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远生的博客
夏远生的博客
  从朱毛会师到朱毛核心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夏远生 |  浏览(21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1-10 08:53:49 最后更新时间:2019-01-10 08:53:49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从朱毛会师到朱毛核心           

    朱毛会师的历史功勋、伟大意义、深远影响、当代价值,怎么样阐述和评价,都只是阶段性的不断深化与发展中的认识。随着十九大精神的贯彻,建党百年、建国70年的临近,对朱毛会师的认识和评价,会更加科学和精准。为什么选这个问题,是宣讲十九大精神时总结的“四句话解读十九大精神”的启示——初心点亮方向,核心决定成败,思想引领征程,发展创造美好。毛泽东引兵井冈从浏阳,朱德上井冈从耒阳,陈毅上井冈从郴县,彭德怀上井冈从平江,井冈会师是中国革命的关键环节和枢纽联结。

    习近平指出: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上井冈山,同毛泽东率领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部队胜利会师,点燃土地革命战争的燎原之火。高度评价朱德“是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重要成员”。朱毛会师井冈山,创建朱毛红军,开辟井冈山革命道路,让中共独立领导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的星火燎原,而且在党和人民解放军领导核心的形成发展史上具有关键意义。从朱毛会师井冈山,到朱毛核心在土地革命战争中凝聚和初创,关系到中国共产党领导集体的形成和中国人民革命的胜利。

一、朱毛会师是一座桥梁,把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湘南起义同井冈山道路联结起来

19277月中旬,刚改组的中央政治局临时常委会决定了三件大事:一、南昌起义;二、湘、鄂、赣、粤四省秋收起义;三、召集中央紧急会议。客观而言,这三大决断,关涉当时中国革命的前途命运。

可以说,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湘南起义,都是在中央政治局临时常委会及八七会议精神下发动起来的。从起义本身而言,各次武装起义都失败了,但是从起义建军和开辟井冈山革命道路来说,正如习近平所说“南昌起义连同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以及其他许多地区的武装起义,标志着中国共产党独立领导革命战争、创建人民军队的开端,开启了中国革命新纪元。”所以,这些起义最终又从失败中走向了胜利。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湘南起义、会师井冈,成为把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串连起来的红线和桥梁,所谓“千流归大海”、同奔井冈山。随后,还有彭德怀率平江起义部队上井冈山。

全国的三大起义,湖南的四大起义,孤立地看,是一座座山,一星星火,一条条小溪,联系起来后,就成了山峦叠嶂,星星燎原,千流归大海。而朱毛会师井冈山,就具有这核心凝聚力和强大的物理的化学的动能。

旗帜引领方向,道路决定命运。

90年前,大革命失败、八七会议召开,我们党严峻地面临着举旗走路向哪儿去的艰难抉择。

1927年,是年轻的中国共产党生死攸关的转折之年。轰轰烈烈的大革命,由胜利在望,到瞬间失败,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倒在血泊之中。面对逆境,毛泽东审时度势,在扬弃苏俄革命经验之上独立自主、另辟蹊径,提出并实践了伟大的上山思想,指引了中国革命的新方向,领导秋收起义部队毅然改弦更张,从进攻大城市率先转到向农村进军。

“旗号镰刀斧头”,是秋收起义首次打出了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作为革命的号召,引导的红旗,指路的明灯。也就是后来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的“首先要把党的旗帜亮出来”。

所以,当时陈毅向中央报告说:“毛泽东率领参加秋收暴动,最先挂了红旗”。

毛泽东后来回忆说:“我提出建立以井冈山根据地为中心的罗霄山脉中段红色政权,实行红色割据的论断,开展‘十六字’诀的游击战和采取迂回打圈战术,一些吃过洋面包的人不信任,认为山沟子里出不了马克思主义。”

湘南起义是继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广州起义之后,打响的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又一枪,不仅保留了南昌起义的革命火种,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成就了井冈山斗争的丰功伟绩。它是中国共产党人在思考农民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问题,探索农村包围城市道路过程中具有战略意义的历史丰碑。领导湘南起义的“朱德同志和陈毅同志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这一时期的革命实践,对于探索这条必由之路也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湘南起义传承了南昌起义的革命精神。同时,湘南起义吸取了南昌起义的教训,保留了南昌起义的火种。

正如朱德所写的诗句:“昔上井冈山,革命得摇篮。千流归大海,奔腾涌巨澜。罗霄大旗举,红透半边天。路线成众志,工农有政权。无产者必胜,领袖砥柱坚。几度危难急,赖之转为安。布下星星火,南北东西燃。”

从秋收起义、湘南起义到井冈山会师,井冈山红军熔铸了党和人民军队的一系列特质和灵魂。第一,信仰信念——“革命理想高于天”。第二,人民立场——共产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第三,历史担当——拯危救难、力排险局、开拓生路。第四,求真务实——党的思想路线的核心内容。第五,勇于创新——具有里程碑意义。第六,科学方法——用毛泽东的话讲,既要“过河”,又要解决“桥或船”。第七,核心领导——坚持党对军队和其他革命组织的绝对领导,保障革命的方向和命运。

用习近平八一讲话的论断来说,就是“以党的旗帜为旗帜、以党的方向为方向、以党的意志为意志”的本质要求。

二、朱毛红军是骨干和核心——朱毛会师形成了党和人民军队领导力量的初核

朱德强调说,朱毛红军“成为全国红军中的骨干和核心,从而进一步发展了井冈山的斗争,奠定了中国红军和中国武装革命的基础”。

朱毛高举起鲜红的镰刀斧头旗帜,从此指导了中国革命战争的首创和进程,飘扬在党和人民军队的心头,按照习近平的说法:“彰显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力量”。

领导平江起义的彭德怀,同战友黄公略由衷地赞叹:“唯有润之工农军,跃上井冈旗帜新”。

跃上井冈,成为中国革命转败为胜的关键节点。

朱毛会师闻名遐迩。

毛泽东同朱德的生平第一次握手晤面,是在井冈山下的湖南酃县。毛泽东说过:“我又再次下山去接他们,与朱德、陈毅的部队在湖南酃县会见。”“我们的部队在井冈山会师以后,进行了改编,创建了著名的红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我任党代表。”

朱德、毛泽东会师井冈山,是革命的需要,历史的必然。

湘南起义之前,朱德就派毛泽覃前往井冈山一带联系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而毛泽东则派何长工前往粤湘边界寻找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余部。张子清、伍中豪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第三营转战湘南,曾同朱德部队会合。

湘南起义之后,毛泽东率部下山到湘南接应朱德和湘南起义部队,在资兴县龙溪洞与龚楷、萧克率领的宜章独立营相遇,会合了第一支湘南起义农军;朱德则下决心撤离湘南向井冈山靠拢。

当时,中共中央也再三指示朱德、毛泽东两部共同在井冈山地区发展。后来朱德曾说:一九二八年,我们不久退酃县把茶陵打开了,然后队伍退到酃县,同毛泽东两面会合了。这是我们两个第一次的会面。”

共产国际执委会东方书记处研究援助朱毛问题”,决定派员到朱毛地区,弄清开展朱毛运动方针,向朱毛提供实际援助。说明共产国际视野中,毛泽东、朱德也成为中国苏区和红军的核心力量。

 

千流归大海,奔腾涌巨澜。朱德、陈毅率领南昌起义保存下来的部队,终于与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在中国革命的摇篮——井冈山胜利会师了。从此,这支队伍就在毛泽东的直接领导下,沿着正确的道路胜利前进。这条正确的道路,就是毛泽东亲手开辟的光芒万丈的井冈山道路,就是以武装斗争为主要形式,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最后夺取全国政权的光辉道路。

因为有了湘南起义,井冈建军成其可能。

于是,“南昌起义军余部和湘南起义农军”,凝聚成湖南大地上诞生的又一支中国工农革命军,也成为继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军之后第二支“上井冈山”的“人民军队”。而且,井冈山红军就分别集聚了秋收起义部队、南昌起义余部、广州起义余部、湘南起义部队的精兵强将,以后还拥有了平江起义部队,井冈建军水到渠成、百川归海。

萧克评价说:“历史已经证明,有了湘南起义才有井冈山会师,有了井冈山会师才有巩固的井冈山根据地,甚至可以说,才有光辉的井冈山时代。”

“红军荟萃井冈山,主力形成在此间。”这是朱德总司令的深切体会。周恩来也说:“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以农村包围城市,当时只有毛主席提出来。其他的人对这一路线不明确,甚至有的怀疑,有的反对。关键问题在井冈山,没有井冈山的斗争就没有今天。”

毛泽东说:19284月,朱德来到井冈山,我们的队伍会了师。我们一同制订了一个计划,要建立一个包括6个县的苏区,逐步地稳定并巩固湘赣粤边区的共产党政权,并以此为根据地,向更广大的地区发展。

当时,湘南起义声势巨大,成果辉煌,但在国民党重兵“围剿”之下,加上党内“左”倾错误的严重损害,如果不上井冈山实现朱毛会师,湘南起义只能归于失败。

粟裕在《激流归大海》一文中写道:“井冈山会师,具有伟大的历史意义。它不仅对当时坚持井冈山区的革命,而且对以后建立和扩大农村革命根据地,坚决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革命道路,推动全国革命事业的发展,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革命雄师会井冈,集中力量更坚强。红军领导提高后,五破围攻固战场。”这是朱德1957年留下的关于“朱毛会师”的诗句。

在苏维埃的初期,有名的南昌暴动、广州暴动、秋收暴动、湘南暴动、海陆丰暴动,实际上都没有成功,而只有毛泽东为首挽救了秋收暴动的武装,与朱德退出湘南暴动的部队会合于井冈山,建立了罗霄山脉中段根据地,粉碎了敌人的三次围剿,以后发展了闽粤赣边的中央苏区,才是成功了的。向井冈山进军,建立和发展农村根据地,是实现以农村包围城市、从而夺取城市的战略任务的伟大开端。这是《罗荣桓军事文选》的观点。

朱德说过:井冈山的部队和南昌起义剩下来的部队会合后,编成了红四军,毛主席为党代表,我为军长。井冈山成了我们的根据地。于是开始有组织地打土豪分田地,建立革命根据地。在毛主席领导下,方向从此更明确了。红四军的成立,对革命的发展起了重大的作用。

彭德怀说:我个人认识到,为什么要以井冈山为旗帜,为榜样呢?这个旗帜是具体的,不是抽象的;是实际的,不是空洞的。南昌起义、秋收起义是失败了,都留存了一小部分力量,在井冈山会合,形成了当时的朱毛红军,成为红军旗帜,不仅有号召作用,而且要在红军发展中成为统帅,使全军有头。在打土豪、分田地、建设根据地的问题上,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对毛润之的敬仰。

陈毅则说,南昌起义失败后,朱德所率余部“部队的湖南人最多,毛泽东的影响很大,于是到井冈山找毛泽东去,便成为我们每个人的希望”。

南昌起义、秋收起义、湘南起义的队伍会合于井冈山,“三股铁流”铸就一支“铁军”——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宣告成立,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参谋长王尔琢,士兵委员会主任陈毅。朱毛红军由此形成。

习近平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时,作了高度的评价:“毛泽东同志创造性地解决了缔造一个在党的绝对领导下的人民武装力量的一系列重大问题,建成一支具有一往无前精神、能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的新型人民军队。”这个伟大的贡献,就是毛泽东在艰难领导湘赣边秋收起义和罗霄山脉中段根据地斗争中率先创造,朱毛会师后努力推进、取得丰硕成果的。

所以,习近平强调说:“要把井冈山精神发扬光大,与时俱进。”

三、朱毛红军中走出了第一代中央领导核心成员

《中国共产党的九十年》写道:从此以后,他们领导的红军被称为“朱毛红军”,是令国民党军队闻之胆寒的部队。毛泽东和朱德的名字便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19295月党的六届二中全会文件正式使用朱毛红军的称谓,并称赞道:“目前中国,只有朱毛及彭德怀的部队可以称为红军”。

1930年初,中央正式编组红军8个军时明确认为红4军“是所有红军的主干”,“是中国红军主力的主力”,“是最有斗争历史和全国意义的红军,它应该成为争取湘鄂赣先胜利的主要力量”。

朱毛红军是全国红军中唯一拥有10年红军军龄的主力军,从始到终从无间断。从1927年南昌起义、秋收起义开始建军,在朱毛领导下,这支军队一直在战斗中建设和发展,其间历经艰难困苦、失败挫折而不溃散,不倒的军旗从井冈山一直飘扬到延安。

井冈山会师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它使朱德与毛泽东的名字紧紧地联结在一起,从此,“朱毛”红军闻名天下,“朱毛红军成了中国革命的象征”,“朱毛”成为领导中国革命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光辉旗帜。

毛泽东说:“井冈山革命斗争的胜利,开辟了中国革命胜利的道路!”

回顾党的历史,从1921年党的一大到1928年党的六大,中国共产党一直没有形成坚强有力的较为成熟的中央领导集体,没有产生一个称职的中央领导核心。这是1927年大革命失败的关键所在。

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建军90周年讲话中,强调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强军之魂,要求增强核心意识。他强调:“历史告诉我们,党指挥枪是保持人民军队本质和宗旨的根本保障,这是我们党在血与火的斗争中得出的颠扑不破的真理。”

朱毛会师,形成合力。朱毛之聚,产生核聚变,产生核力量。最重要的是,朱毛聚力,形成核心。在中国共产党没有形成成熟的中央领导核心之前,朱毛核心就成了事实上的领导核心。

参与领导南昌起义、领导桑植起义的贺龙元帅,深有感触地说,因为没有形成核心领导,“那时候的部队,就像抓在手里的一把豆子,手一松就会散掉。”

朱德指出:朱毛红军“成为全国红军中的骨干和核心,从而进一步发展了井冈山的斗争,奠定了中国红军和中国武装革命的基础”。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8位核心成员毛泽东、刘少奇、周恩来、朱德、任弼时、陈云、林彪、邓小平,最终都出自朱毛红军,绝不是偶然的。

19294月,中央曾安排毛泽东、朱德离开红军,但彭德怀坚决不同意,上书中央说:“中国需要红军存在,年轻的红军需要毛泽东、朱德来领导。”朱毛之所以能够成为核心,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不管起义和武装斗争到了多么艰难困苦危在旦夕的险恶处境,毛泽东、朱德都坚决不离开队伍,当时有许多领导者以中央调动、向中央汇报、去找党的名义离开危难中的部队,结果是部队失去核心领导力量而失败或溃散。因为朱毛从投身革命武装斗争开始就紧紧地与这支军队战斗在一起,生死与共,血肉难分,所以他们才成为党和人民军队的灵魂和统帅。

毛泽东说过,朱毛,朱毛,朱德和毛泽东是分不开的。朱德也说:人家都说朱毛红军,朱离不开毛,朱离开了毛过不了冬。后来又说:朱毛,朱毛,人家都以为“朱毛”是一个人,哪有朱反对毛的道理。都体现了朱毛红军和朱毛核心极大极强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在“左”倾路线统治时期,朱毛红军亦形散神不散,古田会议,四次反“围剿”,长征,遵义会议,如果没有朱毛的核心领导和团结一致,没有朱毛红军不灭不息的向心力,结局是难以预料的。党心、军心、人心的高度统一,核心力量的充分发挥,是朱毛红军无敌的保证、胜利的前提。

习近平指出:“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发端于南昌起义,奠基于三湾改编,定型于古田会议,是人民军队完全区别于一切旧军队的政治特质和根本优势。”显然,人民军队的“定型”,这也是朱毛领导工农红军的历史贡献,他们奠定了“人民军队的建军之本、强军之魂”。“人民军队在党的旗帜下前进,形成了一整套建军治军原则”。

“思想建党与政治建军”的基石,“政治工作是红军的生命线”的根本。“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便没有人民的一切。”“全心全意地为中国人民服务,就是这个军队的唯一的宗旨。在这个宗旨下面,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这些都是中国共产党建军治军思想的经典。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讲话中,用3个“确立”的概念,进一步强调了遵义会议在“核心”问题上的贡献和意义:

——“这次会议确立了毛泽东同志在红军和党中央的领导地位”

——“开始确立了以毛泽东同志为主要代表的马克思主义正确路线在党中央的领导地位”

——“开始形成以毛泽东同志为核心的党的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这是我们党和革命事业转危为安、不断打开新局面最重要的保证”。

可见,由朱毛会师、朱毛红军的基础上,开始形成了党和人民军队的核心领导力量。这是中国革命历经失败和挫折而勇往直前、夺取最后胜利的根本原因。值得一提的是,自从朱毛会师形成了以毛泽东、朱德为核心的红四军、红一军团、红一方面军、中央红军的坚强领导,毛泽东、朱德一直是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中之核,维系了四、五十载风雨春秋。这是中国共产党之幸,中国人民解放军之幸,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幸,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之幸。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