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保延的博客
来自云之南的声音
标签
情感  |  母亲  |  诗歌  |  随感  |  音乐  |  流行  |  通俗  |  云南
更多标签>>
  序:在湖畔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董保延 |  浏览(42)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8-09-14 08:23:37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14 08:23:37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昆明只有一个翠湖,人们把它称为这座城的“眼睛”。

我住在翠湖畔,天天可以看到“眼睛”的神采奕奕,神情飞扬。

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翠湖就已经很有名气。因为家离翠湖只有一里之地,儿时的记忆中一直难以磨灭的,是拉着母亲的衣襟从福照街去翠湖的映像。

时光进入到上个世纪70年代,怀里揣着入伍通知书的我是在翠湖畔穿上的军装。当时想到的第一个行动,就是赶快站在翠湖边上,亲昵的和它拍下了一张黑白照片。

过了23年,从部队转业的我竟然又被分配到了翠湖边的一所大院,成为国家机关公务员。从此,湖边的景象,天天陪伴着我,湖边的所有生活——无论快乐不快乐,组成了我人生旅途中的一幅幅画图。

匆匆一晃10年,我的家也搬到了翠湖边。尽管单位搬离了翠湖,但是,翠湖与我,依然是天天在一起。翠湖,真正成了我家的后花园。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看着翠湖四季芳菲,花红柳绿,听着翠湖涛声依旧,漫舞弦歌。我的岁月中每一天都有“翠”有“湖”,生活永远滋润,心灵不会干涸。

难忘秋叶金黄,冬雪潇洒,春光悠扬,夏花灿烂。

最恋荷塘月色,九曲鸥翔,竹林倩影,唐堤嫣然。

湖畔的日子,有云淡风轻,有水韵波光、有树的荫凉;湖畔的故事,有梦、有诗、有一直在追随的远方……

那荡漾的湖水,始终充满了生命的活力,虽没有海之涛,没有九尺浪,却有温柔的呵护,有和谐的陪伴,只要在湖边一走,就可能走出满心的愉悦,走出胸襟的宽敞。

我想,这一泓浅浅的湖,一定就是从地心深处汩汩涌出的泉,带来大地的灵感,携着润泽的遐想。否则,为什么每每走在湖边,总会产生创作欲望。心旷神怡,笔墨酣畅;画意哲思,锦绣文章。

我喜欢在翠湖看天高云淡,那是大自然的馈赠。我喜欢在翠湖看水清木华,那是全人类的福祉。在水一方,也有我的“眼睛”;在水一方,孕育我的梦乡。

比之海洋的浩瀚无垠、大江的飞流击水、长河的雄浑悲壮来,这小小的翠湖也许只是沧海一粟,但是,假如你认真的走进翠湖,它依然能够让你感受到“上善若水”,享受到生机盎然,遥望到海阔天空,体验到水滴石穿。

翠湖,追求的是一个干干净净的清凉世界,塑造的是一个可以让绿色生命永不枯萎的形象。

史称,至少在元代之前,翠湖因九股泉水(民间习惯叫“九龙池”)涌出的泉水由洗马河直接注入滇池而闻名遐迩。后来因几次大型水利工程,滇池水位下降,翠湖与滇池湖面分隔,成为独立的一潭秀水。湖水“赤旱不竭”。后来,人们又在湖里种下千叶莲花,加上周围“蔬圃居半”,俗称“菜海子”抑或“翠海”。民国初年辟为园林,遍植柳树,普种茶花,渐渐就有了“翠湖”的美称。

沧桑看翠湖,声名也显赫。翠湖的来世今生,让我不得不对之刮目相看,仰之敬之,感之写之。湖水盈盈,也就成了文字。我的每一次着墨著文,几乎都是在翠湖畔完成的。因此,我构思行文的过程,无一不是对翠湖之“翠”的一次深入,一次解读。因此,我第一次在网络上发表文章的时候,就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昵称定格为“翠堤飞花”。乃至7年前出版我的几本文学作品时,也十分庄重的将这套丛书的名字定位于《翠湖边上》。

当然,再一次编辑出版这本文学作品集时,我把书名最终确定为《湖畔》,也是顺理成章的了。收进这本书的,大多是我从2011年下半年以来创作的散文、评论类作品(诗歌拟另出一本)。之所以结集出版,只为了一个目的:让翠湖之水也流进朋友们的心里。

我始终认为,作品是人品的写照,也是生命的一种体现形式。有了翠湖,无论人格的生命还是文化的生命,都应该永远春意盎然、生机勃勃。

                                                2018年夏天于翠湖畔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祝贺

发布者 :唐大柏 (2018-09-14 18:42:36)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