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哲学院大旗分院
1、各大小网站均可直接转载,但请务必保留本人署名;2、平面媒体可以先转载,但务必与本人打个招呼;3、对本博文章观点不同意的可以拍砖。
  张艺谋《影》的当代艺术意识和起哄美学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曹喜蛙 |  浏览(24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0-04 09:58:40 最后更新时间:2018-10-04 09:58:40  
  本作品所属分类:评论娱乐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张艺谋《影》的当代艺术意识和起哄美学

文、曹喜蛙

今年国庆档的电影,最值得看和最有品味的是张艺谋的《影》,由邓超、孙俪、郑恺、王千源、胡军、王景春、关晓彤、吴磊等主演。当然,《影》的好看并不是所谓东方美学“水墨杀”,更不是电影剧情的“阴谋”“腹黑”,这些在以往的电影里都被用烂了,不值得一提。《影》值得一看的,恰就是主人公的“影”,对小人物的发现、挖掘、聚焦,彰显了电影美学的当代艺术意识和起哄美学,尤其这里的“小人物”并不是专指电影里的主人公境州,而是相对于张艺谋那样的大导演的小导演、小艺术家。

北京宋庄有很多当代艺术家,他们也在努力解决水墨的当代艺术问题,他们有杭法基那样老一代坚持在理论和实践观念的探索,也有如新京派十墨新实践:吕宗平锈墨、王勇隐墨、李广明冰墨、李纯子炒墨、于立气墨、邵岩射墨、大卫香墨、黄岩涂墨、老赫砸墨、王轶琼烟墨,尽管他们十墨都在实践上强调自己当代艺术的一面,但不管非墨,还是超墨,他们在中国文化超基因上与传统水墨还是脱不开关系。

大概大家都忘了张艺谋的摄影出身,他是一个在现代摄影艺术上有抱负的现代摄影艺术家,他早期的电影之所以为大家所喜爱与他电影的色彩极致的追求分不开,他的大红大绿早就为大家所熟知和滥觞。而此次,在电影《影》的拍摄上,他极大的释放了自己的当代艺术意识,他不惜烧钱用大银幕营造了一个小环境,不要忘了大银幕那简直是太烧钱了,而要用这样的小环境去拍一部电影而不用后期的电脑技术而是货真价实的去拍,“用物质控制”去呈现到大屏幕上,拍出来全剧依然是彩色电影。尽管在《影》电影的宣传上都在口口声声说“水墨风”,其实导演与宋庄的十墨艺术家们一样也不是所谓传统水墨,而是一种不同于以往大屏幕的水墨杀画面。

北京宋庄十墨部分艺术家

影片从头到尾都在下雨,即使屋内也潮乎乎,即使内衣都是雪白的,但呈现的大殿上人物境州(邓超饰的影子)、田战(王千源饰的沛国将军),在卧室的小艾(孙俪饰的子虞夫人)、影子境州等等,都是暗灰色的。子虞在阴森的暗室,在太极阴阳操场上对境州的训练,小艾与影子境州共同的教练,子虞看似胸有成竹,小艾看似灵光蛇舞,境州看似诚惶诚恐,但最后只有影子境州能够离开操练场走到雨地里,剩下的人只能都活在自己的逼仄里。在《影》的整部电影里,大杀器不过是雨伞的艺术想象力合成器,竟然成了对决敌国大将胡军演的杨苍杨家刀致命的绝招。事实上,整日下的雨才是最后靠近“阳光”的好日子,只有在雨里才能摸爬滚打,才能有机会去流那靠近“艳阳天”的血,血都是要流的,但只有朝着艳阳天流的血才是活性的血,就像太极阴阳图里不管黑鱼还是白鱼都不重要,而把握住那度才最重要,这就是《影》的现代摄影艺术的当代艺术意识。

电影是最能体现当代艺术的综合艺术,但并不是每一部电影都能集中表现当代艺术的美学,这与每部电影导演的追求有直接关系,尽管电影往往是集体创作的艺术作品,但导演的追求往往决定一部电影“作者或艺术家”的终极倾向。张艺谋的这部电影画风并不是靠后期调色,而是在拍摄时就极力去还原,是一部有典型的当代艺术追求的作品,整部电影几乎都在雨里泡着,他企图在以往只有中国画家或书法家做到的墨分五色里实现那艺术高度,他要在彩色电影大屏幕上再一次实现,当然现代科学已经突飞猛进,但在大屏幕上拍一部泡在雨里的电影并不是那么简单,因为拍武打故事片并不是拍纪录片,那简直就是起哄,那就是当代艺术的追求,看似起哄但你却不能起哄、要一本正经、要一丝不苟,否则就没有观众看到的起哄美了。就如一个当代艺术展,除了展览艺术家的艺术作品所谓成品,相关的艺术文献也是关键部分,正是观看了艺术文献观众才能完整的理解艺术家的妙处,有时没有这些文献观众总会或误以为很多当代艺术作品就是起哄,很多当代艺术作品常常处在似与不似之间,常常处在艺术品与垃圾之间,艺术文献常常是鉴别当代艺术的重要密码钥匙。

杭法基 与他的水墨实验

一般观众与专业观众的重要区别就是是否关心艺术文献,一般或传统的观众只注重艺术成品,喜欢一目了然的好或不好,而专业观众更喜欢成品之外艺术文献把玩,这种专业观众嗜好“研究”的特点正是一般观众与专业观众的知识鸿沟,是知识型观众对自己的时代要求,他们对艺术的欣赏也是有知识、理性、个性的门槛要求的。一如许多当代艺术欣赏者,他们对当代艺术作品背后的艺术家、艺术家工作室、创作习惯、生活习惯、学习习惯等非常在意,喜欢与艺术家交流、甚至采访艺术家本人,现在通讯、交通发达,他们会打个电话或发个微信、一起喝个下午茶,所以对艺术文献或自己的访问非常重视。比如现在拍电影,张艺谋这样的大牌导演也要专业的纪录片录制团队来起哄,一边张艺谋自己在拍电影干正事,另一边纪录片摄制组在干他们可能不重要的小事,这就是拍大片也要迎合当代艺术的小追求,这本身就是追求一种起哄美,互联网时代实际上迎来了大片大时代也迎来了当代艺术的小时代,大导演的权威与小导演起哄迎来了共存。

实际上,一如当代艺术有无数活跃的小导演,影院、大屏幕上却看不到他们,他们像电影《影》里的邓超饰的影子境州,以往他们就是个影子、工具,活在别人的阴影、暗处,但现在某一天他们却会有自己的思想。在大片的夹缝里常常看到他们在拍“纪录片”、文献片或小电影,他们始终不停的在努力起哄,在一辈子追求在别人看来他们却似起哄,为了这种起哄美,这种美学权威还不承认的美而努力,也许有一天在原始美、古典美、经典美、现代美之外,真的有一种起哄美。

2018年10月1日于北京月牙殿

曹喜蛙,艺术评论家、策展人、互联网哲学家及诗人,起哄哲学及美学创始人,曾任多家媒体总编、主编,被80后、90后的青年艺术家誉为中国第二代当代艺术教父。出版过诗集《悲剧舞台》,自印诗集《长诗:操》,组诗《核武器与癌》获得过全国哲理诗大赛一等奖,诗歌《爱因斯坦肖像》入选过北京大学出版社全国中学教辅书。著有《赢在互联网》《和明星去旅行》《中国吼狮》等著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