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文化
文字里有乐
标签
诗歌  |  情感  |  生活  |  嵌名联  |  文化  |  修改  |  对联  |  序言
更多标签>>
  深切怀念学兄白万选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生活  情感  悼词 
  发布者:冯宝哲 |  浏览(24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9-15 08:10:12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15 08:10:12  
  本作品所属分类:悼词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深切怀念学兄白万选

 

今天是九月十五日,是我的老同学白万选的头七祭日,这几天老同学的身影总在我的眼前晃动,昔日同窗好友的离世,更勾起了我对他的深切怀念,觉得很有必要用文字记载下来,以寄托我的哀思。

白万选先生一九三四年九月二十六日生于蒲城县西白家渠村,二零一八年九月八日零时四十六分卒于蒲城县城。享寿八十五岁。

万选老兄是我的初中同学。我是一九四九年八月考入蒲城县初级中学的,这个学校的前身是蒲城简易师范,校址在县东焦庄,解放战争处于拉锯状态时,校长张警玄曾于永丰战役后率领师生二十二人北上宜川延大分校学习,投身革命。解放后经县政府三科接收,迁入新址改名蒲城县立初级中学。我被编入秋五二级乙班,白万选是半年后一九五零年春考入这个学校的,被编入春五二级甲班,当时我们不在一班,并不熟悉。后来我因家庭经济困难,休学半年,复读后被编入春五二级乙班,由于都在学校担任着学生干部,我是少先队大队长,他则在团总支担任职务,后来又被选为学生会主席,于是我们之间便熟悉起来。他当时是全校有名的尖子生,在他们班每学期都稳居第一,经常在全校拔魁,我们五二年初中毕业时共四个班,二百一十人,他各门功课的平均分数是头名状元。初中毕业后,有五十五个同学被中国人民银行西北区行银行干部学校高中部招收,我又同万选一并在列。并且一度分在同班同组吃住同室,在一起学习、生活,关系更加亲密,我们又进一步发展成知心好友了。只是后来转为短期培训后,我们才分了班,他在18班学会计,我在22班学货币管理。他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品学兼优,是大家崇拜的对象,在一些女同学的眼里,很自然地成了白马王子,记得在银校就有一位房姓同学,向他求爱,但他却表示学习期间绝不为恋爱分心,于是便断然拒绝了。这个同学紧追不舍,他却始终不为所动。其实当时已到谈婚论嫁的年龄,同班就有好几对同学处于热恋中,但他为了专心学业却毅然排除干扰,不涉绯闻,这种正品清风,深为同学所仰。而这位追恋者却仍念念不忘,以至毕业几年后,发现《陕西银行简报》上,有临潼县人民银行白万选所写的一则消息,便直接寄函重抒情意,谁知这个人只是和白万选同名同姓,并非是我的老同学,人家将实情告诉她后,我的这位女同学反而回信说愿意同其交个朋友。这个插曲是我在省人行开会时,临潼人行的信贷员张健告诉我的。

其实我的老同学一九五三年从银行干部学校会计班毕业后支边去了青海,被分配到黄南藏族自治州铜仁县人民银行工作,由于工作出色,一九五四年底被上调到黄南州人民银行中心支行,从事信贷工作,遂后,他的才能被党政领导发现,又于一九五八年被调往《黄南报社》担任编辑和记者,黄南州计划组建剧团,因为他是陕西人,又把他调入文卫局,让他担任剧团团长,挑起了组建剧团的重担,他不负重托,以一个外行的角色,往返多次回陕联络组织秦腔老手,招收戏剧人才,终于胜利地完成了组建任务,使古老的秦腔艺术能够悠扬地飘荡于青海高原。一九六四年他又归队被调回黄南州人行中心支行任信贷科长,他把自己最宝贵的年华贡献给了地处青海高原的藏区同胞。

一九七二年他向有关组织部门提出了调回故乡的申请,但因蒲城当时安排外调回县的中层职务确有困难,他又不计名利,甘愿放弃领导职务而以普通干部的身份被调回陕西,分配到蒲城县人民银行秘书股工作,与我同处一个单位。当时正值文化革命后期,各单位正在进行斗、批、改,他的第一件任务就是参加审查我“黑日记”的专案小组,这也许是某些爱护我的领导的有意安排,在整我的人中加了一个楔子,使那些无限上纲者多了一个羁绊,使专案组中同情我的人占了上风,这也就成了我能够及时摆脱困境的原因。是金子到处都会发光,我的老同学在银行的突出表现,又引起了县上领导机关的关注,一九七九年他被调到县委财贸部工作,一九八三年底又被调到县经委担任财贸股长。

一九八五年元月他的身体产生异常,经医院检查为膀胱癌,这可是个绝症啊!一般人很难承受这个巨大的压力,甚至会精神崩溃,但我的老同学却处变不惊,豁达坦然,镇定自若,心境平和,面对手术的痛苦和化疗的折磨,他与疾病开展了坚决的斗争。第一次手术后,相隔一年,又有复发,于是再动第二次,隔了一段时间又有感觉,第三次手术彻底除根,如今已经三十多年了,被医生惊叹为抗癌史上的奇迹。

他于一九九三年八月退休,我调渭南后回蒲时也常去探望。记得大约是二○一三年春季,我回蒲城到重泉路他所住的单元楼去拜访,敲开门后所见的主人我竟不认识,原来我的老同学已经乔迁了,去向何往?询问新主人,只说另买了地方住进高楼了,究竟搬往何处,竟至一盖不知!那时手机尚未普及,我们之间的联系只能依靠固定电话,我手中只有他的电话号码,要想联系却束手无策,此后多方打听,总无音信,老同学就这样在我的视线中人间蒸发了!当然,他肯定还在渭北这个小城的水泥壳中安闲踱步,只是我不清楚他在何处立足罢了!谢天谢地,今年春节前大儿媳终于弄清她有个同学竟是白万选的女儿,由此才获得了白的手机号码,于是失联五年多的老同学意外地实现通话了,那种高兴的心情,真是让我无法言表。原来他搬住的地方在县城的西南角,在106省道之旁的长乐街惠安小区13号楼。春节时,我回蒲城专程去看他,老同学见面自然十分亲热,看得来他虽然仍显清瘦,但身体硬朗,气容焕发,谁也看不出他像八旬过五的老人。我将拙作《风雨留痕》三卷本送他,他表示感谢。他的孙女白雪则爱不释手地立即翻阅起来,看得来同她爷爷一样,是一个善于学习的姑娘,我们当场接通了手机微信,因为他家又来了不少亲戚,于是我们便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以后我们通过白雪的微信,又有过多次联系。

九月八日早刚起床翻看手机,突然看到白雪于凌晨一时零二分发来的微信,“我爷爷人走了!”这简直是晴天霹雳啊!走到哪里去了?这还用问吗,这个走了肯定是驾鹤归西了!怎么可能呢?春节会面时他还那么精神的,怎么不声不响就走了呢?经进一步了解,白雪发来微信说:“前天晚上整个人好好的,突然就躺在床上动不了了,立马打了120,送去医院都好着,昨天医院说不行了,糖尿病引起肾衰竭。”原来罪魁祸首竟是糖尿病啊!但是临终时没有遭受意外的折腾,还算走得平静,已是八旬过半的高寿了,称得上寿终正寝。这也是不幸中能够给人以慰藉的一种选择了,于是我立即草拟挽联:

沉痛悼念白万选老兄:                          

聪颖忆当年,同窗翘楚,蒲中学霸;                   

豁达钦老友,旷世英才,抗瘼奇人。                      

老同学冯宝哲敬挽

         2018年9月8日

赶忙让老伴上街扯八尺白布,一分两绺,用作挽联载体,并急速赶回蒲城找寻书法家严纪续书写挽联。正好严老刚从医院打点滴回来,闻听我的要求后,二话没说立即抱病运笔,认真细心地挥毫泼墨,一副表达悼念之情的挽联便迅速完成了。待至墨迹稍干,已是下午五时左右,于是,由大儿晓辉驱车同我一起去白府吊唁。

我恭敬地在老同学灵前上香鞠躬、默哀致意,见到夫人白嫂,自然凄凄惨惨,我只能以节哀劝慰。听说老同学要于九月十日下葬,我本当亲送老兄一程,无奈因外孙的婚事,时间发生冲突,无法前往,只好祈祷老同学入土为安,一路走好,驾鹤仙游,天堂安息!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