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记见证网
    掸掸身上的尘土,抹去额头的汗水,抚平背后的伤痕,带上干粮,背上酒壶,怀着崇敬的忐忑,踏上了发现记录华夏文化的长征。    用责任铸造自己的悲壮使命!男人就应该这样,在社会上作一根支柱,和很多的支柱一起为人们撑起天地的祥和,在家里是一座山,为家人遮风挡雨..
  老人来新密古县衙维权:政府管封顾问六年光干活不给一分钱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聂志义 |  浏览(5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1-08 14:57:43 最后更新时间:2019-01-08 14:57:43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老记见证”岁末走基层系列采访行之四

《老记见证》资深记者聂志义 摄影报道

马根是一个很要强;很坚持,值得尊敬和学习的老人,结识老马是《老记见证》记者2007年时任《文化时报》首席记者的一次采访时中,虽然时过境迁离第一次采访正在满怀希望、信心百倍的要为民族文化传承尽份匹夫之责,也为家乡和为老祖宗尽到一个赤子情怀时的老马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可是现在在网上对他的介绍少也只是之又少只有区区几行字:

马根,男,1940年8月出生,中共党员,县衙博物馆馆长。2002年郑州市文物保护特殊贡献奖,2004年郑州市文明市民,2007年郑州关心下一代优秀“五老”工作者。

2002年至今任新密市县衙博物馆馆长以来,个人出资,多方筹资等方式对老县衙进行抢救性修复,并通过多种途径进行广泛宣传,使县衙的知名度越来越高,为推动古城开发乃至新密旅游业发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虽然短短的介绍并没有描绘出老马带领全家人用十多年的时间,通过个人出资、多方筹资、四处化缘将一个千疮百孔、摇摇欲坠、残缺不全的千年古县衙保护了下来。还呈现给世人一个全国最完整,历史最久远,使用年限最长的汉、隋时代传承至今1400多年的密县县衙。为了这些老马个家人留了多少血汗和辛酸泪水又有谁人知道?在旁人眼里他们都是“傻子”“神经病”,可是就是这样马根和家人依然坚持到了最后。

然而就在新密古县衙在媒体和上级领导大力关注和关怀下日趋收复保护顺利的时候,一个“密县县衙移交协议”就将老马一家人十几年的心血几千万资产的历史文物给移交给了新密市文化旅游局,在“决定在给予乙方(马根)一定数额奖励资金的同时(未定数字)乙方将密县县衙所有财物移交新密市文化旅游局。”

据老马对《老记见证》记者说,后来他得到了自己付出180万中的零头80万,其余的就再也不见下文了。只听说他们用密县县衙得到了4000万的经费,在移交后他自己又被“封为”顾问、监督员、技术员等类似“官衔”一直从2010年开始到古县衙修复完成正是展出的五、六年的时间不但没有得到“封官”的聘书就连这五、六年的工资一分钱也没有给过。

为此,老马也没少找有关领导进行自己的维权讨薪,可是都是相顾推诿至今未果。实在没有办法才不得不爆料给媒体,如果不行的话,他将聘请律师为自己讨回尊严。

十几年跟着老马风餐露宿、

积劳成疾的老伴李萍现在病魔缠身,

每个月几乎都要住院治疗,

据说是经常不间断的要输血才能保住老命,

每年光医药费就要花去十几万。

之所以让老马能委屈的把密县县衙移交出去的

一个主要原因就是看到老伴累病了、心灰意冷了。

能让知他、懂他全身心无怨无悔的陪他一起

折腾的老伴得到他的照顾才是正事,

他说这是在向老伴赎罪。

老太太,李萍对《老记见证》记者说,

头上的这个“记号”就是在拉砖搬瓦的时候,

车翻了被砸的纪念,那时候满脸是血,

也没有钱去包扎治疗,

用棉花套子烧成灰就按上去了。

因为跑针了护士只好

让老太太再受扎针之苦了。

老马带着记者来到了

十一年前来过的密县县衙。

这里显然要比原来规范了许多。

一来到这里,老马的话匣子就停不住了。

县衙审案有三重,

这个是公开审理案件的所在。

也属于样板工程,

一切都是规规矩矩。

这个是二堂属于不公开的审案所在,

也是造就很多冤案的地方。

这些过去的刑具也都是老马根据

各个朝代不同而设计制作出来的。

这个两层楼是当初老马用了

四万块钱从占房户手里收回来的。

这些拓片也是老马千辛万苦搞到的。

据老马介绍:这些生动的市井劳作场景

原本是立体能动起来的,

但是因为工作人员的不负责任,

现在也只能是一个“死货”了。

这整个县衙下面的秘密地道也是至今为止

全国的一个最长最完整府衙暗道之一。

这半块碑才是证明这个

密县县衙的历史铁证。

这是过去密县老县城的样子。

老马说,原来是安排的是历代对

密县百姓做出过杰出贡献的官员,

现在他们却只为这个姓杨的官员

占据了几个院落,真是不理解这到底是为什么。

虽然这里都进行了依旧还旧的修复,

但是这棵古树可是原汁原味的老生灵。

这个也是在老马亲自监督安置的警钟。

这个冯玉祥将军的功德碑也是

老马费尽心思讨回来的历史见证。

在老马的遗憾中只有正后面的后花园

现在还被住户占据着没有收回来。

这个就是用了一千四百多年的县衙监狱。

一直到了2003年出了一件副所长枪杀同事后,

这里才终结一千多年关押犯人的历史。

这些老砖和石碑还都是

老马一点一点的找寻回来的证物。

这是人家社会爱心人士捐助

密县县衙的功德碑,也被他们给毁了。

越说越生气的老马

唉!的叹了哭泣,纷纷转身而去。

如果不是这个大家都会很少知道

在监狱也有掌管监狱的神仙神位。

唯有这个是现在有实权的地方。

这是老马研究了很多年的结晶,

他现在又在开始研究撰写密县古城的历史资料。

虽然,老几十年的研究,十多年的付出

也得到了不少媒体关注报道和很多

官员的视察参观,可是他们确实一直都是

自掏腰包四处化缘求爷爷拜奶奶的

一点点找回这个历史文物的再现。

几十年前的旧报纸都在证明,

密县县衙就是人家老马从无到有;

从小到大给救回来的。

老马说,不管人家怎么说,

也不管我的血汗钱能不能要回来,

可是我的时间不多了,

要尽可能多的把老祖宗留下来的

文化遗产挖掘拯救好,传给后人才是硬道理呀。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