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向远方的思绪
闲暇时,耕耘的,一片,静静的,土地......

  村事30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金峰 |  浏览(6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1-07 13:59:03 最后更新时间:2018-11-07 13:59:03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村故事—村事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村事

 

30、在乡镇,一年之中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开会。各级各种大大小小的会议应接不暇,很多情况都是落实会议的会议。以前动不动就召开电话会议,现在的条件更好了,动辄各级就召开视频会议,并要求乡镇的工作人员,村支部书记,甚至村两委成员都得参加。一召集就是万人大会,十万人大会、百万人大会,让人感觉就是不缺人。往往主持会议的领导在开场白中还以召开万人大会、十万人大会、百万人大会为荣。其实有许多的会议根本不需要这么大的范围。开这样的会,到底能有多少人听?又有多少人能听得懂?

又有三分之一的时间用于应付各级各种考核检查。月考核、季考核,半年考核、全年考核,专项考核、综合考核,阶段考核,进度考核……,各种考核五花八门,犹如上潮时的海浪,一浪跟着一浪,一浪比以浪力量大。

还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就是工作了,其实就是这三分之一的时间,要么就是落实各级的会议精神,要么就是准备各种考核检查事宜。说白了,在青山县,乡镇的工作就两项,一项是开会,第二项是迎接考核。这样年头到年尾的忙忙碌碌,到头来也不知道忙了些什么,往往是回过头来看看,什么也看不到,这一年好像什么也没有干,就像白瞎了一样。

天刚已上冷,张书记和王会计去乡里的次数就多了起来,有时一天都跑个两三趟。他俩不是参加迎接年底检查的会议,就是准备应付检查的各种档案资料。即便是不去乡里,也闲不着,要么在村办公室里抄抄写写,要么到有的户里嘱咐嘱咐。

在村里,最忙的就是王会计了,张书记就是拿拿主意,安排安排,帮着干些粗拉的活,那些抄抄写写的细活张书记也干不了。编造那些各种各样的资料,上报那些各种各样的数字,还有其他那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得由王会计去办,有时忙不过来了,就把姚清平叫来帮忙,经常地我也跟着帮忙。

那天,我跟着王会计和姚清平到了乡里,说是准备综合治理检查的材料。我们先是到了乡里的综治中心。进了乡政府大门,右侧有一排破旧的红瓦平房便就是乡里的综治中心。可是进去以后可就不一样了,里面窗明洁净,铺着淡黄色的地板砖,四周的墙壁粉刷的雪白,铝塑板吊顶,中间吊着一个大大的花式灯盏,墙角上有一台立式空调,几套崭新的黑红色办公桌上都整齐的摆放着电脑及打印机。

我想起旺沟管理区办公室的寒碜,就情不自禁的说:哎呀,条件这么好!

姚清平看我这么惊奇,就朝一个玻璃门口指了指,说:这还好?你看看里面去?

我走到那玻璃门口往里一看,里面装修的特别精致,像是个豪华的会议室,靠玻璃门这边是一套黑红大方的长形会议桌,那边是一套长条桌,长条桌上摆放了四台电脑。最显眼的是对面墙上那大大的显示屏,占了整面山墙。显示屏上交替显示着近一二十幅监控画面,里面是各个社区监控平台的画面。我这才想起,我在西坡村值班的时候,出去方便空岗,他们就是在这个监控平台看到的。

王会计说:你看看那墙,还都糊着一层布。王会计说着,就走到一位工作人员身旁。

我仔细一看,还真的糊着一层毛茸茸的乳白色的布。后来才知道,那层看似是布,其实不是布,而是一种既能隔音又能防静电的装修材料。

或许是王会计问综治中心的人怎么整理材料。我听到那人对王会计说:那不是半年检查的时候你们整理了一部分,还是那个套路,再接着往下整理就是。随后,给了王会计三四张纸,说:你就按照村级部分的要求整理就是。

王会计问:你们不给指导指导?

那人说:还指导什么?昨天会也开了,张主任也讲的很明白了,你们也都是老油子了。

王会计又问:有来的了吗?

那人说:有了,也好几个村了吧。

我们就抱着那七八个档案盒上了三楼的会议室,是有好几个村的人在。他们一看我们来了,就相互打着招呼,说:也来编造?

王会计说:是啊,来编。你们编完了?

一个人说:编什么,照着以前的把日期改改就是。

另一个人说:以前都说是填表,现在不是造表,就是编表了。

我听着他们说话,顺手把王会计放在窄窄的条形桌的那三四张纸拿过来看。是县里的一份全年综合治理考核评分表,上面的字既小又密,看起来像是密密麻麻的一片小蚂蚁。

评分表内容齐全,项目清晰,分值清楚。评分表先是分了镇级考核内容和村级考核内容,然后又细化了领导重视、宣传教育、经费保障、群防群治、社区禁毒、纠纷调解、平台建设……十几个大项。每个大项里还分有几条、十几条不等的小项。每条小项都有具体的要求,还列明了分值,达不到要求扣几分都写的清清楚楚一目了然。仅仅这三四张纸的份评分表就像是一套复杂详尽的项目策划书,让人一看就炸了头。我也真敬佩这些制定评分表人,能把一项考核的内容制定的如此详尽,分解的如此清晰,确实是动了一番脑子。

王会计他们说了一会话,就开始编造。王会计说:先编简单的,不好编的一会抄他们的。由于上次检查的时候,我帮着编过,大体套路也知道了一些,我们就按照评分表上的要求编。会议记录、巡逻记录、培训计划、培训记录、纠纷排查、宣传教育、签到表……十几个本子,使用粗细深浅不同的笔,变换着大大小小、歪歪扭扭的笔迹,手印十个指头轮着按,一个一个的挨着编。

逐渐的,断断续续来了很多村,阔达的会议室里拉呱的、说笑的,人来人往热热闹闹。

我们三个人一直编到了下午,也还没有编完。

王会计说:看来今天是编不完了。

姚清平接着说:这还费了事了!可说好了,我明天出门,可不来了。

王会计也没有接姚清平的话,就打开档案盒,把那些本子挨个翻了翻,说:找个村抄抄纠纷调解,别的咱回去编。

我说:村里又没有打架斗殴,闹矛盾的,还调解什么?

王会计说:没有也得编上,要不就扣分。要是真有,我们还不敢写上,万一调解不好,也得扣分。

我才记起,在评分表里有纠纷调解的具体要求:全年要进行纠纷调解不少于五起,且各方要达到满意程度。每少一起扣1分,每有一起达不到满意扣0.5分。我就纳闷,这是什么考核办法,要是村里家家户户和睦相处、安定团结还不行呢!还非得要有几起打架斗殴、吵嘴骂街的事情发生?这真是在变相的提倡有纠纷才有成绩的嫌疑。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以前听到的一个故事。说是某县,原公安局长秉公执法,严抓社会治安,严厉打击各种犯罪行为,致使在他任职的那些年,全县的社会治安稳定,没有出现大的刑事案件。可是到头来,他一直没有提拔,因为他没有什么突出成绩,最后就从局长的位子上退了休。后来接替他的局长,感觉全县的社会治安形势一片大好,在一定程度上就放松了严抓治安和打击犯罪的力度。全县的社会治安形势一度非常严峻,就在那年,县里发生了一起惊动省市的恶性刑事案件,由于各级积极配合,案件很快处理结案。案件处结后的第二年,这位公安局长就因在那次案件处置中有功而被提拔为副县长。

王会计就对挨着的人说:来,看看你的纠纷调解怎么写的。

那人回答说:就是乱编的。

王会计说:拿来看看,你们怎么编的,我们学学。

那人把本子递过来,王会计把本子翻开,我看到上面写着:某某和某某在某年某月某日,因排水沟问题吵架,村里某某进行调解,经调解双方满意。某某和某某在某年某月某日,因乱石堆问题产生纠纷,村里某某进行调解,经调解双方满意。某某和某某在某年某月某日,因两家的孩子打架产生纠纷,村里某某进行调解,经调解双方满意。某某和某某……。这一看就是瞎编的,可又像王会计说的,不编又不行。

这天,管理区的李书记来了,说是这两天县里就进行年底的综合治理检查,要村里再好好准备准备,该编的要编好,该下户嘱咐的要下户嘱咐嘱咐,千千万万的别出问题。多少年来,综合治理和计划生育可是乡镇最为重要的两项工作,因为在青山县这两项工作是实行“一票否决”的。

为了万无一失,王会计又对着那几张评分表把那些本子又翻了一遍,然后按照类别分别装到了档案盒里。张书记、王会计和姚清平他们还分头下户嘱咐,让有村里的人知道去村委办公室开会了,参加普法学习了,村里有站岗巡逻的,村里的调解员是谁……

王会计还专门到了编造的那几家有纠纷的户嘱咐。那几户就说:

你还怪坏!就盼着我们打仗?

你编什么不好,还编我们打仗!

你怎么不编你和你老婆晚上在被窝里打仗?

……

王会计就笑嘻嘻的说:不是咱关系好吗?

好!好!谁和你关系好!

这几户虽然都这么说,其实都是老实人,要不,王会计也不敢编他们之间有纠纷。

怕什么,来什么。县里的综合治理检查的还真抽到了大旺沟村。来大旺沟检查的有四个人,由乡人大冯主任陪着,别看冯主任平时威风凛凛,可在那四个人面前就像是太监一样低三下四的。

他们有两个人在村办公室查看档案资料,有两个人入户调查。查看档案资料的很认真,他们俩对照着评分表一项一项的查,会议召开了几次,培训了几次,巡逻记录全不全……。最后,他们说是参加会议的人员签名有假,并说出某某、某某和某某笔迹雷同,某某和某某笔迹雷同。张书记赶忙解释说:那几个都老的不中用了,字也不会写,是别人写了他们按的手印。一个人说:那也不行,考核方案上说,必须的本人签字按手印。张书记还想解释什么。冯主任就皮笑肉不笑的说: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我们下次一定让他们自己签。接着就转过身来,对张书记厉声说道:老张!听见了吗?!以后就按照领导的要求办!张书记红着脸赶忙答应:好好,领导,我们以后让他们自己签。

管理区胡书记领的那两个入户的也一样很认真。逢人就问参加培训了吗?普法学习了吗?要是只回答参加培训了、学习还不行,还得具体说出培训了什么,学习了什么,有时还出几道题让老百姓回答。这也真够为难老百姓的,要是突然问他们,他们也不一定回答出来。到了一个纠纷调解户,妇女没有在家,只有男人在家,可当时,王会计嘱咐的时候只有妇女在家。一问,男人不知道。王会计解释说:他在外面干活刚回来,不知道,是他老婆,俺三婶子跟人家闹矛盾了。那男人一听,立马就上了火:他妈的!是谁?趁着我不在家来欺负人……。胡书记对那人使了个眼色,气愤地说:你要干什么?守着县里的领导发什么酒疯!灌上二两猫尿骚摸不着调了!他领教过胡书记厉害,赶忙回过神来说:我就是说说,娘们的事我不掺和,我不掺和……

县里的综合治理检查刚过几天,市里的综合治理检查又来了。按理说,档案资料也都按照县里的考核标准准备好了,也不需要准备什么了。可是,市里的考核标准有些地方与县里的标准还不相同。市里来考核,当然还得按照市里的标准再编造档案资料。县里要求村里研究综合治理工作的会议、培训学习一季度一才就可以。市里却要求一月一次,我们就把以前的会议记录培训记录撕掉,再重新编造。县里要求普法学习材料要张贴并留有照片,但是没有要求什么照片,只要是有张贴的照片就可以。而市里却要求有远景和近景两张照片,没有办法,再把普法材料贴在公开栏上,照上远景和近景两张照片……。市里要求普法学习必须有花名册、签到表,王会计他们赶紧又照着户口索引抄写花名册,然后再找几个人变着笔迹编造签到表……

   2018,11,3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