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崇功的博客

  也说容忍宽容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雷崇功 |  浏览(7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0-05 15:21:23 最后更新时间:2018-10-05 15:21:23  
  本作品所属分类:无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也说容忍宽容

 

有个似乎很新颖的名言:“共产党要容得下尖锐批评。”不过接着讲的“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之类,我们上年纪的人肯定耳熟。不愧当过学毛著积极分子,语录、诗词随口就来。

不管其言所自,还是让人兴奋,也激起了我的愿望:保障民权。

那句名言中有个字很有意思,就是“容”字。容纳、容忍。“容”的主语“共产党”,真有如此肚量吗?

想起两幅对联:一幅是林则徐根据《尚书》的立意,撰写一副对联挂于书房,大概作为座右铭吧: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另一幅在弥勒佛座前,许多寺庙都有,如潭柘寺、灵隐寺:

大肚能容,容天下难容之事;

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

容忍、宽容是人的修养、道德、品质,忍字头上一把刀,要容忍尖锐批评,听逆耳之言,是很不容易的,一般人很难有这种海量。记得1957年,有人刚说了令人动容的“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可是一句平平淡淡的大实话,“小知识分子领导大知识分子,就使其暴跳了,实在容忍不住,原定的引蛇出洞的时间大大缩短,以致“三家村”这样的大蟒蛇只有留待文化大革命去收拾了。

唐太宗的肚量恐怕是历代帝王最宽阔的,能容忍每每犯颜直谏的魏征,终于成就了贞观之治,但也愤恨每廷辱我”,发誓会须杀此田舍翁。魏征死后,太宗听信谗言,毁掉了魏征的墓碑,算是出了口恶气。

只靠领导的胸怀度量是不行的,历史上不知有多少魏征遭受厄运,甚至株连九族。一个阳谋就将300万精英打下地狱,还自诩超过秦始皇100倍,事前信誓旦旦的“言者无罪”只是诱饵。所以继承“前三十年”的这个讲话也使许多人心怀疑义,不得不考虑“尖锐”的尺度。“公仆们太不爱惜身体,过分操劳,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肯定热度适合。对“四项原则”“五不搞能不能质疑呢?底线在哪里?

广开言路是很好的,应该有法制的保证。一再强调依宪治国、依宪执政,这很好。作为根本大法,当然还有可质疑处,但能够成为目前真正的“最高法律规范”也不错了。如果宪法真有权威,公民权利就应该有保障,再尖锐的话语应该有权利说 ,而不是当局宽容不宽容的问题。说要能听逆耳之言,“忠言逆耳,维护政权的救党派的逆耳之言当然该听,但不是忠言呢?外国有反对党,反对党往往对执政党出恶言,要赶执政党下台,川普就几乎每天都遭受反对党和媒体的围攻。在我们这个“特色”国度,当然不能有反对党,媒体也都姓党,这类“尖锐”犯不犯法呢?人们如果有言论的自由、免受恐惧的自由,不管当局容不容得下,都会行使公民的权利。如果有谁侵犯公民权利,可以对其弹劾、控告。公仆肯定会受一些窝囊气,实在忍不下可以向主人辞职。

维护宪法的权威,有些与宪法有抵触的法律是否该修改或废弃,如以言定罪在宪法上没有依据,语言不等于行动,是否能定煽呀颠呀,应该很好的研究。墙,该不该推倒,敏感、禁忌,该不该要,应该由谁决定?人治不可靠,需不需要由法律说话?法律由谁制定谁修改?

他的诚意不敢怀疑,只是还弄不清尖锐意见的上达渠道。当年老毛是专门召开了许多座谈会,与会者是他派统战部长以上的高级领导亲自去请来的,三番五次,礼贤下士,许多宝贵意见马上登上报刊。现在还开座谈会吗?有意见可以上访吗?报刊能登载吗?

有些积案、有些人士,该推倒的,该出来的、该落叶的,都应该以宪法去衡量;有些做法,如截访、跨省,得用宪法去检验。该做的事做了,大家没有疑义了,心情舒畅了,自然就敢于讲真话了。比如,反右,99.99%的错误,居然得出“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的结论,怎么也说不过去,只留下历史的笑柄。观今宜鉴古,忘记历史就意味着背叛,不敢正视历史绝不可能勇敢地迈开新步。新君上台是否有新的思路呢?

要求我们“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理所应该。不过我还有些怕井绳。

前不久出现了“不准妄议中央”,与“容得下”非常矛盾,同样是最高指示,绝不兼容,到底信哪一个呢?察其言观其行,远的“宪章”遭11年直到毙命,近的看看良心律师、大V们和远在“境外”的铜锣湾书店的遭际就知道了。本来是一党专政,居然召开世界政党大会。设置高高的防火墙阻绝境外(包括已经“回归”的港澳)任何信息的传入,只有局域网,居然召开五次世界互联网大会,脸皮真厚。境内的网站惨不忍睹,哪里容得下一句真话。前几天赶火车,两寸长的水果刀和半寸长的修脚剪被没收,草木皆兵吧,上网呢,豆腐干随感也发不出,禁忌特多,无所适从,真该有本《敏感词大全》才好。特色啊特色,不秤秤自己几斤几两,居然企图靠对内严酷对外漫天撒币去主宰世界命运,真让人无语。还是做梦吧 !

我的博客写得很少,言辞也温和,但也有麻烦。我写博客不是以天下为己任,自知人微言轻,点击特低,对社会起不了丁点作用,而是自娱自乐,为了避免老年痴呆。我只信奉“假话全不说,真话不全说”。因为现在这把年纪已不可能升官发财,想当吹鼓手找不到东家,也不知到哪里去领半元,不值得平白扭曲自己的人格。真话吗,点到为止,等我获得免于恐惧的自由和权利后再全说吧。

       2018.10.5 于淌湖村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