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艳的博客

  来 去 春 风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春风  村庄  山野 
  发布者:吴艳 |  浏览(831)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8-17 08:38:38 最后更新时间:2018-08-17 08:38:38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 文章类型:转载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春风有味道,是咀嚼着草根的那一种。风中的山野,风中的村庄,风中的人,也有味道,也是咀嚼草根的那一种。村子里有人说,我们就咀嚼着这味道走过了一代又一代。

当我学着大人的样子,磨刀上山时,一路幽兰飘荡着春风踩过山里留下的清香,我对叔叔说山里就是这种味道最好闻,叔叔告诉我:这种气息是山里狐仙诱人的,小孩不敢多嗅。可是叔叔在干完山里地头活后,总要觅上几朵这一香味的花带回家,戴在婶婶的鬓边。小婶婶大概就是叔叔的“小狐仙”。——她总在叔叔磨刀时递上一碗鸡蛋煎泡的茶,碗底的一粒大冰糖,让叔叔嚼了又嚼,甜滋滋笑意在春风中和杜鹃花争着灿烂。婶婶告诉我说:“村子人家,等晚餐不候午餐。”可是我和叔叔从山里回来,到村口就看见婶婶端着碗,站在家门口。

春风吹动千情。我常在叔、伯们寻觅兰花时,去寻找那可口的小笋,或采几朵杜鹃花,一口一口地嚼着这一季节的韵味。太阳落山了,春风撩拨的乡村并没有安心的感觉,女人们也从山里回来,洗了头,正迎着风儿抖着发根的水珠,各种香皂味随晚风弥漫在村里的小弄。叔叔说:春天乍暖,田里的泥鳅、田鳝会出来觅食乘凉,这可是春风送来的“一道好菜”。一听这话,婶婶们立即呶着嘴:今天大家都累了,早点睡吧。叔叔好像又吞了一粒冰糖似的,微笑地擦拭着身子。晚饭后一声“吱呀”关上了大门,把春风挡在了村弄。

 村弄里的春风不甘寂寞,踩过山野,踩过田园,还翻越过一堵堵老墙,用初生的嫩绿染了乡村,极目山川田野,杉、松、榛……还有许许多多的杂草树木,梢末的一层新绿被老叶托起,随春风漾起一阵阵有深浅层次的绿波。我也有了叔叔的经验,凭着春风渲染的绿色,会指出哪一片竹林有笋,哪一棵杨梅树今年能结子。怪不得叔叔会对婶婶们说许多许多的话,婶婶们总是背着篮子在叔叔指定的绿色圈子里打发着春天的时光。

我常常顶着春风,摘下几片嫩得剔透的叶子,对着阳光寻找那如丝的脉络,即便一次次都没有结果,我还是一次次的重复。就像小孩子一样,在春风中寻找着梦。绿,染过山川田野,不论枝头上的,还是阡陌边的,在春风的吹拂下,它们显得腼腆、扎眼,把家乡的山水妆点得永如一位少女,让村里的男人总以春风为媒一代代留守,一代代耕耘。

春风踩过,让山新水清,树木吐绿,草儿滴翠,自然也让人们心动情涌,“惜春、叹春,惋春、怨春”等千百种的情结在春风中寄语。我沿着村口老柿树的枝杆,爬上末梢听到了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春风咏叹,我仔细地辨听着这一曲曲的千古传颂,发觉乡村的那支春谣还丢失在家乡的田野,当我在四野寻找时,听到的是燕子呢喃,布谷催春,虫鸣蛙声浪浪应和。看到了青山绿野,同时也看到了浑身疙瘩、满目疮痍的桃树、柿树枝头上的新叶,还看到了那堵残墙顶上几根随风可绝的芦苇新叶……

乡村的春谣和山川一样古老,和大地一样方圆,它把春风唱在山川时,“风来无痕,风走一片清新,没有时间和岁月的沧桑”;它把春风唱在老树和残墙上时,却写满了生命的乐章,当年扛大木头、采幽兰的叔叔已经咳嗽声声,留一弄春香婶婶的长发,只剩下一小团发髻盘在一边。一个个生命的齿痕露骨在柿树的茎叶中,露骨在残墙和芦苇间。

我的心境和我的乡村一样,疆界不长,地域不宽。然而也有丘壑,也有溪流,也有花草,也有竹木。无论是一缕阳光,还是一阵风,都写在这里花草树木的花瓣绿叶上。春风踩过了,春风踩过了。

禾 源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