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壳村
南天叟
  伤翅白鹳获新生——采桑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李西兴 |  浏览(1237) 评论 (1)  | 发布时间:2018-12-13 18:55:32 最后更新时间:2018-12-13 19:07:22  
  本作品所属分类:诗词短语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伤翅白鹳获新生

-——采桑子

李西兴 2018/12/13

 

近读弟从微信发来的欧洲退休老人救治伤翅雌性白鹳并养育之的事迹,联想起东汉杨宝九岁救治受伤黄雀(《见搜神记》),和《聊斋异志》的竹青篇等故事,深切感悟佛教万物皆有灵和现代绿色环保主张的合理性。

 

遂赋《伤翅白鹳获新生》调寄《采桑子》。

 

伤翅白鹳获新生

父女恩同

羞杀衔环

万物和谐真佛性

 

欧非万迈候鸟程

聚散雌雄

胜似夫妇

再现聊斋乌衣情

 

【解释】

一、传说东汉时杨宝曾救一受伤黄雀,梦得黄雀衔环报恩,因而其子杨震以下,四世位居三公。本来,衔环报恩是传统中国的美好传说,但也使某些人有侧重于施恩图报的副作用。和救治和养育白鹳的欧洲老人的故事相对照,颇令人汗颜。

二、聊斋·竹青(节略)

鱼客,湖南人,忘其郡邑。家贫,下第归,资斧断绝。暂憩吴王庙中,拜祷神座。被王授黑衣。化为乌,并配以雌,呼之竹青。一日满兵发弹伤鱼。幸竹青衔救之。鱼伤甚,终日而毙。忽如梦醒,则身卧庙中,遂归湖南。后三年,复过汉江,参谒吴王。并设食飨乌群,夜宿于湖村,秉烛方坐,忽飘落二十许丽人,乃已成为汉江神女的竹青。女携生至汉阳,居两月余,生忽忆归,恨道远不能时至。女出黑衣,曰:君向所著旧衣尚在。如念妾时,衣此可至。生归家数月,苦忆汉水,因潜出黑衣着之,两胁生翼,翕然凌空,经两时许,已达汉水。时值竹青旦夕临蓐。越数日女果产,胎衣厚裹如巨卵然,破之男也。生喜,名之汉产。居数月,女以舟送之,不用帆楫,飘然自行。抵陆,已有人絷马道左,遂归。由此往来不绝。生妻和氏苦不育,每思一见汉产。生以情告女。女乃送儿从父归,约以三月。既归,和爱之过于己出,过十余月不忍令返。一日暴病而殇,和氏悼痛欲死。生乃诣汉告女。入门,则汉产赤足卧床上,喜以问女。女曰:君久负约。妾思儿,故招之也。生因述和氏爱儿之故。女曰:待妾再育,令汉产归。又年余,女双生男女各一:男名汉生,女名玉珮。生遂携汉产归,然岁恒三四往,不以为便,因移家汉阳。汉产十二岁入郡庠。女以人间无美质,招去,为之娶妇,始遣归。妇名卮娘,亦神女产也。后和氏卒,汉生及妹皆来擗踊。葬毕,汉产遂留;生携汉生、玉珮去,自此不返。

 【附录】聊斋·鸿

   天津弋人得一鸿,其雄者随至其家,哀鸣翱翔,抵暮始去。次日弋人早出,则鸿已至,飞号从之;既而集其足下。弋人将并捉之。见其伸颈俯仰,吐出黄金半铤。弋人悟其意,乃曰:是将以赎妇也。遂释雌。两鸿徘徊, 若有悲喜,遂双飞而去。弋人称金,得二两六钱强。噫!禽鸟何知,而锺情若此!悲莫悲于生别离,物亦然耶?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学习了。

发布者 :王大路 (2018-12-22 16:51:04)  回复
1 篇, 1 « 1 »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