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墨在巴黎
带你看法国
  雅文邑的生命之水——阿曼涅克白兰地之旅(上)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司墨 |  浏览(5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8-12-03 04:06:05 最后更新时间:2018-12-03 04:08:36  
  本作品所属分类:逍遥法兰西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我们的小车在起伏的丘陵中穿行,蜿蜒的小公路两旁是一望无际的葡萄田。橙黄色的冬日已经接近地平线,田野中处处是黑色的阴影,偏有些突出的荒草,被侧面来的阳光打成金黄,在阴影的衬托下反而格外耀眼……开车的姑娘维吉尼亚说:“看右边,那就是比利牛斯山!”。果然,天边隐隐有一条起伏的线,引人无限幻想。

 

坐在车里的人此行只有一个目的——拜会一位年近九十五岁的老人。到达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看不清小楼全貌,似乎是座寻常的农家小楼,周围好像也没有邻居。小楼只有一层的光亮着。门开了,一位笑容满面的老太太把我们迎进屋。

 

穿过一道狭窄的走廊,我们来到客厅里。一位身体肥实,红光满面的老者和我们一一握手打招呼。客厅并不大,我们一进来就挤满了。壁炉里的火熊熊燃烧,正对着一张长条茶几,茶几两旁是皮沙发,一行人面对面坐下。老者和那位老太太则坐在客厅中间的餐桌旁。靠墙是书架,还有些老旧的家庭照,昏黄的灯光把整个客厅笼罩在一种温馨,又有些与世隔绝的气氛中。屋外则漆黑一片,没有一点声音。

 

寒暄一阵过后,老人挪步提来一个小篮子,说:“你们等不及品尝了吧!”气氛马上热烈起来,大家等待的就是这一刻!篮子放在茶几上,里面有三个水滴型状的深绿色小扁瓶,瓶上贴着发了黄的标签,分别写着199219871974。马上有人感慨:“怎么没有72年的了?”老人说:“卖完了,再也没有了!”贝尤极其失望,他此行就是冲着72年的来的,因为他已经品过74年的,这次本想再跨越一个层次。

 

老太太拿出玻璃高脚杯:“你们来这么多人,我不知道杯子够不够用……”大家按捺着性子,拿出高雅姿态,谁都不愿第一个倒酒。贝尤对我说:“建议你从年份低的开始,这样才能尝出差异。”我自认为是粗人,顾不得那许多,就伸手拿起离我最近的那瓶87年的,在自己的酒杯内倒了一点点。贝尤继续教育:“品白兰地要用手握住酒杯温一下酒,让气味充分挥发,然后还要观察颜色和质地……”

 

然而我已经听不见他说什么了,酒杯刚一靠近鼻子,我整个人就被一股浓烈的花果香侵袭,味道太震撼以至于其它一切感官暂时失效了几秒钟。再看那琥珀般的颜色,转一下酒杯,就会在杯壁上留下清澈圆润的“酒脚”。用嘴微微抿一口,热辣又不失醇厚。惊奇的是,与气味给人的印象不同,喝在嘴里没有丝毫甜味,酒香在舌床上荡漾,让人不自觉地深吸气,想把这香气吸到肺腑最深处,吸满整个身体……这时就见对面品酒的人也乐得嘴咧开了。

 

为了把最好的留到最后,我从87年退到92年,感觉区别是年份浅的,明显酒精味更重,香味也略逊。最后郑重地倒上74年的,想到这可是身边这两位老人45年前亲手酿制,45年间亲身照料的,就非常敬畏,生怕摔了酒瓶,尽管放在茶几上根本没有这个可能。比87年又早了十几年,74年这一款除了浓香之外又多了种沧桑厚道,而且不可置信的是它的口感,舌头仿佛被冬天里的棉被包裹,被温暖的阳光照耀,让人四肢百骸都说不出地舒适。

 

大家在愉悦的气氛中边品边聊。老人姓桑佩(Sempé),名叫让(Jean),制作白兰地酒是家族传统,他很年轻的时候就拉牛耕地,种玉米,种葡萄,酿酒。那时农民需要种植多种作物才能维持生存。他回忆说后来拖拉机的出现给他们的生产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工作轻松许多,产量也大幅提升。老人经历过世界大战,有过惊心动魄的经历,而且他还是一位非常有天赋的说书艺人,能生动地讲述口头流传民间的故事……他的儿子让保罗桑佩(Jean-Paul Sempé)是法国国家雅文邑白兰地行业管理局局长,他家族的阿贝尔桑佩(Abel Sempé)更是百年老字号雅文邑桑佩(Armagnacs Sempé)集团的创始人。而桑佩是雅文邑最著名的两大品牌之一。想不到这荒郊野外竟藏龙卧虎,出了那么多人才。


桑佩老人说书

百年老字号雅文邑桑佩创始人阿贝尔桑佩

 

白兰地原产于法国,法语把蒸馏提炼的酒叫做L’eau de vie(生命之水),白兰地是从英语翻译而来。“生命之水”是个大家族,大麦提炼出伏尔加;甘蔗提炼出朗姆酒;大麦、玉米、燕麦的榨渣提炼出威士忌……白葡萄酒提炼出来的就是白兰地。


 

白兰地根据产地不同,最有名的两种就是干邑和雅文邑(或雅玛邑)。干邑来自于法国科涅克(Cognac),产区在布尔多附近。产量达,名声广,我们常听说的人头马,马爹利等都是干邑品牌;雅文邑则来自于阿曼涅克(Armagnac),也翻作阿马尼亚克,中国南部和台湾人给它取了个文雅的名字“雅文邑”。它的产区离干邑不远,更靠南。

 

要说干邑和雅文邑哪种更好可是一言难尽,论战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由于土质的区别,干邑出品的烧酒没有雅文邑白兰地醇厚,于是蒸馏两次以改善质量。而对有些法国人而言,只蒸馏一次的烧酒味道更纯、特点更突出,更自然而然,所以很多法国人更喜欢雅文邑。雅文邑由于坚守传统家庭作坊生产方式而无法大规模生产,在国际上认知度远不如干邑,但雅文邑在品味和价位方面均可与干邑匹敌。

 

白兰地从蒸馏机“出生”那一天起就被藏在橡木桶里静静度过漫长一生。有些不幸“夭折”,刚酿出就被混合在葡萄未发酵的果汁里,叫做福乐克甜酒(Floc),一年以下的白兰地品级为“***”或“VS”;桶藏四年以下,算是青少年,品级为“VSOP”;桶藏六年的白兰地从透明白色变成美丽的琥珀色,酒精度也从50多度降为40多度,算是成年,法国人一般认为从这时才算真正的白兰地,品级为“拿破仑”或“XO”,也就是特酿;十年以下超陈“hors d'âge”而二十年以上就是“XO Premium”……

 

我们品尝的这几款是没有等级区分的,因为这些都是有年份的雅文邑(millésimé),是单一年份产物,每个年份都有自己独特的品质。白兰地窖藏时间越长越珍贵不仅因为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还因为每年木桶的酒都会下降一厘米,法国人说法就是“天使的那份”(Part des anges)。一个桶八十几公分高,四十几年陈酒一半就被“天使”享用了。所以一般白兰地不会陈酒50年以上,不然就没有了!白兰地一旦装瓶就像被做成标本,不会再改变。


桑佩老人酿制的雅文邑白兰地

品完酒,桑佩老汉让我们把想买的酒瓶数和年份还有自己的名字写在一张纸上交给他,他亲手给我们开发票。他说这张发票一定要保留好,有人坐飞机带了他的酒被海关查,发票给海关,海关居然跑到村里核实真假……老汉点亮台灯,一手敲计算器,一手用笔在发票上写每瓶酒的价格,总价多少,减去税多少,清清楚楚一丝不苟。真是佩服九十五岁的人头脑还那么清楚!突然“生命之水”这个词闪现在脑中,据说蒸馏酒有益寿延年之效所以才因此得名,老汉从小到大每天都要喝一杯白兰地,看来的确有道理呀!

 

一瓶1974700毫升的酒老人才卖50欧元,比市场上不知便宜多少。减去百分之二十的税,还有8欧的营销权税,一瓶也挣不了多少钱,四十多年的辛苦就这么卖出去了。老太太忙不迭到后面去拿酒,总是搞不清要拿几瓶,折腾了好一阵。最后老汉一高兴,按照他的传统,每位女士送一瓶福乐克甜酒,原来多出来没有窖藏的白兰地新酒都被掺上果汁随时饮用。

 

大家拎着沉甸甸的手提袋离开桑佩老人家。屋外仍是漆黑一片,静悄悄一点声音也没有。嘴里酒香仍在回荡,而小屋昏黄的灯光越来越远,渐渐消失在暗夜中……


关注微信公众号,鼓励创作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