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渊默的博客
  究天人之际
  公孙轩辕黄帝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雷渊默 |  浏览(68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12 09:03:15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2 22:44:02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公孙轩辕黄帝考证

关键词:山海经 帝俊 黄帝 帝鸿 轩辕氏 有熊氏 炎帝 公孙轩辕黄帝考公孙轩辕黄帝考帝 之尤 猃狁 狻麑 单于 黄 四面发光 公孙 迦叶 鬼方

摘要:

关于轩辕黄帝的历史、世系与年代,历来众说纷纭,差别极大。有一世(《史记》)、十世(《春秋命历序》)、十一世(《广博物志》)、十三世(《辩正论》)至十八世(《佛祖历代通载》)之不等,年代有百年(《史记》)、一千七十二(《辩正论》)、一千五百二十(《易稽览图》、《轩辕黄帝传》、《佛祖历代通载》)、两千五百二十(《春秋命历序》)乃至于五千年(《广博物志》)等之别。如此至于历史,更加渺茫难论,几乎不能够理清其中的脉络。

此文主要的观点是依据三代王官之学的《山海经》,先区分开帝俊、帝喾、帝舜,再第一次区分开有熊氏黄帝(帝鸿氏)与轩辕氏黄帝(经中就叫黄帝)的不同,最后也第一次区分开炎帝与公孙轩辕黄帝考的不同!

然后我们才有可能逐步理清其中的脉络,为我们顺利解读上古帝王世系提供了新的思路,为中华民族与文化找清楚祖源,从而提升民族自信、增强多民族认同!

文章的结论是:真正一统天下而开启华夏文明、文化之盛的是公孙(龟//媿氏,名伯荼)轩辕黄帝,其诞辰年为BC3163戊寅年西元2018年则为轩辕5181

 

首先表达下个人对《山海经》的认识。个人认同现代学者王红旗老师的观点。他认为《山海经》一书是由帝禹时代的文献《五藏山经》夏代的文献《海外四经》商代的文献《大荒四经》周代的文献《海内五经》这四部分内容合辑而成的。其中以《五藏山经》成书最古老,它是帝禹时代的国土资源考察白皮书,作者有帝禹、环境资源大臣伯益和测绘工程师大章、竖亥(疑即《列子》所说的夷坚)。《海外四经》的作者应该是夏王朝的史官,《大荒四经》应该是商王朝的史官,《海内五经》的作者应该是周王朝的史官,其中《海内四经》系西周时期的作品,《海内经》系东周时期的作品。

上述观点的主要依据是:《五藏山经》描述的地形地貌符合4200年前的地形地貌,而且它没有记述帝禹时代以后的信息。《海外四经》记述有夏后启的事迹,但是没有记述夏代以后的信息。《大荒四经》记述有商代王亥的悲剧故事,却没有记述商代以后的信息。《海内五经》则表现出浓厚的追溯历史的兴趣和倾向,而且出现了许多新地名、国名,因此其成书也相对较迟。有意味的是,晋代著名学者郭璞(276324年)在《注山海经叙》里说“盖此书跨世七代,历代三千,虽暂显于汉,而寻亦寝废”,似可表明他已经认识到《山海经》一书涵括有长达3000年时间段的内容。

那么,究竟谁是《山海经》一书的首编者(包括把古文字翻译成当时通行的文字,以及对部分内容的改写)呢?这个问题学术界已经争论了许多年。王红旗老师认为,《山海经》一书的首编者,正是追随王子朝奔楚的原周王室图书档案馆的官员、学者,因为只有他们才拥有足够多的历史档案文献资料。与此同时,原周王室图书档案馆的馆长老聃(可能还有计然子——笔者注)很可能也参与其事,而领导和主持其事的人很可能就是王子朝。

事实上,纵观《山海经》全书,开篇《五藏山经》有《禹曰》,终篇《海内经》结尾文字为“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复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禹鲧是始布土,均定九州)”,充分体现出编纂者对帝禹的尊崇和对大一统国家的向往。显然,这种政治情结非常符合王子朝的身份。这是因为,大禹是先夏时期工程师的杰出代表(治理洪水是一项工程技术性非常强的工作),而王子朝的主要支持者也是周王室的百工(各行各业的工程师或工匠);帝禹划定九州是对中国政治版图大一统的重要推动和贡献,而王子朝之所以要携带周室典籍避难于楚国的南阳一带,也是为了证明自己拥有继续领导、管理周王朝的合法性。

  进一步说,王红旗老师认为,鉴于《山海经》一书具有独特的历史、政治、军事、经济价值,它的副本或抄本很可能被王子朝作为客居楚国而送给楚王的见面礼(原本则被秘藏深山或埋藏地下),并被楚国作为机密文献深藏起来,其时应该在公元前516年至公元前505年期间。事实上,在先秦诸子百家里,唯有屈原的著作(《天问》、《九歌》等)中引用了大量《山海经》里的内容。此后,秦国灭楚,《山海经》等典籍被收藏入秦国图书馆里。接下来,刘邦率先兵入咸阳,萧何将秦国图书馆的图书典籍悉数收藏,其中应当就包括《山海经》一书。汉王朝建立后,经过文景之治,到汉武帝时国力日盛,由于时过境迁,《山海经》的军事地理价值不再那么重要,该书才被解密,世人方知有《山海经》一书。故而《隋书·经籍志》有“汉初萧何得秦图书,故知天下要害,后又得 《山海经》,相传以为夏禹所记”之语。

所以,《山海经》绝对不是神怪之论,而是地理、人文、历史全书。最初图文并茂,不仅郭璞自己,就连其后的陶渊明甚至还见过。可惜在此以后《山海图》失传(但是可能有迹可循,另论),所以解读《山海经》显得极其困难,尤其是《海外经》与《大荒经》。但是,笔者暂时只关注其中的帝王世系——一直被后人视为神话而不可靠的内容!但是,个人认为那只是古人因为混淆了许多帝王名号而导致的无法解读,不是其内容有问题。古人没有作假的动机!而且都是国家的机密文件,有大量国土资源与矿产信息!

一、黄帝、帝鸿与帝俊、帝喾

个人所以认可《山海经》的帝王世系原因主要有四点。除了上述的官方正统传承,又没有经历秦火,虽然有散佚,但不是民间传说,因此反而原始可靠外。

第一点,就是其中的“黄帝世系”记载在后世多不见,仅有的似乎熟悉的一条关于“雷祖”的:“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帝颛顼”(《海内经》),因为与“方雷氏”相似还被后人误读,错嫁接到有熊氏姬姓黄帝名下,结果导致混淆!但是,事实上《山海经》其余的黄帝世系除了鲧禹一系(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外,后世典籍基本没有清晰的传承!如:

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

黄帝生禺,生淫梁,淫梁生番禺。

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狄。

即便引用也不能自圆其说,而颛顼大帝在《山海经》中的世系(有八条之多)许多也没有下文。后世所谓的黄帝四妻与世系除了嫘祖(雷祖)外,其他为后世人所传的重要世系没有一项见于《山海经》!如果作假编造,对于如此重要的黄帝怎么会如此不合理的遗漏?

再如《国语》云:“有虞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尧而宗舜;夏后氏禘黄帝而祖颛顼,郊鲧而宗禹;商人禘舜而祖契,郊冥而宗汤;周人禘喾而郊稷,祖文王而宗武王”。

依据后人一直认可的黄帝姬姓,周人也是姬姓,应当源自黄帝一系,如此重要的祖帝,为什么周人不禘祀黄帝而禘远在其后的帝喾?反而有虞氏与夏后氏都一样“禘黄帝而祖颛顼”?而据历史资料,最早祭祀黄帝的记载是BC422年秦灵公后才开始作的,《史记.封禅书》云:“秦灵公作吴阳上畤,祭黄帝,作下畤,祭炎帝。”周天子没有!

再举一个例说明。据《史记·五帝本纪》等,一般都认为黄帝一生娶有四个妻室,她们是嫘祖(《山海经》作雷祖)、方雷氏、彤鱼氏、嫫母。且《史记》云:“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 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依据《国语·晋语》:“黄帝之子二十五人,其同姓者二人。唯青阳与夷鼓为姬姓。青阳,方雷氏之甥也。夷鼓,彤鱼氏之甥也。”只有青阳与夷鼓为姬姓。

如此,依《国语》与《史记》,焉有长子(青阳)世系既得姬姓而《山海经》居然无记录?反而次子昌意又有明确而详细的记载?而依据《山海经》与《国语》,岂有长子世系(《山海经》雷祖之昌意,只记录了此系,肯定是最重要的长子)反而改姓之理(依照《国语》)?

第二点,作为极其严谨(当然,后人因为有编造天下一家的黄帝世系嫌疑而不认可,但是这真的不能怪史迁公,下面论)的司马迁,在有前人历史如《国语》、《左传》等记载与至今都绝对统一的认识下——黄帝姓姬,怎么会犯一个看似极其低级的错误(事实上不可能,必是史迁公遍访全国而得出的谨慎结论)——黄帝姓“公孙”!几千年以下,中国的史学家几乎没有人反思这个问题,倒是都在打太极!而且也不管上古会不会在这种“姓”,既然后世有“公孙”之姓,那么意思就是“公之孙”!极其不严谨!为什么不反思除了公孙,还有音极其相近的公输、公上、公山、公西、公晰,甚至可能包括“庚桑”;其实,由于古音的地域差异(下面解释为什么),相同的其实还有公仪、公玉、公羊、公冶、公乐,乃至于可能“梗阳”都是!为什么出现如此多的音相似的复姓?怎么解释?

而对于轩辕之名号,也想当然地认为是高车(包括后世敕勒之高车族,重复犯错)!不知《山海经》“轩辕之国”早前都作“轩猿”,但是可以肯定也绝对不是最初的字眼!

第三点,自古传为圣知的孔子,在面对两个弟子宰我(就是因为“昼寝”而被孔子批为“朽木不可雕”的宰予)与子贡关于“黄帝三百年”与“黄帝四面”的时候,解答得也十分牵强!由于司马迁(以及后世几乎所有的自视为正统的史学家)认为黄帝为一人,也如孔子一样“不语怪力乱神”,所以根本没有办法回答!而对于西汉以来的纬书与补遗的史学多视之为完全是附会编造(尤其是乾嘉学派到近代的疑古派)之论。但是,纬书等真的完全不可靠?被疑古派批为汉儒附会的“四象”说不是在现代被马王堆出土的漆箱画作与舞阳西水坡遗址(早至于6400年前)的蚌画所证实?

那么《春秋命历序》中所讲的“黄帝传十世”、“颛顼传九世”、“帝喾传十世至尧”等,难道都是编造的谎言?

但是,几千年都没有被大家重视的《山海经》却至少提供一个了证明!那就是作为帝尧父亲的帝喾(这一点j基本没有异议)在《山海经》中位置很诡异!

帝喾见于《山海经》,一共三处(暂不论所谓混淆的帝俊,下论),分别是:

《大荒南经》:“帝尧、帝喾、帝舜葬于岳山。”

《海外南经》:“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

《海内北经》:“帝尧台、帝喾台、帝丹朱台、帝舜台各二台,台四方,在昆仑东北。”

在经中,帝喾全部与帝尧联系在一起,表明帝尧、帝喾、帝丹朱、帝舜之间存在着某种特殊关系,而且按照文字,帝喾似乎年代或威望在帝尧之后!不像作为帝尧之父而且名声巨大的帝喾!另外《海内南经》云:“苍梧之山,帝舜葬于阳,帝丹朱葬于阴”。对比《海外南经》:“狄山,帝尧葬于阳,帝喾葬于阴”,似乎帝喾有如帝丹朱一样被罢免但是依然因为正统而受到尊重!

如此,结果可能出人意料!依据行文特点(记载排序与墓葬地理规格),此中的帝喾只可能是一人,就是德行不够而被罢免的帝尧异母之兄——帝挚!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此处的“帝喾”就是“帝挚”!如此“帝喾”只能是传承的帝号,不是特指,帝挚才是特指,挚为名,帝挚作为长子继承“帝喾”之帝号是理所当然的!也就是说“帝挚”为第十代帝喾(喾之义为“下教民,上告天”)完全可能!而放勋由于为次子继承帝位,所以只能改帝号为“尧”(为高远之义)!

因此,《春秋命历序》的五帝等世系、年代有可能是可靠的!也就是说,五帝之名为帝号(尊号),未必只有一代!

这也反过来证明,《山海经》的帝系是可靠的!只是后人既错解了帝号,又混淆了许多帝号,而导致根本无法解读。

第四,《山海经》保留了最早的帝俊世系,但是因为后人的错解而混淆,但是实际上可辨识。只是大家没有想到结论会是如此!

如“帝俊”,即有帝喾、帝舜之异说,偏偏没有帝俊自己的位置! 其实这可能是因为“俊”字太优异,《鹖冠子·能天》曰“德万人者谓之俊”,加之“俊”“喾”“舜”古音接近,所以混淆了三者,如此让后人认为《山海经》都是在编造故事,或者就是神话而已!

但是,帝俊、帝舜与帝喾也不是不可辨别。

《 大荒南经》云:大荒之中,有不庭之山,荣水穷焉。有人三身,帝俊妻娥皇,生此三身之国,姚姓,黍食,使四鸟。有渊四方,四隅皆送,北属黑水,南属大荒。北旁名曰少和之渊,南旁名曰从渊,舜之所浴也。

又:东南海之外,甘水之间,有羲和之国,有女子名曰羲和,方日浴于甘渊。羲和者,帝俊之妻,生十日。

又:帝俊生季厘……有缗渊,……有水四方,名曰俊坛。

而《 大荒西经》云:

有女子方浴月。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

又: 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谷。

其实,在《大荒南经》中,除了“帝俊生季厘……有缗渊,……有水四方,名曰俊坛”,在《大荒西经》中,除了“帝俊生后稷,稷降以百谷”中的“帝俊”为“帝喾”外,所有的“帝俊”实际上都是“帝舜”——姚姓、三身、娥皇、羲和、常羲。

《大荒东经》中的“帝俊”确实就是“帝俊”!其中全部都有建“国”的记载,全部都“使四鸟”:

“有中容之国,帝俊生中容,中容人食兽、木实,使四鸟:豹虎熊罴。”

“有司幽之国。帝俊生晏龙,晏龙生司幽。司幽生思士,不妻;思女,不夫。食黍食兽,是使四鸟。”

“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豹、虎、熊、罴”。

“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

当然,最神奇的是《 海内经》:

“帝俊赐羿彤弓素矰,以扶下国,羿是始去恤下地之百艰。帝俊生晏龙,晏龙是为琴瑟。帝俊有子八人,是始为歌舞。帝俊生三身,三身生义均,义均是始为巧倕,是始作下民百巧。后稷是播百谷。稷之孙曰叔均,是始作牛耕。”

加之《山海经·大荒南经》云:“帝俊生季厘”,郝懿行疏云:“文十八年《左传》云,高辛氏才子八人(《 海内经》:帝俊有子八人),有季狸,狸、厘声同,疑是也。”

很显然,此中帝俊(生晏龙)、帝喾(赐羿彤弓素矰、有子八人)与帝舜(生三身)三者都在!

混乱由此可见一斑!如此导致几千年都没有真正理出其中脉络!

二、帝俊与炎黄

但是,问题没有结束!不是帝喾与帝挚的问题。而是帝俊的问题!

历来就有人怀疑说《山海经》的最重要的帝系好像不是黄帝而是“帝俊”,但是下面的理解就出错了,认为此帝俊就是帝舜或帝喾,或者帝喾就是帝舜,一通太极,看似完美,其实完全没有理出其中的脉络。

那么,帝俊又是什么来头,怎么不见古人提及?除了《山海经》,如果不是帝舜或帝喾,那又是谁?

我们回头看《大荒东经》的内容:

“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豹、虎、熊、罴”。”

“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

相信没有人发现其中的机密与异常!

首先看“黑齿”,果然如经中所说?其实,关于黑齿国在《海外东经》描述完全不一样:“黑齿国在其北,为人黑?,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旁。一曰在竖亥北,为人黑首,食稻使蛇,其一蛇赤。”显然,《大荒东经》描述的是“黍食”,而《海外东经》描述的是“食稻啖蛇”(即便是两处也一样),完全不一样!地理位置也不一样!所以,肯定出错了!

问题出在哪儿?大家没有看见帝俊四子有一个共同特点了吗?相信都一带而过!就是都“使四鸟(古代鸟、禽为广义的禽兽)”即“豹、虎、熊、罴”!

豹、虎、熊、罴”!大家一定很眼熟,仿佛在哪儿看过?

怎么能忘记那么著名的历史传说,影响华夏五千年的故事!实际上如此影响巨深的故事,怎么可能是传说!更不用说是神话!果真如此,所谓的炎黄子孙岂非千古空文?我们所熟悉的“炎黄大战”——对民族融合影响至深的著名事件岂非向壁虚构?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黄帝……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大戴礼记》也有相同的记载,为孔子之言:“黄帝……教熊罴貔豹虎,以与赤帝战于版(阪)泉之野”,即黄帝驱使“四鸟(兽。貔貅为后人加入)”战胜炎帝是天下共知的事实,所以,驱使四鸟的必然是黄帝世系!

但是,似乎没有看到黄帝,也没有炎帝。莫非帝俊是黄帝?一点看不出其中的逻辑。那么“帝鸿”为黄帝?这个还真的没有错!《世本》云:“黄帝又曰帝鸿氏”,《左传·文公十八年》杜注:“帝鸿,黄帝”。当然,这其实是他们蒙对的!但是如此,帝俊之子怎么会是如此更加奇怪的销姓?而与黄帝“帝鸿”为兄弟的“黑齿”也无解呀!怎么也是姜姓?

我们看看《国语·晋语四》怎么说:“昔少典娶于有蟜氏,生黄帝、炎帝。黄帝以姬水成,炎帝以姜水成。成而异德,故黄帝为姬,炎帝为姜。”

这个也是被我们认可了几千年的典故!虽然有一些怀疑者,但那也是因为后人误将“姜姓炎帝”当成“神农氏”,又将此“有熊氏姬姓黄帝”当成“轩辕氏公孙黄帝”而导致的不可解所致!同时也弄错了黄帝与炎帝的高下顺序,如上面秦灵公最早祭祀黄帝与炎帝,与《国语》相同,也是以黄帝为上为兄,炎帝为下为弟,而非炎、黄次序!

难道炎帝不是“神农氏”?研究历史典籍的人都知道,最初为姬姓黄帝同胞的“姜姓炎帝”真的不是“神农氏”!后世最初多传为“烈山氏”或“历山氏”,不是神农氏!

那么这里面的问题又出在哪儿?

再回头看上面所述的“黑齿”的错误。首先,对比炎黄同父,所以,所谓的帝俊就是少典!几千年没有人挑明!而“黑齿”应当为“炎帝”之错讹!因为皆为黍食,而黍必须由原始的狗尾草经过人工多代培植才会成为可食谷物,所以必为农耕民族。

但是,“黑齿”与“炎帝”字形与声音都差的太远,似乎错讹不太可能。 

其实,不是不可能,而是我们几千年又错误地认识了“炎帝”!主要是受后世帝王朝代“五德终始论”误导所致!

《山海经》中的炎帝(也应当是最初的)可不是黄帝的兄弟族!他的世系很清晰,完全没有后代所说的姜姓“炎帝”的一点信息!当然不包括后人的嫁接!

《大荒西经》:“炎帝之妻,赤水之子听訞生炎居,炎居生节并,节并生戏器,戏器生祝融。祝融降处于江水,生共工……共工生后土,后土生噎鸣。”

当然,《大荒北经》还有另外的记载:“共工生后土,后土生信,信生夸父。”

本来与姬姓同宗的“姜姓炎帝”没有半点关系!但是《帝王世系》为了自圆其说进行了嫁接!云:“神农氏(错戴名号,当为烈山氏)在一百二十年而崩。纳奔水氏女曰听泼,生帝临魁;次帝承,次帝明,次帝直,次帝釐,次帝哀,次帝榆罔。凡八代,及轩辕氏。”

难道烈山氏、炎居、节并、戏器、祝融、共工、后土、噎鸣(且不说信与夸父)与八代炎帝对上了?从哪个角度都完全不可能!可见这种错误的嫁接导致后人对《帝王世系》与相似的《世本》、《路史》乃至于《竹书纪年》等完全不相信!甚至于连《史记·五帝本纪》都有理由高度怀疑!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

我们还得回头看《大荒东经》的内容:

“有白民之国。帝俊生帝鸿,帝鸿生白民,白民销姓,黍食,使四鸟:豹、虎、熊、罴”。”

“有黑齿之国。帝俊生黑齿,姜姓,黍食,使四鸟。”

首先,黄帝时代有“销”姓吗?不说当年中原对金属还没有多少概念,即使有一些,也不至于在当年用“金”旁取姓,尤其是不可能用“肖”字!这可是十足的贬义词——衰微!所以肯定是传承过程中产生了形讹!

其实“肖”,金文作,与“姬 ”之形态极其接近,产生错讹是可能的!而取“姬”姓的原因,从“颐”看确实有可能是宽下巴之意,表达的是成功培养黍米而有口福、吉祥(熙即有吉祥、光明之意)之意。

那么“炎帝”怎么可能错讹成为“黑齿”?其实最初不是“炎帝”,一如“帝鸿”一样为“帝炎”!但是是否与“黑齿”还是差的远?实际上“黑齿”应当为“帝公孙轩辕黄帝考之讹!

是否觉得公孙轩辕黄帝考字很陌生?那是当然!不仅今人陌生,当时传承的人也一定陌生,因为此字为“之(金文作IMG_256)尤”上下合体结构,所以,音读尤!

读到这儿,研究过楚帛书的人可能一下子明白了!在长沙马王堆西汉早期墓葬中出土的《黄帝经·十六经·正乱》中对蚩尤的记载就是“之(IMG_256)尤”,而非“蚩尤”。其文曰:“(黄帝)出其锵钺,奋其戎兵。黄帝身遇之尤,因而擒之”。而所谓的“IMG_256尤”应当就是“公孙轩辕黄帝考”遭“腰斩”为二,以蚩尤被轩辕所杀(斩首),所以才有此名字,后世又将其贬低为虫类,IMG_256尤”的IMG_256加虫底最终成为“蚩尤”

但是,也由此可见蚩尤族出自公孙轩辕黄帝考”!“公孙轩辕黄帝考”之“公孙轩辕黄帝考”为何意?上“之IMG_256”最初为“出”意,而下“尤”为“优异”之意。所以本为褒义词“突出优秀”之意!为尊称。不然,蚩尤后来也不可能自称(篡称)为“公孙轩辕黄帝考帝”而与轩辕战!

由于陌生,所以他们可能在此文字上面圈了个长椭圆圈(古文作上下书写)!如此让本来的“IMG_256公孙轩辕黄帝考”分别戴帽穿靴而成为我们看到的“黑齿”模样——金文作“IMG_256IMG_256”!但是,上面我们分析过,以经证经,黑齿国根本不是如此!

公孙轩辕黄帝考

但是如此导致了千古疑惑,让本来可能简单的问题变得复杂无比!

厘清了《大荒东经》中的“销姓”为“姬姓”与“黑齿”为IMG_256公孙轩辕黄帝考后,黄帝帝鸿与帝公孙轩辕黄帝考同祖于帝俊就与后代《国语·晋语四》所讲的、也是我们一直熟悉的公孙轩辕黄帝考黄帝同祖于少典完全吻合!不仅仅是姓名,也包括氏族特点:黍食,使四鸟!

三、公孙与鬼氏

但是,如此有引发了更大的问题!因为如此说来,一,《山海经》中的“炎帝”又是指哪个族系?是“神农氏”吗? 另外,最为重要的是,公孙轩辕黄帝又是谁?他到底姓什么?源自哪里?与有熊氏姬姓黄帝什么关系?

如果真的如上所说,公孙轩辕黄帝与姬姓有熊氏黄帝(帝鸿)不是一个氏族,那么上古文化岂非一团乱麻?又,其中的分析凭什么如何让人信服?

上面其实已经说过,严谨的史迁公在遍访全国后,最终抛弃传承了几千年黄帝姓姬的传统说法,肯定地表达黄帝姓公孙,名轩辕,因为居轩辕之丘而号轩辕氏。虽然这显得十分逆流与扎眼!但是,好在中国人自古擅长太极混沌术,轻轻一糅合云:黄帝后居姬水而改姓姬,国于有熊,故又号有熊氏(《通鉴外记》等),如此就没事了,几千年就这么相安无事地保留了下来!就是精于考据的乾嘉学派与近代的疑古派大家即便产生了怀疑也都没有办法理出其中的脉络!

我们回头再讨论,为什么说公孙、公输、公上、公山、公西、公晰乃至于庚桑,由于古音的地域差异其实相同的复姓还有公仪、公玉、公羊、公冶、公乐乃至于梗阳呢

可能对于专业的人士来说很简单,但是对于对古音韵学没有一点概念的普通人来说,可能一时没办法想到。不过,我先举个成语来说明,就是我们很熟悉的一个成语“叶公好龙”!太经典的成语了,一直到现在都很深刻而适宜!本来就是真实的人与真实的事,结果后人受到庄子诡怪寓言的影响,都把它当成虚构的寓言故事!当然,这不是我的重点。我说这个成语的时候,可能一部分人知道,“叶”古音读如“设she”(其实部分方言依然读ye!加之古时口音本来就有细微差距,所以就产生了如上所说的诸多其实应当源自一个共同姓的不同“音译”!

音译?难道是外来的?,但是,如此相似的诸多复姓,如果不是“外来”的音译,真的如公孙是“公之孙”,那其余的诸多“公*”又如何解释?

那么,公孙到底什么含义?果然是外来的音译?难道我们几千年祭拜轩辕黄帝是认错祖宗了?如此是否太荒谬?其实,问题比较复杂。如果我们不能够理清与厘清其中的关系与概念,没有办法回答上面的问题!而厘清这其中的脉络,需要分别厘清有关于轩辕的三个概念,即公孙、轩辕与黄帝!一个都不能少!

但是,三个都不容易说!我又不好先预设一个结论,如此会显得突兀。但是总得有下手处。所以,我们还是挑有一定认知基础,又有名家考据基础的“轩辕”来开始。

关于轩辕为大车的说法,想来不必我去批判,且不说最初为“轩猿”,再之前为什么也就不好讨论了。但是,多数专业人士肯定是不认可的,因为不仅中原乃至于整个黄河流域考古没有一点证据支持在5000(暂时这么认为,黄帝年代)年前高大车辆的可能!

那么轩辕到底是什么意思?其实既然已经非最初的字,那么研究这两个字显得毫无意义。其实,不需我说,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有相似的讨论与论证,只是得出的结论似乎极其不利于主流思想尤其是漢民族思想,不过证据明显不很充分,所以最终没有被多数人认可。

三、轩辕与猃狁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上古时北方一个十分著名的所谓的少数民族——荤粥!当然还有许多异名,猃狁、玁狁、獯鬻、山戎等,也就是匈奴!当然,将黄帝往匈奴上联系,已经有很多研究者提出,尤其是自认为继承有匈奴血脉与文化的蒙古族!但是证据太不充分。

我们来看历史的记载。

“匈奴” ,史载为中国北方的一支古老民族,繁衍在河套地带,游牧于大漠南北。商代甲骨文称其为“鬼方”,周代的诗集中又称其为 “熏粥”、“猃狁”,春秋战国时则称其为“戎”或“胡人”。匈奴之名始见于秦汉。
  《史记·匈奴传》云:“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首先就明了他们的游牧特性!服虔注曰“尧时曰荤粥,周曰猃狁,秦曰匈奴。”荤粥又写作獯鬻、薰育。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最初应当是指一种动物。而“猃狁”之名事实上还与古时所讲的“狻猊”(就是“狻麑”)极其相似。

我们根据服虔的注解,结合《史记·匈奴传》,我们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这就是,在舜和夏时,此族的名称“缺如”(尧以前叫荤粥,商鬼方,周猃狁,秦匈奴)!为什么会有此情况出现呢?
   《史记·匈奴传》又云“匈奴为夏后淳维之苗裔(其实淳维也一样还是荤粥、猃狁的字音之转)”。如此匈奴岂不是就是“夏人”?本来就为大禹的后裔!所以舜禹时代自然不要说,但是,唐虞以上又怎么说?那岂不是仍然说明鲧-禹一系本来就是“猃狁”族?!

但是,鲧-禹为黄帝后裔,且《山海经》明言:“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怎么可能大禹祖先成了“猃狁”之北蛮?但是,从此文中难道我们的确可以得出大禹的祖系为北蛮吗!什么叫“白马是为鲧”,又有上面《史记·匈奴传》云:“唐虞以上,有山戎、猃狁、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如此说明他们早就是驭马的游牧民族。

但是,既然鲧-禹系“猃狁”,为黄帝后裔,为什么《史记》又会说“黄帝北逐獯鬻(《五帝本纪》)”?又,既然是养马、驭马的民族,为什么叫“猃狁”是犬旁而不是马旁?

其实首先,“黄帝北逐獯鬻”用的字是“逐”,不是“征伐”,可见只是警告性的,不是征讨杀戮,自是担心或已见其族之弊(恃功而傲慢)而驱逐之。其实更加证明关系不一般,为其世系是可能的。其次,用猃狁而不用马字旁(以后会介绍,轩辕后裔中有马字旁的称谓),那恰恰是证明此称谓不是简单关联的饲养动物,而是一个特殊的称谓——尊号!虽然还是与动物有关!

那么,猃狁到底是何神圣动物?会成为他们的尊号?

上面我提到“猃狁”之名与古时所讲的“狻猊”(就是“狻麑”)极其相似,其实真的就是同指!而“狻猊”就是“狮儿”!

实际上近代学者郭沫若先生已经做过考证。郭沫若在《释支干》中云:
  “狮子本不产于中国,《尔雅·释兽》有狻麑,曰:‘虎窃(浅)毛谓之虦猫。’‘狻麑如虦猫,食虎豹。’郭(郭璞)注云:‘即师(狮)子也,出西域。’……又《逸周书·王会篇》:‘央林以酋耳。酋耳者,身若虎豹,尾参其身,食虎豹。’案此亦即狮子也。其原文当为‘酋耳者,其身若虎豹,尾长三尺,食虎豹。’酋耳当即巴比伦之UR(著名的乌尔城即源于此——笔者注),耳读而止切,虽系鼻音字,然鼻音而、儿、耳与舌音之R最易淆混。狻麑之名亦当自外来……酋耳之或作尊耳者,疑后人欲求与狻音切近之故而改。中国有酋耳远来,又中、巴民族在殷周之际已有交通之一证据矣。”
   也就是说,“酋耳”就是“狻麑”,也即“狮儿”,波斯语中称Shire,更加接近汉音(我们的狮实际上翻自波斯语)。《逸周书·王会》所记之狮子乃自央林输入,央林当即埃兰Elam古国(但是,埃兰人自称Haltamti),在两河流域东南部,在今伊朗胡泽斯坦省,公元前三千年形成阶级社会和国家。埃兰与两河流域的苏美尔、阿卡得、巴比伦诸国接触频繁,也战争不断。到公元前7-公元前6世纪,先后沦为亚述和波斯的属地。

但是,周初之时埃兰为什么不远万里长途跋涉向周人进贡?如此路遥,他们似乎不可能是周人征伐而归属的附属国。那么他们与周人到底有什么密切关系?他们为什么自称Haltamti?这个留在以后讨论。但是至少证明,当时的信息传递不是问题,路途也不是问题!带着狮子从波斯湾附近到达西周京都是个什么概念,可想而知!

郭沫若先生又云:“狮座之a中国称为‘女主象’,……希腊称为‘王星’,曰Regulus,其事亦起源于巴比伦。叶列妙士引亚拉图斯Aratus说:‘加尔达人(郭原注:即巴比伦)视此星为天界之王长,亦视为地上之王。’……而星名在巴则称为Sarru,此则与单阏之音极近。……由此变音,入后更变而为‘轩辕’也。” 
  也就是说Sarru实际上就是轩辕的称名来源,也应当就是“狻麑”,也即“狮儿”!这个名字是“外来”的!而且似乎更加遥远!

很多人可能不太相信郭沫若先生的论述,但是,狮子座在中国星象(星官)上面居然就是被称轩辕!是巧合吗?为什么在巴比伦狮子座α星(也就是我们的轩辕座中最亮的轩辕十四)被称为王星?Sarru为王星之意,而Ur的本意为“强大”、“伟大”之义。而轩辕星又叫什么星?权星!“权”即“轩辕”的快读,古音读作Khan——就是许多西域游牧民族首领的尊称“可汗”!其实,西域的民族如匈奴、突厥、蒙古等为什么称他们的头领为“单于”、“可汗”?其实就是“轩辕”与“权”的音转!都是对统领的尊称之号!如成吉思汗,应当全翻为“腾格尔可汗”,也就是“天可汗”——当年西域人尊称李世民就是如此!因为无论“单于”、“可汗”,它的意思也的确就是强大、伟大的意思!

既然如此,我们没有必要回避问题,这样不但解决不了问题,反而增加不必要的民族不认同感!所以,我们需要继续上溯。既然轩辕就是“猃狁”,也的确是猃狁族(实际上为鲧-禹一系继承)的祖先。而且,按照前文的部分推理,轩辕黄帝似乎也的确不是有熊氏黄帝,因为一个姓公孙,一个姓姬,一个可能最初是游牧民族,一个是典型的农耕民族。那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轩辕黄帝真的姓“公孙”——如此怪异的姓氏?

其实,既然有熊氏与轩辕氏都称为“黄帝”,那么黄帝自然也是帝号,为尊称。那么“黄帝”是什么意思?

首先,不要被后世“五德终始说”所影响,认为中央为土、色黄,黄帝土德,故称为“黄帝”。这完全是循环论证。当然,也有人从“璜”去论述,云为玉崇拜,显然是颠倒了前后;乃至于从甲骨文论述,猜测为身穿皮革之义,所以黄帝为游牧、渔猎民族云云,至于读音就不去考证了。

其实,轩辕黄帝的巍巍功绩为世所传颂,有华服之美,礼仪之大,垂衣裳而治天下,岂能还张扬普通的兽皮?又尊为帝号?即便最初他们有游牧民族特性,也在统合天下后崇尚修道(求道广成子)与玉文明,所以紧随其后的孙子帝号就改为“颛顼”(瑞玉也,具体意义后面论),对玉礼仪与大道文明的崇尚可见一斑。

四、黄帝四面与饮光

那么,黄帝之“黄”最初是什么意思?其实《说文解字》是比较接近真实的。《说文解字》云:“黄公孙轩辕黄帝考 ,地之色也,从田从炗,炗亦声炗(公孙轩辕黄帝考,古文光),凡黄之属皆从黄。”

黄音出自炗(公孙轩辕黄帝考,古文光),对于发音是找到了依据,而从田有些疑问,为什么不从土,岂不是更加直接,云为“土”德何必用“田”字?其实,“田”字既有土的意思,更加代表“四面”!

想起来那个宰我所问而让孔子回答得差强人意的问题了吗?就是自古都有传闻的“黄帝四面”问题!如《尸子》云:“古者黄帝四面”。不语怪力乱神的夫子肯定无法真正回答这个问题。中国几千年也没有人再去思考这个看似毫无道理的传说!

但是,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战国帛书《十六经·立命》却给出了详细的答案,云:“昔者黄宗(就是黄帝)质始好信,作自为象。方四面,傅一心。四达自中,前参后参。左参右参。践位履参,是以能为天下宗。君受命于天,定位于地,成名于人。唯余一人乃配天,乃立王、三公,立国置君、三卿。数日历月计岁,以当日月之行。吾类天大明。”

很明显,“田”字与“方四面,傅一心。四达自中,前参后参,左参右参”是极好的吻合。而且展示“黄帝四面”的具体青铜器也被发掘出来。1959年,湖南宁乡黄材寨子山出土了晚商时期的青铜“四面”方鼎,应当就是以尊纪念黄帝的产物!

                        IMG_256

  所以,黄帝的“黄”字的本意为“四面发光”之意,是极其赞誉的尊号!其实,所有的五帝的帝号都是褒义。如前面所讲的帝鸿(姬姓黄帝世系)之鸿为广大、宏大之意;帝公孙轩辕黄帝考(姜姓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之公孙轩辕黄帝考为突出优异之意等。

但是即便如此,这与轩辕有什么关系,又与公孙有什么关系?

其实,公孙,前文已经说过,其实还有其他许多相近音的姓,如公输、公上、公山、公西、公晰、庚桑;由于地域差异其实相同的还有:公仪、公玉、公羊、公冶、梗阳都是!正如我前面举例“叶公好龙”成语中的“叶”的读音一样。

但是,即使“公孙”可能或者真的就是一个译音,又如何破译其中的含义,却出了一个看似不可解的问题!因为几千年似乎没有人知道这个复姓最初的原意,既然不太可能是“公之孙”的意思。

我们现在再来讨论关于黄帝(先不讨论混淆轩辕与有熊)的一些看似不太靠谱的传说。《竹书纪年》云:“黄帝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凤鸟至,帝祭于洛水。”注:“龙图出河,龟书出洛,赤文篆字,以授轩辕。”《路史·黄帝纪》:“黄帝有熊氏,河龙图发,洛龟书成……乃重坤以为首,所谓《归藏易》也。故曰归藏氏。”

此中点名了黄帝与龟洛书的关系。但是你可能说这明显都是传说、乃至于神话吧?那么我们再看《国语·周语》记载刘州鸠答周景王问律的一段话:王曰:“七律者何?”对曰:“我姬氏出自天鼋,及析木者,有建星及牵牛焉。”

为什么云“我姬氏出自天鼋”?虽然,此处“天鼋”应当为是“玄枵”星次的别名,但是为什么周人另外取此星次别名为“天鼋”?

郭沫若先生在看到周代《献侯鼎》等铭文后说:“天鼋二字,铭文多见,旧译为子孙,余谓当是天鼋,即轩辕也”,应当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那么,郭沫若先生是从音(天鼋音近轩辕)还是从义认定的呢?从他考据“轩辕”就是“狻麑”的结果看,应当不是从音(天、轩差异较大)上面认可的,而是从血脉传承之义。不然,岂不会出现“天鼋”就是“狻麑”的奇怪结论?

而天鼋是一种大龟,结论似乎有些意外,轩辕氏崇拜大龟?难道不是我们一直以为的龙?似乎问题到此没有办法研究下去。那么,我们不妨换一个大家认为完全不可能的切入思路打开局面!即便您看到后会有崩溃的感觉!

我们知道,在佛教中,释迦佛的大弟子,被称为神通第一的是迦叶尊者,但是严格而论应当称为“摩诃迦叶”!我们来看佛教中对尊者的介绍!

摩诃迦叶者,此云大龟氏,龟者,先世学道,有灵龟负图而出,因以为姓;一云饮光、光波。金色晃耀,吞乎余色,故名。

看出来其中的奥秘了吗?当然不是“光波”一词好穿越,这不是重点。其中的摩诃,就是大的意思,看似意译,其实“摩诃”实际上应当就是“茫”、“莽”(古通用)的缓读,广大之意!为音译。而迦叶就是龟氏,不是意译,也是音译

“迦叶”就是“龟氏”,这就是结论!上面已经说过的“叶”古音读she,而我们也知道知道“迦”读“伽”。其实,由于语音本身流变与翻译的音转,所以造成“龟氏”变成“迦叶”很正常。接下来,为什么又云“一云饮光、光波。金色晃耀,吞乎余色,故名”,这不就是在诠释“黄”字为“四面发金光”而掩乎他色吗?

但是,迦叶不是姓黄而是“龟(氏)”!其实是迦叶尊者的姓“龟(氏)”为“四面发金光”的意思?为什么?

这是大家(包括古人)被龟的常见繁体字“龜”所迷惑!其实,“龟”的甲骨文与金文也不都是侧面图,如甲骨文有IMG_256,金文有IMG_256;也存在俯视图“龟”字,如,金文有作IMG_256,甲骨文有作IMG_256IMG_256。而被殷人称为“鬼方”的“鬼”,甲骨文作IMG_256 、IMG_256,都有“田”字。

所以其实,轩辕黄帝应当姓“鬼”!最初应当就是“龟”略取“田”(与黄字四面发光统一)加女为IMG_256,即公孙轩辕黄帝考(音依然如龟,甲骨文的畏IMG_256字,似乎就是鬼族人手拿巨大兵器而可畏惧的形象,所以也读如龟音)字,而非“鬼”字(后转写为鬼罢了,即后世“媿”姓,一如将姜、姒、姬、姚等一样,为龟之图腾标志,加女旁), “人归为鬼(后世演绎出而异体字,从后世的简体龟字看,“鬼”倒是象“龟人”的合体)”为后世衍生义。与鬼相关的词(有异音都是方言之别,kui\gui\wei都可以)魁梧、魁首、瑰异、瑰丽、瑰奇、瑰宝、瑰玮、瑰岸,崔嵬,无不有奇异、高大之褒义,绝非后世阴厉之贬义!也说明其人较高大(盘桓西域,可能有高加索混血)。后世贬义为“鬼”,如“公孙轩辕黄帝考” 腰斩为“之尤”,又丑化为“蚩尤”。所以商代称之为“鬼方”实际上为其姓氏。公孙轩辕黄帝考帝,即黄帝兄弟族之姜姓牛首“公孙轩辕黄帝考帝”,只是将公孙轩辕黄帝考错讹为“炎”,与真正的《山海经》中的炎帝不同,此姓“伊祁”,即后世作焉耆,也就是古苏美尔传说的最初的下界深渊阿普苏(大海和水)之主、智慧之神Enki恩基

其实,鬼姓大家不陌生,轩辕黄帝的名臣就叫“鬼臾区”,就是此龟(鬼)姓。也由此可见由王冰补入的运气七篇果真是有十分古老的传承!而且大家也没有厘清其中的关系,就是运气七篇外的“岐伯”是谁?

因为据传说,黄帝时期出现过三位名医,歧伯、雷公和俞跗,似乎没有鬼臾区之名!歧伯、雷公在《黄帝内经》中有,俞跗相传擅长外科,著《黄帝外经》(现在流传的明显是后人伪托之作),但是毁于大火而亡于世。

鬼臾区,又作鬼容区,号大鸿。为黄帝之臣,曾佐黄帝发明五行,详论脉经,于难经究尽其义理,以为经论。据王冰注解《素问》黄帝问于鬼臾区所答:“臣稽考《太始天元册》文曰”时指出:“鬼臾区十世祖始诵而行之,此太古占候灵文,洎乎伏羲之时,巳镌诸玉版,命曰册文。”由此可知鬼臾区乃世代为医。而《史记·孝武本纪》:“黄帝得宝鼎宛朐,问于鬼臾区。”可见鬼臾区的重要性!

如此,我们可以推断,鬼臾区即岐伯,且岐伯(最初应当为耆伯,另论。就是长老的意思)是世代沿袭的尊称,鬼臾区才是真实姓与名——鬼,就是轩辕黄帝的本姓公孙轩辕黄帝考,在西域成了“迦叶”,在春秋战国时期就成为一系列与“公孙”(当然,还有其他轩辕族的来源,可能涉及上古大历史。后面再讨论)同音的许多姓氏!却独独忘记了它本来的字——鬼!其实也不是没有正确的传承,就是媿姓。当然还不止这些!

近代王国维在《鬼方昆夷玁狁考》中考证,鬼方在西周也称为昆戎昆夷、绲夷、串夷等,实际上就是“鬼夷(人)”,在周末的春秋战国时代基本融合回归。如最初即媿氏,出自春秋时期晋国周围狄族媿氏国。文献《殷周金文集成》中有记载:“倗仲作毕媿媵鼎,其万年宝用。”王国维等学者皆认为媿姓即晋国“怀姓九宗”中的怀氏,属于诸狄后人。春秋时期,晋国之封地境内多有狄人。在晋国境域以外以及边境地区,还有许多游离的狄族,如春秋时期赤狄别种广啬咎如等,这些狄族人多用隗、媿、倗为姓氏国。在史籍《国语·郑语》中,记述了西周末期周幽姬宫湦八年(公元前774)时的列国形势:“当成周者……西有虞、虢、晋、隗、霍、杨、魏、芮”。

所以我认为,显然,魏、隗(可能包括虢、芮也是,甚至霍也不排除)以及媿、倗、傀、怀各字在古代与“鬼”字通音义,为一字异写,最初都是女旁的媿或公孙轩辕黄帝考鬼的异字。

不过这些大家没有注意到,中原继承而保留的原姓的子孙,因为地域差异居然被语音变异湮灭而无人知晓了!其实最正统的应当是“妫”姓,出自颛顼的虞幕家族,也就是真正的“有虞氏”!也就是古代所说(如《尚书》)的早于夏代的虞朝!而帝舜还是被有意安排窜入(另论)的!虽然他也被称为有虞氏!但是帝舜不姓妫,而姓姚!妫姓最初就是“媿”姓,在瞽叟(如此名号,与帝舜的意外窜入有关)时代才改为“妫”,明显是放弃(可能流传太久忘了本意,以为鬼不详)图腾之“四面发光”的鬼姓而强调功业作为,所以变字不变音!

而大禹也在其后强调自己的功业与作为(这个看《尚书》与《禹贡》中大禹自己的口吻即知),才借鉴而改原姓(当然也是鬼或媿)为“姒”(也有为其父鲧正名的因素,下论。鲧字形与读音,都极其不合理),“以”者金文作IMG_256,《说文解字》云:“用”也,而用(甬)者,争力则“勇”,合力则“拥”。以,篆书作IMG_256,形似两人角力分胜负(左屈败,右立胜),有斗“勇”之意。《左传》云:能左右之曰以。以,又多加在能愿动词后。所以,大禹取此字为姓强调他们族系的能力与功业是很自然的!

五、公孙轩辕黄帝考黄大战

那么,公孙轩辕氏与有熊氏黄帝、烈山氏公孙轩辕黄帝考帝是什么关系?依据初步推断,轩辕氏族源出古老,应当是少典氏帝俊(东北前红山文化——兴隆洼、查海与赵宝沟玉文化,后来的红山玉文化就是有熊氏黄帝)与太昊伏羲氏(裴李岗文化,代表贾湖村遗址)的混血,后随伏羲氏族的由东向西(与仰韶半坡文化之女娲氏联姻)的迁徙也西迁,但是伏羲氏西迁而又南下居多,沿着羌藏彝走廊去了西南巴蜀一带,而轩辕氏则沿着欧亚草原半游牧生活,一部分抵达中亚一带,后来在放牧的过程中逐渐驯服了野马而成为游牧民族,这就是BC3500~3000年的北哈萨克斯坦中部的波泰文化,在驯服马后,部分族类即开始回归东方,这就是骆明-鲧之白马系(游牧)。而一部分则吸收大地湾文化炎帝燧人氏与祝融仓颉氏,另论)与女娲仰韶半坡文化(即彩陶文化)后选择东归,这就是仰韶史家与庙底沟类型的轩辕氏族类。

最终,在BC3146年左右(下论),由于轩辕氏族出现“公孙伯荼”(字玄律,就是后来的轩辕黄帝)如此优秀的首领,让当时的有熊氏(当初叫帝鸿氏或有鸿氏,有熊氏是后人以为鸿为鸟类不妥,而改为同音的有熊氏,不知古代鸟为禽兽的统称,所以上面所引《山海经.大荒东经》中有“使四鸟:豹虎熊罴”,后人选择了与“鸿”同音的“熊”代替,可能也有担心误解为崇拜鸟类的东夷人)黄帝决定禅让于公孙轩辕氏,但是最初两年是让自己的长子继承帝位,公孙轩辕只是摄政!

这个长子就是被称为“降生江水”的青阳氏!同时也就是被称为“浑沌”的“帝江”!

《左传 ·文公十八年》:“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慝,丑类恶物,顽嚚不友,是与比周,天下之民谓之浑敦。”《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也云:“昔帝鸿氏有不才子,掩义隐贼,好行凶慝,天下谓之浑沌。”帝鸿氏有子不才于公孙轩辕应当是真的,是否邪恶而顽冥不堪则未必。但是春秋笔法或伏笔在此!

  后世有相同的故事为证明,即史记·五帝本纪》:“知子丹朱之不肖,不足授天下。”云其“心既顽嚣(或为嚚),又好争讼”,故传授其位于女婿舜。

而帝鸿氏子不才,名浑敦,为什么?《山海经》第二卷《西山经·西次三经》云:“有神鸟,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虽然古云帝江即帝鸿,古音“江”与“鸿”通故。但是,名神鸟反去鸟旁,必非帝鸿,更何况岂有帝鸿氏“不才子”是帝鸿氏自己的逻辑?必是其子,浑敦不化,只识歌舞,不堪授天下,故传其贤人公孙轩辕(元妃嫘祖,所出之西陵氏,应当为伏羲氏后裔)。

而如“帝丹朱”一样,既然称名为“帝江”,自然是已经“登帝位”,所以一如帝尧“禅让”于帝舜是废了德行不够的“帝丹朱”一样,帝鸿氏禅让帝位给“公孙轩辕”也是因为其子“帝江”德行不够而让贤,所以公孙轩辕乃践“黄帝”之位!

而由于“公孙轩辕氏”黄帝(此为尊号)德行天下影响太大,以至于掩盖了最初的有熊氏黄帝一族与最后的“帝鸿氏”黄帝的光芒,致使后人居然混而为一或完全遗忘而迷失真相!

那么,被批为“顽嚚不友”、“是识歌舞”而封混号为“浑敦”的“帝江”(帝鸿氏的儿子)是谁?实际上就是被《史记》、《国语》等所记载而《山海经》反而无记载(因为不是轩辕黄帝的儿子)的姬姓黄帝嫡长子——“玄嚣”青阳氏

《史记》等不是记载:“青阳降居江水(而昌意降居若水)”吗?所以“帝江”之名源乎此!且青阳的确就在长江旁边——今安徽池州市青阳县!而“玄嚣”显然不是其真名,而是谥号(已经登上帝位)!什么意思?“玄”者黑色带赤,意幽深难懂或不靠谱,“嚣”者,从页(首)从四口,就是抬头而四面出声,就是众口喧嚣、喧哗之意!另外还有轻薄、虚弱、嚣张、谗毁等等,没有一样是褒义!而“顽嚚(与嚣字字形相似,意义也相似:愚蠢、奸诈、暴虐)不友”、“是识歌舞”岂不是极其吻合?

其实,可能最初就是“歌咏”(嚣,抬头张口而歌舞)之意,是批判青阳氏不理朝政,沉迷歌舞罢了!而所谓的“浑敦无面目”可能是在歌舞时带了面具而不识本来面目而已!而此面具实际上就是现在一直还流传在池州地区(被称为“傩戏之乡”)的“傩戏”(俗称鬼脸戏)!!只不过其表演的形式可能几千年传承未必如一。

或云,历来不是说玄嚣为少昊吗?怎么又为帝江?其实,帝江所以被罢免(登帝位2年),不完全是因为德行不当——喜好歌舞,主要是因为公孙轩辕太过于优秀而让帝鸿氏黄帝最后决定禅让于他,并且有两年的过渡期。

而公孙轩辕黄帝也没有完全亏待青阳氏,在第一代东夷少昊氏 “帝鸷”(名清,为金天氏,依地名穷桑氏。不是帝挚,此为帝尧之兄)登陟后,将青阳氏(原来的帝江)派往东夷而继承少昊之位,同时改称为“云阳氏”。

因为少皞氏为东夷部族,与中原华夏风俗迥异,最初应当出自东夷太昊(风姓,龙纪)与蚩尤联姻的一支,所以王名少昊,而又与蚩尤氏有渊源。按照《左传·昭公十七年》:“我高祖少昊鸷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是以凤鸟为图腾的民族,应当为嬴姓民族,嬴,金文作IMG_256,本为女旁加飞鸟的形象,从音判断,应当为燕子!所以,后世东夷之裔的殷商才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

由于有熊氏黄帝与烈山氏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为兄弟族,为共同治理天下,所以当帝鸿氏禅让给公孙轩辕时(尚在摄政的两年期间),显然就遭到了兄弟族公孙轩辕黄帝考帝的强烈反对!

当时的帝鸿氏为黄帝第九代(儿子帝江2年,共十代),而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为第八代榆罔,榆罔可能没有胆量出来反对,但是他的儿子“器(或克,或期)氏”反对妥协而杀了其父并继承“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之位,与轩辕氏黄帝发生了大战,这就是著名的发生在阪泉的第一次“公孙轩辕黄帝考黄大战”!显然,器氏应当战败。

随即走上战场的是“逐帝而自立,簒号公孙轩辕黄帝考帝”的蚩尤氏,因为从海外(刑天族,后文再论)获得青铜铸造技术而私自铸造为兵器,因此蚩尤(被描述为铜头铁额)有恃无恐。也早已生反叛之心,“器氏”败北后,蚩尤随即与轩辕黄发生更大“公孙轩辕黄帝考黄大战”,这就是著名的“涿鹿之战”

按下此不论,我们先来讨论其中的时间节点,最终揭示出可能最真实的黄帝纪年!

六、黄帝纪年

让我们看看《春秋命历序》中五帝世系与年代的具体内容。

《纬书集成 ·春秋命历序》由清人黄奭《汉学堂丛书》所辑。该书是《春秋纬》之一,虽然不见于诸史《经籍志》、《艺文志》及其他诸家著录。但唐代《文选注》、《初学记》、《艺文类聚》以及宋代《太平御览》、《路史》诸书仍时见称引,故亡佚已久。

其中谈到五帝纪年比较合理,如说“黄帝传十世,二千五百二十岁(《易稽览图》作一千五百二十岁”,“炎(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传八世,合五百二十岁”(或云522岁);“颛顼传九世,三百五十岁”,“帝喾传十世至尧”,又说“帝喾传十世,四百岁”。而《古本竹书纪年》说“黄帝至禹为世三十”。

如此,禹与舜为同时,也可以说黄帝至舜为世三十。黄帝10世、颛顼9世、帝喾10世、帝尧1世,合起来正好30世,完全能对上!又帝颛顼350+帝喾400+帝尧100+帝舜50,正好900年!与“黄帝至禹为世三十(一世30年,共900年)”的间隔也吻合!

但是,对于“黄帝传十世,一千五百二十岁”的年数(有云二千五百二十岁),又极其不靠谱,参照其他的世代与年数,云“黄帝传十世,五百二十岁”是可以理解的,与有熊氏黄帝共治天下的烈山氏(被称为神农氏炎帝)炎帝八代也是520年,恰好吻合同时。另外多出的一千年(或二千年),可能是黄帝之前的帝俊世系的年数。

但是,夏代的建立年代没有统一的认识,导致无法准确推测年限。2000119日,国家组织的多领域科学研究《夏商周断代工程》初步结论正式公布的《夏商周年表》定夏朝约开始于前2070年,但是争议较多,传统的研究者一般依然认可《皇极经世书》的年代BC2224年大禹登位。但是,一些学者的研究介于两者之间,约为BC2146年。个人认为此结论应当更加接近。

依据《古本竹书纪年》记载:“自禹至桀十七世,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今本同);而《春秋命历序》则云:“(文命)号曰戎禹,凡十有四世,治四百七十三年。”《路史·后纪》十三注:“《纪年》并穷、寒四百七十二年。”

而目前认为的夏朝帝王世系如下:禹、启、太康、中康、相、(羿、寒浞)、少康、杼、槐、芒、泄、不降、扃、廑(胤甲)、孔甲、皋、发、履癸(桀),即有十九代,所以此十七世是不计篡位的羿、寒浞。而按照世系则仅十四世(世代,兄终及弟为一世),此《春秋命历序》所言“凡十有四世”的原因。

但是,个人认为这其中有误解。夏代开国之君应当是夏启,而不能算大禹,帝禹为五帝之一。

为什么大禹不能算在夏?因为当时名义上是帝舜(东夷人)禅让给大禹的,实际上是天子之位又重新回到华夏(就是有熊氏与轩辕氏两族)手中。而大禹也曾经“荐益于天”,实际上相当于让伯益摄政,完成最初的禅让许诺。大禹推荐伯益七年后登陟,伯益在此七年与居丧的三年是名义上的帝位继承者,但是因为居丧而没有举行登基。而三年期满启废伯益取而代之,才真正开启夏后氏的朝代!因此,禹依然被称为帝禹(为五帝之一),而夏代自启开始只能被称为“后”与“王”(死后才称帝)!

但是,古人的帝位继承与年代计算稍微复杂,包括逊位与居丧,容易算错。

如《史记》云:“尧立七十年得舜,二十年而老,令舜摄行天子之政,荐之於天。尧辟位凡二十八年而崩”又云:“舜年二十以孝闻,年三十尧举之,年五十摄行天子事,年五十八尧崩,年六十一代尧践帝位。践帝位三十九年,南巡狩,崩於苍梧之野。”

就是帝尧登帝位70年得舜(当年30岁),观察20年,逊位于帝舜(50岁摄政),又8年帝尧崩,加3年(帝舜61岁)才真正登天子位,过了39年(100岁)驾崩。所以,如果说帝舜在位50年,自然是包括摄政的8年与居丧的3年,即自帝尧逊位而摄政开始算起。

如此,我们看帝禹。《竹书纪年》:“禹立四十五年,禹荐益于天。七年,禹崩,三年丧毕,天下归启。”《尚书》:帝曰:“格,汝禹!朕宅帝位三十有三载,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总朕师 。”而《孟子·万章上》:“孟子曰:否,不然也。天与贤,则与贤;天与子,则与子。昔者舜荐禹于天,十有七年,舜崩。三年之丧毕,禹避舜之子于阳城。天下之民从之,若尧崩之后,不从尧之子而从舜也。”

依据上面的记载,帝禹在位45年时“荐益于天”,应当是逊位于伯益,七年后才驾崩,再加居丧3年,伯益其实摄政10年,但是都不算真正的天子。但是,依据《尚书》与《孟子》,帝舜33也“荐禹于天”,17年后帝舜才驾崩,如此50(另外居丧3年)年,却没有算帝禹。所以依据此逻辑,帝禹应当在位5245+7)年。而且舜为帝尧居丧的3年,实际上是丹朱为名义上的天子继承人,甚至可能已经举行了登帝位仪式(不然《山海经》不会有“帝丹朱”之名),但是随即(1年之内,所以就没有新的纪年)被帝舜所夺。随后的伯益连登天子位仪式也没有举行就被启所取代,所以伯益的10年就没有算。

玛雅人的记载,轩辕黄帝为他们的祖先,应当在BC3113年前后一统天下,开始所谓的“第五太阳纪”。按照夏禹BC2146,加轩辕100年(一说98年,是因为帝江有2年,基本无用,轩辕实际摄政,所以算100年),其余四帝900年(帝尧一说98年,而帝舜一说53年,可能就是帝丹朱在位3年,实际摄政为帝舜,因此尧减而舜加。另外,帝挚9年,依据《山海经》之意,为第10代帝喾,所以不复算),则为BC3146年,而传轩辕二十登基(已经摄政2年,实际上为18岁),在位100年,117岁登仙。所以轩辕BC3146年摄政,BC3144年登天子位。再依《路史》、《纲鉴易知录》:黄帝“以作《调历》,岁纪甲寅,日纪甲子”,此甲寅年在BC3127,为登天子十八年,显然是政令大行天下而稳定之后,所以第二年就远行拜谒广成子求道,《庄子·在宥》即云:“黄帝立为天子十九年,令行天下,闻广成子在于空同(崆峒)之山,故往见之。” 可见《庄子》的记载应当真实!

因此,无论是《古本竹书纪年》471年,《春秋命历序》的473年,《路史·后纪》的472年,如果知道不包括帝禹的52年,加居丧的3年,则夏启登位在BC20892144-55=2089)年左右才准确!按照《今本竹书纪年》对夏代积年的附注,云:“起壬子,终壬戌”,则恰好是BC2089(壬子年)到夏桀末年的壬戌年,恰巧就是BC1619年。所以,夏代纪年为471年,当然不包括帝禹在内。

而同时,被传为兄弟族的姜姓“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依据《纬书集成·春秋命历序》云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传八世,合五百二十岁”(或云522,即是帝江与器氏在位而轩辕摄政的2年),总之应当与姬姓黄帝(同时治理天下)年代、年数同步,不能累积,所以公孙轩辕黄帝考兄弟族共同治理天下起自3146+520(或3144+522),BC3666

公孙轩辕黄帝考帝八代就是《帝王世系》所载的:“神农氏(应当为黄公孙轩辕黄帝考共祖称名,不可仅代替烈山氏)在一百二十年而崩。纳奔水氏女曰听泼,生帝临魁;次帝承,次帝明,次帝直,次帝釐,次帝哀,次帝榆罔。凡八代,及轩辕氏。” 显然,也是错往《山海经》的真正炎帝上面靠,其实与《山海经》后面的炎居、节并、戏器等又完全不搭。但是“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世系应当是真实的。

如此久远的年代在《汉书·律历志》中有近似记载,言“元凤三年(BC78年),丞相属宝、长安单安国、安陵杯育治《终始》,言黄帝以来三千六百二十九岁”,按此有熊氏黄帝元年为BC3706乙亥年,仅早40年,最接近。 而考虑到有熊氏黄帝与烈山氏公孙轩辕黄帝考帝为兄弟族,共同治理天下,所以此BC3706年为第一代有熊氏黄帝诞辰年也是可能的,而黄公孙轩辕黄帝考共同登基年代(即黄帝41岁登基,公孙轩辕黄帝考帝小于41岁)则依然在BC3666年。

    所以,按照有熊氏黄帝登天子位纪年,则在BC3666年乙卯;按照公孙轩辕黄帝纪年则为BC3146乙未年(摄政)或BC3144丁酉年(登天子位)。如果按照轩辕黄帝诞辰,应当在BC3163戊寅年。

依照自古以来的传承,真正一统天下,且开启华夏文明、文化之盛的是公孙(龟//媿氏,名伯荼)轩辕黄帝,所以如果运用或恢复黄帝纪年,应当用轩辕黄帝的诞辰年BC3163戊寅年为元年,则今年西元2018年则为轩辕5181年,可以记为XY5181年。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