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黑腾线孙民语录之四(阿坚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70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09 08:31:1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09 08:31:19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97

 

骑在乌兰察布盟兴和县境,想起我八年前去找过蒙晋冀三省交界碑。还在长城墟找了半块明砖。三省交界是老阿玩的项目。我参与过几处。三县交界是天晖玩的,我也跟随过。都有自己的主题。都想“玩前人之未玩”。我骑黑腾线,也有点这样的虚荣——这就接近主题玩家了。

 

98

 

除老阿,老朱也关心我的行迹见闻,仿佛我是他的眼足——他以易、数学为双钢,经纬其庞大的思想体系,我的举动、表达,常令他觉不足而不满,诲我不倦。可我就一突击队员,哪有将军深谋,在他的批评面前,我常心说:大哥、大师,我就这点货,您还想榨出啥呀。黑腾线上得有一百个骑者,才够他一个人的思想使。

 

99

 

是有若干女性关注我骑黑腾线,都四十多岁。黄颜知己,也凑合吧。若三十多岁的关心黑腾线,那就太早熟了。

 

100

 

因路过,必须得提:秦岭山脊纵走的罗艺,同治回变路线走访的阿坚,独走秦直道的肖长春。他们是我的朋友,他们的专题让我在若干点上更加丰富。就仿佛黑腾线上串着几个沉甸甸的珠子。

 

101

 

我到底有多大的酒量,一路上我多次盘算过:在京每周至少一次喝到断片儿——啤酒得七瓶往上;每周有两次是天亮到家,睡过草地、医院急诊室、小公园,每年有几次不知怎么受的伤——可能是跟夜巡的人闹来着。我不像老阿,能悄悄赶末班车走了,椅子拽着我的屁股,站不起来。我也不像老弛,从卫生间出回来又是一条好汉。圈里的啤酒名次,我以为:老弛、狗子、阿坚、我、高大师。而白酒:高大师、老弛、狗子、宁导、我。唉,大胆喝酒,小心做人,其实这话反过来说也行。

 

102

 

上坡连续三公里以上,就推车,费鞋前脚掌。路上车少时,就骑在分道线上——那窄窄的油漆比路面平多了,费眼神。下坡急弯,费闸,下坡十公里后,没出事,手成了鸡爪状,无法合什,想感恩,费手劲,也无法为自己鼓掌。

 

103

 

有没有负旅游,就是专去脏差丑的地方,比如每个县都有大垃圾场(或垃圾谷或垃圾山)。有时未进县城,先路过的是大垃圾场——从它们的颜色、状态、味道,就能大致判断出本地的生活水平。想起谁说的,“垃圾,这城市之屎”。黑腾线,除了是人口线等这线那线,也是一条垃圾线。负旅行的范围还包括精神病院、监狱、棚户区等。

 

104

 

据说上海华东师大,档案馆有不少胡焕庸的资料,胡老的故居也在。胡老文革时进过监狱好几年。他的人口分布论与马寅初的人口限制论都受到过国家级的批判,但八十年达后,二老的理论又受到了重视。我不是研究人口的,我只是玩“胡线”(Hu-Line)的,就算有所宣传,也不是故意的。我与黑腾线时挺荒诞的关系。胡老若知他这条线可以玩,一定会哭笑不得——人口人口,里面啥人啥口都有呀。

 

105

 

我老家附近,有一座华不注山,是山海经里的名山,据说意义非凡。我看春秋时地图(谭其骧主编),人口主要在黄淮一带,大约在今黑腾线东南的中部,可到了明清,人口和居民点扩展,也主要在黑腾线之东部。哪适合生存,人就爱在哪定居发展。西部偏高,水往低处流,人往低处走,这是自然规律。我觉胡老提出黑腾线,不是为了改变,而是为了揭示。人定不胜天,胜也是偶尔的,暂时的。而上古时期的华不注山,是三皇时的地理坐标——所谓山海,主要指山东、豫东一带。

 

106

 

我不能免俗,要写黑腾线旅记,也许混点稿费和小名。我为何不能像王爷那样不写书,仅把旅行的闻思化成生命的营养。王爷早通经史,又攻财经,又是电脑高手,他偶尔发点小论,也被当成新论语传来传去。他不写书,他透彻了,著书这种俗事,何必低放贵手。

 

107

 

黑腾线穿过很多穷乡僻壤,那我也看见很多农村大妈也在玩智能手机。古代讲上智下愚,那是讲社会分工,老子讲绝圣弃智,是讲朴素为本。现在是下智(能)时代,凡人即可照摄并传播——以前这可是相当上或专职的权能。上权跌落凤羽成了一地鸡毛,人们过得更幸福了么。怪不得有诗人说:普及智能手机,是人类敌人的阴谋,让你们丫全都智能起来,就是让你们全都傻瓜起来。

 

108

 

应在黑河、腾冲这两个小城各立一个黑腾线碑,碑端画出箭头。我怕边境公安管我,就没拿纸壳做。

 

109

 

在北京的酒后,我挨过臭揍或惩罚,怪我不该跟夜巡的保安贫嘴——贫等于是智力侮辱,易让对方恼羞成怒。骑黑腾线我的纪律之一是不喝大酒。但还是喝了两次与陌生人,居然能安全睡觉,要不就是我的贫不狠,要不就是喝酒的地方听不出贫味儿。

 

110

 

一家四川小馆老板娘的腰肢真好,能不能望着它而拍拍它上面的小小柔肩。心中警告:非礼勿动。老阿也说过:红线一定不要碰。对,红线是火线,有电。但非礼是动词,后面练的也是动词。我明白了:非礼指心,勿动指手。忽然想起陈教授说:见到美人,动心忍性、

 

111

 

因黑腾线时人口密度分界线,我也沿途打听有关者,比如移民的湖广填四川、走西口、支援大西北及现在的开发西部,这主要是政府行为,移民的路线也是移钱的路线,这当然不是自然而然的。另外,战争和灾荒最减少人口,比如张献忠的起义、同治回民起义,1961年的灾害,这当然都与自然有关。

 

112

 

可设制黑腾线专图,沿线三十来个县,宽度在3050公里,绘上徒步线、骑车线、驾车线、航空线。做成胶卷状,便于展出所需段点。做成连环画也行。

 

113

 

胡老肯定没旅行过黑腾线,他不是胡道元、不是胡霞客,他按现代人口学理论提出的此线,这已足够。马克思没来过中国,但思想到了。

 

114

 

听说我要路过雅安北部,古琴顾老师说若方便帮他去拜访一下灵关的雷氏家族故居。它在芦山以北。我嫌绕路,没去。路过大邑时,想起去过雷氏父子伐琴料的雾中山,那边早无斫琴、弹琴的了——文化都跑东面去了。黑腾线也是文化分界线。

 

115

 

向老弛学习造句:沿着归流河,我骑到了归流河镇,打听一本书《归流河》,着凉了不让鼻涕归流到唇边,喝了四两归流河白酒,然后让一泡尿归流本地的树林,晃晃悠悠上路,念叨,我到底归流氓还是归流水落花。

 

116

 

我在后小组连过后造句,即被造之句为双意而非单义。如,黑腾——限你天黑腾地儿。旅行——第二旅行踪不定。

 

117

 

黑腾的旅行还没写完,我就想先给它起个名字,让人一看书名就知是一本心路线的骑行记。现在出书太难了,老阿还说让陈教授写序。我忙说:别,哪能那么贴金呀,再说,教授的文字像金属,而我的东西是滚动的肉呀。王爷同意写,这也是老大驾了,王爷像头生动的肥牛。

 

118

 

想提请留法的李蒙能写《黑腾线变奏曲》,绝不模仿哥德堡,也没必要非无调性,大意就是自由,好玩,老出新意,从傣族旋律到藏羌民歌,到秦腔到梆子,到东蒙长调,它要穿越那么多民族……我很激动,好像我都听过了。

 

119

 

书还没写完,就开始关心我的读者。一盘算,吓我一跳,他们都是五零后、六零后呀,比如老朱、老阿、肖长春、陈教授、老弛,怪不得我写得这么费劲,仿佛他们在盯着我的每一行。麻烦了,我把调起高了。为何不能写给八零后、九零后呢?一是我不知他们习惯什么语气,二是我不会哄孩子。

 

120

 

我之黑腾线:吃便宜的饭菜,香,此一快哉;倒头就睡,忽然就起而一夜已过,此二快哉;大解只须小解的时间,如几个固体的屁,此三快哉;宿最贱的小店,连最贱的小姐也不爱进,得清净,极省钱,此四快哉;别装牛逼,见着街痞傻笑一下,安全通过,此五快哉。但还有六大不快,报喜不报忧,助人为乐,此六大快哉哈。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