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本新的精英博客

  【军旅】17年前写给部队首长的求助信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本新 |  浏览(5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1-12 11:36:57 最后更新时间:2019-01-12 11:36:57  
  本作品所属分类:军旅往事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说明】113日,是我的生日,在2001年生日前一天,我在病房里给武警上海总队第五支队首长写了这封信,这是信的草稿。这封信写在住院病历纸上。信中涉及到的支队首长姓名删去,其他人的姓名是真实的。

保存这封信和资料,可以让我知道昨日的苦难与苦恼虽已过去,但痛苦难以忘却。今天,回忆难以忘却的痛苦,迎接我2019年的生日——努力吧,不让苦难重演!

    

在这里再次感谢一个好医生,一个难忘的好人,一位老大哥——当时的武警上海总队医院医务处周坤主任。

 

支队首长:

你们好!

我又住进了医院,又要打扰你们,又要浪费部队的钱了,心里十分内疚。幸亏总队医院医务处周坤主任讲过的文件解释“有病总要治,在哪里治都是治,情况急,路远来不了总队医院,也是符合规定的。”

        

夜里,疼痛使我难以睡着,勉强为首长写报告,因为我是你们的部署,我还是要服从不对的命令。这次入院,因为认识了医务管理人员,未收押金。这次让我押5000元,并且他们知道我上几次住院,我们支队不能及时付押金的事,上几次医院财务人员说的话较难听。这次,我是急诊入院的,也就少说了不少难听的话,大家多说了团结的话,但仍限我们交5000元押金,时间可以推迟一天,也就是112号。

     

 这次,我再也不希望让医院停我的药或赶着我换病区,更不希望让医院赶我出院。

     

 元旦后,我基本上停止用止疼药和其他药物,到了七八号时左胸后背区剧烈疼痛,我忍耐着,我与支队卫生队潘队长约好的,9号去总队医院看病或住院,因此,我在家里服用了大量的止疼与镇静药,等待潘队长的到来。

     

 99时许,支队卫生队潘队长来了,他从三大队卫生所调支队工作后,第一次见面。他代表支队,带着小面包车,我们一起去了总队医院。医生也是问诊,不检查,下了诊断,开了处方。我已经疼痛难耐,我对医生说了很少话,我已经十分吃力了。

 

天气阴雨,冷风吹,车辆颠簸,到傍晚回到家里,疼痛加剧,潘队长回到支队后打电话给我爱人,他们发生了争论。


10日一早,我到附近医院急诊,接诊医生是消化科主任,她建议先针灸止疼,针灸后缓解了六七个小时。夜间,有疼起来,不能睡觉。11日一大早,又去这家医院急诊,病情复杂,医生感到有危险,背着我,医生给支队打电话,我爱人也向干部股打电话,商量具体办法。

       

11日一天,我都在急诊室做检查,因实行“三诊制”,到第三诊时,心电图和X胸片诊断结果:“双肺纹理增多,左肺气胸30%积液。”急诊医生即联系床位,限制活动,推入病房,这一天,我一直期盼支队来人。

       

傍晚,我支持身体,用投币电话给支队司令部值班室打电话,报告病情,住院床位和12日必须交押金的事。

     

我又想到,我如果住进总队医院,支队就可以省心,不交押金。让我自己交押金,我实在拿不出5000元,我上次住院自己交了4000元押金,出院后连同住院费1700多元一起报给支队,至今没有报销。据财务股同志说,本年度总队医院报销于1231日前截止。我去过总队卫生处,张处长说,等2001年度再通过总队医院报销。从110日以来的急诊,已经花了近千元,我家里经济十分紧张。我的疾病也拖累了支队。

       

春节临近,我的经济困难只有依靠支队帮助。我也继续向总队卫生处张鼎铭处长汇报,向总队医院医务处周坤主任汇报。去年11月,曾经决定转我去北京武警总部医院,至今没有成行,如果去了北京,总队卫生处和总队医院也就省力省钱了,此事还请支队首长给予关心。

       

另外,我因当时疼痛剧烈,没有听清潘队长为什么事与我爱人争论,估计是我爱人见我病痛加重,有些牢骚发在潘队长身上了。9日,我在车上向潘队长说了很多心里话,都是大实话,是否与我说的话有关呢?

    

去年,5月份,支队为了节约经费,指示我在八中队警卫的上海石化分厂卫生科看病。那时潘队长是三大队卫生所长,依照支队指示,陪同我去炼化部卫生科,那里的医生不知我的病情,开了B超单子,让我次日空腹来做检查。

     

出了炼化部,潘队长与我分手。我在回家的路上因剧烈疼痛,从自行车上摔在公路边,一个多小时候,路过的工人师傅送我到医院急诊,情况比较紧急,有一定危险,临时入院,住院手续是潘队长来补办的,支队指示派卫生员看护我,我非常感谢支队,感谢潘队长。他那时也很好地安慰我,说,他若到了支队卫生队,继续管我治病的事。

 

我从一师机关调来支队后,那时总队卫生处张鼎铭处长在我们支队任卫生队队长,曾亲自送我住院,那是擒敌训练摔打引起血尿。现在的总队医院医务处主任周坤任队长时,也送我住院。今,潘队长带我看病,送我住院,所以说,他们尽职责,我从内心里感谢他们的。

     

今后,我还要经常麻烦潘队长,十分请潘队长,不要生我爱人的气,过些日子,和我爱人谈谈心,今后不能再和潘队长发生争论了。

       

潘队长劝我,说,支队首长带话,要我想开点,不要走到想不开的地步。谢谢首长关心,请放心,我觉得为人一次不容易,我一定好好活着。

       

最后我有一点想法。《军官法》规定军官公费医疗。但我已经很难再参加国防劳动,创造价值。我们支队的张安亭出了大事,因为早死,可以节省很多人力、物力、财力。我的体会是,生病痛苦,治病有时比生病还痛苦。当下,疼痛让我写字发抖,写字不好,言之无理之处,请首长批评。

   期待支队尽快来人。

   万分感谢支队首长!

 

              20011120345 

             于十七病区病房



     【后记】生病时间长了,住院多了,不管哪个单位领导,都会感到一种无奈,有些事必须冷处理,这是可以理解的。我的信写出后,支队没有来人。   没有几天,医院发出病危通知。  住院押金是我爱人借3000元暂交,附近武警中队代付2000元。  这次住院花费,连同上次住院费,半年多后报销。  2001123日除夕前,支队派潘队长与朱股长来看望我,送节日慰问金200元。   卫生处张处长,现和我同在上海的同一所军休中心;周坤主任,退休了,多年没见到他了;支队首长也都转业,退休了;潘队长,大概转业回原籍了。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