁一枯荣”的爱怜感叹?
有情没知识阅历,也不过是无病呻吟,少年时虽能有不羁之才,但长久困于象牙塔中,很快就会江郎才尽的。李白之所以诗歌冠古今,不仅在其阅读深广,还得益于他浓烈洒脱、狂放浪漫的个性,以及多年的遍游华夏,情与思皆臻化境,非常人所能比之的。
/周立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