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七歌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385)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1-17 21:22:37 最后更新时间:2019-01-17 21:22:37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半歌

/涂国文

 

半个月。空中终于露出

半个太阳

 

我把半个自己

晾在半路上,看看半个太阳

能否将我半霉的心情

晒个半干

 

半生,活在半半阴中

半个身子已经腐朽

幸好

还有半个坚硬如钢

 

2019.1.16.中午,饭毕散步途中速写)

 

 

大餐

/涂国文

 

官员们一餐,吃掉富豪

一年的孝敬

 

富豪们一餐

吃掉我们半年的收入

 

我们一餐,吃掉农民工

一个月的工资

 

农民工一餐,吃掉土疙瘩里

长出的几棵大白菜

 

2019.1.10.夜,速记)

 

 

车票

/涂国文

 

一扇小窗,朝故乡的方向一推

童年的云朵、少年的山水

一起游进中年的画框

 

它朝归程合上。米糖做的乡音

腌制的亲情,以及父母的墓茔

被一齐挡在北风中

 

开合间,大雪将半生光阴掩埋

 

2019.1.15.夜七行同题诗

 

 

一月

/涂国文

 

己亥一月,杭州日照时数为零

鸟儿们都躲进河流取暖去了

 

阳光的钓线刚一甩下便被咬断

空气中游动着一群群凶悍的鱼

 

章鱼们一边伸出长长的触腕

搂紧路上的汽车、雨伞和皮鞋

 

一边朝天空喷着墨汁

集体创作一幅巨型水墨江南图

 

2019.1.14.夜.速记)

 

 

我把我的阿喀琉斯之踵告诉你

/涂国文

 

冻雨奈我何。我是一块

河流中淬过千万次火

 

狂风奈我何。我是一位瞽者

早已把世界设置为无声

 

严霜奈我何。我是一堵老墙

新刷的涂料,瞬间就会剥落

 

暴雪奈我何。我是一块石碑

在大地上,立了半个世纪

 

我的阿喀琉斯之踵是

对准这个穴位,递上你的剑

 

2019.1.13.夜,速记)

 

 

大餐

/涂国文

 

官员们一餐,吃掉富豪

一年的孝敬

 

富豪们一餐

吃掉我们半年的收入

 

我们一餐,吃掉农民工

一个月的工资

 

农民工一餐,吃掉土疙瘩里

长出的几棵大白菜

 

2019.1.10.夜,速记)

 

 

诗人达达家的新排屋

/涂国文

 

诗人达达家的新排屋

长着一副中产阶级的胖脸孔

 

他在前院打理花圃

那是他与神的偷情之所

 

他在后院伺弄蔬菜

培植现实主义的肥硕块根

 

他把烟火生活

和午夜出没的诗神

 

供奉在一楼的灶台

和六楼高高的书柜上

 

2019.1.7)

 

 

有城曰兰

/涂国文

 

有城曰兰。一支迤逦的驼队从月色中闪出

沿着穿城而过的黄河,走入唐诗宋词

一只橙黄的酒葫芦,从驼峰上坠地

发育成丝绸之路上的这个重镇

 

西风中,飘荡着玄奘西行的背影

霍去病剑刺五泉迸射出的火花

以及昭君出塞琵琶的幽怨

 

有城曰兰。酒是男人生命中的血液与火焰

男人相见,以酒说话

将长1200公里、宽100公里的河西走廊

喝成一条“河西酒廊”

 

个个都是英雄好汉,人人都要打虎上山

酒酣耳热之时,直可交付生死

演绎一出出义薄云天、荡气回肠的塞北传奇

 

有城曰兰。每个人都是被风吹来的沙

不断地聚集和到达

又不断地逃离与出发

在内心的爱与怕、彼岸与此岸之间挣扎

 

风吹来沙,再带走沙,无止无息

河水翻卷,经幡飘扬

玛尼堆以时光的力量,堆积千年的沉默

 

有城曰兰。百里风情线由西向东依黄河一线而串

站在皋兰山上俯瞰

湿地文化公园,正在排演江南的春天剧目

啤酒广场,泛起冲天的豪气和酒花

 

川流不息的人与车,似纤纤玉指

在银滩大桥中山大桥黄河大桥盐雁大桥

这排琴键上疾飘,弹奏时光的乐章

 

一碗牛肉面,牵起舌尖上的乡愁

一只白兰瓜,贮满生活的甜蜜……

 

2019.1.12.赴桐庐途中)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