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侃旧书刊
故纸收藏  其乐融融
  《中国青年》在晋西北    上一篇  下一篇    
  标签情感  生活  文化 
  发布者:方浩然 |  浏览(62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0-03 23:24:12 最后更新时间:2018-10-03 23:24:12  
  本作品所属分类:书刊旧事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中国青年》在晋西北

 

 

19406月,继《中国青年》延安版创办之后,韦君宜被派去晋西北的兴县创办《中国青年》晋西版。

 

据她说:那时候“华北油印石印大大小小的刊物渐渐被后方人士所重视,常常看见报纸上用稍夸耀的语句说起华北前线和敌后的文化工作了。”在这些印刷粗糙装订各异的报刊中,《中国青年》晋西版有着不同寻常的创办经历。

 

那年夏天,韦君宜收拾好要带的《中国青年》刊头、木刻原版、社章、还有部分文稿,又打点了简单的行李,用双脚丈量了八百里山路,从延安来到黄河边。她曾以唐代温庭筠的诗句感叹这次远行:“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在河西的蔚县住了一夜,天刚亮就听见日军的炮声,河对面冒着黑烟,炮口对着河西。对面传来消息说,非战斗人员已经撤离,等对敌反扫荡结束才能过河。这一仗打打停停,在这里足足困了两个月。后来战事终于平稳了,君宜才随着队伍过了河,赶忙着手办刊工作。头一件事先物色两个助手,兴县地方不大,但找了几天才来了两个勉强会写字的学生,不管怎样,中国青年社晋西分社就算建立起来了。

 

三个人,一间空房子,除各自的卧具外,只有韦君宜带来的那几件东西,地地道道的家徒四壁。韦君宜是个乐天派,在这样的条件下也不忘自我调侃,她曾说:“人生地疏,要拉开场子,也得先拜拜江湖,认认地方。”是啊,办刊物首先得有稿源。于是,她四处打听,想走访晋西文化界的朋友和作家,有人把晋西出文化人的地方数给她听,又说,再没有了,晋西这地方本来就没什么文化。但是她不死心,就按人家说的一处一处拜访,几个地方相距都很远,又都是山路,她怕鞋子吃不消,就把鞋底绑上稻草,几天下来累得腰酸腿疼。在对联络上的“文化人”讲明来意后,他们差不多都是诚恳多于客气地对她说,我们很少做过文化工作,不是什么文化人,更不是作家,只是为了文字通通顺。原来这些人几乎都是队伍上的政治工作员,文化确实有一点儿,但素质很低。

 

眼看着就秋凉了,工作还是一筹莫展。“无中生有,沙里淘金”,韦君宜终于想出了办法:“既然这里没有作家,那就都是作家;谁都不能写,那就谁都是刊物的写稿人。”她大胆地找人要稿子,找过部队的青年干事,政府的秘书,青救会、妇救会、农救会的县干部,小学教员,脱产青年农民,合作社店员等五花八门。这些人都是生平第一次碰到编辑向他们约稿,为了打消他们的胆怯心理,韦君宜对他们说:“这个刊物和别家不一样,就是要那些不会写的人的文章。”就这样,从乡村到山沟,再到几十里外,找各种各样的作者,眼看着收来的稿子已经有半尺高了。

 

摊在桌子上的有光纸,麻纸,毛边纸,旧书的反面,大大小小的纸头儿也都写满了七扭八歪的字。看着这些力透纸背的文字,韦君宜一是高兴,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二是发愁,这些文字根本构不成句子。从这些“稿件”中不难看出当年物资之匮乏,不难看出当年作者之纯朴,不难看出当年文化之缺失,不难看出当年办刊之艰难。

 

接连几个晚上,三个人在油灯下辨认着一片片文字,改病句、加标点、分段落,再抄到从延安带来的油印稿纸上,竟也编出了近5万字的文章。稿子编完了接着就是印刷。晋西唯一的一家印刷所,靠仅有的一台小铅印机,字模单一还缺字少字,承印着两种期刊一种报纸。当去交涉印刷时,厂家说铅字不够已无法接新活了,除非你能买到铅锭,铸成字再来印。这可让君宜犯难了,这荒郊野岭的到哪去买铅锭啊!接连几天,看着手里的稿子不能发排,急得她吃不好睡不下。有人出主意改用石印,但是石印的费用比铅印高很多。后来有人说河那边也有一家印厂,是否西渡黄河到陕西去印,不然等到哪天才能出版。

 

经过艰苦的筹备,由韦君宜主编的《中国青年》晋西版,以中国青 年社晋西分社的名义,终于在1940111出版。贺龙为此亲笔题词:“青年应该是革命的先锋队”,关向应等也都亲自为刊物题词。君宜执笔的发刊词《和晋西青年朋友见面》只千余字,生动地写出了“晋西在灾难中”的变化,提出了办刊的宗旨:“这里没有什么高深研究,它将陪伴晋西广大青年,中下级干部,做一点科学知识的普及,下层工作经验的交流。反映大家生活,发表大家习作。有一分力,发一分光,希望大家多给它帮些忙,使它光辉似雪,就和那岢岚山上银辉的积雪一样。”

 

19414月,终因战事吃紧,各种困难不断袭来,时间不长,就支撑不下去了。不久,韦君宜奉命返回延安,当她发现中央青委里少了些熟悉的面孔,这才知道在一个月前,延安的《中国青年》也停刊了。过去的战友纷纷奔赴新的岗位。革命的需要就是命令,稍作休整,韦君宜再次背起了行囊。

 

《中国青年》晋西版虽然出现的很短暂,但它所含的真正价值,不在于内容有多高深,编辑水准有多精干,而在于它诞生于民存在于民的实际意义。当我再次翻看这些粗糙的纸片,回望激情燃烧的岁月和那串蜿蜒的脚印时,让我深深的认识到,《中国青年》晋西版顺应了在中国偏僻落后地区宣传科学、普及文化、启迪民智的需要;也为那些特殊的人群——战斗在最艰苦环境中的边区青年,提供了最宝贵的精神食粮。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