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印花布坊
人生不过俯仰间,墨水山水共写就。
  傅抱石的意义 (一) -----读陆衡先生《傅抱石山水图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尤文华 |  浏览(28)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9-12 12:22:59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12 12:25:18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去年八月,在陆衡先生热闹的书法展开幕式上,我读到了《傅抱石山水图歌》。刹时惊叹,附手称赞。虽然是书法展览,陆衡先生的书法作品本身已让我有种环佩叮当的音律感觉,然而,我还是被这首诗的魅力彻底击中,一刹那中有种读李白诗歌的气势磅礴、酣畅淋漓,不禁赞叹道书法、诗歌都是竖写的格式,才华却是横溢的状态哦!


    对于傅抱石先生,我仅知道他是个画家之外,其他一无所知。读了这首长诗之后,开始对这个名字所代表的人有了关注。2016年北京保利春拍上,傅先生的《云中君与大司命》拍出了2.3亿元的天价,刷新了当时中国近现代书画全球拍卖纪录。这则拍卖新闻从一个方面印证了傅抱石是位名副其实的中国画巨匠。


我们且看陆衡的诗作:“文物纷纷入豪宅,梁侯宴集评书画。书画书画何其杂,吁嗟大手真难得。”诗作一开始就从古说到今,感叹珍玩多归权贵之家。今日依然。中国书画在流传过程中,流派众多,画家众多,然而开创性的宗师大家却是难得。


    四王摹古誉正则,流风余俗到今日。其命唯新傅抱石,踪迹大化山水活。”我们知道,被尊为山水正统的“四王”是指清代的王时敏、王鉴、王、王原祁四人,他们崇尚摹古,主张“以元人笔墨,运宋人丘壑,则泽以唐人气韵,乃大成”,此流派对近代山水画影响深远。直到现在,苏州的吴门画派仍受其影响。然而,一味沿袭,缺乏性灵的创造。艺术一旦走向重复,就有僵化和衰竭的趋向,有必要回归动的根本,从中获得力量,重新开始。


    中国画究竟应该何去何从?清末民初,受西方文化、艺术思潮和审美观念的影响,众多文人、学者、画家各抒己见。不管是主张“以古开今”还是主张“中西融合”,都认识到中国画面临着改革、创新、转型的命运,既然“变”已不是问题,关键是如何“变”?徐悲鸿、齐白石接过任伯年、吴昌硕的大旗,标新领异,标志着中国现代人物画和中国现代花鸟画的确立。而真正确立中国现代山水画的地位、改变了一代画史的,是傅抱石!诗人从历史宏大的角度出发,推开纷繁的时间,终于点出本诗所写的主人翁----傅抱石。


    傅抱石(19041965),江西人,原名长生、瑞麟,因敬爱“抱石怀沙”的屈原,又喜爱刻章,改名抱石,号抱石斋主人。先后执教于中央大学、南京师范学院。1957年起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曾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美协江苏分会主席。有着强烈使命感的傅抱石,一方面继承了传统画的基本价值观,另一方面又一改传统山水画向案头讨生活的画风程式,他体察真山真水,进行艺术变革。“其命唯新”、“踪迹大化”都是傅抱石自刻的印章题字,从中也可一见抱石先生自己内在就有着胸怀书画界全局的眼光、继往开来的使命感和创新、顺应时代风尚的绘画思想。正因为有着这样“代山川而言也”的信条,抱石先生的笔下画意深邃,章法新颖,翁郁淋漓,气势磅礴,山 “活”了川“动”了。


    “倡言笔墨合时作,金陵新派吹号角”,这就要说到19598月,傅抱石发表《笔墨当随时代》,倡导中国画要为时代服务,他自己的画作扎根传统,又以全新的形式、全新的内容处处体现着新时代、新社会的神采。“金陵画派”是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吕凤子、徐悲鸿、张大千、粱文颜等画坛名流云集南京而形成的画派。六十年代初,傅抱石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率领“江苏国画工作团”作二万三千里旅行写生,创作了《待细把江山图画》、《西陵峡》、《黄河情》、《枣园春色》等一批代表作品,同行其他画家的作品一起,在北京中国美术馆举办“山河新貌”画展,反响强烈,成为新的金陵画派,由此也将以写生带动传统国画的运动推向了一个历史高潮。


    “气宇历落自奋跃,一洗百年寒俭疫”,诗人继续铺陈抱石先生的作品风格、意境本质,以及其在书画历史上开宗立派的艺术大家之地位。


    从意境本质上看,傅抱石的作品得石涛之精神,恣意纵横、气宇历落、奋跃飞动,廓清了“四王”以来山水画的靡弱之病,开辟了现代中国山水画的新纪元。傅抱石自己曾说:“我认为中国画需要快快地输入温暖,使僵硬的东西先渐渐地恢复他的知觉,再图变更他的一切。换句话说,中国画必须先使它动,能动才会有办法。”“我画山水,是充分利用两种不同的笔墨的对比极力使画面‘动’起来。”


    从题材内容上看,傅抱石突破传统题材的束缚,新中国成立后所画的题材,几乎都是前人所从未画过的他真诚地把毛泽东的诗词搬到了纸上,或把诗词中提到的重大历史事件作为新题材在欧洲系列写生中,又把国人认为不入画的电线杆、火车轨道等又都搬上画面,并在构图中舍弃了国画中常用的构图方法。新题材,如果只是新,并不能成其为艺术品。傅抱石则探索表现技法与新题材的结合,为中国画传统文脉拓展了新境界与新形态。


    如果说前面这几句诗都是从在历史的深度和广度上概括交待抱石先生的生平、画品和书画界艺术地位的话,那接下去,诗人开始笔峰一转,呈现了抱石先生作画时的物我两忘之状态。


    “傅家贮酒三千钵,兴来斗酒意气发,这句夸张是个非常好的过渡。事实上,抱石先生之好酒,有好多趣事。他喜欢度数极高的老白干,每每买来酒,都要倒出一些,用火柴试试能否点燃。当杯中的酒有火苗冒起,他就会夸赞:“好酒!”有客来访,他往往给客人倒茶,自己以酒代茶。1958年到 1959年期间,抱石先生和关山月合作绘制人民大会堂《江山如此多娇》这巨幅山水画时,没有酒喝,抱石先生画兴索然,灵感难以激发,就写信向周恩来总理讨酒喝。据说信写得真情意切,把总理逗乐了,特批两箱“茅台酒”。他自己说:酒不下去,笔提不起来。一旦有酒,抱石先生的灵感便来了。酒这个液体,看似柔绵无骨,却是一把柴火,能激发、外化、展示人潜藏于内的所有激情。抱石先生就是这样个性地把酒和精神追求、艺术创造融为了一体。且看诗人如何描写。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