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紫的博客
像树一样生长,在艺术的阳光下……
  金代名医刘完素所传扣手脉在吉林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桂华 |  浏览(34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12 09:36:13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2 09:36:13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刘氏中医扣手脉的来历与内涵

吉林市最新发布的第四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名录,分六大类共28项。“刘氏中医扣手脉诊病技法”位列“传统医药”项。“刘氏中医扣手脉诊病技法”申遗成功,与吉林市长白山研究会的发现与积极推动分不开。这项有着久远的传承历史和深厚背景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起源、历史演变、传承方式、存在意义、文化内涵以及濒危程度,能够成为抢救与保护项目,无疑是吉林市及吉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抢救工作的重要成果,同时亦是值得吉林市及吉林省长白山研究会作为重点研究的目标与课题之一。

刘氏扣手脉溯源

“刘氏中医扣手脉诊病技法”是一门古老的医术,最远可上溯到宋金时期,始传者为中国北方四大医家之首、金代名医刘完素。

刘完素,字守真,别号守真子,自号通玄处士,河北河间人。医术时闻天下,被称“刘河间”。他所创医学理论他集历史上诸家脉学理论,结合自己的实践经验,所创并内传的诊病方法——扣手脉,精准高妙,自成一家,而又有“刘高手”之名。

中国中医学源远流长,博大精深,与中华天文、历学、哲学等并行,是中华文化重要组成部分,后世医家亦以中华人文始祖黄帝为宗。至唐宋金元时期,在继承古代医学成就的基础上,新的学派不断涌现,在中国北方,医学首推刘完素。医界有“医之门户分于金元”之说,刘完素是名冠金元四大家之首的学派——“河间派”的领袖。

刘完素生于宋大观四年(公元1110年),卒于金承安五年(公元1200年)。北宋政和七年(1117年)刘完素随母亲因水患逃难到今河间县十八里营村并定居下来。时值宋金战争,此地为金军的一个营盘,即东营十八盘,他在此开启求医生涯,成为闻名天下的神医。他去世后为了纪念他,该村改名为刘守村,并建了刘守真庙。天会五年(1127年),金灭北宋,北宋人口大量入金。金代是发祥于东北的女真族建立的政权。在医学领域,金对宋时流传的“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思想传播得更为广泛。其时的医者自觉以高尚医德为旨归,许多儒者、文人仕途不通选择成为业医的也很多。刘完素以医德高尚、医术超群闻名当世、名动京师,金章宗完颜璟(在位时间1169-1189年)多次征聘入京为御医,都被他婉拒。他长期在民间行医,受到人们的尊敬与爱戴3。金章宗未因他拒诏而降罪,还为之赐号“高尚先生”。

《金史》载“太史公叙九流,述日者、龟策、扁鹊仓公列传……金世,如武祯、武亢之信而不诬,刘完素、张元素之治疗通变,学其术者皆师尊之,不可不记云”,将刘完素排在《金史·列传·方伎》首位。中国中医药出版社推出的“国家古籍整理重点图书”《唐宋金元名医全书大成》,集唐宋金元4个朝代22位著名医学家医学著作而成的丛书,刘完素为其中之一位。《刘完素医学全书》收入刘完素所著《黄帝素问宣明论方》《素问玄机原病式》《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伤寒标本心法类萃》《新刊图解素问要旨论》《三消论》《保童秘要》等,对后世影响深远。从这些著述的标题,即可知刘完素与《黄帝内经》关系之深。他在《素问病机气宜保命集》中这样自序道:“夫医道者,以济世为良,以愈疾为善。盖济世者,凭乎术;愈疾者,仗乎法。故法之与术,悉出‘内经’之玄机。此经固不可力而求、智而得也,况轩岐问答,理非造次,奥藏金丹宝典,深隐生化玄文,为修行之径路,作达道之天梯。得其理者,用如神圣;失其理者,似隔水山。其法玄妙,其功深远,固非小智所能窥测也……”

今进入非遗项目的扣手脉传承人刘氏,家族从血源与医术均奉刘河间为祖。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刘氏所传医术与刘完素的关系,首先是值得深入挖掘与考证的课题。由于历时久远和世事变迁,太多原本真实的历史,因岁月的烟尘与社会变革而湮灭,好在生生不息的血脉还在,由血脉传承的技艺仍有传续。挖掘刘氏兄弟的记忆,他们还记得,祖籍河北河间,老家旧有祠堂,老祖名讳刘完素。由于种种历史和社会原因,父祖生时总是和他们避谈老家的人与事,但在他们从小生活的刘家大院里,每当大年期间,做事谨慎的父亲,会将一张老旧的画像挂起来,让他们跪在这位画像前叩头,画像上的人就是他们的老祖。他们都知道这位老祖为一代名医,金朝皇帝诏请不奉诏。除此还有许多有关他治病的神奇故事,就像传说。这位老祖的后世,另一位家族念念不忘的一位名医名刘仲旗,清晚期为清廷御医,以精准扣脉,为素食的慈禧太后特别研制的“延年益寿汤”,深受慈禧太后宠信,称其为“刘一手”。至于刘氏兄弟的父亲刘保忠,诊病如神、药到病除、活人无数甚至起死回生的病例数不胜数。

今《刘完素医学全书》已是留给中国乃至世界医学的宝贵财富。值得特别庆幸的是,始于刘完素的扣手脉诊病技法成为我市非遗项目。申遗过程中,还发现代表性传承人刘玉广不仅继承了这一古老医术,还保存有刘完素多种著述的古籍刻本和高祖刘仲旗所著民国期间刻版的《杂病用药赋——精校医学入门》以及诸多秘方抄本,如“红毛药酒”、“延年益寿汤”、专治带状疱疹的“功德方”等。而父亲刘保忠亲自诊治的病例档案和所用药方留下的更多——不计种种原因损失的,如今存留下来未及整理的仍有几麻袋……

 刘氏所藏部分医书及秘方

 刘氏所传秘方之一——“红毛药酒”方

 整理出的刘宝忠部分治疗档案药方

刘宝忠为一刘姓患者诊病后所开药方

 

吉林刘氏所传扣手脉诊病技法与刘完素的“其法玄妙,其功深远”的理论是相辅相成、一脉相通的。今中医常见脉法以十二脉或二十四脉为主,刘氏则以“一指定三关,三关扣九候,九九八十一脉”为宗。刘完素以扣手脉诊病,而得名“刘高手”,后世中医界亦以“刘高手”别称他所传脉法,以别其他脉法。探究吉林刘氏扣手脉技法若由刘完素始传,口传心授至今,已历八九百年时间。此法在河北乃至中国中医界被认为早已失,而今在东北吉林仍有传续,可谓奇迹,无疑是亟待抢救和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值得追问的是,被中医行内普遍认为已失传的古老秘法,何以在东北吉林得以传续?追溯其渊源,与吉林独特的历史与地理背景有关。这一古老秘法在吉林扎根并得以保存下来,其过程,也可谓吉林医药史的缩影。

扣手脉扎根吉林的历史背景

以东北满族为主建立的清王朝,定鼎北京后,对发祥之地的东北施行封禁,同时在吉林,特别设立打牲乌拉总管衙门,专司采捕东北的物华天宝,为清王室独享。清晚期东北被迫开禁,正值列强为患中国,中原灾难频仍、民不聊生,东北成为多灾多难的中原人向往的天堂,进而形成一场史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移浪潮——“闯关东”。闯关东浪潮,也吸引许多关内望族大户涌入,到东北寻求发展、兴办实业,此举大大推动了东北的开发与城市的发展。在中国内忧外患最黑暗时期,至清末、民国,东北迎来前所未有的全面大开发,吉林医药业也是在这期间迅猛崛起,创造了吉林医药史前所未有的辉煌。吉林市,作为吉林将军衙门和打牲乌拉总管衙门所在,集政治、经济、物产、交通于一身的优势,迅速成为备受瞩目的商贸中心。清末民初,百业兴起,吉林城面貌一新,成为松花江流域、长白山地区著名大都会。这也是河北河间刘氏来到吉林的背景。

尊金代刘完素为老祖的刘氏,立根河间,在其后八九百年的时间里,也不断在分枝散叶,明清时期,河间刘氏向东北发展。刘氏兄弟不记得家族从哪一辈开始到了秦皇岛,又是从什么时间开始,迁移到吉林,以医药为主经营东北特产。至刘玉广的祖父刘廷槐时,刘氏的医药经营进入最后的辉煌时期。此时家族在河北秦皇岛等地广有田产,同时在东北吉林有“东宁山行庄”。山行庄除了经营人参、貂皮等东北名贵物产,家族传统最深厚的医药亦是其经营主项。刘家以自家山行庄为中心,运输货物的马车队,东至俄罗斯海参崴,西部终点是河北安国或秦皇岛。说不清在多长的时间里,刘氏以东宁山行庄为基地,运货的车队将关内的药品从安国——中国历史上最悠久的药品药材集散地起程,将安国的药材药品运往东北,一路售卖,经吉林直到海参崴售完,然后以海参崴为起点,一路收购东北药材及名贵物产,以吉林为中转运往河北。其间空前开放的东北,同时也危机四伏,军阀、土匪、地痞横行。为保护长途运输中财物的安全,刘氏还自创了一套“秤杆术”和“卧牛拳”。交易必备的称量重物的秤杆、秤砣,都是特别定制的。秤杆长达两米,铁皮包制,加之特制的沉重的铁秤砣,是工具,也是保护财物和自身的武器。每遇劫掠,秤杆从货包抽出就可防身,秤砣甩出可击中敌人;有敌近身,在卧牛之地,就能将其击倒。这种特定时代特定背景创立的武术,刘玉广亦是其最后的传承人,他仍保存着祖父用过的一套当过武器的秤杆和秤砣。

吉林市文史资料《吉林中医百年》对这一时期医药传承特点这样概述:“这一阶段的医药界售药者知医,行医者懂药,子承父业,世袭相传……”吉林刘氏也是如此,知医懂药是家族传统。刘氏兄弟还记得,其时刘氏有山行庄,在吉林城义和谦药店还有股份,父亲刘保忠12岁时曾在那里当过学徒。如今刘氏兄妹不以医药为生,也都是医药内行,除了程度不同地会诊病用药及制药,对家族祖传秘方都很通晓。除了扣手脉诊病技法,遵循刘家世代男性单传的规则,父亲刘保忠只传给刘玉广。刘氏扣手脉如今可追溯的脉络是:刘仲旗-刘文慧-刘廷槐-刘保忠-刘玉广。刘玉广生于1956年,是目前仅存的刘氏扣手脉传承人。

 

上图为传承人刘玉广的祖父刘廷槐与祖母上世纪五十年代合影;

下图为刘玉广的父亲刘宝忠上世纪80年代留影

 

然而,扣手脉传至刘玉广,也是传统医术最不适宜传承时期,他的传承经历因此也非常曲折。

近百年以来,中国历经最激烈的社会大变革,对中医学的冲击最大。数千年来以血脉或派系为纽带、以口传心授方式内传的传统,为现代医学及学院教育所取代。特别是受西学东渐的影响,中国积淀深厚源远流长的传统文化,以保守、落后广受质疑,与生命攸关的医学理念争议尤烈,中医传统受到毁灭性打击;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破四旧、反右、大跃进、文革等运动,多数承载中医精华的世家分崩离散,曾世代相传的秘法与秘籍、秘方全面散失,而其后的改革开放,随着商品大潮的汹涌和社会发展进程的加速,与传统有关的属于物质与非物质的文化遗产,快速走向消亡。

至世纪之交,全球性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抢救工程启动,少许幸存下来的遗存,包括散落民间的中医秘法、秘方等成为重点抢救保护对象。原本自成体系、陈陈相因、血脉相承的中医传统,支脉破碎离散经年,许许多多秘技古法失传,少数尚存者,传承状况不佳,特别是后继乏人、传承濒危。也因此,很久以来,传自刘完素即“刘高手”的中医扣手脉诊脉技法,中医界一直以为久已失传。

扣手脉的内涵与传承

       刘氏最早何时到吉林,刘氏兄弟记不清了。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多数民族资本受到打击,也是在这时,吉林的刘氏族人退回河北老家。国难当头,正值年轻的刘保忠,满怀爱国热情,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队伍。

1949年后,刘氏族人陆续回到吉林市。亲历过战争与政治风雨的刘保忠,选择退回家族传承近千年的老本行,在岔路乡民主街刘家大院,像老祖先一样,默默为前来求医问药的亲朋邻里诊病,同时将他从父祖那里传承的刘氏中医诸术,分传给每个子女,其中“刘氏中医扣手脉诊病技法”,确定小儿子刘玉广为传承人。

刘玉广出生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母亲也出生于医药世家。家族亲戚及往来亲朋多从业于医疗领域,帮父亲捣药、磨药、配药是他和兄弟们从小必干的家务活。或许因为逆反,他最不想长大以后进入这个行业,尤其不想成为诊病医生。他不喜欢学医,但喜欢和爷爷学习气功和武术——包括家族自创的秤杆术。成年后他不顾父亲的反对,选择入武参军。

刘玉广转业回到吉林市后,曾在市建委、市公安局警察学校工作过。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中期,正值下海经商热,他想经商。这次父亲没有阻止,还借钱给他。此次经商以失败告终,从此他欠父亲的账,成为父亲逼他系统学习扣手脉的套索。此时,刘保忠已年逾七十。他不顾自己年迈,拉着子女们和他一起参加市民委和卫生局联合组织的下乡巡回医疗队。在长达五年多的时间里,他们走遍了吉林外五县市的乡镇村屯。为偏远地区的民众送医送药的同时,也是刘保忠向儿子刘玉广传授扣手脉及刘氏医药秘法的课堂。刘玉广欠父亲的钱像一座大山,他也想尽快解脱,还有,父亲年事已高,他也不想违背父亲的意愿。父亲和他约定,他为患者扣诊,扣对一个,根据情况,顶1001000元的欠账。他当时的小算盘是,往少了算,假如一天扣三个就可顶上千的欠账,要不了几个月,就能把父亲的账还上。但同时父亲还有一个要求,就是扣错一个倒扣一千……

人的生命是一个精密复杂的小宇宙,因此,掌握扣手脉诊病技法,仅熟记“一指定三关,三关扣九候”或“九九八十一脉”的诊病理论是远远不够的。扣手脉诊病方式,理论上极为简单。刘玉广说,这种方法自古就有,原本人人都会。无论古人还是今人,一个母亲发现自己孩子生病,首先是摸孩子的手来判断,感知手的热或凉,很热就知道是发烧了。扣手脉诊病以同样的原理,也是通过扣患者的手,通过手掌与手指的触感,以握、摸、捋、搓等方式,从手的软硬、粗细,凉热、干湿,及汗液的爽、腻等质感,了知病因病情。方法似乎很简单。然如刘完素所言,“得其理者,用如神圣;失其理者,似隔水山。其法玄妙,其功深远,固非小智所能窥测也,若不访求师范而自生穿凿者,徒劳皓首耳”,只有掌握并精通其理,才能用之如神,没有师者或传承人的直接教授点拨,自行摸索,穷其一生,都将徒劳无功。此法得“轩岐要妙之旨”,“用之可以济人命,舍之无以活人生”,此法传授,“不遇当人,未易授尔”,对象不合适,不能轻易传授。这一传承古训,也在刘氏家族中口传下来。刘保忠将扣手脉诊病技法及相应治疗秘法传给刘玉广的过程中也不断强调,并要求他牢记,以后如果找不到合适的继承人,宁可通通毁掉,也不可轻传。刘玉广至今还记得,父亲说这话时冷峻而决绝的语气,也让他不敢掉以轻心。

扣手脉“其法玄妙,其功深远”。扣手脉的学习,需传授者口传心授、悉心点播,还需进行极为严苛的基本功训练。刘玉广和父亲游走村屯的日子,具体为人诊脉是父亲对他所学的检验,深入而精微的训练也是在这种检验中同步进行、随时调整。刘玉广说,父亲对他的日常训练,最常用的,是用一个方框,夹上一沓草纸,挂在脖子上,吊在胸前,双手十指就在这草纸上划动,感受纸上小棍小包小格等的细微差别。每天得摸上千次,摸破了,撕下一张,继续摸。手指与纸张发生磨擦,随着汗液的分泌,纸页质感会发生极细微改变,摸过次数的多少、是否认真用心,刘保忠一眼就能看出来,达不到他的要求就重摸。

       除了此类常规方法,父亲还有很多非常规方法。这些非常规方法,看起来随心所欲,没有固定章法,都是因地制宜的无法之法。他举例,和父亲随医疗队下乡,多住在农家,家家都有泔水缸。父亲就将一条手绢或者一块布,在泔水缸里浸湿,让他反反复复摸,直到将浸过泔水的布摸干为止,训练他手感的敏感度。泔水时间长了会发酵,泔水成分及发酵长短及季节天气不同,泔水的黏稠与气味也不同,有的气味闻着就禁不住要闭气,把布浸在里面捞出来,还得用手摸干则更难忍受。摸的过程中,除了用手感知,还得记住气味的变化。有的气味令人作呕,不想记也忘不了。走村串屯时,遇到卖烤地瓜,父亲就会让他去买。父亲让他去买烤地瓜也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地瓜到手,别人可以乘热享用烤地瓜的美味,但他不行,他得先将烫手的地瓜握在手里,从烫得受不了,到慢慢变凉,凉透了他才可以吃,但他已没有吃的愿望了——地瓜由热变凉、由香软变僵硬的过程,让他刻骨铭心……也正是这些常人难以忍受的训练和边练边进行疹病实践的过程,练就了一手扎实的工夫。

刘保忠2000年以82岁高龄无疾而终。去世前,他分别将每个儿女叫到面前,对他们进行最后检验。河间刘氏的医药秘术,刘保忠生前分传给子女们时,刘玉广以扣手脉诊病,大哥刘玉明验方下方,二哥刘玉芳制药,三哥刘玉庆采选药材,妹妹刘丽君负责抓药。

刘玉广的妹妹刘丽君回忆说,父亲去世前把她叫到跟前,说他有点咳嗽,让她熬碗药给他。她将药液端给父亲,父亲喝一口说,这付药各剂下得都好,就是其中一味黄芪少了三钱,叮嘱她以后要注意。对刘玉广的检验是,让他为自己扣脉。刘玉广握着父亲的手,马上就知道父亲大限已到,他小心地说:脉走皮了。他和父亲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脉走皮,必死无疑。刘保忠听后第一次说出对他含有赞许的话:“儿子,你成了!”

采访中,笔者遇刘玉广用家传“功德方”免费为一位七十岁的患带状疱疹的老人治病。他将少许秘制药粉倒在一只墨盘里,加少许水,患者自己用一墨块进行研磨,磨到浓淡合适时,他取出一只毛笔,让患者露出患处。这位患者疱疹漫漶面积很大,曾疼得昼夜不能眠,生不如死,打针吃药都没能减轻痛苦。偶然闻知这里能治此病,上门求治,治了三次就不疼了,此次是第四次。刘玉广用毛笔醮墨,一边涂写,一边念念有词。仔细观察,他不是乱涂,从笔划看先写的是繁体“刘”字,同时口中念道“刘高祖,过蟒山斩白蛇,一刀两断”,然后运一口气,吹向涂过墨的患处。笔者追问此病的治疗,起作用的是秘制的药,还是口诀或吹气?他说,父亲就是这样传的,终究起作用的是什么,他也说不清。这套方法,治疗带状疱疹一般三天不疼,七天根治。他也试过,省略哪一环节,都会失效。

问及此方为何叫“功德方”。他说,祖上传下此方,同时立了一个规矩,用此方治病,不许收一分钱,为子孙积德。叩问其中缘故。刘玉广说,过去祖上在河间老家给人看病,没钱的穷人很多。带状疱疹发病快,一发病就疼得生不如死。如果穷人得这病来治,收他钱,治一次,下一次没钱他不来了,就会耽误治疗。不收他钱,他疼就会接着来,几天就治好了,还保证去根不复发……

说明: G:\关于扣手脉\扣手脉刘氏旧影\IMG_20180602_160318.jpg 扣手脉传承人刘玉广近影

说明: C:\Users\pc\AppData\Local\Temp\WeChat Files\269737629801128351.jpg 传承人刘玉广在为患者扣诊

       后记:

如今刘玉广作为这一有着悠久历史和丰富内涵的非遗项目传承人,问及他以后的打算,他说,他现在知道自己传承的一切多么宝贵,他不会让这一诊病技法失传。他想打破家族内传的传统,收些有志于此的弟子,建立一个传承基地,传续的同时,进一步挖掘父祖传自祖先刘完素的刘氏中医文化,以了却父祖曾经在他身上寄予的心愿。

此外,这一在东北长白山地区幸存下来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其存在本身所折射的一切,也如标本,除了其中可能承载的与刘完素医学精神密切相关的部分,亦有许多从非医学角度值得进行深入探讨的必要。比如,清末民国时期吉林医药业的空前崛起与兴盛,与长期封禁的东北长白山地区的解禁与开发有无关系,有怎样的关系;长白山的物产包括药材在开禁后的关内与关外文化和经济交流中曾有着怎样的地位与作用;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刘完素为何在发祥于东北的满族先世女真人建立的大金时期开宗立派,成为开金元明清医学新风的名医,而在他逝去七八百年后,他的许多在中原已失传的医学秘技,却在东北满族故地的长白山地区得以保存……等等,都是值得学界进一步探讨和研究的课题。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