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涂国文贰零壹捌年度诗歌 发表作品自选拾陆首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223)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1-06 14:13:40 最后更新时间:2019-01-06 14:13:40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涂国文贰零壹捌年度诗歌

发表作品自选拾陆首

 

五音·浙江赋(长诗,五章选一)

 

五万年前,一片苍茫之水在浙江大地上浩浩汤汤

从天地玄黄中,飞出一只中华彩鸾

在海边陆地乌龟洞上空盘旋

一群腰缀兽皮与树叶的“建德人”

围坐在一起,用树枝烧烤着猎物

一万年前,浦江一个山丘脚下,一群“上山人”

停下手中的石耜,直起身子,抬头看了看天空

 

海风漂来一只独木舟。跨湖桥文明、河姆渡文明

马家浜文明、良渚文明,鲜花般次第怒放

稻谷、茶籽和草药

纷纷从陶器、石器、骨器与木器中探出头来

先民们将树脂、草木、石粉和水混合在一起

调制出一种中国漆,将泥陶内外壁和远古的天空

涂上一片瑰丽的釉色

 

河姆渡人从一只萌萌的陶耳中露出笑脸

向世界发送最美丽的表情包

马家浜人用石锛与骨镞敲掘板结的页岩

掘出一眼江南文明的泉源

为了保存生命的火种,他们发明出一种榫卯构件

在大地上搭建起吊脚小木屋

高出水流、泥泞与汉字

 

良渚人从石头中取出玉,从玉中取出君子之风

从水流中打捞起稻子的野性

从野性中唤出稻子的驯良

从桑叶中捉出蚕,从蚕中牵出丝绸

从树根中发现道路,从道路中看到鞋子

他们食大米、佩玉饰、衣丝绸、蹬木屐

过上了新石器时代最时髦的生活

 

《越人歌》骤然传来,一支以鸟为图腾的族群

在浙北平原悄然兴起。裸体纹身,口啭“鸟语”

连文字也是仿鸟纹而造的鸟虫书

千年一瞬,转眼已是春秋时代

一个名叫勾践的越王从鉴湖的仇恨中

抽出一柄饰着鸟虫书的青铜剑

刺塌了吴王夫差的馆娃宫

 

秦始皇逶迤的船队,载来了黄土高坡的大风

衣冠南渡、安史之乱、靖康之耻

从西晋至南宋,倾斜的中国版图

一次次将中原风俗与方言,抛向江南

北方汉族与土著越人融合

铁马秋风与杏花春雨联姻

一个全新的浙江族群由此诞生

 

——选自《品位·浙江诗人2018年第4期

 

 

在春天,我想做一个沉默的人

 

迎春花发言了

桃花发言了

白玉兰发言了

榆叶梅发言了紫荆花发言了

垂丝海棠发言了

金边瑞香发言了

虞美人发言了三色堇发言了

连金盏菊也发言了

 

好一场春天的盛会啊

 

她们都发言了

我选择当一个聆听者

我只在寂静的冬天发言

 

在春天,我想做一个沉默的人

 

——选自《山西文学》2018年第6期,《时光茶道》(组诗)

 

 

香榧

 

必须先向着一座汉语的寨门发起冲锋

必须先突破它坚固的词性

才能攻陷它的老巢

从千年山林的幽寂里

从占山为王的大王手中

救出香妃、味蕾和时光的慢

 

香妃之香  山林之匪

它以一种悖谬的结构和充满张力的唱词

完成戏剧美学  

它戴着油彩重施的脸谱

以妃之身  反串名声中的净角

把玉的身世  藏在语言深处

 

我们必须循着唇齿间的一缕芳香——

这唯一的蛛丝马迹

才能找到它  埋下的伏笔

才能厘清它

一年开花一年结果一年成熟的线索

撬开它封存在熔岩中的秘密

 

它披垂,在阳光和风雨锻打的枝头

结出一粒粒饱满的鸟鸣声

它倾泻,在庸常的生活上空飞瀑

它穿梭,织出一方方棉质的闲情

它游动,像峭壁上一枚枚小小的鱼化石

它的香,晨雾般缠绕着言辞的峰尖

 

它双眼微闭,等待一场修辞学的营救

 

当我们说到香榧   只有自称“榧帮”

才能说出心中的爱

 

——选自《中国诗人》2018年第1期,《山水书》(组诗)

 

 

◎悼诗人江一郎

 

春天来了。诗人走了

 

这个消失在春天的诗人

他是跟着一场大雪从人间撤退的

 

像一只雪后的白鹭

伸展着一双被雪擦得更白的翅膀

 

从河流上飞走了

 

这个一生与雪为伍的人

他的人生也是一场皎洁的雪

 

他把春天留给大地

把百花盛开,留给人间……

 

——选自《文学港》2018年第8期,《自带灯盏的人》(组诗)

 

 

白雁坑

 

白雁坑,遗落在旧时光里的一座老庭院

被西白山这把铜锁深锁在秋风里

夕照的影壁上,九条金龙在游动

将山外的祸祟与浊气

拦截在它们藏在雾团中的利爪前

 

香榧园。悬空的翘角亭老祖宗般端坐在祥云里

翠竹绕起一排绰约的屏风

满山的硬石头,这些倔脾气的老家丁

在世代的忠诚里,业已修炼出一副好脾气

而青苔这群绿衣丫鬟,她们忙碌的脚步

风过无声

 

千年榧王一夫多妻,每一条榧枝都三代同堂

慈祥的老榧母们,在一片鸟鸣声里

看护着家族的繁衍生息

榧叶以篦子的形式,刮去藏在秩序中的

皮屑与虱子

这自然界的宗法社会,多么和谐和稳固

 

石斑鱼从夜色中爬上八仙桌

一缕土烧酒香,将越剧唱腔牵出灼热的喉咙

酩酊的我们钻进一粒香榧果中躺下

用两只醉意朦胧的西施眼

冷冷地斜睨一眼山外的黑暗……

 

——选自《骏马》2018年第4期,《磅礴》(组诗)

 

 

口红

 

倾国。一支西周的口红,打败了烽火台

倾城。一支明末的口红,打败了山海关

倾人。这只唇上踱步的红狐

它将一场洁白的语言之雪

紧锁在它的爪印下

 

这游走在悬崖上的艳魅,崇高的危险

和女人同一个性别

它从金乌中盗出焰,从月宫中盗出寒

从玫瑰中盗出娇

在一团从植物中萃取的香雾里

释放诱惑

 

一杯鲜艳的鹤顶红,轻易不可碰及

这没有解药的毒,是一条不归路

一团冷艳的火,不负责提供温暖

一瓣娇艳的花,不负责提供春天

红装素裹,不负责雪霁初晴

 

云鬓。黛眉。明眸。皓齿

香颈。酥胸。玉臂。修腿

玉山倾倒

如果外加一支香烟

这酒杯里的夜色,这肉欲的美

这冬日的春雷,这江山的塌陷

 

我不歌颂它的走私。口红的走私

是一场山河变色魂魄升天

我只描绘它从语言之鞘中的觉醒

像一柄温柔的匕首

杀死光阴与爱情

 

——选自《群岛》2018年第3期,《涂国文的诗》(组诗)

 

 

向西是故乡

 

故乡在西,上弦月遥望的方向  

有多少白云浮向西天,便有多少春天奔赴故乡

有多少条江河向东奔流

便有多少道绳索绑缚游子漂泊的灵魂

月光千里,代替故乡流照异乡

代替游子抚触故乡

月色如镜,镜中的异乡人都长着一张乡愁的脸孔

 

而在白昼,太阳的缨络从东海一直披垂到西域

一条条隧道的尽头,如聚的峰峦被裁剪成

一张张半圆形屏风

这纷至沓来的月亮、碧玉妆成的月亮

被鸟鸣声擦亮的月亮

斜掛在路边一道道徽派马头墙的翘檐之上

斜栖在一片片金黄色的田野之上

 

向西是故乡。江南西道干越之地

映山红、红花草和蓼子花铺满的祖庭

鄱阳湖和信江的涛声是一种古老而现代代的反光材料

即令是在黑夜,即令你关闭目光的导航系统

只要你向西而行

只要你打起远光灯,那灵魂深处反射出来的光明

足以照亮你归乡的车轮……

 

——选自《浮玉》2018年第2期,《向西是故乡》(组诗)

 

 

秋风起

 

秋风起。银杏枝头的唱针咬住了音乐的嘴唇

古老的苍穹,一张旧唱片在吱吱旋转

 

阡陌纵横。芦花、红枫、丹桂、菊瓣和白云

被一齐卡在了喑哑的嗓眼里

 

我用七坛美酒,在河岸上布下天罡北斗阵

将从稻谷中归来的人,绊倒在虚假的喜悦里

 

秋风扫过郊外的墓园,触碰到坚硬的墓碑

月光脆裂,大地上阑干着遗言的巨冰

 

一张鱼网,从神秘的高空兜头撒下

莼羹、鲈脍、菰菜。归思兮,起于洛水之滨

 

——选自《华声晨报》2018年822,《我们都是失踪的人》(组诗)

 

 

空椅子:或格式塔流派的实验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放置一张椅子

我在身体里的椅子上坐下

我在自己的对面摆下另一张椅子

一张空椅子

 

我把流浪的自己从失败中找回来

请他在我面前坐下

听我以一位胜利者的姿态教训他

让他自惭形秽,向我道歉

 

为他对我的误解、伤害与背叛

说出他的内疚、自责与负罪感

或者,听他诉说失踪多年来

生命的孤寂、绝望与恐惧

 

允许他说到伤心处,悲痛欲绝

将对我的思念全部宣泄出来

 

为了安慰他,我和他互换椅子

我当失败者,他扮演胜利者

让他无所顾忌地说出

对我的怜悯或鄙视

 

允许他说到激动处

对我破口大骂,甚至饱以老拳

 

请他设身处地

为我拿拿主意:

面对人生的十字路口

我该何去何从

 

我交手于腹

想将内心的体谅、理解与宽容

从身体内一齐逼出来

与他握手言和

 

但我们最终反目成仇

因为在我和他之间

隔着一张宽宽的谈判桌:

一个苍茫的世界……

 

——选自《浙江诗人小酒群年选》,杭州出版社,《涂国文诗歌》(组诗)

 

 

动词的青衣与名词的小生

 

从青花瓷中走出来的青衣

她微蹙的柳眉,藏着不肯轻易示人的心思

 

她在飘忽的水袖中轻移莲步

却被一纸折扇挡住了去路

 

唱词拦截了春风

舞台上飘起一朵绯红的桃花云

 

莽撞的小生,眼看着她一个低眉一个转身

鼓荡的青衫裹走他的目光与睡眠

 

故事都很老套。咿咿呀呀中

千金小姐,为了一句虚幻的三生三世

 

她镶金的绣花鞋

杏枝一样,从月亮中探下高高的墙头

 

一个云手,一个盘腕,几步圆场

兰花微颤,春光融融

 

名词的小生,在一阵旋地而起的秋风中

走向科场,一去不返

 

动词的青衣,在二胡的幽怨里

将戏文一半演给观众,一半演给自己

 

——选自《品文》,2018年第3期,《一阵旋地而起的秋风》(组诗)

 

 

蝉鸣

 

一只蝉。模仿嵇康,在树冠中打铁

 

砧声汹涌,一条象征主义的破船

在波峰浪谷间,被高高拋起

 

蝴蝶飞舞

如被巨浪打碎的片片帆屑

 

一只蝉。在180/60毫米汞柱处

拉响生活的血压警报

 

暴雨骤至,将枝头的枯叶收拾干净

砧声死了,风死了,云也死了

 

一只蝉。这个乡村的唯一发声者

它紧紧抱住一根都市的湿枝

 

像紧紧抱住月亮中的乡愁

 

——选自《绍兴晚报》,2018年7月15日

 

 

乱礁洋

 

东海岸。一只名叫乱礁洋的巨蝶

它在南宋的残喘声里、在文天祥踉跄的正气歌中

偶尔振动了一下翅膀

730年后,在象山、在涂茨

引发了一场诗歌的龙卷风

 

这只巨蝶。浪涛是它的头部,涛声是它的复眼

它投射的目光——纷纭的纯银或乌金的鸥群

在白云之上遄飞,接近天堂

它的倒影,在墨色玻璃做成的洋底

凝固成影影绰绰的海底山脉

 

它海湾的胸膛里,翻卷着炽热的阳光

漂浮着凋零的炮声、喑哑的鼓角、折翼的风暴

以及白垩纪显花植物未及萌芽的坯胎

它瘦长的腹部,一直扫到公海

被世界海洋文明,染成一片蔚蓝色

 

它栖息。在海天间中竖起帆翅

把灯塔的触角,伸向历史、明月或黑暗

将一条条闪光的路,铺在女人们的祈祷中

它以锚的铁足

紧紧抓住农历、陆地与炊烟

 

它飞翔。在它展开的巨翅上,一座座乱礁

缀连成一道道斑斓的花纹

它飞翔的身影,就是船只飘荡的身影

它在风情与原则中翩飞,用渔歌号子为美授粉

把江南和诗歌,留在象山、留在涂茨

 

——选自《黄岩文学》,2018年3期,《私人地理志》(组诗)

 

 

铅山,以及鹅湖书院

 

铅山的山水高度是稼轩居士垫起来的

这位南归的燕赵奇士

一踏上江南的土地,他手中的长剑

立刻就被西湖的舞袖拂落

化为一条呜咽的信江

而他胸中的块垒,在北望中越堆越高

形成嵯峨的铅山山脉

 

英雄失路,胸中的万亩美芹枯槁成一片蒿莱

他伫立在危楼上,栏杆拍遍

西风猎猎,残照如血

槛外是直通东海龙宫的桐木江

往来于闽、浙、赣、皖、湘、鄂、苏、粤

八省的舟楫穿梭,运载着纸、茶、药、绢

以及帝国将尽的气数

 

二十七载岁月,这条被困的蛟龙

在带湖和瓢泉

安顿下飞天的灵魂和难酬的壮志

以一支羊毫软笔,在更为柔软的连史纸上

书写胸腔中的金戈之声

六百多首词作:一半是泪,一半是血;

一半是呐喊,一半是无奈的叹息

 

千古江山,斯文宗主

两场“鹅湖之会”,在中国思想史上矗立起

一座丰碑

 

第一次鹅湖之会:朱熹与陆九渊

各执已见,互不相让,不欢而散

其实两个夫子,都不懂铅山的山水相对论:

一个穷理致知,奉山为圭臬

一个明心见性,以水为法则

老好人吕祖谦

注定和不了这场山水稀泥

 

而十三年后的第二次鹅湖之会

辛弃疾与陈亮:两柄被掩埋的勾践剑

他们各自从对方的剑气中

认出了自己的身世

两道电光院中起,万里已吞匈奴血

使铅山的主峰,朝历史的天空再挺了一挺

成为“千峰之首”“华东屋脊”

 

——选自《上饶文艺》,2018年3

 

 

除夕

 

旅行箱拖动的声音,在都市上空隆隆响起

在它的脉冲下,苍穹向着农耕文明和古典美学不断膨胀

街道两旁的汽车,大半隐匿了形迹

这些入侵的特洛伊铁骑,开始了向着乡村的战略大撒退

将空旷还给都市,将睡眠还给群楼

将热闹还给乡村,将儿女还给母亲

 

广袤的中国乡村大地,所有的道路

都被临时征用作乡愁列车运行的钢轨

辽旷的田野上,金黄色的稻草垛星罗棋布,俨如一座座金色车站

五谷之神绕过一场浩瀚的冰雪

列队站在纵横交错的阡陌上值勤

汽车的喇叭声淹没了陈年的锁呐

扎在两边后视镜上的红绸带

晃痛了双亲的眼眸

 

大红的对联、大红的窗花和威武的门神

将雪花与寒冷挡在门外

室里喧哗着久违的暖流和土音

宗祠中的列祖列宗一齐走出族谱和牌位,各自回到子孙家里

在烛光与香火中,享用献祭的猪羊和鸡鸭鹅鱼

年糕、糍粑、米糖、米酒在灶膛哔剥作响的火馅上喷香

 

中国乡村,爬满老年斑的双手高擎着一幅春联

上联是黄河:黄河之水天上来

下联是长江:滚滚长江东逝水

横批是青藏高原:世界屋脊

亿万归乡的游子转动着太阳的转经筒

将红红的日轮,转成一个

红红的中国结

悬浮在古老的东方天空中

 

无家可归的失根人,风筝一样飘在都市的霓虹里

而根在乡村的人,循着血脉中一缕泥土的芳香,认祖归宗

在温馨的故乡

在一种俗得亲切的风俗中

在一种禁得心甘的禁忌中

虔诚地交出自己的身体与灵魂

 

这一夜,无论天使与魔鬼,都拥有一颗柔软的心

这一夜,沧桑被故土所抚慰

干涸的心田,被亲情所滋润

这一夜,幸福向着农历向着乡村倾斜

三百五十四个被季风吹旧吹老的日子

一齐被屋檐下的大红灯笼照亮

这一夜,游子拥有一个共同的节日

这一夜,乡村成为整个世界的中心

 

——选自《零度》诗刊,2018年1

 

 

以流水的语汇吟唱萧山(长诗,三章选一)

 

萧然山上的一声鸟鸣,唤醒了跨湖桥下

一片浩浩汤汤的远古之水

一只独木舟,满载着稻米、草药、茶籽、漆弓

陶釜、石器、骨器和木器,从涛声中浮起

文明以一条波光粼粼的毛巾

拭亮了萧山从梦魇中抬起的额头

 

神龙与孽龙在水中争斗

怒涛翻卷。一排巨浪,将独木舟托上八千年的波峰

复将它抛入霸业的底谷

从夫椒退守会稽的越王勾践

如一截折戟,沉落在一片喑哑的悲愤中

壅塞起一座四顾萧然的萧然山

 

一只红狐跑过山岗,她摇晃的尾巴将月亮扫落水中

 

浣纱溪头春草绿,苎萝山下粉石红

浴美施闸开妆镜,一身清白留故国

 

越女西施披着一袭碧波,从潭水中站起身来

冰肌玉肤,像一只透明的水母

带着一份小小的剧毒

在范蠡的搀扶下

登上勾践为她备好的一只名叫“卧薪尝胆”的小舟

向着姑苏城里的馆娃宫进发

 

越王城里睡梦短,馆娃宫中春宵长

以身许国奇女子,功成隐退太湖中……

 

月黑风高。高迁桥的单拱被孙策夜袭的马蹄

踏成一叶菰莼,漂浮在汉末泛黄的涛声里

那坍塌在兵法深处的石块

被强渡钱塘江、奔袭会稽的吴军从夜色中捞起

带回建业

砌起了东吴太初宫的基座

 

晋室掠过长江的浪花,落叶般从中原飘坠于江南

许询策杖披裘,隐于西山,凭树构堂,萧然自致

用一排瘦竹和名士的清气

将肃宗、孝宗的征召和宦海沉浮坚拒于门外

最后留下祗园寺、崇化寺两具蝉蜕

遁入涛声更深的剡溪

 

梦笔桥俨如笔架,飘拂的垂柳是才子江淹手中

疾速运行的狼毫和羊毫

桥旁江寺钟声悠悠,桥下运河水流滔滔

是江郎的神思在遄飞,是江郎的才华在涛涌

一根才气扑鼻的骨头横陈在南朝的册页中

让萧然大地,暗香浮动了1500余年

 

大唐花开。贺知章驾鲲鹏扶摇直上长安

清醒于政事,迷醉于学事、诗事、书事和酒事

这个自号“四明狂客”的浙江首位状元

用他攀星摘月的手掌,托举起了半个盛唐文坛

半个世纪后回到故乡,迟暮的老人

在故居门前的一泓镜湖水中,瞧见自己斑白的年华

 

帝国日落,葛云飞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

终敌不过侵略者的坚船利炮

乱世清流,汤寿潜一生不恋名利:预备立宪

争路权、修铁路、兴修水利,被誉为“布衣都督”

蔡东藩千秋神笔、一代史家,中华通史烛照史坛

李成虎衙前呐喊,震塌东方黑沉沉的天壁

 

一条萧然之水从远古流淌到今日

水面上飘荡着无数盏祈愿的莲花灯……

 

——选自《浙江日报》,2018年63

 

 

酿春:宋舍凝香

 

在山水之上。宋舍·璞喜,收纳一片日月天光

它稳立在石桌上,丰神俊朗,一派魏晋名士风范

瓶身上鎏金的“宋舍”二字如带电的双瞳

顾盼神飞

而宋舍流香,身披绿纱的佳人,头簪梅花

紧捂一瓣樱唇,不肯轻易说出岁月的秘密

 

雄雌二瓶:陆游与唐婉

千年的沈园,早已取下簪在发髻上的那只锈蚀的

钗头凤

唯余一双执盏的红酥手,在江南无边的春色中

传递着玉指的温馨与玉液的芳醇

 

它们在红槭树下并肩而立

迢递的牌楼和草舍列阵于春风拂过的田野

粉墙黛瓦,绿蕉绮窗

小桥下澹澹的波光摇晃着怪石疏竹的倒影

庭院深深,一缕宋舍流香踩着杏枝翻越墙头

它的绣花鞋上,粘着书生琅琅的吟哦声

 

这两盏琥珀,与女儿红有着相同的身世

应天时,立冬开酿——

从初凝的鉴湖水中,抽出骨头

从归仓的稻谷中,唤出灵魂

将雪光与月色驱赶进作坊中,萃取血肉

 

用古老的乡村法则筑起一道工艺屏障

将一切有违水与稻谷美德的色香坚拒门外

只在琼浆中勾兑简古、诚实、拙朴和本真

让一股股馥郁醇厚的艳流裹挟着坚果香与花香

从酿酒师高高提起的酒吊中倾泻而下

 

一缕缕飘逸的酒香,在御街,在水井处

温热了浪子孤枕、侠客冰肠

为柳永、易安、徐渭和引车卖浆者流

在朔风呼啸的命运里,筑起一间间春天的小屋

酒坛密矗于史册:琵琶催征、兰舟催发

一齐消融在它绵糯的甘冽中

 

一陶、一瓷:立在地上的陶、举在空中的瓷

陶安静地守望在大地上,它有着母亲的心胸

瓷被女儿般高高举起

青釉隋杯、青花饶玉杯、黑纹木叶盏……

那盏中沉淀的时光、晃荡的光影、袅娜的香气

是它在春风中绽放的花蕾

 

古澹、婉丽、中和、温润、清雅、美好

一壶琥珀滋养了江南的花木与众生

远方的山色是安详的,天空的白云是安详的

近处的水声是安详的,水中的倒影是安详的

那高高擎起在额头的

高于帝王的江山,高于人世间的功名利禄

 

春饮于庭,夏饮于郊,秋饮于舟,冬饮于雪

操宋琴、歌宋词、举宋瓷、饮宋酒

春风十里,曲水流觞

琥珀一盏,啸聚竹林

人生有酒直须醉,山水、宋舍、酒生活

 

——选自《少陵诗刊》,2018年2

 

 

涂国文2018年度诗歌发表目录

 

1.《山水书(七首)》:《中国诗人》,2018.1

2.《除夕》:《零度诗刊》,2018.1

3.《水墨桐庐的一种画法》:《浙江日报》,2018.4.17

4.《以流水的语汇吟唱萧山》:《浙江日报》,2018.6.3

5.《时光茶道(组诗)》:《山西文学》,2018.6

6.《自带灯盏的人(组诗)》:《文学港》,2018.8

7.《涂国文的诗(八首)》:《群岛》,2018.3

8.《向西是故乡(组诗)》:《浮玉》,2018.2

9.《五音·浙江赋》:《浙江日报》,2018.10.7

10.《五音·浙江赋》:《品位·浙江诗人》,2018.4

11.《我们都是失踪的人(组诗)》:《华声晨报》,2018.8.22

12.《磅礴(组诗)》:(《骏马》,2018.4

13.《酿春:宋舍凝香》:《少陵诗刊》,2018.2

14.《蝉鸣》:《绍兴晚报》,2018.7.15

15.《一阵旋地而起的秋风(组诗)》:《品文》,2018.3

16.《翰墨证词》:《西湖报》,2018.9.13

17.《我们都是失踪的人(外三首)》:《品位·浙江诗人》,2018.5

18.《私人地理志(三首)》:《黄岩文学》,2018.3

19. 《铅山,以及鹅湖书院》:《上饶文艺》,2018.3

20. 《蝉鸣》:(《江川十月》,2018.10

21.《虚构》:《诗歌周刊(电子刊)》,2018年总第302

22.《印象西湖(外二首)》:“我的西湖记忆”全球征文诗歌二等奖

23.《秋风起》:《2017年中国新诗排行榜》,浙江文艺出版社

24.《捣碎自己》:《2017江西诗歌年选》,浙江文艺出版社

25.《涂国文诗歌(组诗)》:《浙江诗人小酒群年选》,杭州出版社

26.《秋风起》:《汉语地域诗歌年鉴 ·2017年卷》,东方出版中心

27.《涂国文的诗》:《南昌改革开放40年新诗选》,江西高校出版社

28. 《我是江南王朝的末代废主》:《中国当代诗歌赏读》,九州出版社

29.《蝉鸣》:《群岛2018诗年卷》,团结出版社出版

30.《蝉鸣》:《<诗屋>2017年度诗选》,中国凤凰出版社

31.《让我离开自己一会儿(外二首)》:《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团结出版社

32.《在流水的语汇中吟唱萧山》:《清水·萧山》,华文出版社

33.《若惦念,请来旧时光里寻我(组诗)》:《浙江省五年文学作品选(2013-2017)》(杭州及省直卷),浙江人民出版社

34.《涂国文的诗》:(《江南风度——21世纪杭嘉湖诗选》)

34. 《在西湖之畔安顿我的形骸和灵魂(组诗选五)》:《山中喜遇白鹤:新湖畔诗选》

35. 《涂国文的诗:石头/秋雪庵》:《大沙田放歌》,九州出版社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