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馒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4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13 22:09:0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3 22:09:00  
  本作品所属分类:往事依依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是今年五月份才学会做馒头的,但我不会发面,我家有一台面包机,里面有发面功能,我就用面包机来发面;面发好了,做馒头也就变得轻而易举了。

说到馒头,想说的还真不少呢。1965年夏天进入南外,住校生活,那时早餐是经常能吃到馒头的,馒头通常是就稀饭和小菜吃,有时也能吃到菜包子和肉包子,还有发糕和糖三角;在面食中,馒头和菜包子、肉包子等相比,档次显然是最低的。不过,那时的甜馒头也像菜包子、肉包子一样,是普遍受到同学们的欢迎的。

在小学部读书时,我们德语班常常拿英语班的同学“开涮”,英语的“一二三四”的发音,有点像汉语的“馒头司令部”,于是,我们一见到英语班的同学,就笑着说他们是“馒头司令部”。英语班的同学也不甘示弱,我们德语“早晨好”的发音,类似汉语的“骨头猫来啃”,于是,英语班的同学一见到我们就笑着说:“‘骨头猫来啃’”。从此,英语的“馒头司令部”和德语的“骨头猫来啃”就成了那个年代校园生活的趣事和笑谈,以致高中毕业后我们两个班的同学一同到林场插场,有时见面,也会来上一段“馒头司令部”和“骨头猫来啃”的嘴仗。

上中学后,我们男同学平时运动量比较大,常常会感到肚子饿,馒头是我们垫饥的首选。吃完早餐后,我们有时会买上几个馒头,放在宿舍里,到下午饿时就吃馒头;或者下了晚自习时要加餐时,也会吃几口馒头。有家庭条件好的同学,会从家里带点白糖来,他们就用馒头蘸糖吃,我有时也会过去凑凑,蘸点白糖,这一来,白馒头就成了糖馒头,味道确实不一般。

我妈妈虽然是北方人,喜欢吃面食,但是她在家里很少做馒头,我家吃馒头都是到贡院西街的一家馒头店里去买,那家馒头店卖的是高庄馒头,外型和我们学校的馒头不同,是呈圆柱形的,外皮很厚,面很有嚼劲。我后来才知道,高庄馒头是山东的面食品种,出自山东一个叫高庄的村庄。

我参加工作后,有一年到山东昌邑县出差,在那里吃到了真正的山东馒头,真是又大又圆,面香扑鼻,嚼劲十足。不过,山东人不叫馒头,而叫馍。记得刚到昌邑县一家招待所时,晚上一个大馒头,还有一碗西红柿榨菜汤,就吃得我几乎撑不起腰来,肚皮涨得像一面鼓。

这十多年来,我的饮食习惯有了很大的改变,原来以吃米饭为主,渐渐改成了以吃面食为主。有时一袋米吃了几个月还没有吃完,最后生虫了,不能吃了,就倒掉了,你说浪费不浪费。平时吃面食,我主要是买老北京的“死面馒头”吃,这种馒头和高庄馒头一样有嚼劲,用手撕着吃更有味道。这家老北京馒头店原先开在贡院街菜市场的,几年前贡院街菜市场拆掉了,这家店搬到三七八巷农贸市场外面了。十多年来,我一直是这家馒头店的常客,当初的小店员是个小姑娘,现在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了。

我今年学会了做馒头,我也不用到馒头店去买馒头了,想吃的话就自己做,一次做个两屉子,吃不完就在冰箱里冷冻起来,想吃的话拿出来蒸热了吃,真是太方便了。

我真没想到,五十三年前小三英班的“馒头司令部”,如今成了我的“馒头司令部”。而我这个小三德班的“骨头猫来啃”,如今摇身一变,成了地地道道的“馒头司令部”的司令。

写于8月13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