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老博尔赫斯的三张照片,或黑色阳光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10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2-01 21:11:29 最后更新时间:2018-12-01 21:11:29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老博尔赫斯的三张照片,或黑色阳光
/涂国文

老博尔赫斯拄着手杖
站在阿根廷国立图书馆大厅中央一块圆形大理石板上
大理石板烙着一轮黑太阳
黑太阳周边,镶着一圈锋利的三角形黑色光芒 

老博尔赫斯的太阳是黑色的
眼疾、失明,这顽固的家族遗传病
像锋利的三角形玻璃刺瞎了他的双眸。他收纳了世界所有的黑暗

他用手中那支形影不离的魔杖
将黑暗戳出一个窟窿
让天堂中的阳光,沿着手杖汩汩地流照进来
像一位倔脾气的老矿工,从煤层中不断开掘着光明

他模仿天堂的摸样,用80万册图书
砌起一座山一样巍峨的图书馆:一座知识的殿堂
他将人生的后三十一年岁月和文字安置在馆内
用书页进行切割,定型,打磨,抛光

他的图书馆之梦,源于童年时父亲在塞拉诺大街
2135/47号花园楼房为他特辟的一间图书室
之后不断发育,长成青年时代布宜诺斯艾利斯市的公共图书馆

最终长成老年时的阿根廷国立图书馆
他将梦、幻想、迷宫、虚构、宗教与神祇这些主题
一起码进图书馆陡立的书橱
使阿根廷和他自己,成为世界文学一个很大的发光体

他在黑暗中坐下来,在一把紫色檀木椅上坐下来
那支汲取光明的手杖,忠诚地靠在他身边
像追随他多年的日裔女秘书玛丽亚小姐
与他结为了终身伴侣

他坐在椅子上,抬起头来,仰视天花板
两只空洞的眼球,带起两道白茫茫的光
像抛向庇隆主义的一个白眼
市场家禽检查员的贬损与侮辱,最终由庇隆自己吞食

“一位只写小文章的大作家。”
他的眼睛渐渐失去光明,但他的语言却越来越光辉 
在小径分岔的花园里,他将诗歌、散文与短篇小说
练成一种三位一体的美学合金钢

“诗人,和盲人一样,能暗中视物。”
他跪在地板上,双手摸索着书橱,如同跪拜太阳
这位“作家们的作家”,人类的“文化英雄”
“来自旧世界,却有着未来派的眼界。”

2018.11.30.于千岛湖)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