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抗日风云(二)》(34)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332)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4-13 15:46:55 最后更新时间:2019-04-13 15:46:55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7、《抗日风云(二)》

  王先金/编著

 

     编者按

我是一个科技工作者,但同时又是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几十年来编写了一套《东方红丛书》,共有36部,约3000万字。

《东方红丛书》已经出版的几本书在我的博客上发表完了,今后要发表的是尚未出版的电子书稿,其中有些内容虽然在我的博客上发表过一些,但几年来,我又对它们做了一些修改和补充。今后发表的将是最新的电子书稿,希望读者能提供意见,要是能正式出版出来,那就更好了。

我的书内有许多照片和插图,可惜读者无法看到。因为我往网上传文件时,只有文字可以显示出来,而照片和插图却无法显示。要是谁能发明一种软件,往网上上传文件时,能使照片、插图和文字都能显示出来,那就好了。

 (谁愿意出版此书,请来信联系。邮箱是:wxjeng@163.com )

 

 

          第十章  侵华日军进行细菌战和毒气战

              日军细菌、化武仍在坑害中国人

 

    1998818日,一些工人在南京某家属宿舍大院北大门工地施工,无意中挖出了几十具尸骨,经北京、南京的各方面专家通过科学的检验,认定这些遗骸是被人肢解以后散乱地装在蒲包、木盒里掩埋的,距今时间约为60年。同时,医学取样鉴定,确定“样品”含有霍乱弧菌肠毒素基因,而霍乱细菌正是当年1644部队培养的致命细菌之一。另据档案记载,1931年以来,南京地区从未出现过霍乱大流行。因此,可以断定,工人们所发现的遗骸,是侵华日军南京1644部队霍乱菌毒素活人试验的遗骨。

 

 

                 日军成立1644细菌战部队

 

    1644细菌战部队

世界各国早在1925年的《关于禁用毒气或类似毒气及细菌方法协定书》上签字,明令禁止生产和使用细菌武器。而日本当时就拒绝参加,并且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组织力量广泛搜集细菌战的情报和制造细菌实施其细菌武器研制并用于侵略的设想,因为他们认为细菌武器是小国对付大国有效的“武器”。

1927年,日本田中羲一首相召开东方会议,筹划侵华战争时,当时身为军医大尉的石井四郎提出:“日本没有制造武器所必须的原料,所以日本必须寻求新式武器,而细菌武器对钢铁较少的日本来说尤为适合。”

日本陆军科学研究所就提出了毒气勤务编制。

1932年,根据天皇的饬令,日本军部组建了最初的细菌武器研究机构“细菌研究班”,对外称“防疫研究室”。

1933年,石井四郎把细菌战部队迁入中国东北,研制了鼠疫、炭疽、斑疹伤寒、霍乱、赤痢等大量细菌战剂装备部队,并参与了对华全面战争和1939年的诺门罕战争。

1936年,在日军所占领的哈尔滨、长春成立了臭名昭著的731部队、100部队。此后又在北京成立了“甲字1855部队”,在南京成立了“荣字1644部队”,在广州建立了“波字8604部队”。1942年,新加坡“冈字9420部队”成立了。

1937年,日本在华北和华中两主要作战方向上,分别设立第一、第二野战化学试验部,并在中国沈阳、太原、济南、南京、广州、汉口、宜昌等地建立了野战毒气厂。其化学战部队编制种类较多,主要有毒气联队(最多时有8个联队投入中国战场)、大队、中队和毒气指挥班等。

    1939418日,日本细菌战战犯石井四郎亲自建立起番号为南京“荣”字1644的细菌战部队,对外公开名称是“多摩部队”,它是同时期建立的华北、华中和华南三大细菌战部队之一。1644部队还在上海、苏州、常州、杭州、九江、南昌、安庆、汉口等地设立了12个分部,总人数为1500人,直属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第九所登户研究所密谋暗杀部队。荣字1644部队成为继满洲731部队、满洲100部队之后石井的细菌战研究的第三个重要场所。而石井本人则在担任731部队长之后,同时担任1644部队的第一任部队长。

    1644部队本部,位于南京中山路305号原南京中央陆军医院一幢6层楼的主楼内。

    在主楼后面,一幢4层楼的大楼为副楼,原是中央卫生实验院,细菌战研究和活人试验都在这里进行。一楼像是普通实验室,实际是研究霍乱、伤寒和鼠疫等病菌的;二楼是饲养老鼠和繁殖跳蚤的房间;第三层是“犯人”活体试验室;四层即是顶层监禁“犯人”和接受试验的地方,可容纳100多名“犯人”。“犯人”一旦进入这里,就不可能活着出去。

活体实验对象来自俘虏。

19416月,石井四郎报告已经研究好了以染有鼠疫的跳蚤为细菌武器的方法,并说这方面所达到的成绩,可以大规模地用于实战了。

1941年,人体实验研究达到了高潮,他们与从日本乘船来到南京的合作者,进行了令人发指的实验,观察“犯人”喝毒蛇液,喝炭疽菌的培养液,作狂犬病的活体感染实验;将蜈蚣、蝎子、蝮蛇等小动物的毒液及毒药注射到活人体内,研究其产生的各种病理变化;而最残忍的是进行化学武器实验,把“犯人”绑在毒气室的椅子上,打开盛着氢氰酸的容器封口,记录观察实验对临死前的种种痛苦状况。以上研究结果不论成功与否,实验对象都被杀死,最终把残骸扔到焚尸炉里,或埋在地下。

实战中,日军使用毒剂的种类以喷嚏性的二苯氰胂(日军称“红1号”)最多,占已知战例的81%;使用致死性毒剂占19%。这并非出于人道考虑,而是因为二苯氰胂可以迅速使无防护的士兵丧失战斗力;另外,此种毒剂在战场上有效时间短,通常在几十分钟内,这便非常适合日军步兵的进攻。

1941年的宜昌攻防战中,中国第2军第9师一部攻入宜昌城内,离日军13师团司令部不到一公里,这时日军濒于绝境,遂烧掉秘密文件和军旗,高级军官已经准备自杀。为挽救败局,日军决定用毒气弹做最后挣扎,在三天内先后进行了4次大规模化学攻击,并发射二苯氰胂毒剂弹1500发,芥路混合毒剂弹1000发,飞机投掷毒剂弹300发。另外,还大量使用毒剂筒。造成中国军队和居民大量伤亡,其中第9师、第76师共中毒1600人,600人死亡。由于攻击部队伤亡很大,反攻宜昌计划失败。

从此以后,侵华日军的细菌战遍布中国63座城镇。研究细菌战的一些日本学者认为,细菌战致死的中国民众的人数已超过1937年南京大屠杀的30万人。

 

    731部队

    194210月,中国哈尔滨市平房区“731部队”的解剖室。一个感染了鼠疫的中国人,被绑着四肢固定在解剖台上。一个日本军医用锋利的手术刀在他的胸腔和腹腔上划出了一个椭圆形。露出了全部内脏的中国人,声嘶力竭地大叫了一声  “鬼子!”便气绝身亡。

    站在解剖台前的筱冢良雄两条腿不停地颤抖,他要把从一个中国人身体里取出来的心脏、肝脏、肾脏等等,一样一样地装到玻璃瓶中去。当他解剖到第三个人的时候,已经感觉不到杀人的痛楚了。

    731部队”,中国人和苏联人统统被称作“原木”,军医们要利用他们,分析人类感染各种细菌后发病的整个过程,得出数据,以便制造出极具杀伤力的细菌武器。

    194589日日本无法逃脱战败的命运时,“731部队”为保住细菌和人体实验这些违反国际公约的惊天大秘密而乱作一团。

    当时在731部队”开车的山本裕听说,余下的200多个“原木”被集体关在仓库里用毒气杀害了。第二天,山本便接到命令,让他将一辆卡车开到特设的监狱。途中,他看到监狱的院子里冒起了黑烟。几分钟后,他开着车,满载着已经被烧成灰的“原木”的尸骨,前往松花江“抛尸”。

 

    日本投降后,中国方面清理了“血清疫苗制造所”。当时“制造所”里还有剩下未及处理的培养基,有东洋菜(琼脂)30余吨,鱼肉精膏百余箱。据大略推算,这一批培养基就足以制造灭绝人性的细菌武器3万万毫升。另据日本细菌战犯自己讲,如果开动南京的全部设备,荣字1644部队一个生产周期能生产10公斤细菌。在进行细菌培养的同时,1644部队还进行跳蚤的繁殖。为了繁殖跳蚤,共用了约100只汽油桶。

    日寇不仅在动物身上做实验,而且与731部队一样,进行惨人道的人体试验。据美国专家哈里斯估计,因实验而死亡的人数至少是1200人。

 

    侵华日军又一支细菌部队曝光

资料图:以实验室为背景,注解为“于北平天坛野战防疫部”的1855部队老照片。

  现代快报5月28日报道,近日,一批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的老照片现身拍卖行。这支部队于1939年被日军以“防疫给水”的名义设立在北京天坛神乐署。

  据史料记载,该部队与731部队一样,培养鼠疫菌、霍乱菌、伤寒菌等恶性传染病菌,进行了大量人体实验。战后日军迅速销毁了全部资料,这支部队一直鲜为人知。专家称,这是国内首次出现这支部队的影像资料。

  近日,记者在华辰拍卖行看到了这批老照片,共计165张。部分照片显示有大量带有“十”字标志的物资,可见不少日本军人和外穿白大褂、内穿军装的男子。其中一张照片以实验室为背景,人物背后摆满了实验器具,文字注解为“于北平天坛野战防疫部”。

  根据照片文字说明,华辰拍卖行确定照片属于日军侵华时期在北京天坛的活动照,根据史料记载,当时驻扎在天坛的即为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

  一名身穿日军军装、军衔为中尉的男子在这些照片中出现了七八次,拍卖行工作人员介绍,照片从日本征集而来,应该为这位“日军中尉”的私自拍摄,战败后带回日本,一直藏在日本民间。据介绍,照片几经易手,原日本藏家的后代也不太清楚照片的历史意义,只知道是“一支比较特殊的医疗部队,在中国天坛活动”。

  近日,记者约请河北省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谢忠厚和中国人民大学历史学院抗战史研究专家武月星、杨若荷教授分别对照片进行鉴定。

  三位专家均认为,根据照片所拍摄的场景和文字说明来看,可以确定就是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的活动照片。

  谢忠厚研究员说,日军华北甲1855部队在华北地区还有多个分支机构,山西、济南的分支机构还有少量零星实物、资料,唯独北京本部没有留下任何实物、资料,这些照片的历史意义非常大。

  武月星教授介绍,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1939年建立,是日军继731部队之后建立的第二支细菌部队,研制生产鼠疫、霍乱、伤寒、痢疾、疟疾等细菌。谢忠厚教授介绍,与731部队一样,华北甲1855细菌部队也进行活人实验。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年的日本老兵H士兵称,他在该部队第三课负责饲养老鼠。1944年夏天,他被命令从位于丰台的中国俘虏收容所押送俘虏到北海公园旁的第三课,接受人体实验。

 

 

                   日军疯狂发动细菌战

 

南京细菌战基地的主要职责是生产大量的跳蚤和病原体,并试验这些产品供实战使用,自1940年起该部队大力协助731远征队进行了次大的细菌战役。

浙东鼠疫战

    第一次是1940年在浙东的宁波、衢县、金华、义乌和东阳的鼠疫战。当时的宁波是能与国外通航的深水港,日军企图在该地人为暴发鼠疫流行,封锁对外通道。这次作战是日本关东军发布丙659号令进行的,主要攻击目标为宁波和衢县,金华作为候补。后两地是浙江通往江西的要地,以后又增加了玉山、温州、台州等地。

    1940104日,日军飞机在衢县空投混杂鼠疫蚤的麦、谷物,其后鼠疫流行。先后出现了大量的老鼠死亡,20天后相继出现人体病例,过三、四天都死去。

    11月下旬,鼠疫患者逐渐增加,蔓延到邻近的地区。

    19401027日下午2时左右,日军飞机在宁波地区投下了一阵烟幕似的黄雾。一阵沙沙作响过后,地上散布着许多麦子、粟颗和面粉,特别是一片片血红的颜色格外醒目,那是一只只肥大的红色的跳蚤。之后,宁波地区鼠疫流行。据统计,当时就死亡人,不久衢州地区也发生了大规模的鼠疫流行,死亡人数2000余人。

    19413月上旬,鼠疫再次暴发,还越发越流行,由于日机频繁空袭衢县县城,使城里人疏散到农村,于是鼠疫在农村蔓延开来,死亡人数至少有1200人。衢县鼠疫还蔓延到邻近的义乌县城和该县的崇山村及周围的乡村。

    义乌县的鼠疫流行最严重的是江湾乡的崇山村,该村从194210月到19431月,死亡369人,占当时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时任中国红十字会救护总队检验学指导员的陈文贵,经过仔细的研究分析提出,这很可能是日军使用的带菌跳蚤传播的鼠疫。

    陈文贵的话令人震惊,也令当局不安。国民党政府害怕这一事实一旦曝光出去,会产生可怕的后果,于是对此竭力加以封锁。同时还警告陈文贵,这是军事机密,不准泄露。

 

    湖南常德地区的鼠疫战

    第二次是1941年在湖南常德地区的鼠疫战。常德是一个粮仓,是华中一带中国军队军粮以及四川大后方用粮的基地。如果用细菌战疫鼠随着运粮,将鼠疫扩散开来,甚至到四川大后方去,这对日军具有重大的战略意义。

    这一次陈文贵抓住机会,亲率调查队前往常德进行实地调查,搜集证据。

    陈文贵结合多年的实际经验,依据鼠疫流行病学的观点,写出了调查报告。他在报告中十分肯定地指出,这是日军投下的带鼠疫性的跳蚤,从而导致了鼠疫流行。

    这是铁的事实。然而,当时腐败的国民党政府置人民的生死于不顾,仍然对此置之不理。陈文贵面对昏庸的国民党政府,只能扼腕长叹。

    后来又通过调查发现:一户人家几天之内就被日本投放的鼠疫杆菌夺走了11条人命,开始时还买棺木,做道场,可是没多久,连做道场的和尚也被感染送了命。

 

    浙赣铁路线的细菌战

    第三次是1942年在浙赣铁路线的细菌战,这是一场大规模的、使用多种战剂的细菌战。当时美军为了支援中国抗战,派出了B25轰炸机,从太平洋舰船出击,轰炸了日本的东京、名古屋、大阪、神户等十多个城市,取得了胜利。返程时取道我国浙江东部沿海各机场降落。日军为了除掉这一隐患,彻底摧毁我沿浙赣铁路的三个机场(衢县、丽水、玉山),从东西两端夹攻,打退中国驻军并破坏机场和铁路线。撤出阵地时,日军使用多种细菌战剂,从空中和地面撒播,使以上地区鼠疫、霍乱等多种传染病蔓延流行,使当地中国军民死伤惨重。

    罪犯古都良雄在苏联军事法庭上供称:在石井率领的华东远征队里,使用伤寒和副伤寒菌污染蓄水池、水井进行细菌攻击;把注射过细菌的特制的3000个烧饼,分发给中国战俘集中营的3000个被囚的人吃,并且拍摄照片,当作日军做慈善事业来炫耀,然后将人全部放走,目的是要引起伤寒和副伤寒的流行,而副伤寒的毒性最大。

 

冀南、鲁西细菌战

日寇侵华期间,日军以临清为中心在山东西部与河北南部交界处的卫河两岸,策划了一场惨不忍睹细菌战。

太平洋战争爆发后,侵华日军深感战争形势正在逆转,便秘密谋划实施了冀南、鲁西细菌战。这次细菌战的作战代号为“华北方面军第1218秋鲁西作战”。因1943年是昭和18年,这次细菌战又是在秋季实施的,故简称“18秋”细菌战。

19438月下旬,连降大雨,卫河流域形成沥涝,岗村宁次和石井四郎便趁机发布实施“18秋”细菌战的命令。

827日,日军造成临清县附近的小焦庄卫河西岸决口。不久,日军又造成临精大桥附近的河堤决口……在决堤放水过程中,侵华日军乘机把霍乱菌撒进卫河。带有大量霍乱菌的河水流到哪里,哪里就成了疫区,在没有被河水淹没的地方,日军就用飞机投放罐头炸弹,罐头里装的就是霍乱菌。

当时卫河泛滥,村庄被淹,有的村庄上空还有日军飞机在低空徘徊,之后不久村里就发生了霍乱,得病的人浑身抽筋、上吐下泻,许多人来不及救治就很快死去。由于疾病传染很快,许多人得病死后连找抬尸体下葬的人都找不到,一些家庭甚至因染病全家死光,其中,东王堡村有2000多人,两个月的时间内就死掉七八百人,因为病死的病死,逃难的逃难,全村在霍乱流行后仅剩下32人。

19438月至9月,日军又造成离卫河不远的金阳河和漳河大堤决口,使卫河、漳河、金阳河河水交汇,扩大疫区……

这期间,凡是被日本宪兵逮捕的中国人,无论是有间谍嫌疑的,或是无罪市民,一旦被打上“特别移送处理”的烙印,那就注定成为“丸太”(用于做试验的人)了。

这些人被集中到某些特定的场所,由运送“丸太”的特殊车辆,定期到指定场所接“货”。被看作防疫实验材料的“丸太”则以1根、2根来计数,戴上手铐,腰上再拴两道绳索,5人或10人排成一串,被强行拉走。驾驶员说了句“领到丸太10根”,就把人强行关进特设的牢房内。

感染了鼠疫的一个中国男子,脸色和身体完全变黑了。在他还有一口气的时候,鬼子特别班的人把他赤裸裸地放在担架上,送到解剖室,放在解剖台上。班长命令筱冢良雄给他洗身,筱冢良雄用橡皮管冲洗他的身体,再用硬板刷子洗他的身体。拿着解剖刀的班副催筱冢良雄快点干,他就闭上了眼睛洗了这个男人的脸部。当班里的鬼子用听诊器在这个男人的胸部,还能够听到他的心脏跳动的时候,解剖就开始了。就这样,在不到2个月内,这伙鬼子就将5个活着的中国人解剖了。

1943年秋天的这场“瘟疫”横扫鲁西地区,数十万中国老百姓被夺去了生命。“瘟疫”让聊城村落荒芜,尸横遍野,成为“无人区”。

 

 

                   罪证虽毁罪行却存史册

 

1945年,当日本战败消息传来,军官们十分恐慌,乱成一团。日军在中国的最高司令部向各细菌战部队发布同样的命令,所有的细菌战工厂都必须立即销毁。南京中山东路的设施在爆炸声中彻底破坏,包括自1939年至19456月间所保存的所有绝密文件档案资料,足足烧了三天三夜,把生化武器的物证资料及用于细菌战的活体试验研究记录,全部焚毁完毕。

    一个星期后,传来重庆的国民党政府将要派员来接管的风声,细菌战部队又接到命令:“凡是带菌物,从跳蚤、老鼠直至活人体全都焚毁!”被毒死的一百几十个活人的尸骸堆积如山,烧了好几天以后全部被抛进了长江。未被焚化的部分尸体则埋在了地下。

    “荣”字1644部队的主要骨干,在中国军队进入南京之前都设法逃回了日本。第二任、第三任代理部队长增田、太田和其他高级同僚们也躲过了被俘,有的人战后还就任医科大学的校长、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等要职。只有第四任代理部队长佐藤被苏军捕获,受到伯力苏联军事法庭的审判,最后一任代理部队长山崎新被中国军队捉拿,受到审判。而该部队绘图兵石田甚太郎却过着隐居的生活,他在临死前告诉世人:“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不只是大屠杀,731部队所进行的人体实验、活人体解剖、细菌培植的行径,在南京也同样日夜在进行。”他把1644部队的黑幕告诉他的亲属“将历史事实公之于世”。

    除了1644部队进行细菌战外,还有日本的731部队也是一支专搞细菌战的部队,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的罪行。

    日军早在20世纪30年代就已经在中国部分地区使用细菌开口系统地大规模实施细菌战是在20世纪40年代,范围遍及整个中国战区,使用的细菌包括炭疽、霍乱、鼠疫、痢疾、伤寒、副伤寒等几乎当时拥有的各种菌类,而被日军细菌武器杀死的中国人数字至今难以作出准确的统计,按比较保守的估计也有80多万人。1941年日军飞机在常德上空投下大量带有鼠疫杆菌的跳蚤,导致成千上万的平民死于鼠疫,当时国民政府的档案记录表明死亡数百人,但后来经过深入调查,有名有姓、有传染途径的死难者就达7600多人,有一个村子的390多名村民除一人外出做工幸免于难外全部被害。

    臭名昭著的日本关东军731、关东军100(兽类)、华东1855、华中1644、华南8604、南方9420等细菌战部队及其分支部队在中国大地上进行惨无人道的细菌人体活体解剖实验和实战攻击,制造了人类历史上最黑暗、最残酷的战争罪行。战后,美国为获取细菌战研究与实战成果,包庇了石井四郎等大批细菌战罪犯,使日本细菌战罪行得不到追究和清算。

 

 

 

 

               美国与日本细菌战犯做了交易

 

    苏联出兵我国东北,歼灭关东军后,也掌握了日本制造细菌武器的情报,并将日本进行细菌战的计划情报送交美国,一再要求引渡石井四郎等细菌战犯。但美国拒绝引渡,也不同意进行审判。

原来,从1942年以来,美国也在秘密进行细菌战的研究,而且很多项目与日本细菌战实验项目类似。众所周知,用动物进行实验所得到的结果很多并不适用于人,日本在中国人身上的细菌实验的结果对美国来说是不可多得的资料,美国急于将这些资料弄到手。因此,驻日盟军总司令麦克阿瑟要求免于追究石井四郎等人的战犯责任。对于麦克阿瑟的要求,美国国务院协调委员会研究同意了麦克阿瑟的意见,对石井等人作出了免于追究的承诺,而美国也如愿以偿地获得了日本细菌战的所有资料。

19459月,美国细菌战专家桑德斯中校开始调查日本细菌战情况。他从被问讯的731部队重要成员那时调查到了731部队的核心机密:“进行大量努力把生物战发展为有实用价值的武器,至少实验了8种用于大规模散播细菌的特殊炸弹……

194625日,美国人在石井四郎家中对其进行了第一次问询。在随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汤普森中校多次问讯石井四郎,并撰写报告记述了石井四郎的从军履历以及关东军防疫给水总部的体制、配置、任务和职责等情况,其中包括细菌武器的研制、对细菌战防御的研究、人体实验等信息。

美国国会图书馆保存了731部队人体报告书原始档案。该报告一般称为“AGQ报告”,“A报告”即《炭疽菌实验报告》、“G报告”是《鼻疽菌实验报告》、“Q报告”是《鼠疫实验报告》,共1522页。

驻日美军向美国国防部明确提出,为了得到细菌战、人体试验等数据资料,可以将此前和此后的问讯不作战争罪行证据,并进一步提出了以书面豁免石井四郎及其同伙罪行的方式来获得。1948313日,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给麦克阿瑟下达了指示:“你所要求的必要信息和科学数据都已悉数获得。建议重新提交3-B和第5部分内容以便在你需要的时候进行深入斟酌。”

这份电文说明美国已经得到了日本细菌战的必要信息和科学数据,这等同于以豁免石井四郎及731部队所有成员为条件,达到获取731部队全部实验资料的目的,上述电文可以作为美国同石井四郎秘密交易的最终认定文件。

解密文档披露了当年美国掩盖日本细菌战犯罪事实和战争责任,使得以石井四郎为首的731部队成员免于战犯起诉,这影响了东京审判的公正性和权威性,对二战期间饱受日本侵略的人,特别是被731部队用作人体实验的中国人、苏联人和朝鲜人及其家属是极大的不公正、不公平。

罪行累累的细菌战犯们得以苟延残喘,有的甚至在美国重操旧业。美国与日本的这一场交易是美国历史上的耻辱。后来在朝鲜战争期间,美国步日本的后尘,使用了细菌武器,残害中朝军队和人民。

 

 

             731部队”研究成果移交了美国

 

20071月,美国国家档案局(位于马里兰州)公开了美国情报机构收集的对日机密文件,这些文件约10万页,内容是关于日军在“满洲”(中国东北地区)进行细菌战研究情况。文件目录显示,其中包括石井四郎军医中将等“731部队”成员接受个别问话的记录。另外,此次还公开了一份绝密文件,它可以证明向美军移交了细菌战研究成果的石井四郎中将,是在19476月左右撰写了向美方提交的文件。

为调查纳粹德国和日本的战争犯罪,克林顿政府于1999年组建的记录工作委员会(IWG),对美国中央情报局及其前身战略情报局(OSS)和曾经占领日本的盟军司令部(GHQ)收集的情报文件进行了分析,112日公开的内容就是这些文件的解密部分。

这次大量公开的有关细菌战的情报,部分情报可以追溯到1934年,不过大多数情报出自1945年战争结束的前后几年。

文件内容多涉及731部队”的细菌战研究。关于193712月南京大屠杀的部分文件也包括在其中。

文件表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方面一直警惕日本使用细菌武器外,还在战后进行过调查,以弄清日军是否在奉天(沈阳)的收容设施内对盟军俘虏实施过细菌试验。

从战争结束,美国把对日本进行细菌战的关注重点,放在摸清细菌武器开发状况和731部队”的活动情况上。而从战争结束至1947年,则把重点放在通过询问“731部队”有关人员来获得研究成果上。

美国方面最为关注的是指挥731部队”的石井中将。194512月的情报还记载了石井在千叶县家乡假装死亡的事情,1946年至1947年则有许多关于中将的报告和对他反复询问的记录。

石井为求保全自身和部下,向美国方面移交了细菌战研究成果,1947620日的美军最高机密文件包含了符合这一说法的内容。

文件记载,“作为细菌武器计划的主要领导者石井,目前正在撰写涉及全部问题的材料。文件将包括他从战略、战术角度使用细菌武器的构思。估计他会揭示出石井20年的细菌武器研究成果,他将在715日完成撰写工作。”

同一份文件还记载道,被藏在“日本南部山里”的“从受细菌感染的200多人身上采集的8000枚病理学标本”在19478月底之前被提供给美方。

美国一方面加快收集情报,一方面强烈警惕其向苏联提供有关细菌战的情报。由于哈巴罗夫斯克审判,苏联要求向其移交有关细菌战证据的事情受阻。但此次公开的19484月的情报显示,约有30名“731部队”有关人员“在莫斯科近郊从事细菌武器研究项目”。

 

 

                     “七三一”之谜

 

    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正式成立于1936625日。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所在地曾经是世界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一处细菌战研究试验基地。在魔鬼施暴期间,到底有多少人被当做试验品?究竟有多少种惨无人道的试验被施行?“七三一”遗址之下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

    日军溃逃后,“七三一”的核心资料一部分被带回日本本土,一部分被烧掉、炸毁。回国途中行至朝鲜时,日军军官石井四郎对所有队员下达命令:一、不许谈军队履历,严格保守“七三一”秘密;二、队员间不许相互接触;三、回国后不许任公职。“七三一”谜团日方一侧大门从此紧闭。

 

    谜团之一:逃亡前的暴行

    194589日苏联正式对日宣战。10日,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接到命令后开始溃逃,11日开始炸毁“七三一”地面设施,而此时监狱里面还关有400多人等待进行试验。日军将这些人全部杀死后,把他们的尸体扔进在四方楼天井挖的大坑中,浇上汽油进行焚烧,然后将残留的大块尸体扔进松花江,通过炸毁四方楼将剩余的尸骨掩埋起来。

    “七三一”队员对这400多名试验者的死因介绍有两种说法:一、将试验者关入毒气室,开放毒气致死;二、在试验者饭中投放致命毒药,再对幸存者进行补射致死。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馆长王鹏说,“这些试验者的真正死因目前还是个谜。”

 

    谜团之二:试验人数及种类

    有资料证实,“七三一”部队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疯狂研制鼠疫、伤寒、赤痢、霍乱、炭疽、结核等各种病菌,并至少在5000名中、苏、朝战俘和平民的健康人体上,进行过包括活体解剖和各种生物菌培养在内的大量惨无人道的实验,但这十年多年间被试验的具体人数和人种却一直是个谜。

    当年试验者被特别移送到“七三一”部队后,为每名试验者建立所谓的“健康档案”,然后编号存档,每个档案中都详细记载了每名试验者都被做了哪些试验及相关症状反应。虽然经过大量的调查和搜索,但关于具体人数的统计,目前仍无法确切掌握。

    七三一部队具体做过哪些实验,现在也无法完全掌握。目前大致掌握的有30多种试验,这些都是通过原“七三一”队员口中了解到的。

    现在虽然发现过试验报告,但得到的都是片段。比如发现结核菌试验报告,从1932年至1939年期间做的试验报告,用了2874人做试验,而类似精确的试验报告几乎没有再发现过,许多核心资料极有可能都已被送回日本。

 

    谜团之三:神秘的地下设施

    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号称是地上3000,地下3000。地下的情况目前还是个谜。

    在遗址区内多次发现地道口,现在已知的就有四个,地下确实有很大的工程,王鹏他们经常下去,但只能下到局部,因为不了解里边具体情况,没人敢向里走太深,一下雨,雨水就向有地道的地方流,地下肯定是空的。据原七三一部队的队员介绍,早期七三一部队是将做完试验的人的尸体装入推车中送入焚尸炉,但在1942年后就看不到这种现象了,听说在地下有自动的车体直通解剖室,并与焚尸炉相连,有一个专门地道,地道的四壁都是瓷砖的,里边有绞索。

    一位当地居民,小时候他曾钻进一个地道口,下去后发现是一个四壁都是水泥的屋子,在这个屋里的一角还有一个地道口,他再下去后看到的是一个更大的平台,在角落里又发现一个口就没敢再下,“一口套一个口,像串糖葫芦似的”。

    “七三一”幸存劳工介绍,当年他们曾进入过“七三一”四方楼的地道,往里边扛水泥。进去之前所有劳工都被蒙上双眼,每个人手拿一根棍,一共40多名劳工靠棍子头尾相互连接,地道很深,越往下走越凉。

    东北轻合金厂的家属楼是“骑”在遗址之上,当初打地基时,一侧地基都能打进去,另一侧都打不进去。2000年遗址挖掘时经过仪器探测,发现地下存在不明结构,但由于没有全面挖掘,“七三一”地下的真正面目还无法知晓。

 

 

                  逃出731

 

731部队的旧址今天已经成了纪念馆,在日本投降前夕,日军在这里进行了大屠杀。按照日方记载,被送进731的“犯人”们曾经机智地进行过各种反抗,但是最终无一能够逃脱死亡的命运。

在东北抗日联军的资料中,发现在731部队手中,曾有4名中国抗日组织人员,成功地逃出了魔掌。他们是:

国民党吉林省党务第三督导区108支部书记长李广德和党员何家训,110支部书记长张人天,以及抗联侦察员李遇迟。

731部队在佳木斯市万发屯东北驻有一个特别分队,对外称为“三岛化学研究所”,李广德等4人被日军关押在这里。1945812日夜,由于苏联红军逼迫牡丹江,日军对这里的在押人员进行了大屠杀,为了杀人灭口,连在此处为日军担任做饭、看守的四名白俄与一名朝鲜人也一并枪杀。

812日,执行屠杀的是桥本喜一郎等五名富有杀人经验的日本武装特务,他们按照计划分别负责对18间双人牢房的屠杀。

“米那,他带”(都有,站起来),“奥马艾,他带”(你,站起来),然后,就开了枪……

然而,这4名抗日志士却在这场大屠杀中死里逃生,成为至今所知落入731部队手中后仅有的幸存者。

张人天作为有军事背景的地下工作者,他在日本特务开枪的瞬间做了一个摆动,结果左臂中弹。在日本鬼子进行第二轮射击前,张人天机智地钻到同一囚室已经死亡的难友何振国尸体下面,并用受伤的手臂挡住头部。日本鬼子的第二轮射击,又有一弹击中他的手臂,但大部分打在了何振国的尸体上。张的其它部位没有中弹,是四人中负伤最轻的。

何家训先中了两枪,还在挣扎中日寇第二次射击,一弹击中其头部,左进右出,带出了四颗牙齿。他血流满面昏死过去。这一枪仅仅给他的两腮各穿一洞,并没有伤及其他器官。

李广德和李遇迟在同一间囚室。因为两人在对付日寇审问时“态度狡猾”,所以日寇对其恨之入骨,竟对他俩将子弹打光。两个人都各挨了八颗子弹,李广德一条腿齐膝盖打断,李遇迟胸部被击成重伤。不可思义的是,两人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都活了下来!

日寇大屠杀后,大约心中也有所畏惧,加上苏军进展神速,鬼子们并没有敢于进入牢房检查,仓促间也没有找到预先准备的汽油焚毁该处建筑,随即匆匆撤离。

当时幸存下来的五个人(还有一个是何家训同一间囚室的赵连青),谁也不敢发出动静,一直装死熬到天亮,确认鬼子已经走了,才开始逃生。

张人天率先设法凿开了囚室的墙壁,这时别的囚室没有任何动静,他认为自己是唯一的幸存者,把被子搭在墙上(墙顶有电网),翻身而出,逃走了。

李广德和李遇迟两人受伤沉重,动弹不得,自揣必死,于是蘸着鲜血在囚室的墙上写下标语,以留给后人。

何家训、赵连青带伤挖开这囚牢,已经是13日。他们发现了还活着的二李,但是无力帮他们打开囚牢。这时,李遇迟又昏迷了过去,李广德对何、赵二人说,我们二人已经不行了,这里不可久留,你们快走吧!

何家训、赵连青含泪而去。或许是因为内脏受了伤,赵连青连大门都没有走出去就突然死去。何家训在13日下午逃出。

李广德不堪忍受痛苦,勉力用自己的床单拧成绳,挂在窗户上想自尽,不料,却被苏醒过来的李遇迟救了下来。

他们二人一个是国民党员,一个是共产党员,以前当他们发现对方属于“异类”,立刻变得冷若冰霜。在同一个小小的囚室,两个人经常背对着背,互不理睬。

在重伤的情况下,两人都去写标语,李广德写的是“还我河山”“中国国民党万岁”,而李遇迟写的是“打倒日本帝国主义”“中国共产党万岁”……

可是,一旦面对日本鬼子,两人立刻统一起来。

这一次,关键时刻,又是李遇迟救了李广德,对他说:你才22岁,中国要做的事儿很多……

李广德深受感动。两个人互相帮衬,终于在14日晨挖开囚室,逃了出来,并放火引来周围百姓,将他们救了下来。

 

 

                七三一部队用活人实验

  

    日本侵略军七三一部队违背国际公法,以活人为“材料”,进行细菌传染效应试验和细菌武器效能实验,残杀中国人、苏联人、蒙古人和朝鲜3000余名,其行为惨无人道,灭绝人性。七三一部队杀人工厂的刽子手们把活人称为“马路大”(又称“木头”、“丸太”),用活人进行的各种试验,其方法五花八门,数以百计,手段极其残忍。

  如:将含有各种细菌的溶液注入被试验者的静脉内,观察其病变过程;将菌液掺入饭食内,注入瓜果内,混入水中,强迫或诱骗被试验者食用或饮用,观察各类细菌的效能;在严寒的季节里,将被试验者的手脚接受不同时间的冷冻,然后将其插入冷水、温水和开水中解冻,观察其冻伤程度;将被试验者强行塞进密闭室内,注入各类毒气进行实验;将马血注入人的动脉血管内,观察血液的变化;将被试验者倒起来,折磨致死;将被试验者塞进密封室,真空使其窒息而死;将被试验者肝、脾、胃摘除,手、脚互换,进行移植手术试验;在女性被试者身上进行梅毒传染试验;将被试验者塞进坦克内,用火焰喷射器喷烧坦克,视察其性能;用步枪或手枪射击列成纵队的被试验者,观察其穿透人体的性能;用试制的各种小型细菌武器对活人进行实地试验,观察其效能等等。

  七三一部队除在室内用活人来实验所制造的各种细菌武器的效能外,为研究在战争环境中使用细菌武器并使其更好的发挥效能,凡是七三一部队研制的细菌武器都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活人来做试验。同时,七三一部队还配合侵驻长春的第一○○部队(即日本关东军兽类防疫部),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细菌武器进行动物试验和动物与活人混合试验。

  细菌武器实验

  伪康德9年(1942年)6月,七三一部队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活人进行鼠疫跳蚤“石井式”磁壳炸弹效能试验。把15名被试验者绑在实验场的铁柱子上,用飞机将20枚炸弹投向试验场上空,炸弹在距离地面一二百米的高空爆炸后,装在炸弹里的疫鼠跳蚤散满整个靶场,落到被试验者身上,用以观察是否染上鼠疫。

  伪康德10年(1943年)末,七三一部队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活人进行炭疽热细菌传染试验。把10个被试验者绑在间隔为5米的铁柱子上,在距被试验者50米以外的地方,用电流引爆一颗开花弹,受试验的人被弹片炸伤,立刻受到炭疽热病菌的传染。

  伪康德11年(1944年)2—3月间,七三一部队用活人进行鼠疫弹感染试验时,40名被试验者集体逃跑,日本兵开动汽车追赶“逃犯”,并将他们一个一个地全部压死撞死。春季,在安达特别靶场上,用活人试验鼠疫细菌液经过呼吸器官传染疾病的效果。将10名中国人绑在靶场的铁柱子上,在距离被试验者10米的地方,用电流引爆一个装满鼠疫细菌液的铁桶。10月,又对5名中国人做传染鼠疫的实验。

  伪康德12年(1945年)4月,七三一部队海拉尔支队长加藤恒则、牡丹江支队长尾上正男、林口支队长本神原秀夫和第一部的肥之藤少佐一同搭乘轻型轰炸机到安达特别实验场,观看活人试验。他们将4名中国人反绑在木桩上,轰炸机从150米高度投下“石井式炸弹”。炸弹在50米高处爆炸,里面装的炭疽菌散满靶场,被试验者均被细菌感染。

  兵器效能试验

   伪康德10年(1943年)夏季,七三一部队在安达特别靶场上,将十几名中国人塞进快要报废的坦克车和装甲车内,在距离10米、20米、30米处,用新研制的燃烧剂和火焰喷射器进行喷烧试验。结果坦克车和装甲车被烧变形,车中人被活活烤死、烧焦。此外,七三一部队还在安达特别试验场上用活人进行步枪穿透性能试验。他们将被试验者蒙上眼睛,每10人排成一列纵队,一个挨着一个靠得很紧。一列是穿棉衣的,一列是穿单衣的,一列是一丝不挂的。然后,在一定距离上用三八式步枪射击,检验其穿透人体性能。

  用来做试验的“材料人”是从哈尔滨平房“特设监狱”中挑选出来的,他们绝大多数是中国的爱国志士、抗日战士、中共地下工作者及少数苏联红军侦察员。被试验者通过陆运和空运两种途径被押送到安达特别试验场。陆路运输由七三一部队第三部运输班负责,到安达特别实验场属长途运输,为防止被试验者在运输途中逃跑,事先要带上手铐和脚镣,还在脚镣上坠上铁球。然后,被装进伪装了的“特别囚车”内,由全副武装的日本宪兵和特殊班队押送至安达。空运由第二部航空班负责押运,多用运输机送往安达机场。

  在用各种细菌武器进行活人感染试验时,为了使爆炸的弹片不至于穿透被试验者的头部和胸部而毙命,实验前,给他们戴上铁帽子,穿上用铁板制成的防护用具,把四肢和臀部留在外面,以便炸伤这些部位而被感染。然后,用铁丝将被试验者反绑(面朝柱子)在铁桩或木桩上进行试验。试验后,被试验者经过消毒处理,押回平房“特设监狱”,观察其病变过程,经过几天惨痛的折磨而死去。死后再作尸体解剖,然后被扔进焚尸炉焚化。

  日本关东军第七三一部队、第一○○部队在安达特别实验场究竟进行了多少次实验,至今尚无准确统计。

  日本投降后,附近村民愤怒地拆毁了实验场上的设施,但遗址犹存。由于七三一部队在这里进行灭绝人性的活人实验,使村民们谈虎色变。愤怒和悲情溢于言表。

    (现代快报)

 

 

              731劳工的一位幸存者

 

194569日,左宪良正在田里干农活,突然打山道上走来两个日伪军。一个伪军冲上来搂住左宪良的肩膀,蛮横地说:“你快别干了,明天给我出劳工!”他的父母直接被告知:“你们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吧!”因为去当劳工的人从来就没有人能活着回来。

613日,500多名劳工乘火车来到哈尔滨“平房火车站”,然后步行一个多小时,来到一大片铁丝网前,这里便是“731细菌部队”。当然,那时劳工们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个啥地方。

左宪良和其他劳工一起住进了工棚。工棚是用木板搭的,阴暗潮湿,透风透雨。结果入住不到半个月,劳工们全都长了一身的皮癣。

为了防止劳工逃跑,整个731部队驻扎地的周围都圈上了铁丝网,铁丝网外还挖了3米宽、2米深的土壕,壕里灌满水,好似护城河一样。日本鬼子为劳工们规定了《12不准》:不准经过场区时乱看;不准谈论场区事宜;不准给家人写信;不准随意走出工棚区;不准吃饭时说话;不准熄灯后说话……

进入场区工作前,要先接受搜身检查。先是两个卫兵用刺刀尖顶在被检查者的胸膛上,再由两名卫兵用手枪瞄准被检查者的脑袋,这时才会上来几个鬼子,对被检查者进行全身大搜索。

伙食极差,早餐是半碗高粱米掺黄豆。这东西极难消化,还特别容易胀肚。午餐是发霉的玉米掺了橡子面后做成的窝头,又粗又涩,难以下咽。晚餐是高粱米掺黄豆做成的半碗稀饭。

十几天后,劳工们开始掉头发,皮肤也开始不断收缩,还经常生病。一位姓景的工友身子弱,死了。左宪良则患上了肺病。

“你们的命没有老鼠值钱!

一天,劳工们正在干活时,从木料堆下蹿出两只老鼠。一位工友反应快,上前一脚把一只老鼠踩死了。这一幕正好被一位鬼子军官看到。这位鬼子军官大发雷霆,责令木料场的所有劳工站成一排。左宪良个子最高,站在了队伍的最前面。日本鬼子二话没说,上来啪啪就是两个大耳光,打得左宪良眼冒金星,差点摔倒。

“按照我打你的方式,你给我打排在你后边的那个人,以此类 推!”鬼子军官命令。

左宪良愣住了,下不去手。结果鬼子兵上前给了左宪良10多个耳光,然后一脚把他踹倒在地,又对其面部猛踢七八脚,踢落了他5颗牙齿,耳朵也被踢出了血。

其他难友开始互扇耳光。

鬼子军官训话:“你们记住,今后要是再见到老鼠的话,一定要捉活的,不许踩死,你们的命没有老鼠值钱!

从工棚向东走不到200米,有一个几十米长的扁平土包。左宪良以为那是给病人治病的地方,因为所有病重的人都会往这里送。一天,左宪良等4人奉命抬着一位患重病的劳工来到这里。过道上铺了一层薄薄的茅草,茅草上躺着许多人,都是奄奄一息的样子。左宪良不小心被一个病号绊了一下,低头一看,这个病号的鼻孔里,许多白色的小蛆正在往外爬!左宪良等人被吓得拔腿就跑。原来此处不是治病的地方,而是让病人等死的地方。

“日本人在毁灭证据”

194589日,日本鬼子把场区2000多名劳工集中起来,对他们说:“苏联人要打过来了,咱们得把这里的建筑毁掉,然后就送你们回家。”这些劳工被命令去装车,都是一些大木箱子,从9日晚一直装到10日夜间,左宪良他们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装完车后,鬼子又命令劳工们去烧仓库。仓库里面方形的铁笼子里,有老鼠、猴子,还有牛马等。大火烧了33夜,才慢慢熄灭。同时,日本鬼子还把铁丝网内的厂房全部炸毁。

“日本人这是在毁灭证据啊!”左宪良他们看到鬼子这样做,认为他们一定会杀人灭口,为了活着跑出去,他们决定发动暴动。

813日那天,左宪良所在的小队的劳工秘密地把自己的铁锹磨得飞快。14日凌晨两点左右,左宪良等30几人突然冲出工棚,用铁锹奋力劈开铁丝网,然后游过水沟,一起逃了出去。跑了55夜,左宪良才跑回家中……

1957年,哈尔滨飞机制造公司正在建家属楼。挖地基时,一连挖出3个五六米深、四五十米长的大坑,里面密密麻麻全是人骨,清理出来的人骨装了满满3卡车。

1995年,左宪良来到“侵华日军731细菌部队罪证陈列馆”参观,他这才知道,当年他们所挖的那几个大坑,竟然是劳工们自己的坟墓。

“当初我们逃出来的一共有30几个,其余没有突围的近2000人,恐怕他们全被埋在这里了。如果不是那天跑出来,那最后我也会死在那个大坑里!

 

 

        731部队的“少年队”

 

筱冢良雄是千叶人,1939年他15岁,参加了一支陆军部队。41日,他前往东京市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报到。他来到这里时,发现已集中了同龄少年人30名。

大约过了一个星期,部队队长石井四郎走进教室,面对少年队员,大声讲话:“你们是石井部队的少年队员,如果努力学习,我也可以送你们进大学,哈尔滨是个好地方,行期以后再告诉你们。”

一个月的研修结束后,“少年队”于是939年月12日到达哈尔滨。第二天就开始接受教育。

部队里有宪兵常年驻扎。第一天上课,宪兵对他们说:“这里被指定为特别军事区,就是日本军队的飞机也不能从我们头顶上空飞过。”接着宪兵盯视着大家说,“不许看、不许听、不许说”是部队铁的纪律。要是从这里出逃,将被处以等同于“临阵逃脱”的刑罚。

该部队把用于人体试验的俘虏称作“丸太”,是不让少年们知道的秘密。即使在这里工作的部队成员,能够进出7号楼、8号楼(即细菌制造厂)的也极其有限。

他们授课的内容有:人体构造、血清学、细菌学、病理学等。上午讲课,下午进行实习。

两个月过后的7月,开始慌张忙碌起来。日本军队已出兵诺门坎作战了。

在诺门坎与苏联军队作战,日军惨败。之后,关东军组建了第6军,投入了诺门坎战役。就在这个时期,总部开始大量生产细菌,少年队也被动员起来。

在那个大量生产细菌的期间,少年队队员有两人由于感染伤寒而死亡,骨灰送回了日本,都说是“战死”。

筱冢说,他们第一届前后期合计近60人,能够生还的不到一半,或被感染,或被派赴南方战死……

1941年少年队解散,筱冢被分配到了731部队第四部,那是专门生产细菌的部队。

筱冢专门进行鼠疫的毒力实验,是用吸液管来做。一旦操作失败,就会吸入嘴里,有很多人都染上了。

筱冢于是1942 10月前后,接到命令对中国俘虏进行人体实验和活体解剖。

活体解剖时,执手术刀的多为技师。技师当中,京都帝国大学派来的医师居多。他们解剖了多少中国人,谁也说不清。他们还进行活体解剖,残害活着的中国人。

 

 

“731”活人细菌实验3000余受害者名单确认

 

-

权威专家金成民近日对外公布最新史料发现——1939年至1945年,至少有3000余无辜生灵被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在哈尔滨平房区本部直接用作活体细菌试验材料,无一生还,研究人员已获得3000余受害者确切名单。专家指出,这是揭露侵华日军非人道罪行的最直接证据。

众所周知,日本法西斯为实现其称霸世界的罪恶目的,违背国际公法组建“731”部队,惨绝人寰地利用各种非人道手段研究、生产生物武器。为掩盖罪行,“731”部队在日本战败溃逃时,对设在平房区的本部基地进行了毁灭性的破坏,侵华日军的最高机密、“731”部队在中国利用活体进行细菌试验的绝大多数罪证资料被销毁。数十年来,包括已故原“731”罪证陈列馆馆长韩晓在内的研究人员,查阅了大量日文原始档案资料及日伪档案资料,陆续发现成批及零散的相关资料,其中包括日文档案中的“731”部队活体实验直接文件资料。经过多年研究,专家确认“731”部队活体细菌实验3000余受害者确切名单,这是揭露“731”活体实验这一非人道罪行的最直接证据。

专家指出,大量资料及证词证明,“731”部队活人实验曾经施之于中国人、蒙古人、前苏联人、朝鲜人以及荷兰人、英国人。此次确认的3000余受害人名单,只限于“731”部队在平房细菌基地进行活体细菌实验时的受害者,受害者资料除姓名、别名、原籍、出生地外,还有年龄、职业、住址、受教育程度等详细内容,个别受害者还有照片。

据介绍,专家在近年的寻访中,同时获得了多名“731”原队员有关“731”部队在平房区进行活体实验的直接证词。“731”部队部长军医少将川岛清说,每年被押进“731”部队本部监狱用作实验材料的有400600人,每年因受实验而死去的至少有600人,最保守估算,5年内至少有3000人丧生。

据悉,3000余名受害者确认名单将在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内对外陈列。

 

 

             731部队欲与驻日美军同归于尽

 

袭击方案包括跳蚤和美女

日本天皇宣读投降诏书后的第二天——816日,731部队的石井四郎下令:“由于美军将于825日由东京附近的相模湾登陆,所以我们要抢在他们之前将细菌战武器分布在日本全国,伺机对进驻日本的美军发动全面细菌战争。”石井四郎还详细列举了对美军实施细菌战的三种武器——中国“圆木”、“满洲PX”与日本美女。

中国“圆木”指的是携病菌的中国受害者。据731部队原队员供称,19458月,731部队在溃退前杀死了所有的“圆木”,但现在看来,731部队极可能秘密运送了部分中国受害者到日本,阴谋破产后又在日本将他们杀死灭口。

“满洲PX”是指沾染了病菌的跳蚤,该武器由731部队第四部提供。

日本美女就是由甘当“志愿者”的日本女性充当携菌人,然后与美军高阶层军官进行“性接触”,以达到“奇袭”的效果。

避免民族“绝种”而叫停

1945826日,在驻日美军先头部队登陆日本的前两天,日军最高层获悉计划后,给731部队下达了多道措辞严厉的命令:“不得做无谓的牺牲!”“伺机等候未来的时机!”这些指令来自日军总参谋长与副总参谋长。

日军最高层最终叫停731部队疯狂举动的原因,是为了保住日本人自己的性命,避免“绝种”的风险。尽管731部队握有细菌武器的部分“解药”,但由于战争已将日本国内的防疫系统和药品生产能力全部摧毁,一旦细菌武器在日本列岛发挥作用,日本民族可能会被毁灭。

其次是担心美军的报复。广岛、长崎的原子弹已经彻底摧毁了日本军人的意志,如果731部队得手,美军在细菌武器下伤亡惨重的话,不排除美军对日本再度动用原子弹报复的可能性,这同样也会让大和民族“绝种”。

与美国交易细菌武器

美军登陆日本后,就与石井四郎达成秘密交易:他交出细菌战的研究成果,盟军不追究他的战争罪行。

美国陆军部细菌武器专家费尔博士在对731部队进行询问的过程中,获得了无与伦比的珍贵数据。当时从美陆军情报部门秘密资金中支付了总额15万至20万日元的资金,他们说:“太便宜了,一下子获得了需要20年才能获得的实验和研究成果。”

195910月,石井四郎暴毙身亡。对于他的死亡,专家认为有两种可能:一是美军情报机构痛恨其“留一手”。有传言说,狡猾的石井四郎在跟美国打交道时留了一手,5铁皮箱绝密资料胶卷只交出3箱。所以,美国这两项试验,至今没有赶上日本的水平。

二是美国军方发现了石井四郎战后试图袭击美军的阴谋后,将其除掉。

 

    已经正式出版的书有:

    孤岛落日(82万字 定价78.00)、 《贪官的末日(78万字 80.00)、 名人婚恋(80万字 75.00)、 《外星人地球了吗?(62万字 58.00)、 《古代奇女佳丽(36万字 32.00)、 《青山依旧如梦来 (75万字 63.00)。《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26万字1968年8月出版)。有需要这些书的读者,也可以与我联系。

     

 

        附录:《东方红丛书》书名如下:(新的书名和字数)

1、日出东方     (666 87万字)   

2、北伐风云     (674 88万字)   

3、井冈山风云(上、下册)  (1051 137万字)   

4、红军长征(上、下册)  (1026134)

5、毛泽东在陕北  (569 74万字)  

6、抗日风云(一)(上、下册)  (977 127万字)   

7、抗日风云(二)(上、下册)  (1030页 134万字)  

8、抗日风云(三)(上、下册)  (955 124万字)  

9、解放战争(一) 保卫陕甘宁  (659 86万字)    

10、解放战争(二) 三大战役(上、下)  (63483)

11、解放战争(三) 百万雄师(上、下册)  (791 103)  

12北京风云(一) 高饶结帮 潘扬冤案  (53166)

13、北京风云(二) 刘粟挨批 彭帅蒙难  (41753) 

14北京风云(三) 红色风暴 少奇受苦  (771 98万字) 

15、北京风云(四) 立果选美 林彪外逃  (820 104万字) 

16北京风云(五) 四人帮受  (507 64万字) 

17、北京风云(六) 邓小平复出  (757 96万字) 

18、毛泽东的婚恋和家庭  (63587)

19、毛泽东与当代名人   (633 87万字)

20、毛泽东与将帅        (413 51万字)

21、毛泽东在北京(上、下册)  1194 164万字)

22、伟人周恩来          (479 59万字)

23、国共合作与争斗      (670页 80万字)

24、新三国演义(一) 朝鲜战争  (774页 96万字)

25新三国演义(二) 中苏结盟与分裂  (366页 45万字)

26新三国演义(三) 原子弹风云  (670页 82万字)

27孤岛落日           (892页 109万字)

28贪官的末日          (630页 77万字)

29名人婚恋            (690页 83万字)

30外星人地球了吗? (668 82万字)

31古代奇女佳丽       (310页 38万字)

32青山依旧如梦来      (620页 76万字)

33近代奇才美女        (460 56万字)

34、古代情史秘闻        (401 49万字)

35、皇帝与后妃          (580 79万字)

36、一代双 蒋介石与毛泽东 51万字

   (总共约3000万字)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