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向远方的思绪
闲暇时,耕耘的,一片,静静的,土地......

  村事31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金峰 |  浏览(24)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1-09 15:49:53 最后更新时间:2018-11-09 18:44:17  
  本作品所属分类:乡村故事—村事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村事

 

31、综合治理检查之后,各级大大小小的检查一涌而来。其实,平时各种检查就不断溜,有些已成常态,像刚检查过的综合治理,还有计划生育、招商引资、环境保护、安全生产……,这些有月考核、季度考核,半年、全年考核,还有专项考核连续不断。除了这些,还有其他的一些,像美在农家、精神文明、商贸流通、环境卫生……,还有一些部门的阶段性工作考核,像秸秆禁烧、改厕、改厨……,板着指头数都数不过来。

总之,凡是上级有管理权限的部门都对下级进行相应的考核,凡是上级安排的工作,也必定进行检查,好像只有对下级进行检查考核才能显得出这个单位的重要,这项工作的重要。

张书记说:以前哪有这么多检查考核,我记得那些年,每年县里、市里也就是来乡镇看看农业生产和工业发展情况,再就是计划生育了,可现在计划生育又放开了二胎生育政策。看看如今的检查,真是多如牛毛,凡是有点虱子眼大小权力的单位都会对下级进行各种各样的检查。

说来也是,无论什么样的部门,什么样的工作,什么样的检查,乡镇都想取得好成绩,争个好名次,所以乡镇都极为重视,也都想方设法的巴结他们。我曾听一个乡镇工作人员说,那些所谓的检查成绩往往都是四分靠实干,六分靠关系,也更有甚者说是三分靠实干,七分靠关系。这说法是真是假,我倒是很怀疑,难道没有干多少工作就能取得好成绩?或许他们说的都是事实。

反过来,要是上级部门不检查了,乡镇也就不再重视这项工作了,甚至还淡忘了有这样一个职能部门。我曾听王会计说过一件事情,当时他说的有板有眼,像是真的,我倒是很怀疑。王会计看到我怀疑,他再三说明,说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可我还是很怀疑。

前几年,王会计去青山县扶贫办找他的一个亲戚。县扶贫办在青山县政府的办公楼上,他曾去过,但忘记了是在六楼还是七楼了,他只记得在办公楼的西侧。王会计就先到了六楼西侧的办公室询问,他先后问了两个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说不知道,其中有一位的回答很让王会计哭笑不得。那人却问王会计,扶贫办是什么部门的办公室?王会计当然回答不上来,但是王会计确定扶贫办不在这个楼层,而是在七楼。这也实在让王会计纳闷,在一个小小县城的政府办公楼上,楼上楼下是什么单位不但不知道,竟然还不知道有扶贫办这个部门。可是最近几年,扶贫工作成了各级的一项重要工作,各种扶贫检查迎面而来,各级扶贫部门的知名度也大大提高,简直是无人不晓无人不知。听了以后,虽然我还有怀疑,但是扶贫办这个单位我以前的确也没有听说过,也是这几年从村里的老百姓的嘴里知道的,老百姓张口闭口的说扶贫。

无论什么考核,每个村都不盼着被抽查到,可是全乡这么几十个村,也总得有抽查到的村。

近年来,青山县依托自然资源的独特优势发展了旅游业,一举成了全国有名的旅游示范县。旅游宣传铺天盖地,远在几千里外的人们都知道青山县的崮、青山县的洞、青山县的谷、青山县的寺,还有那青山县的大河流。为了打造全域旅游新局面,县旅游局就对各乡镇的旅游工作进行考核。分管旅游的白乡长和管理区胡书记来大旺沟安排县里的旅游检查时,张书记说:来我们这里看什么?穷山恶水的。

胡书记开玩笑说:看什么?就看你这个老头子!

白乡长接着解释说:唉,上面检查我们就得应付,咱乡里山不少,岭也不少,可没有像样的,数算来数算去只有你们村的旺顶崮能顶一炮了。

张书记说:那山顶有什么好看的?几间破屋,几堆土垃石头,还有几个老汉子。

白乡长说:你还别说,还主要就是看那个,让他们感受一下乡土情怀。

这次检查的档案资料,没有用王会计整理,是镇旅游办主任给整理的,满满的三大盒子。听说乡里的旅游办主任还是前两天刚选上的,要是没有专门的职能部门还不行,就得扣分。我也听张书记说过,以前乡镇部门是“七站八所”,可是,随着上面部门的增多,乡镇里大大小小的站所也有三四十个了。

县旅游局检查的人来了,先是看了档案资料,接着就问这问那的,然后让张书记说说旅游的一些情况。这俗称“一口清”。张书记被问懵了,也不知道怎么回答。还是白乡长接过去回答的,什么近期投入,远期规划,打造什么旅游格局,如何宣传提高知名度……。听起来像是孩子说冒话,说着玩似的,但是考核组的人却一个劲的点头称赞。考核组的人爬上旺顶崮,我看到一个穿着休闲的老头在旺顶崮上转悠,走进一看,这老头不是东旺沟的保洁员老李吗?老李怎么还爬上了这崮顶?并且还穿的这么休闲。

县旅游局检查的人就走上去,问起了老李。老李倒是把这旺顶崮好好地夸了一番,说旺顶崮有险、峻、峭三大看点,还有很深的文化底蕴,值得一游,每年他都与朋友来旺顶崮玩好几次。还说乡村的工作人员服务的很好,说得天花乱拽。原来,老李是来冒充游客的。我想,从我来大旺沟,可没有见有人上来玩。就是你老李也没有上来过一次。真是睁着眼说瞎话,瞎胡死人不待抵偿的。过后从老李的嘴里才知道,老李除得到了那套休闲服外,在那个月,乡里发保洁员工资的时候,还给老李多加了十块钱。

没过几天,又有来大旺沟检查的,说是文物局下来检查。检查组是由乡里的统战委员和刚上任的文物办主任陪着来的,他们还是先看了档案资料,文物古迹简介,巡查记录,维护方案、维护记录……。查看完资料后,他们就爬上了旺顶崮,然后又翻到了崮顶的后坡,那里有一块几十平米稍微平坦的地方,上面满是青石堆,石缝里满是枯干的草丛,在靠西北的地方有一个坍塌的石墙,石墙有几个见方,乍看真像是文物古迹。统战委员就向检查组介绍了一番古迹是哪个朝代的,接着又说了如何进行了有效科学的保护。年代这么久远的建筑古迹,张书记他们也未曾对我说起过,现在我第一次看到听到,感觉真的很惊讶,没有想到在大旺沟还有如此宝贵的古迹。后来,我先后几次找村里的老人询问这古迹的情况。原来这根本不是什么古迹,是多年以前,村里有一个疯汉,见人就打。村里为了避免打出人命,就在旺顶崮的后坡给他垒了一间石头小屋,那疯汉死了以后,那地方也没有人敢去,石头屋、石头墙也就坍塌了。这让我想到了党委副书记黄增强说的那句话:上面来检查,我们就得千方百计的对付,假的要对付成真的,就是明摆着没有的,我们也要无中生有。

不几天的功夫就来了好几伙检查的,我说:这年底检查还就是不少呢。

张书记说:这还有许多的检查没有查到咱村,后面的检查还有不少,情等着就是。

一天,还没有吃早饭的,管理区胡书记几个人就来到了大旺沟,说是县里精神文明检查。

张书记开玩笑说:哪有这么巧,抽着咱村。

胡书记说:白管巧不巧,好好准备就是了。

张书记立马就召集人打扫卫生,管理区李书记他们就又翻看档案资料,姚清平就忙活着挂牌子。党委黄增强副书记也来转悠了一圈,仔细的叮嘱了一番。

感觉就像是一定能查到大旺沟。后来知道,那次精神文明检查,县里定的村里就有大旺沟。按理说,县里定的抽查样本点是保密的,提前不知道的。可乡里的领导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途径就打听到了所检查的村。

胡书记还再三嘱咐张书记说:来检查的,你就说崮顶上早就没有人住了。原来,在检查方案中有一条就是村容村貌。虽然在旅游检查中,他们喜欢的是乡土旧貌,但是在精神文明检查中,他们喜欢的又是城镇新颜。

在几次的检查中,大旺沟村都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小问题肯定是有,再说,要是查不出什么问题,检查组也不罢休。据说在有些情况下,还的故意点留明睁眼露、不疼不痒的问题让检查组随时发现。我想,用心准备都还来不及,怎么还能故意留下问题呢?人大冯主任就说过,他还在县里的时候,到一个乡镇进行督察,就发现有一些很显眼的问题。事后,他就问那个乡镇的一位朋友,为什么这么明显的问题你们不整改?他的那位朋友告诉他说,这是在麻痹他们,如果他们查不出问题,也不好交代,就会深挖细找的查,也许就会查出大问题。这样给他们留些明睁眼露,容易整改的小问题,他们查到了,就有可交代了,或许就不会再深挖细找的查了。

同时,在某种程度上说,一些小问题也是拉近检查组和被查单位关系的微妙纽带。一方面,查出了问题,检查组就有了成绩。另一反面,被检查的单位也可以借机向检查组表示点什么。如果检查组什么问题也没有查到,被检查的单位也不好表示,就算是表示,检查组收的心里也不踏实。如果查出点什么问题,他们就会免去几个问题,这样一来检查组收的也心安理得名正言顺了。

可是,也有几项检查弄得张书记他们措手不及。前几天的环境卫生检查,检查组却要看保洁员的卫生保洁记录。老李说:都是六七十岁的老头老太婆了,自己的名字都不认识,还能记什么保洁记录?不就是打扫卫生吗?卫生打扫好了不就行了,真是形式主义。后来气象局来检查时,要求村里有气象记录和值班记录。地震局来检查时,要求村里有研究预防地震的会议记录和防震预案……

各项检查还没有结束的时候,云水市却来了一次综合性的大检查。这次大检查包罗万象,农林牧副渔,工业经济商贸流通,人大政协妇联团委,纪委财政党建,综合安全环保……。为了迎接好这次综合性的检查,全乡乡村四五百口子人一齐下手精心准备,编的编,造的造,抄的抄,写的写,一片好闹腾。

2018,11,9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