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从井冈山到延安》(1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65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0-10 16:29:48 最后更新时间:2018-10-10 16:29:48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4、《从井冈山延安》

  王先金/编著

 

     编者按

我是一个科技工作者,但同时又是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几十年来编写了一套《东方红丛书》,共有36部,约3000万字。

《东方红丛书》已经出版的几本书在我的博客上发表完了,今后要发表的是尚未出版的电子书稿,其中有些内容虽然在我的博客上发表过一些,但几年来,我又对它们做了一些修改和补充。今后发表的将是最新的电子书稿,希望读者能提供意见,要是能正式出版出来,那就更好了。

我的书内有许多照片和插图,可惜读者无法看到。因为我往网上传文件时,只有文字可以显示出来,而照片和插图却无法显示。要是谁能发明一种软件,往网上上传文件时,能使照片、插图和文字都能显示出来,那就好了。

 

 

                     四渡赤水  甩开了敌人

 

    “我们必须准备走大路,也必须准备走小路。我们必须准备走直路,也必须准备走弯路……”这是1935216日中革军委发布的命令。

    1935317日中午时分,除少数掩护部队外,中央红军主力全部渡过赤水河。

蒋介石以为红军又要北渡长江,急令川、黔、湘三省军阀部队及吴奇伟、周浑元等部向红军逼进,又调滇军从毕节截击,企图再次对红军形成包围圈,围歼红军于长江南岸。

蒋介石基于“盖匪向西向北,如皆受堵绝,则其最后必仍向赤水河东南回窜”的研判,要求薛岳、周浑元“急渡赤水河西岸,监视匪踪,其余可先在东南岸扼要布置,并多择要设伏地点”。

这些情况大致都在中革军委的预计之中。

    毛泽东随军委纵队于316日夜间渡过赤水河,根据军委的行动部署,在陈福屯的密林里隐蔽休息。

    毛泽东睡了约莫二十分钟,就被熟悉的声音唤醒。他睁开眼睛,见周恩来伫立在铺前。毛泽东揉揉惺松的眼睛问道:“有事吗?恩来。”

    周恩来说:“根据咱们的部署,野战军全部渡过赤水河,我同总司令已拟好明日部队的行动部署,你看看怎么样?”

毛泽东接过两页信笺,见周恩来用毛笔写着一、三、五、九军团及干部团过河后的位置和任务。“没有意见。恩来,你看看这个,是刚送来的。”随即从枕边取出几页纸,递给周恩来。

    周恩来一看,原来是总部二局破译敌人的电报材料,一边看一边微笑。原来蒋介石看到红军三渡赤水河后,认为“剿匪成功在此一举”,决心在赤水河以西的古蔺、叙永地区“聚歼”红军。

    周恩来阅完连声说:“好!好!好!把敌人全调动啦。”

    毛泽东说:“看来我们渡赤水,渡得好,下步的棋是如何甩开敌人,大步走的问题了。”

    周恩来说:“找住时机,部队得赶快东渡赤水,把敌人抛在赤水河西岸。”

    毛泽东接着问:“过河后,部队又怎么办?你考虑过没有?”

    周恩来揣度着说:“在黔中活动,看能否建立根据地?”

    毛泽东摇摇头:“我们不能老在云贵川一带和敌人兜圈子、捉迷藏。况且,离敌人的追兵太近,不易生存,不如走远一点好。”

    周恩来琢磨着毛泽东的话,没有表态。

    毛泽东又说:“滇军孙渡的部队在我们前次西渡赤水的时候,不是已经被蒋介石调到贵州毕节一带了嘛,咱们再次东渡赤水河后,来一个行动,把孙渡再往贵州腹地调一调,离他的老家再远一点,让他自顾不暇,腾出云南地盘,咱们再朝云南钻,从长江上游金沙江渡河北上,实现咱们的战略方针。”

    周恩来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那要兜一个很大的圈子。”

    毛泽东揿灭手中的烟蒂,朝地上一掷:“调出滇军就是胜利!”

    周恩来说:“对,调出滇军就是胜利!”

毛泽东接着说:“恩来,你把刚才咱们考虑的这些,赶快同总司令、伯承、洛甫、稼祥几个同志商量一下,再听听他们的意见,如果同意,下一步能否就这么办?”

318日晚,为帮助蒋介石强化“匪欲西窜”的思维定势,中革军委决定以红5、红9军团先行迟滞已陆续进至茅台的川军郭勋祺部的西渡速度,随即诱其向西北追击,以利主力对周浑元纵队实施机动。

然而,毛泽东的目的显然是要向东实施跳跃。20日,中央红军休整三天后,毛泽东决定开始起跳,再次东渡赤水河。

正当敌人调兵遣将之际,毛泽东立即指挥红军回师东进,突然折回贵州,于321日晚至22日拂晓,经二郎滩、九溪口、太平渡四渡赤水。然后调头南下,于数十万敌军的间隙中穿插急进。

深夜,在沙土的红军总指挥部里灯火通明。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朱德、刘伯承等和军委一局(作战)局长叶剑英、二局局长曾希圣、三局局长王诤等人在一起研究对策。正当大家苦苦思索时,二局局长曾希圣提出一个妙计,就是利用红军掌握的国民党军的密码和电文格式,冒充正在贵阳的蒋介石给周浑元、吴奇伟发电,将敌两部主力调开。毛泽东、周恩来等人听后立即拍案叫绝,肯定这个方法可行。

假电报发出后,周浑元、吴奇伟部果然“遵命”继续向泮水、新场、三重堰方向前进,红军避免了一场不利的血战。

2215时,中央红军全部渡河完毕。至此,“朱毛”轻捷一跳,闪到了敌人正牵起的圈子外。

331日,中央红军除留九军团在乌江北岸迷惑牵制敌人外,胜利突破乌江天险,把敌人全部甩在乌江以北。蒋介石再一次败在了毛泽东手下。

红军冒充蒋介石发的这封密电,蒋介石至死也不知道。

 

    “战士又脚走天下,四渡赤水出奇兵。”1960年,来访的二战名将——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赞誉毛泽东指挥的解放战争三大战役时,毛泽东说,四渡赤水才是他的得意之笔。长征中,红军能在千水万山间从容飞渡,正是得益于四渡赤水这样的“神来之笔”。也正是通过四渡赤水,通过长征,全党全军才真正认识和理解了毛泽东和他的军事思想,确立了其在中国革命战争全局上的指导地位。

 

 

 

 

                   蒋介石贵阳督战受惊

 

蒋介石到重庆召开军事会议,中共重庆地下党很快就获取了蒋介石刚制定的行动计划并传给了红四方面军,而后者又立刻付给了中央红军。这一机密情报对红军领导层决定放弃建立黔北根据地的计划而南下贵阳起了重要作用。

面对危局,刚刚重掌指挥权的毛泽东,巧妙地利用蒋介石即将到达贵阳的情报,开始了令人赞叹不已的“斩首行动”。

红军从三渡赤水到四渡赤水,前后仅6天。“追剿军”疲于奔命,红军宛如游龙,左右战局。

国民党军队在遵义战败后,蒋介石坐立不安。两三天后他就飞往重庆。3月中旬,蒋介石亲笔写了一封长信给吴奇伟,要吴“雪遵义失败之耻”,指示对飘忽无定之共军作战要极慎重。

当时蒋介石还在大肆宣扬他用兵如神,为自己遮丑。可是师长万耀煌悄悄地对他的同学宴道刚说:“共军转个湾,我们跑断腿。”

    听说红军在向贵阳进军,蒋介石急了,324日蒋介石偕宋美龄由重庆飞抵贵阳督战。随行的有蒋的顾问端纳、陈诚和宴道刚。当时蒋介石抱定要与红军在贵阳一决雌雄,以战场指挥官自任,撇开了薛岳的前敌指挥部。

    红军南渡乌江,开辟了进军云南,由长江上游金沙江北渡入川的前景。为了实现这个战略目标,毛泽东再次把红军意图隐蔽起来,声东击西,迷惑敌人。于是,分兵一部向瓮安、黄平方向佯动,作东进湖南的姿态,主力直趋息峰、扎佐,威逼贵阳。这时,从重庆赶到贵阳督战的蒋介石,眼看贵阳守备空虚,急得丧魂落魄。他既怕红军乘虚攻占贵阳,又怕红军东进湖南与二、六军团会合。

    1935318日,毛泽东巧妙地指挥中央红军进行了一次精彩的“斩首行动”,那就是奇袭蒋介石坐镇指挥的贵阳。

    那一天,毛泽东作出了具有重要意义的两个决定:一是命令部队掉头向东第四次渡赤水,而九军团则继续向西北佯动,让蒋介石误以为红军又要从宜宾北渡长江;二是命令一军团组织先遣部队秘密南下,在326日前在草木、九庄之间先行渡过乌江,向贵阳前进。

    因为早在一个月前,红军就掌握了蒋介石将要到达贵阳的绝密情报。毛泽东对这一情报非常重视。因为出兵贵阳不仅能直接威胁蒋介石本人的安全,而且还将给敌军造成极大的心理震慑,给红军带来极大的战场主动。

    “斩首行动”能否成功,关键是制造红军继续留在乌江以北的假像,让蒋介石误以为红军又回黔北是为了三占遵义而放松警惕,从而能按原定计划到达乌江以南的贵阳。

    32416时,蒋介石携夫人一行按原定计划从重庆飞抵贵阳。23日,红军军委立刻命令一直在等候消息的各部红军“以遭遇敌人姿态”,迅速“通过遵仁之线,向南寻求新的机动”。

    为了欺骗敌机的空中侦察,红军在这些日子里发明了一些简单而又实用的绝招,如行军途中敌机突然飞临而来不及隐蔽时,部队就在统一号令下来个主体向后转,使原本南下变成了北进。就是这些办法掩护着红军逐步向乌江靠拢。

    328日,红军开始行动了。红九军团奉命伪装成主力,虚张声势地北进以作最后的战略欺骗,主力部队则迈开大步急速南下以实现真正的战略目的。

    331日,红军主力南渡乌江,并且一反常态,大张旗鼓地亮出“打到贵阳去,活捉蒋介石”的口号,迫使蒋介石急调滇军出境“护驾”。

 

    “滇军孙渡没动,看来我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刘伯承不无遗憾地说。

    “是呀!孙渡很滑。”周恩来说。

    “蒋介石亲到贵阳,好机会来了哟!我军可以威逼贵阳,蒋介石必调滇军保驾。孙渡不能不来了!”毛泽东不紧不慢地说。

    红军趁敌重兵被甩在川南,贵阳兵力空虚之际,飞兵抢渡乌江,军锋直指贵阳。

    蒋介石认定红军主力在乌江北岸,南渡乌江不过是红军偏师,故未调重兵守贵阳。贵阳守军只有郭思演所辖四个团的兵力,城内包括宪兵在内,不超过七百人,距贵阳较近的是防守息烽及乌江南岸的唐云山和韩汉英两个师,但都是遵义战役中的溃败之师,如惊弓之鸟,根本没有战斗力。只有驻在黔西的陈金城团尚属精锐,可供急用,可惜兵寡力薄。

    蒋介石慌了,急调黔西的陈金城团赶到贵阳警卫,又调大定的滇军孙渡纵队东进贵阳。

    蒋介石看着墙上的十万分一军用地图,摸不清红军的意图,急得在办公室里团团转。宋美龄更是急得快要哭起来,她要蒋介石赶紧和她一起坐飞机离开贵阳,蒋介石没有回答她,宋美龄气得一把撕下墙上的军用地图,揉成一团抛到窗外去。

    蒋介石既怕红军乘虚攻占贵阳,又怕红军东进湖南与二、六军团会合,便发出了数十道十万火急的电令,急调湖南军阀何键部和广西军阀部队在东线堵截,命令离贵阳稍近的滇军主力孙渡部队来救驾。

    贵阳警备司令王天锡动员了四百多个消防队员、宪兵和警察去城墙赶修工事。蒋介石和宋美龄去看了,觉得不顶用。蒋介石急忙嘱咐王天锡准备飞机,这时又得到报告,机场附近发现红军便衣队。蒋介石急得来回徘徊,只好吩咐王天锡:“你给我找二十名可靠的响导,弄些壮实的高头大马和两顶好轿子,越快越好。”蒋介石和宋美龄准备随时逃走。蒋介石觉得广西军廖磊的第七军在独山、都匀,离贵阳不远,又急电廖磊星夜兼程来贵阳救驾。廖磊复电说:“容请示白副总司令允许,才能前去。”蒋介石又气又恨,骂道:“这简直是外国的军队了!”

    44日,红军占息烽,下开阳,势如破竹,距贵阳仅几十公里。贵阳兵少城虚,援军尚需三日方能到,形势非常危急。贵阳孤城无援,蒋介石再也沉不住气了,一会儿上阵视察,一会儿拍案大骂。他深知毛泽东用兵神出鬼没,擅长奇袭,担心神兵天降,城破军覆。

    45日,深夜,风闻贵阳外围有红军便衣队活动,蒋介石更是心神不安,步出行辕查看城区工事,斥责城防司令郭思演玩忽职守,不久,郭思演即被撤换。他连连询问黔灵山、东山、螺丝山、照壁山、大小关的工事及城防兵备。尤其关注的是已经加强警戒的清镇机场,准备万不得已时,乘飞机远遁。

    孙渡接到蒋介石十万火急的命令,跃跃撞撞,从毕节一线赶赴贵阳,行经贵阳东南边的龙里、谷脚、观音山一带,即遭到红军先头部队袭击。孙渡本人坐的一辆吉普车被红军打得千疮百孔,车中随从一人被红军击毙,一人重伤,孙渡本人也负了伤。这支“勤王之师”,经过三天400里急行军,47日如期抵达贵阳救驾,使惶惶不可终日的蒋介石才松了一口气,夸耀说:“幸亏孙渡及时赶到,红军才不敢取贵阳。”于是对救驾有功的孙渡部队大大褒奖一番。

    而红军却在贵阳城郊突然转向西南前进,准确而及时地在敌军即将合围的30公里缺口间穿出包围圈。红军主力在毛泽东指挥下,于49日从贵阳、龙里间越过湘黔公路南下,然后向西疾进,长驱直入云南,连克惠水、长顺、紫云等县城。蒋介石发觉红军西进,慌忙调兵追击。红军则继续西进,直逼昆明,使云南全境震动。也令蒋介石又一次扼腕长叹。

 

 

                      蒋介石与他的替身

 

蒋介石于1927412日发动反革命政变后,引起全国人民的公愤。他以前也遭遇过几次未遂刺杀,此后更是严加提防,唯恐遭到报复和暗算。特别是汪精卫遇刺事件(目标实则是蒋介石)后,蒋介石的戒心日渐加重,经常疑神疑鬼。陈立夫决定为他找一个与其相似的“替身”,以防不测。

蒋介石想到了结拜兄弟、浙江省会的公安局长何云。陈立夫立即调来何云的照片,觉得此人果然形象与蒋极为相似。于是何云便成了蒋介石的贴身侍卫。

193412月上旬,蒋介石决定在中山陵检阅自己的卫队,有意让替身亮相。

“蒋介石”一身戎装,正襟危坐在主席台,国民党许多军政要人分坐两旁。

阅兵结束,“蒋介石”也未发表任何讲话,主持人陈立夫宣布阅兵结束,各自归队。“蒋介石”站起来,满面笑容地与主席台上的要人们一一握手,正要开步走,宋美龄从一旁走了出来,很高举地挽住了“蒋介石”的一只手,说道:“达令,我看这卫队的装备与精神都不错,但还缺少一点儿。”

“蒋介石”一下子脸发红,半天答不出,隔了一会儿才问道:“夫人,有何见教?”

宋美龄似乎有所觉察:“达令,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蒋介石”摇摇头。

宋美龄笑笑:“你呀,贵人多忘事。算了,回去再跟你说吧。”宋美龄拉着“蒋介石”的手,“蒋介石”顺从地跟了过去。

这下,陈立夫急了,他立即向“蒋介石”使了个眼色,“蒋介石”停住,说道:“夫人,等我如厕了再走。”说完便向厕所走去。

陈立夫在暗中捏了把汗,替身演示总算蒙混过关了。

中午,蒋介石设宴犒劳何云。蒋介石边吃边与何云开了个玩笑:“玉龙,你差点儿把我夫人拐走啊!

有人冒充蒋介石还必须有人冒充宋美龄。

陈立夫悄悄地在南京中央大学找到一个形似宋美龄的女生,叫郭晓玲,陈立夫把她安排到宋美龄办公室当秘书,并叮嘱她秘密学习宋美龄的生活习性、穿着打扮、言语行为。

这次蒋介石到贵阳督战,也带着何云与郭晓玲。

46日这一夜,何云与郭晓玲一整夜都没有睡觉。

云南的救驾部队赶到了贵阳,还有各路的勤王之师也陆续到了贵阳。蒋介石大为兴奋,设宴款待他们。

贵阳之围解了,可红军也从此没了消息。蒋介石得知红军奔袭昆明去了后,只好亲自到昆明安抚云南将领,留下何云在贵阳应付日常事务。

就在蒋介石去昆明的那天晚上,乌江江防司令王家烈来了。王家烈一见“蒋介石”,又见“宋美龄”在床上,朝里侧卧,似乎睡着了。何云沉着脸问:“什么事,直闯我的卧室?”王家烈说:“红军的大批部队已到了乌江一线,把我的一个团吃了。据可靠情报,毛泽东的中央红军也在乌江旁出现,他们要渡乌江无疑。我那几个兵是守不住乌江的,请委员长下令增援。不然,红军过了江,与张(国焘)、徐(向前)会合就糟了。”

何云一听,的确情况紧急,便问:“你向薛主任请示过了吗?”

王家烈马上答:“我求过他了,他不肯发兵。”

何云心想:防守乌江没有错,他蒋介石曾下过令:“谁放红军一兵一卒过乌江,就要谁的脑袋!”何云马上拿起电话,接通了薛岳。要他立即派一个整编师增援乌江前线。另外抽调两个师做预备,随时听令增援。

事后,在云南的蒋介石得知大发雷霆,将何云训斥一通。第二天清晨,蒋介石匆匆赶到贵阳,意欲修改命令。不料,惟命是从的薛岳已随先头部队出发,前往黔北。蒋介石震怒,命人将何云禁闭,准备严惩。幸亏红军本来就不准备攻击贵阳,而是趁滇军调往贵阳之机,巧渡金沙江,摆脱几十万国民党军的尾追,转向陕甘宁方向。于是,薛岳不费一枪一弹,率军“收复”了遵义城,号称“遵义大捷”,并在报告中恭维蒋介石神机妙算。这样一来,蒋介石便心平气和,反而觉得何云指挥得当,把他从禁闭室放出来,赐宴压惊。

 

 

                       李聚奎冒犯林彪

 

    毛泽东虚晃一枪,孙渡被调出云南。红军西进云南北上的道路通了。

毛泽东率领中央红军分兵三路进入云南。孙渡主力陷在贵州,回援不及,红军日行百里,如入无人之境。                    李聚奎

1935429日,中央军委发布《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红军总部作出威逼昆明的部署。是日,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万余人由寻甸易隆进入嵩明县境,兵分两路,一举攻克了嵩明县城和杨林兵站,捣毁第一、第五、第六敌区公所。毙敌数十人,俘敌百余名,缴获杨林兵站全部粮秣。

红军攻克嵩明县城后,打开监狱,放出30多名无辜群众;在县衙门前召开群众大会,宣传党和红军的反蒋抗日主张,动员群众参军,把捕获的土豪劣绅押到会场示众,并把在土豪家没收来的财物分发给劳苦群众。

红一军团入云南后,边连克马龙、嵩明,先头部队占领昆明北面之大板桥,大造声势,有攻打昆明之势。在街道及要津路口书写“打倒云南军阀龙云”、“打到昆明去活捉龙云”等标语。龙云困守孤城,被吓得胆颤心惊,慌忙将附近民团调入城内,固守待援。

红一军团离开距昆明不远的嵩明县后,三营在下山的时候,正好碰上周恩来、刘伯承和中央机关供给部及卫生部的同志在一起,沿着山下的一条大路行进。因为三营大部分同志穿的是头天在嵩明缴获的敌人的军装,掩护中央机关的部队误以为三营是敌人,便开了枪。他们一开枪,三营便摆开了阵势,机关枪一架,冲锋号吹响了。借给部、卫生部老同志多,掩护部队少,只得往对面山上撤。三营营长尹国亦看出对方不像敌人,中央机关的同志从三营的号声中也听出了是自己的部队,便连发信号,这才避免了一场大误会。

430日,红一军团主力进至阿子营一带,进一步形成威逼昆明之势。同时,红一方面军兵分三路从嵩明向西挺进。

    红军虚晃一枪,丢开昆明,经富民、武定、元谋,直趋金沙江渡口。

    中央军委决定红一方面军抢渡金沙江,甩掉尾追堵截之敌,指定红一军团在龙街渡江,干部团和军委纵队在皎平渡江,红三军团在洪门渡江。

    当时,李聚奎任红一军团一师师长。在渡江行动中,他率领的一师担任先头部队。接到命令后,李聚奎立即率部从元谋出发,迅速抢占龙街渡口。李聚奎来到江边,发现江上的渡船已全部被敌人拖到对岸烧毁。于是,李聚奎组织全师团以上领导干部开会,商讨渡江的办法,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想了不少架桥的办法,但经过试验后,又都被一一否定了。

    正在大家一筹莫展之时,军团长林彪打来电话,询问先头部队的渡江准备情况。可李聚奎刚一开口说明情况就被林彪不耐烦地打断了:“你不要讲情况了,干脆回答我,你的部队什么时候才能过江?”

    李聚奎赌气地对林彪说:“要是干脆回答你的话,架不起桥来,什么时候也过不了江。”

    林彪也发起了脾气,一会儿,林彪的口气有些缓和:“那你说,为什么架不起桥来?”李聚奎便把情况向林彪做了汇报,但林彪最后还是坚持说:“你们再想办法,明天一早一定要过河。”李聚奎赶紧向林彪提出了他的想法:“据我们了解,军委纵队已在皎平抢到了渡船,我们是否可以到那里去渡江?”林彪说:“不行,从龙街到皎平无路可走。”李聚奎解释说:“我们已调查过了,虽然没有大路可走,但有小路可行。”林彪不耐烦了:“不行,还是按计划进行,你们一定要在明天一早从龙街过江!”说完便啪地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李聚奎对林彪盛气凌人的态度非常反感。但他反过来一想,敌人有80个团紧追而来,而我先头部队过不了江,也难怪林彪发脾气。想到此,李聚奎再次通过电话向林彪反映情况、陈述已见。接到李聚奎的电话,林彪说:“行了,情况不要再讲了。你把部队收拢起来,吃了早饭即出发。你们在前面走快点,把路让出来,二师跟在你们后面,明天一定要赶到皎平渡。”

 

 

                          巧夺金沙江

 

1935423日,中央红军乘云南兵力空虚之际,大踏步进入云南。29日,中央军委在寻甸鲁口哨向各部发出十万火急的《关于我军速渡金沙江在川西建立苏区的指示》。要求红一方面军分三路向金沙江急进:一军团抢占元谋龙街渡;三军团抢占禄劝洪门渡;干部团抢占禄劝皎平渡;五军团殿后。

那时,红军离金沙江边的还有三天的行程,敌人在后边只有一天的路程。时间紧迫,毛泽东决定在洪门渡、龙街渡、皎平渡三个渡口同时抢渡金沙江后,又在考虑:如果这样,红军兵力分散,过江后还得重新集结;一旦遭到敌人突击,则难以互相支援。毛泽东这一决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想到可能的后果,毛泽东愁眉不展。烦心的是,前线陆续报告:一军团在龙街渡口、三军团在洪门渡口,都遇到了困难,水流太急,难以渡过。闻报之后,他更是心急如焚,在室内来回走动,烟一支接着一支抽。就在此时,曾希圣送来一纸电文:“据二局掌握和敌来往电报,离我们最近的敌十三师,师长万耀煌既怕死又要保存实力,蒋介石问他前面有没有共军,他慌报军情说前面没有共军,就在原地等了一天,又向回走了一天,再返回来追赶。这样就和我们拉开了四天的路程。”

毛泽东看完电文,笑了:“这就是说,我们可以把一、三军团都调到皎平渡江啰。”

 

427日中午,红军前卫在曲靖面店公路前进时,昆明方向公路上一阵尘土飞扬,3辆卡车疾驰而来,车辆越来越近,连车上的国民党的标志都能看清楚。部队就地散开,并以排枪向汽车轮胎射击。汽车被迫停下了。

车上下来一个军官模样的人,喝道:“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我们有紧急任务,请不要开玩笑了!

“谁和你开玩笑,你已经当了俘虏!”红军战士随即上前缴了此人和车上其他人的枪。这名军官吓得瘫倒在地。                 

经过简单的审问得知,原来薛岳奉蒋介石之命率部向云南“追剿”红军,也在为没有云南省的地图以及缺乏治疗伤兵的药品发愁,于是向龙云写了一封信,派其副官乘车往昆明请求支援。车上满载着火腿、白药、普洱茶等云南特产,都是龙云送给薛岳的。最重要的就是20多份比例尺为十万分之一的云南省地图。

晚上到了宿营地,战士们风趣地说:“三国时刘备入川,是张松献地图;这次红军入滇,则是龙云来献地图。”周恩来笑着对朱德等人说:“敌人真是我们的好运输大队,缺什么送什么,不要任何报酬……我们正为没有地图发愁,就送来地图,我们伤员缺少药,又送来了药。”红军们度过了振奋的一夜。

429日,红一军团二师接到命令,向昆明前进,到杨林待命,目的是虚张声势佯攻昆明。在杨林,红军大造舆论,在镇内外书写“打到昆明去,活捉龙云!”的标语,公开调查进入昆明的路线、里程等情况。此外,还利用抓获的俘虏打电话到昆明,报告红军正在向昆明进发的消息。

当天傍晚,国民党军队派出飞机到杨林侦察空袭。龙云向蒋介石告急,要求调回滇军孙渡部队;同时,开始日夜筑碉堡、挖壕沟。

也是在429日,干部团走到离金沙江140公里的彞族地区,接到中央军委的命令,要干部团“五一”夺取金沙江。

430日,在寻甸丹桂村的一所宅院里,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亲自向干部团作了动员:“我宣布,刘伯承总参谋长为指挥干部团的先遣司令。宋任穷率领第三营为先遣营,陈赓率领干部团主力——两个步兵营、一个特科营和上干队为后梯队,刘伯承带一部电台,和第三营一起走在部队最前面,直接指挥渡江。”周恩来喝了口水,继续说:“这一仗,对全团来说是长征开始以来第一次独立作战,它关系到全军的安危。因此,必须打好,不能打坏。假如在抢占渡口后,我军后续部队跟不上,渡口又被敌人暂时占去,渡过去了先头部队,将不得不单独打一段时间的游击……”

干部团团长陈赓神色凝重,他用命令的口气对五连连长肖应棠说:“中央决定我军北渡金沙江,并把抢夺皎平渡的任务交给了我们团。我团决定二营为先遣队,你们五连为前卫连。你们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尽可能迅速地夺取渡口,掩护后续部队渡江。准备好了马上出发!

会后,刘伯承和宋任穷带领先遣营火速出发。他们日夜兼行,以每小时10多里路的速度,赶了100多公里,到达目的地。

51日中央红军连克禄劝、武定两座县城。

陈赓带领的梯队也急速向皎平渡进发。天热得透不过气来,战士们一路急行军,天渐渐地黑了,终于,浪涛声打破了寂静,金沙江到了。

黑暗中,先遣连派人报告:“在江边夺到一条船。”

幸好对方过江打探消息的探子把一条船留在岸边,自己离开了。红军战士迅速控制了船和船夫,又在当地船工张朝满的协助下,从水里捞出了一条破船,用布把漏洞塞上。

陈赓命令:“马上渡江,占领对岸渡口。”

“船夫吓瘫了,没有划船的!

经过一番动员,船夫被说通了,肖应棠带领一排、二排上了船,小船载着战士艰难地向对岸划去。

船靠了岸,战士们跳上岸没走几步,就听到了询问:“哎,咋个才回来?”两名红军战士忽然严厉地喊道:“不准动!”肖应棠带人冲上前去,俘虏了对方两个哨兵。

渡船随后过江接应后续部队,过了江的战士们在江边点火告知对岸渡江成功。

这里是厘金局关卡(收鸦片烟税的)。红军战士端着明晃晃的刺刀冲进去,那些“双枪兵”魂不附体举起了手,红军共捉敌人60余名。随后,通信员在岸边烧起一堆大火报信。

火光点亮了指挥员惊喜的眼睛。陈赓命令预备队立即行动,“为了巩固渡口,扩大纵深,前卫连沿着通往会理的山道前进7.5公里警戒。                                     红军抢渡金沙江(画)

江边只有两只船。一次只能渡30人,来回一趟要40分钟。刘伯承望着波涛起伏的江面,头也不回地叫陈赓:“这不行!大队人马一个月也渡不完!听说上游一个渡口还有两只船,你派一个排,不,一个连去找!

陈赓二话没说,跑去执行命令。

通信员兴冲冲地跑来报告说找到了六条船,但“船工一夜要五块大洋,还要吃六顿饭,顿顿要有猪肉……”

“就照这个给他们。”红军给的待遇优厚,船夫从第一天的18人增加到后来的27人。

干部团渡江后,就在江边沙滩上露营。天刚蒙蒙亮,通信员就来向陈赓报告:“军委命令,要干部团立即北进出发,夺取通安镇。”

通安镇的敌人是三天三夜昼夜兼程赶到的刘元堂部队,都已累得东倒西歪地躺在街        上。红军赶到,和敌人一番激战,消灭了数百   敌人,俘虏了600余人,其中有一个团长。

中央军委下令嘉奖,干部团的威名震动了四方。特别是川军,一听到头戴钢盔的红色干部团,一听到那个戴眼镜、腿有点跛的“司令”,便望风而逃。

    一军团在龙街渡口渡江未果,三军团在洪门渡架桥渡江也未成功。中央军委命令他们都赶到皎平渡来渡江。

    53日,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先后渡过金沙江。

    “真有趣,诸葛亮五月渡泸深入不毛,我们也是五月来渡泸啊!”毛泽东打趣道。

    “我们一过江,就把蒋介石几十万大军甩到后边!”朱德说。

    “蒋介石跟在后边得到了什么呢?”刘伯承问。

    “捡到几双烂草鞋!”彭德怀不无讥讽地回答。

你一言,我一语,毛泽东同他的将军们在渡船上抚掌大笑。

57日,红军正在渡江的时候,有一架飞机飞临金沙江上空,进行侦察,没有投弹。原来那是龙云和薛岳在飞机上进行侦察,回到昆明后,他们马上电告蒋介石,红军已突破了刘文辉部防线,渡过了金沙江。

59日,整整九天九夜,中央红军全部渡过了金沙江,未失一人一骑。

红军过江后为了截断追兵,必须毁船,了解到只有一条船是傣族船工康坤的,其他属于土豪劣绅,便补贴了康坤的船钱,然后把船全部毁掉了。

中央红军全部渡江后的第二天,即510日,蒋介石的部队终于追到了金沙江边。然而,他们只能望江兴叹了。

 

红军侦听敌方电台以获取机密情报的行动,直到这次抢渡金沙江时一个偶然的失误而被国民党军发现了。红军到了云南后,一个参谋被敌俘去,他带有一些被红军破译出来的敌军电报底稿。193552日,龙云发急电向蒋介石报告此事。蒋介石接电后,于53日、4日,连电龙云:“我军电文被匪窃译,实属严重问题”,“危险堪虞,耻莫甚焉”,规定“须综印多备密码,每日调换使用。”但也都被红军猜出来了。

由于红军侦听人员破译了上至南京蒋介石下至战场师团长的秘密电报,因此也就使红军领导层对敌军的战略部署、战役意图和部队行动一目了然。

毛泽东曾先后两次为侦察电台题词,一次是“你们是科学的千里眼、顺风耳”,另一次是“你们是革命的鲁班石”。

毛泽东曾发过这样的感慨:“长征有了二局,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没有曾希圣的二局,就没有红军。”刘伯承曾比喻说:“玻璃杯里押宝,看得一清二楚。”毛泽东也说过:“和蒋介石打仗,我们是隔着玻璃杯押宝,看得准,赢得了。”

 

 

               长征中的军委二局

 

军委二局是中央红军的重要情报机构,长征途中,他们通过破译国民党军密电,为红军战胜敌人的围追堵截立下了大功。毛泽东曾多次给予其高度评价,他说:“长征中有了二局,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没有二局,长征是很难想象的。”

193552日下午,在贵阳督促各路军队追剿红军的蒋介石,接到了一份由云南军阀龙云发给他的电报,“拿获共匪参谋陈仲山一名……于其身上搜出情报一束,系我军各方往来密电,皆翻译成文。无怪其视我军行动甚为明了,知所趋避。”

蒋介石接电后,极为震怒,他回电说,“我军电文被匪窃译,实为严重问题。”“危险堪虞,耻莫甚焉。”

蒋介石不知道的是,早在中央苏区时,红军就开始了无线电侦察工作。193012月底,中央红军在粉碎国民党军第一次围剿中,缴获了张辉瓒部的半部无线电台(收报机),并吸收了原在国民党军中从事无线电通讯工作的王诤、刘寅等参加红军。从这半部无线电台开始,红军展开了对敌无线电侦察工作。

红军的密码破译工队伍逐步壮大,成立了专门破译敌军密码的军革军委二局,由曾希圣任局长,钱壮飞任副局长,下设三个业务科,一科(破译科)科长曹祥仁,二科(译电科)科长李作鹏,三科(侦收科)科长胡立教。在云南被俘的陈仲山,就是二科的工作人员。

早在1933年初,蒋介石曾命令其密电破译专家黄季弼译红军的密电,但未取得什么成果。

对于红军长征中连续多次避实击虚,以疲敝之师纵横追堵大军之间,蒋介石曾怀疑其所部遗失的密码本被红军捡到,因而失密。193333日他致电负责追击红军的薛岳,要求“查明韩汉英等各师撤退时有无遗失密码本”,但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直到二局工作人员陈仲山被俘,蒋介石才如梦方醒。

陈仲山是在寻甸县的羊街被滇军俘虏的,中央红军430日晚间进抵这里,51日离开,陈仲山掉队被俘,暴露了红军的无线电侦察手段,给进一步的侦察工作带来了不利影响。

53日,蒋介石发电报命令各部废止原用密码本,“须综印多备密码,每日调换使用。凡一密码,在一星期中至多只用一次,换日换用”。

此后,蒋介石和龙云、薛岳等高级将领的通讯中,全部启用了新密码,甚至在一个电报中用不同的密码。

蒋介石命令各部更换新密码,但却未对密码体制做根本的变化,仍旧沿用过去使用的单表代替密码体制(以四个数字代表一个汉字)。虽然在一定时段内频繁换用密码,但期间一种密码本一定会重复使用若干次,这就为报文分析提供了充分的条件。因此,军委二局并没有丧失破译能力。54日,红军横渡金沙江,敌军万耀煌已接近红军,如果此时进攻红军,红军就有被敌军截断的危险。关键时刻,二局破译了万耀煌发给蒋介石的电报,万耀煌为保存自己的实力,明明发现了红军,却向蒋介石谎称没有发现,并决定原地休整。中革军委据此命令全军集中由皎平渡过江,顺利渡过金沙江,跳出国民党军的包围,取得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胜利。

此后,军委二局在长征途中,继续发挥着重要作用。据统计,从193410月离开中央苏区,到193510月长征结束,二局共破译了敌军180余种密码。

 

 

                      参阅资料

 

    1.石永言著:《遵义会议纪实》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1.6.1

                                            (1992.23月笔记  1998.04.19)

    2.《张闻天:年轻生命中的追寻》黄 樾/文《作家文摘》1998.1.14

        原载《上海文化报》1997.12.12                       (1998.11.04)

    3.《遵义会议后的博洛交接》程中原/文《作家文摘》2000.11.7

        原载《张闻天传》程中原著 当代中国出版社2000.8出版  (2001.02.11)

    4.《女人看重毛泽东》齐 闻/编著 广西民族出版社1993.3出版(2002.11.24)

    5.《龙之脉毛泽东与中国古代智慧》扬振之、田利军/

             四川文艺出版社1995.5出版                      (2003.05.14)

    6.《四渡赤水中的情报战》孙果达/文《作家文摘》2003.6.3

        原载《北京日报》2003.5.5                           (2003.06.06)

    7.《将帅之名》沈 现/文《文摘旬刊》2003.8.8

        原载《纵横》2003.7                                 (2003.08.17)

    8.《长征路上,李聚奎冒犯林彪》正 阳/文《作家文摘》2003.10.28

        原载《党史天地》2003年第8期                        (2003.12.18)

    9.《毛泽东三兄弟之谜》《北岳风》1997年第11期           (2004.02.05)

    10.《彭德怀的亲密战友邓萍》胡志刚/文《文摘旬刊》2004.7.9

        原载《党史纵览》2004.6                             (2004.07.25)

    11.《会理会议为何批彭放林?》石仲泉/文《作家文摘》2004.8.31

        原载《百年潮》2004年第8期                          (2004.09.06)

    12.《让蒋介石草木皆兵有“斩首行动”》耿果达/文《文摘旬刊》2004.3.19

        原载《党史信息报》2004.3.3                         (2004.09.23)

    13.《毛主席军事思想的光辉一页介绍红军长征中的四渡赤水之战》

          1975.10.26 《解放军报》魏 舒/文                (2004.09.23)

    14.《博古39岁的辉煌人生》黎辛/文《文摘旬刊》2005.7.29

        原载《传记文学》2005.7                             (2005.08.10)

    15.《毛泽东泪洒长征路》汤胜利/文《文摘旬刊》2006.1.6

        原载《党史博采》2005.12                            (2006.01.12)

    16.《一段历史公案的了结》李庆英/文《作家文摘》2006.1.20

        原载《书屋》2006年第1期                            (2006.01.23)

    17.《威信,长征的重要转折点》周学文/文《云南老年报》2006.8.7

                                                           (2006.08.07)

    18.《红军长征过嵩明》韦思萍/文《云南老年报》2006.8.21  (2006.08.21)

    19.《长征中尽显才能的陈赓》尹家民/文《文摘旬刊》2006.8.11

        原载《党史纵横》2006.7                             (2006.08.22)

    20.《红军长征中的秘密“武器”》《文摘周报》2006.8.29

        原载《环球军事》20068月下半月版 马沈 曹索菲/文   (2006.08.29)

    21.《长征:细节决定历史》(选载之六) 《作家文摘》2006.9.29

吴东峰 朱继红/著 解放军文艺出版社2006.8 出版   (2006.10.02)

    22.《扎西会议》马益华 锁华媛/文《春城晚报》2006.10.18

    23.《巧渡金沙》马益华 锁华媛/文《春城晚报》2006.10.19  (2006.10.19)

    24.《尾追红军二万五千里》《文摘周报》2006.10.20

        原载《周末》2006.10.12 宴道刚回忆                  (2006.10.21)

    25.《兵临昆明》锁华媛 马益华/文《春城晚报》2006.10.22   (2006.10.22)

26.《未曾彪炳史册的英雄篇章》刘可/文《作家文摘》2007.7.27

原载《北京日报》2007.7.10                          (2007.08.20)

27.《中央红军长征与情报工作》孙果达/文《作家文摘》2008.4.18

原载《百年潮》2008年第4期                        (2008.05.04)

28.《川将叔侄:刘文辉、刘湘》金一南/文 《作家文摘》2009.5.8 选载之十

         原载《苦难辉煌》金一南/著 华艺出版社2009.1 出版  (2009.06.28)

29.《博古与毛泽东》秦福铨(博古之侄)/著                  (2010.05.05)

30.《博古拒绝与张国焘合作》黎辛/文《作家文摘》2010.5.28

        原载《党史文苑》20102()                      (2010.06.09)

31.《蒋介石替身揭秘》胡涛/文《作家文摘》2010.6.25

    原载《文史精华》2010年第6期                        (2010.07.20)

32.《杨森与蒋介石联姻》胡剑/文《作家文摘》2010.7.20

    原载《老照片》第七十一辑 山东画报出版社2010.6出版  (2010.08.02)

33.《陈赓五“骗”彭德怀》张小灵/文《文摘旬刊》2010.11.12

    原载《文史天地》2010.10                            (2010.12.05)

34.《鲜为人知的陈福村会议》孙果达/文《作家文摘》2010.11.19

    原载《党史纵横》2010年第8期                        (2010.12.08)

35.《瞻仰扎西会议旧址》梁林/文《云南老年报》2011.7.15  (2011.07.17)

36.《周恩来:中共组织协调的灵魂人物》金一南/文《作家文摘》2012.8.28

    原载《浴血荣光》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2.7出版         (2012.09.22)

37.《四渡赤水  神来之笔破包围》《新传奇》2012年第33

        据《中国故事·纪实版》                             (2012.10.03)

38.《军委二局绝密工作首次暴露》金字宇/文《作家文摘》2012.10.16

    原载《党史纵横》2012年第9期                      (2012.12.11)

39.《长征途中一次特殊的“战地春晚”》《新传奇》2013年第6

        据《文史博览》                                    (2013.07.02)

40.《邓萍:长征中牺牲的最高级别将领》卢楚函/文《作家文摘》2016.5.27

        原载《环球人物》2016年第12期                     (2016.05.30)

41.《杨尚昆青年时代二三事》《文摘旬刊》2016.7.15

    原载《表少年时代的杨尚昆》丁艾编著                (2016.07.24)

42.《四渡赤水:毛泽东军事生涯的“得意之笔”》姜兴华/文《作家文摘》

    2016.8.23  原载《中国国防报》2016.8.12            (2016.08.26)

43.《传奇征程中“传奇之师”》宋涛/文《文摘旬刊》2016.10.21

原载《新民晚报》                                  (2016.11.04)

 

    已经正式出版的书有:

    孤岛落日(82万字 定价78.00)、 《贪官的末日(78万字 80.00)、 名人婚恋(80万字 75.00)、 《外星人地球了吗?(62万字 58.00)、 《古代奇女佳丽(36万字 32.00)、 《青山依旧如梦来 (75万字 63.00)。

 

           (对此书有看法的朋友,可来信商讨:wxjeng@163.com )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