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冰心在玉壶

  我的朋友马师傅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白瑞 |  浏览(43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9-12 21:49:20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13 10:08:05  
  本作品所属分类:散文册页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1976年,我在南京一所中学当老师,做一个初三班级的班主任。那年,学校组织学农劳动,地点在江浦农场。这是我在读中学时曾经学过农的地方,那是在1971,我当时是初二年级的学生。没想到,时隔五年,我又来到这里学农,只是这次学农我的身份由学生变成了老师。这是一种巧合,也是一种缘分。

一别五年,江浦农场依旧,漫无边际的农田还在,阔大的打麦场还在,一辆辆庞大的“康拜因”还在,甚至连地里的“狗屎瓜”还在。我和学生在这里参加劳动,我和他们朝夕相处,度过了充实而愉快的一周时间,师生间留下了不少笑话和趣事。

在这里,我结识了农工马忠熙,他是负责协助我们这次学农的。我和他说起当年我在这里学农的经历,并提起了当时带我们的农工费师傅,马师傅睁大了眼睛,说:“费师傅和我是一个队的呀,我们是好朋友,那你是南外的吧,那年是有南外的学生来我们这里学农的,他们一个个洋气得很呢。”这一说,就更近了,我对马师傅顿时有了一种特别的亲近感。我当年学农结束,回到学校后写了一篇作文,题目是《农工费师傅》,这篇作文得到了教我们语文的王厚智老师的好评。我问马师傅,那费师傅现在还在队里吗?他笑笑说,费师傅他早就高升了,到场部机关工作了。

这次学农时间虽短,但我和马师傅几乎天天在一起,他是老知青,我是新知青,我们之间共同语言很多,有说不完的知心话。他那时已经成家了,他还带我到他家,见到他的妻子,也是农场知青,还有他那活泼可爱的女儿;他还请我在他家吃了一顿饭。

学农结束了,我就要回南京了。临行时,马师傅来为我送别,他赠送给我两张相片,一张是他的登记照,一张是他舞剑的风景照。他是一个剑术爱好者,在农场几乎坚持天天练习。

    记得我也赠送给他一张我的登记照。在那时,朋友间互赠相片是一件很庄重而神圣的事。

结束学农回到南京后,我和马师傅通了几封信,后来因为各自都很忙,就渐渐失去了联系。马师傅当年赠送给我的两张照片,我都珍存在我的影集里,有时翻看影集,我总是要多看一下这两张照片,在心里问一声:马师傅,你现在还好吗?

写于911日晚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