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死亡赋格:冬至怀策兰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32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2-02 21:03:57 最后更新时间:2018-12-02 21:03:57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死亡赋格:冬至怀策兰
文/涂国文

死亡是一次倾倒。如同早晨一只贮满黑牛奶的锡壶
从壶口倒出长夜、孤独和腥膻
如同1970年4月20日
在巴黎塞纳河米拉波桥投河的策兰
从灵魂中倒出肉体
从乌云中倒出瀑布

死亡也是一次撕裂。如同1942年奥斯维辛的伤寒
撕裂父亲胸膛上的钢板
如同呼啸的子弹,撕裂母亲脖颈上的白天鹅
法西斯暴虐的闪电撕裂了德意志
也将他的诗歌与灵魂
撕裂成纷飞的碎片

“一组赴死的人,被迫唱怀旧的歌。”

现代主义的终结者,美国语言派的宗师
以一种对苦难内心与语言内核的罕见探触
完成了一场对死亡的抵达
现实之上的“第二现实”,群峰之巅的光明顶
在黑暗的中心,将黑暗照亮又被黑暗所淹没
我们看不见他的身影

孤独?如果世界上没有知音,何必怀抱寻找知音的幻求
能从迷雾中看出高峰的人,自己就是一座高峰
每一个词语,都是远古的符号在他黑暗生命之河的自我浮现
每一个词语,都是一个无尽的深渊
自我生成,自我复制

“他,来自于一个死亡的王国。”

死亡也是一场重建。一种从现代主义的废墟上
重构世界文学的浩大工程
作为一种优质砖石
语言是战争唯一难以摧毁的事物
它们散落一地,被他洗去硝烟和血污
重新打磨,重新组织

他的逝去永远是一种来临
一种由此在飞往彼在,最终复归此在的幻想的飞行
这个毕生钟爱里尔克的人,文学的黑暗之父
在纳粹集中营的旧址上,用语言的碎片
砌起一座五光十色的后现代诗歌迷宫

“死亡是来自德国的大师。”

(2018.12.2)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