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耀良的博客
影像大舞台? 镜头话人生
----从摄影捕捉人生精彩
标签
教育  |  运动  |  同学  |  演艺  |  民俗  |  风景  |  摄影  |  纪实
更多标签>>
  《十年而已》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孙振华先生的艺术评论文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耀良 |  浏览(366)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0-05 12:50:30 最后更新时间:2018-10-05 12:50:30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十年而已》是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孙振华先生的艺术评论文集。《十年而已》以艺术家独特的视角,对社会新闻事件、热点问题从不同学科的角度所进行的解读;对文化艺术领域的各种问题所发表的个人看法,是一部能够反映当前中国艺术研究领域新动向的研究新作。本文为《十年而已》的第十二篇文章。

孙振华.jpg

孙振华

2007年“吾城吾乡”摄影展的年度大奖被刘耀良获得,他的获奖作品是《二线关》。

这是一个特别的题材,也是一个独到的视角。——“过关”、“出关”;“关内”、“关外”,这些特定的词汇,只有在深圳生活过,或在那个时候来过深圳的人,才能真正领略到它所包含的种种意味。

这些词可能与一段记忆有关,也可能与一个故事或者遭遇有关。不知道深圳在庆祝特区三十年的时候,会不会以“我与二线关”做一次纪念活动?这是一个可以真正延伸进每一个深圳人生活深处的题目。

10年前,深圳举办过一次雕塑活动,请了当时全国最有影响的一批雕塑家过来参加,其中有一位女雕塑家,如今是被称作“大姐大”的人物,因为没有边防证,只好屈尊,在车里趴在几个男雕塑家的腿下混进来了。现在几位当事人只要见面,每每会拿她当年的“胯下之辱”开玩笑。

刘耀良作品《“二线”》.jpg

刘耀良作品《“二线”》

刘耀良的《二线关》拍的不是关于“二线关”那些奇闻轶事,而是沿二线关生活的那些底层人群,根据照片,我甚至都能猜出一些他拍的那些地方。

我刚来深圳的时候,住布心花园,从金威啤酒厂往后走不远,就是二线关。傍晚时分常常沿二线关散步,同时也很有兴致地观察沿二线关散落居住的那些人。他们有拣垃圾的,有喂猪的,种菜的。他们的交通工具是自行车或者是破旧的摩托车,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他们也能生活得井井有条。黄昏时分,夕阳西沉,青翠的山林间炊烟袅袅,谁能想得到,就在它的咫尺之遥,就是一个现代化的大都市呢?

当时很多人为没有边防证而犯愁,可这些人却在关内关外往来穿梭,如鱼得水。严格说来,他们绝大部分都算住在关外,只是二线铁丝网常常会有一些破洞或被他们弄出一些缺口,成为往来的通道。当然,对于没有边防证的人来说,要从关外沿铁丝网走到这些破损的缺口处,似乎可能性也不大,这些缺口和破洞就成了他们的专用通道。

这些生活在都市边缘的人群也有虔诚的信仰活动!有一次我在关内一侧的土坡旁,看到一个中年妇女正在烧香,这是一个“迷你”庙宇,他们充满想象力地按照“锦绣中华”的尺度,搭建的一个水泥的小房子,。“迷你”庙宇中供的是什么?看不出来,问那个妇女,语言又不通。我估计,可能是一种地方性的民间信仰。也就是说,这些不知来自何处的人们,不仅挣扎着生活在都市边缘,同时,他们并没有丢失支撑他们的精神世界。

再看刘耀良,他的作品不仅仅是因为表达了一个摄影师对底层社会的关注;还在于他对这些生活在底层的人群没有做简单化的表达,——例如采用猎奇的,博同情的,表面冲突的镜头方式;——他是用心在感受他们的生活。在看似平和、日常的画面中,蕴含着关怀,他通过镜头给每一个普通人以应有的尊敬。

摄影从它诞生开始,就被人们认为是一种平民的媒介,它让图像变得普遍和容易。如今,关注民生、关注底层、关注边缘成为纪实摄影中的“主流”;正是在这个时候,如何传达出底层的表情变得非常重要。就像中国著名纪实摄影家吕楠所说的那样,“不把他们的苦难当作他们的职业”,刘耀良的《二线关》就是这么做的。

责任编辑:王星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