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坚的博客
赤脚走天下
标签
摄影  |  gdrgrg4egg  |  大概  |  书法  |  诗歌  |  生活  |  文化  |  情感
更多标签>>
  黑腾线孙民语录之九(阿坚编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阿坚 |  浏览(30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09-16 15:25:37 最后更新时间:2018-09-16 15:25:37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227

 

路过保山、永平曲硐,大理等地,都有道光、咸丰年农民起义的传说,杜文秀、桑道三都是英雄人物。我顺便打听时,对方若问我“你问这些要干啥子”,我估他是回族,且这事不会轻易说。历史的阴影呀。听着和述者的不同,会造成信息不足或过之。

 

228

 

府谷有不少闯王高迎祥、八大王(张献忠)、曹操、老回回的传说,以及洪承畴。想起小时听小说广播《李自成》,后也看过姚雪垠的原作。造反的故事有生命力,尤其穷的地方。它解闷出气,拟或有提示。

 

229

 

丽江以北有一两处的金沙江古渡,留下不少忽必烈大军南下的传说甚至遗迹。据说势不可挡,并无屠城之说——远不似成吉思汗西进那么“屠人如刈草,略城当摧帐”。元蒙对汉要的是税和听话,甚至还让汉人管汉人。那么好的西湖、秦淮河对蒙人来说,哪有草原好,皇家每年夏都要返回桑根达来一带的上都(在黑腾线上)。我在想,那时的蒙元对汉族到底是种什么心态——生命观念不一样。

 

230

 

在彬县过的泾水。七八年前去过其下游的泾阳——是访唐代的野陵,也去过其上游的泾源,一是打听同治年的战事。旅行就是走在厚厚的历史叠点上。不管有多少点或有增无减,我注意的最多的也仅是前几位,若干年后,有的重要点就被挤到后面去了。

 

231

 

黑腾线是有方向的。我之所遇,有些像眉没头苍蝇——撞到什么就是什么。所以原始笔记太杂冗,碰见盲井的故事了,碰见废品的价格了,新奇太多了,已安心知足的被拐妇女,有教养的同性恋……

 

232

 

在广元地区的大巴山区,向一地里干活的农妇打听道,她健康满胸,说话带笑容,我索性坐下歇会儿,见四周就她一人,我忽然假想我上前把她摁倒的情形(老阿说过,有的事不能做但不能不假想)……。呀,我这根烟抽得有些色情,继续假想:她理好了裤子却说,你莫慌么,整的不安逸。记得某诗人说:任何男人都想象过强奸,这是深一层的本能。

 

233

 

黑腾线一点不沾边的西部省区仅四个,藏新青宁。也没有任何一条直线能同时沾上藏新青宁。望着我画上黑腾线的中国地图,我玩起了直线游戏……

 

234

 

活一天才能有一天的生命。黑腾线让我积累了两个多月的生命。我奶奶爱说:攒着攒着,窟窿等着。我把我的生命攒够了,要填到一个什么样的大窟窿里呢?那个窟窿之空虚是给我留的,等填进去就不空虚了——不能再想了,费脑子,……窟窿你爱等不等。

 

235

 

富县城边有个古塔,老阿和小华在我到的前几天还访过,以前我也陪他们访过古塔,但我感受没那么多。我的感觉点比较散……呦呦,你看甘泉这家老墙上这条蜈蚣,多像密檐塔的微缩呀……你看那个大嘴妇女只在唇中央画了口红……

 

236

 

丽江也有龙泉寺,据说除供观音也供皮匠之祖孙膑,但我没去。想起去过北京的龙泉寺几次,一次是帮老弛讨寺里的斋谱,也见了学诚法师一面,并听到几个义工的说法。不管学诚法师说什么,语气都很柔和。今年也在京新华书店见学诚著的《好好说话》,题者大约为好好说话也能练习境界进步。我不太会说话,非弱即过,但我也不打算练了。

 

237

 

路过竹园坝,想起5.12大地震后,后小组的王爷老阿狗子等来青川县当过志愿者,号称涉灾之旅。过广元、想起5.12后朱剑来此一木亥的工厂查看有无泄漏——他管那种污染叫脏。过剑阁,想起老苏讲他在此开过刺梨酒厂。路过阳平关,想起……。黑腾线上,朋友们到过的点,依次在我记忆里展开,爱旅行的朋友,他们替我玩过第一遍呀。

 

238

 

过五年也可以这么说,在骑过黑腾线的人里,我是花钱最少,食宿最差的。用老弛的话是:穷逼旅行。没错,被穷逼的只能节俭而行。穷是罪么?富是德么?不懂。反正穷逼富逼都是逼,都是为了生。

 

239

 

骑在国家的大地上,到处都能看见政治标语和领袖像,也能看见人民,从他们的眼睛里我想分析出敬畏与爱戴的比例。马基雅维利说过(大意):被人民爱戴,还是被人们敬畏,最好两者兼备……(《君主论》)。我是用两个月看了国家的一条黑腾线,国家真大呀,管理起来太麻烦了。想想我就觉得无限。算了,我还是想想怎么当好有限的孙民吧。

 

240

 

这一路都能看见通缉令和寻人启事,或是城市还有寻狗启事。想起一句诗:这不是一个逃亡和走失的时代,庸俗幸福的日常,我住在一个思想憋闷却没有出口的地方。这诗人多半是吃饱了撑的,穿暖了捂的。没有灾荒、战争多好呀,所谓岁月静好。读读街头的张贴,我竟然有一种侥幸之感,抑或漏网感。

 

241

 

一查中国地图,我还差云南西藏新疆内蒙的边境线未骑,中国一圈还差一多半,看来以后还得接着骑呀。向阿Q学习,怎么也得把那个圈画完,画不圆没关系,而黑腾线就是这个圈上的腰带。

 

242

 

骑过秦岭的红花铺、黄牛铺一带,知哪条小河就是嘉陵江的源流,据说附近有陈仓道的遗迹,我太湿冷,没走访。过去坐火车,多次路过小站红花铺黄牛铺,跟自己骑上坡路不是一回事。但一会儿下坡去大散关,我就可能比火车快,气死蜀道上的李白。

 

243

 

过甘肃的两当县,知1932年习仲勋等在此搞过兵变,几经战斗,终带所剩部队到旬邑与刘志丹的红军汇合。其所经路线,较吻合今黑腾线。旬邑旧称三水,更早的同治年在此又过战事。

 

244

 

过冕宁县,此有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想起我认识的导演张赞波在附近采访过与发射后残片打过交道的农民——那也是些后或后面的故事了。

 

245

 

略阳和徽县之间有青泥岭(岭南有白水江镇、青泥河乡)。据说李白《蜀道难》中提此为“青泥何盘盘”。但现在没那么难走,修公路了。就算当时也不会“难于上青天”吧。李白是个严重的抒情诗人,言多高妄。

 

246

 

骑车翻越秦岭还是比徒步流畅轻松多了。七年前我和老阿徒步翻了两天。第二天从西翠华翻到山南麓的羊四庙、营盘(属柞木县),40公里,把老阿都累得发烧了——在终南山的山脊上,他把一泡尿分给了黄河和长江呢。

 

247

 

我悄悄地逼问过自己:黑腾线上不记录、不拍照,并且事后不写文章、不向别人讲述,那你还骑这线么?当然一路的见闻、思考会变成你生命的营养或伤疤。我真不知怎么回答,多半会说:有可能就不骑了。但这么问太狠了。

 

248

 

内蒙的化德县,河北的康保县,是黑腾线上离北京最近的县,也就两百公里,北京的朋友到这会我最方便了——我这么想的意思连我都不好意思了。化德以前是蒙王公的游牧地,清末才有山西人垦荒,口音仍有老西味(据说“西”是“醋”的西北地方古音)。

 

249

 

归程在哈尔滨火车站,见身边一年青人在读一本小说并不时笑出——他应读手机呀。我斜眼看那书页,是《我是你爸爸》(《王朔小说选》中一篇)。我问他在哪买的。他说:街上旧书摊——我一北京同学推荐的。我心中高兴,却对他说:你也配看王朔,王朔是伟大的思想家,就你这样的,可不要碰《我的千岁寒》。他有些发愣。我用的是激将法。我和老阿最服“千岁寒”,但身边的朋友不这样,太遗憾了。

 

250

 

滇川陕晋及东北这五大方言区。总是刚学会听一种方言就该学新的了。本想加入各地的重要方言,太麻烦了,但骂人的话在我的语音库里,当然还有性的话,太形象有味了。

 

251

 

路过的好的牌匾,我都会认真看,心摩指动。民间有好字,书者无大名。窃以为书法之法,为传统所右,今日之好字成家,字需在法内法外出入起伏。只在法内的,不新鲜;太个性的又全在法外,也与书法无关。

 

252

 

望着地图上的黑腾线,其附近的山河地名、公路线,盯住一点,我几乎能迅速放大至我苦骑的形象。我没俯瞰过我。天上过了那么多飞机,它们也俯瞰不到我。我想俯瞰我——下次去康保一带再骑一段,让孙磊用无人机拍一段。我太想俯瞰我了。

 

253

 

李克强一次谈到中国东西部反差时提到过黑腾线。但该线不是一条实线,绝比不上一带一路那样伟大的路线。在旅游、旅行放牧也不会火起来。它只是求新的旅者实践的有综合意义的旅行线,带些后现代的意味;把虚线玩成实线;把专一玩成解构;把正式玩成自然而然。

 

254

 

我不是学社会学的,那我也觉得在黑腾线上,随着纬度经度的变化,不光地理、地缘不同,人种、宗教、民族、病别等大项上都有变化。胡老当年比较的是线两侧的人口。整条线若以徽县做中点,比较两端肯定有趣。

 

255

 

在庆阳地区的一个小县理发,那妇帮我洗头时劝我再到里屋玩玩,我故意指指其在旁边看动画的小儿,她说没事。这让我一下想起了鲁迅的《颓败线的颤动》,讲妓老后被儿辈唾弃。老鲁搞过妓么?应该没有。可那里面的描写性交“苦痛、惊异、羞辱、欢欣而颤动”,很逼真。这个故事(梦)是个三棱存在,一棱正折射老鲁自己的绝望。我觉这故事不讲也罢,“当我沉默时,我很充实,我一开口,却感到空虚”。

 

256

 

有各种声音的黑腾线,我无法讲成多声道的立体声。我可单给朱大师讲他想听的,可单给老瓦讲风情风趣的,可给小疼讲关于庙的,给老阿详细地报出地名就行……

 

257

 

好多次迎面撞见放学的小小学生,我喊:习大大问你们好。孩子们发愣。我又喊:今晚不许尿炕。孩子们笑了。撞见过中学生,我喊:北京大学欢迎你们!他们发愣,我又喊:饭前便后要洗手。他们乐了,也喊:不是……

 

258

 

餐饮创意。目前日餐较火,可开“黑腾线料理”,主营寿司、鱼生、味增汤。视来客情况而放久石让或三味线的音乐。等日餐式微后,改叫“黑腾双飞酒楼”,左堂为黑河菜,右堂为腾冲菜,各堂有相应的装饰、音乐等设计。

 

259

 

多年长途骑车,我也有运动职业病,非“网球肘”,而是“骑车膝”。天行健,小人自残不息,把膝盖骑烂了算。老阿从老楼那定了奔驰牌轮椅,他用完了我用。我不明白“天行健”的深意,我拜什么呢。还是王爷爱叨说的那句:正中之拜就是那川流不息的天命。

 

                                            (待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