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墨在巴黎
带你看法国
  【历史列车】圣米歇尔-巴黎圣母院(Saint-Michel-Notre-Dame)(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司墨 |  浏览(21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9-09 19:01:53 最后更新时间:2018-10-11 02:55:34  
  本作品所属分类:逍遥法兰西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公元524625日,韦泽龙斯(Vézeronce-Curtin,今里昂西南约80公里处)平原上乌压压一片站满了士兵,呼啸的风夹杂着战马的喘息声、兵器和盔甲的碰撞声,四顶王冠在太阳下金光闪闪,身后的战袍随风飘摆。戴王冠的人正是已故法兰克国王克洛维的四个儿子——克罗多米尔(Clodomir)、希尔德贝尔特(Childebert)、克洛泰尔(Clotaire)和他们同父异母的兄弟提乌德里克(Thierry)。他们都是法兰克继承人,各自领得一片封地。但究竟谁能脱颖而出,成为法兰克独霸一方的国王,还是个未知数。他们的日常不是算计怎样不择手段地除掉王室里的竞争对手,就是到邻邦挑衅闹事,试图扩大版图。


 

而今天,平时勾心斗角的他们被一个人联合起来,齐心协力攻打勃艮第国王贡多马尔三世(Gondomar III)。这个幕后指使人就是她们的母亲(或后妈)克洛蒂尔德(Clotilde)。在历史列车系列《卢浮-里沃利站》那集我们讲过,勃艮第公主克洛蒂尔德嫁给法兰克国王克洛维,并说服他信基督教。那为什么一向慈善虔诚的克洛蒂尔德要对自己的祖国反戈相向呢?这还要从她悲惨的身世说起。



虔诚的克洛蒂尔德

克洛蒂尔德出生的年代,他父亲已是勃艮第国王。然而国王的四个兄弟都对宝座艳羡不已。终于有一天克洛蒂尔德的叔叔贡德博(Gondebaud)把他的亲哥哥割喉,亲嫂子脖子系上石头,扔到水里淹死,而两个侄女被流放。十几年后,不知怎地,克洛维发现了美貌的克洛蒂尔德,并对她一见钟情。他马上向贡德博提亲。鉴于法兰克王国的强大威胁,再加上克洛蒂尔德杀父之仇这一过节,贡德博毫不犹豫就把克洛蒂尔德嫁给克洛维。克洛蒂尔德于是远走他乡,服侍异国国王,而她心里,始终恨恨不忘自己年幼的悲惨经历。


克洛蒂尔德

 

如今贡德博已经不在人世,四位法兰克国王面前的敌人是现任勃艮第国王,贡德博的儿子贡多马尔三世。而他们在上一场战争中,刚刚杀掉了上一任勃艮第国王,贡多马尔三世的兄弟西吉斯蒙(Sigismond,他还是法兰克国王提乌德里克的岳父)。他们从里昂一直杀到韦泽龙斯,终于追上不停后退的敌人,胜利就在眼前。杀了贡多马尔三世,拿到勃艮第主权,法兰克王国疆域就会再次扩大,就可以报了克洛蒂尔德杀父之仇。

 

四位法兰克国王一齐冲向敌人,马上陷入混战。不知不觉,克罗多米尔远离了自己的队伍。突然他听见有人喊:“快来这里,我们是你的部下!”谁知他刚过去,就被人一刀砍下头颅。原来敌人从他的装束和长密的头发(法兰克王室象征)认出他的身份,用计将他杀死。克罗多米的头颅被叉在长矛上,并举起示众。敌人野蛮的举动引起法兰克军队的震怒,他们群起奋勇厮杀,打退了勃艮第军队。

 

然而勃艮第最终在之后的战役中获胜,重新稳坐江山,直到十年以后,才被法兰克王国彻底打败,瓜分了领土。

 

克罗多米之死让他的三个哥哥非常忧虑,谁知道他哪个孩子会继承遗产和领地?那样就没自己的份了。克洛蒂尔德太后也非常焦心,她不希望自相残杀的故事发生在宫里。幸好希尔德贝尔特把兄弟克洛泰尔招来巴黎,两位国王承诺和平商讨克罗多米继承权的问题。天真的克洛蒂尔德松了一口气,她对克罗多米的三个儿子说:“如果你们其中一个能够继承克罗多米的领地,那我就好像又看见了我那死去的孩子……”她不知道,阴谋正在西岱岛的皇宫内酝酿之中。

 

不久,西岱岛的宫中就上演了一场血腥悲剧。克洛泰尔抓住克罗多米大儿子的胳膊,眼皮都没眨一下,把匕首插进孩子的软肋。二儿子吓得跑到希尔贝尔特膝下,边哭边求饶:“好心的叔叔,救救我,我不想像哥哥那样死去!”希尔贝尔特犹豫了一下,转向克洛泰尔说:“兄弟,求你宽宏大量,饶了这孩子吧……”

 

“什么?!饶了这个今后有可能报仇雪恨,把我们全家灭顶的祸根子?”克洛泰尔说,“这不可能!我们得把他们全杀光,让克罗多米绝种!把他们杀掉还不是你的主意么?!”他看希尔贝尔特不动,就吼道:“放开他!把他给我!不然就是你死!”希尔贝尔特被吓到了,他放开克罗多米二儿子,克洛泰尔迅速上前,用娴熟的技艺把自亲侄儿的喉咙割开……克罗多米两个儿子被杀时,一个十岁,一个七岁。


克罗多米儿子们被杀害

希尔贝尔特

幸运的是,克罗多米的三儿子克劳德(Clodoald)被人奇迹般地救了出来,藏在一个修道院里。几年之后,在一次仪式上,他把自己象征皇室的长密头发剪去,发誓不再问国事,放弃继承权,终身修隐。一开始他跟着隐士圣赛芙韩(Severin)学习,就在今天巴黎五区那座隐藏在圣米歇尔闹市中的圣赛芙韩教堂附近。后来又到塞纳河畔的一座高地修隐,并在那里建起修道院。这个地方从此因他得名,就是巴黎郊区的圣克卢(Saint-Cloud)。克劳德后来也被封为圣人,成为法国历史上第一位把自己的一生献给基督教事业的国王。


圣赛芙韩教堂


今天的圣克卢教堂

争夺王位的勾心斗角和杀戮还在进行。那个动乱不安的年代,高卢地区从宫廷到民间没有一处安宁,更没有一个政权或者法律维护社会治安,拯救迷途的心灵。唯一还有些靠谱的组织就是基督教会。于是基督教众迅速壮大,法兰克皇室也明白想要巩固政权就得联合教会。谁能把握教会,谁就能把握大众。教会地位因此迅速上升,巴黎教堂也像雨后的蘑菇一般疯长出来。

 

希尔贝尔德和克洛泰尔两兄弟分分合合,互相不打的时候就一同征讨西班牙,当时还是西哥特人(Wisigoths)的领地。他们从那里抢回两件圣物,一座金十字架,和公元三世纪基督殉道者圣文森(Saint Vincent)的一件僧袍。为了讨好教会,希尔贝尔特提升圣日耳曼(Saint Germain)为巴黎主教,并应他要求修建了一座修道院,就起名为圣文森圣十字架,这个教堂就是现在拉丁区大名鼎鼎圣日耳曼德佩修道院的前身(Abbaye de Saint-Germain-des-Prés)。它是继圣热纳维耶芙修道院之后的第二家皇家修道院,直到圣德尼教堂的兴起,它的地位才被取代。


希尔贝尔特和克洛泰尔征讨西哥特人

塞纳河中的西岱岛上也兴起一大批教堂。西岱岛东侧本有一座古罗马朱庇特神殿。现在基督教盛世代替古罗马盛世,自然也要彰显一下基督的荣耀,于是人们摧毁神殿,修起圣艾蒂安大教堂(Basilique Saint Etienne)。教堂长70米,宽36米,是当时全国最大教堂。要知道,那时修教堂可是一修一片,围着圣艾蒂安还有许多小教堂,其中就有一个名叫——圣母院!到了1160年,巴黎主教昴熙斯·德·苏利(Maurice de Sully)决定修建一座比圣艾蒂安大一倍的教堂以取而代之。工程浩大的教堂75年之后才建成,就是今天的巴黎圣母院。不过当时圣母院前没有那么大的广场,而是比较紧促的街道和房屋。要等到十八世纪中期,广场才逐渐扩建,最终变成今天的样子。

 

如今人们来到巴黎圣母院广场,都会仰头遥望教堂上精美的雕塑,和装饰繁复的大玫瑰窗,没有人低头看脚下。你只需沿着广场地面黄色石头铺成的线走,就会穿越时空,回到公元六世纪的巴黎。狭窄的街道,琳琅的店铺……你还可以跨越古教堂的门槛,或站在圣艾蒂安教堂的大厅中环视四周,想象当年的样子。


用黄石头围成的圣艾蒂安教堂轮廓

古“威尼斯街”入口

当年这里是“圣母院新街”

过去的“圣母院新街”


这里十二世纪时是圣艾蒂安教堂大门

1739年圣母院广场

今天的圣母院广场和地上黄石头标志的古迹轮廓

 关注微信,鼓励创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