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瓦尔登湖怎么走?

  《大围涂》:史诗书写的文学品格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涂国文 |  浏览(329)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4-14 16:14:40 最后更新时间:2019-04-14 16:14:40  
  本作品所属分类:综合类别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史诗书写的文学品格

——评俞梁波长篇小说《大围涂》

/涂国文

 

俞梁波著《大围涂》(上、下)是一部描写萧山围垦这一“人类造地史上的奇迹”(联合国粮农组织语)的长篇小说。作品以真实历史为蓝本,以耗时多年穷索冥搜与田野调查所获取的丰饶史实为素材,将虚拟的钱王江代指现实中的钱塘江,将虚拟的萧金县代指现实中的萧山县(今杭州市萧山区),全面而真实地重构和还原了萧山人民自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历时30年,用原始的劳动工具和生产方式,“向潮水夺地,向海涂要粮”,围海造田52万亩,使350平方公里的滩涂变成良田的伟大创举,展示了一幅气壮山河的历史画卷。它是一部虚构的小说作品,却具有非虚构的报告文学特质,体现了一种史诗书写的文学品格。

 

钱塘江在被彻底驯服之前,一直是一条“凶江”“要命江”。尽管自两千多年前的越国开始,历朝历代都在修筑海塘,但都挡不住钱塘江的怒潮,坍江事件时见发生,两岸百姓常流离失所。小说一开篇描写的即是强台风裹挟着暴雨,造成钱王江萧金县宁和公社鲁家湾段决堤,卷走41人,冲毁草舍无数。为治理钱王江的千年水患,保两岸百姓太平,以公社书记汪阿兴为典型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以一种对人民负责的高度责任感和神圣使命感,动员、带领广大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吹响了挑战钱王江的号角,最终夺得治江围涂的全面胜利,谱写了一曲新“大禹治水”的时代壮歌。

 

一、全景式的史诗书写特质

 

《大围涂》具有鲜明的史诗书写特质,是一首关于人类围垦治江的壮丽史诗。小说的史诗书写特质,主要体现在如下四个方面:(一)采用全知视角,全景式地呈现了萧金县十万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围涂治江的艰难历程与辉煌成果,大气磅礴,气势恢弘;(二)将围涂治江的全过程和“一不怕死,二不怕苦”的“围垦精神”,放置于一个宏大而真实的历史背景中去显影,人物命运与生活万象、社会生态、时代风云纠葛在一起;(三)环环相扣、层层推进、步步蓄势、渐趋高潮的叙事美学,真实反映围涂治江大业螺旋式上升、最终夺取全面胜利的客观走势;(四)浓墨重彩的场面描写。

 

小说在叙事背景的呈现上,主要表现为这样三个层次:一、历史背景:宁和是钱王江滩涂堆积起来的沙地,宁和人都是移民,一百多年前他们的祖先移民到了这块不毛之地,开垦、生儿育女、扎根,他们与钱王江斗了一代又一代;二、现实生活背景:由于钱王江的不断决堤,这个地方一穷二白,以致小说中的公社干事张文化多次这样说:“我们宁和要是天天吃白米饭,那该有多好。”“我就想天天吃城里的肉包子。我娘说了,要是天天有包子吃,这辈子就跟神仙一样了。”三、时代背景: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我国正处于一个社会大变革之前的酝酿期,以阶·级·斗·争为纲的文·革·遗·毒尚未肃清,紧跟着又是“反·击·右·倾翻·案·风”,批·斗·大会仍在继续,围涂治江被一些人看作是劳民伤财的事。

 

小说描绘了萧金县由局部到全面展开的四大围涂战役:螃蟹地围涂、丰农围涂、南沙大围涂和江海围涂。螃蟹地围涂使宁和公社的一次围涂演练,由于轻敌,第一次围涂失败,宁和公社随即发起了第二次围涂,终获成功。不久钱王江水位暴涨,为了顾全大局,萧金县不得不选择在南沙泄洪,围涂成果付之东流。为了彻底制服钱王江,萧金县随即成功地开展了丰农围涂攻坚战。之后举全县之力,进行南沙围涂大会战。为确保大会战的成功,宁和公社先在赭山地块进行了练兵,不仅提前完成了围涂2.5万亩,而且筑牢了江堤。大会战全面展开后,江边6个公社联合行动,水泥厂、钢铁厂、造船厂、化肥厂、麻纺厂一齐出力。围涂分9个工段同时展开,最终一次性围涂超10万亩,全世界绝无仅有。南沙大围涂结束后,江海围涂的号角紧跟着吹响,整个工地由10万人增加到15万人……

 

小说真实而生动地描绘了钱王江围涂的壮观场面,再现了萧金人民改天换地的战斗豪情。譬如小说这样描写螃蟹地第二次围涂:“除了丁幸生还是个婴儿,躺在临时工棚里,别的哪怕只是五岁的孩子,都上工地了。”“这支奇异的队伍在手电筒光的照射下,艰难而缓慢地移动,好像没有人说一句话……天亮之后,工地上垒起了一个大石堆,远远看去,就像一座塔。众人马不停蹄,继续抛石……晚上十点左右,抛石全部完成,螃蟹地围涂顺利完成。”再如南沙大围涂的场景描写:“第二天一早,劳动大军从各地涌向南沙工地。从内地通向大南沙的众多河道上,成百上千的船只载着围涂所需的草苫、毛竹等物资,首尾相连;公路上,数以千计的手扶拖拉机、汽车连成长龙;一队队的人扛着劳动工具,扛着红旗走向南沙。”

 

二、立体鲜活的主人公形象

 

小说塑造了一系列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其中着墨最多、形象最为立体的人,非主人公汪阿兴(绰号大麻子)莫属。汪阿兴原在条件较好的楼山公社任书记,被深谋远虑、意欲让他日后担当起围涂重任的县·革·委·会书记张建设调到既一穷二白又关系复杂的宁和公社任书记。他一到宁和,即碰上了钱王江在鲁家湾段的大决堤,41条人命被江潮卷走。自此这件事便成为了他心灵的隐痛,“特别当夜深人静时,他想到了那死去的41条生命时,心里就像刀子捅着般痛。”为了制服钱王江,让宁和人民过上安宁祥和的生活,从他踏上宁和之日起,他就与这块土地融成了一体。他说:“既然来了,谁也赶不走我。”最终他不辱使命,带领宁和人民,夺取了围垦治江的彻底胜利。

 

小说所塑造的汪阿兴这一人物形象,放射着奇异的光彩。首先,他是一位标准意义上的优秀共产党员干部。他公而忘私,一心为民:为了围涂治江,他顾不上照顾自己的聋哑独子小路,把儿子委托给在楼山公社的好兄弟赵刚强照顾,儿子患了急性肺炎第5天他才知晓;他“一旦专注于工作,仿佛就与工作合为一体了”,甚至无暇谈情说爱。他以身作则,冲锋在前:譬如他担任南沙大围涂现场总指挥时,不顾自身安危,将指挥部搬到钱王江最前沿,第一时间掌握钱王江的动静,周密考虑各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正气凛然,刚正不阿:面对县·革·委·会副主任王宝年的多次挑刺、使阴,他刚直不阿;他直率真诚,襟怀坦白:譬如他对一直对他抱有戒心、视他为外人的公社主任老铁头直言,“第一句,真心换真心;第二句,兄弟齐心,其利断金;第三句,坦坦荡荡活着”。他重视人才、礼贤下士:譬如他亲自跑到红旗大队,向受到·不·公·正对待的水利专家倪国全讨教,力请老倪出山,并想尽一切办法,对老倪进行保护……

 

汪阿兴这一人物形象最感人之处,在于他的坚韧不拔、忍辱负重、屡败屡战、百折不挠。他说:“只要我们有信念,有一股子精神,没有什么困难能吓倒我们。”鲁家湾段坍江、螃蟹地首次围涂失败、南沙泄洪使得围涂努力付之东流、粮库被烧、抵押技术图纸招致关押、工地草棚失火,排斥、误解、嘲讽、刁难……面对这些流弹般袭来的挫折,他最后都选择了坦然承受和笑对。螃蟹地围涂失败,他被免去公社书记职务,然而他最终还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继续选择围涂之路,他根本不在乎如围涂再次失败,将彻底葬送自己的仕途,他心里只想着鲁家湾百姓;抵押图纸事件发生后,他被误会关·押,在关·押·室内,他却还在画着南沙大围涂的总体构想图;工地草棚意外失火,他钻入火海救人,差点被烧死,醒来后却马上凭记忆,恢复被烧毁的笔记本和图纸……

 

    然而,汪阿兴并非一尊完美无缺、毫无生气的石膏像,而是一个瑕瑜互见、真实鲜活、热气蒸蒸的人。萧金县特有的社会生态,使得他不得不选择一种更实用、更行之有效的行事方法。他看上去粗线条却心思缜密,他懂得规则却始终在规则边缘游走,有着一种狡黠的人生智慧:譬如为保护老倪,他巧妙地申请将批·斗·会从县里转到鲁家湾,让一场看上去正式的批·斗·会,变成了一场隐形的表扬会;为了向老盐公社借船,他想出租赁水面和以围涂成功之后的土地抵债的妙法;鱼口工程需要沉船时,他献计将几条铁壳船绑在一起,解决了没有大铁壳船的难题,确保了工程的安全;处理稻草人事件时,他故意反弹琵琶,使头脑封建的老大娘们不得不偃旗息鼓;他采用“围魏救赵”之计,迫使县水泥厂给宁和公社发水泥,又在路上拦下一卡车水泥,用于鲁家湾重建之急需;为了调动各大队的围涂积极性,他提出围涂成功后土地公有,按贡献分配的新思路。他又是一个深谙乡村暗规则的人,敢于以刚克刚,譬如信奉“谁的拳头硬,谁就多得”的阿炳带人来抢救灾物资时,被他严辞喝退;再如他向“牛霸王”要回被扣押的社员时,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最终令“牛霸王”屈服、服软,由衷地称赞“你汪书记有胆有识,为人爽快”……

 

汪阿兴真实可爱的另一点,还体现在他在爱情上的“弱智”。他的眼里只有钱王江、只有围涂大业。他心里也深爱着公社卫生院女医生方茹儿,却不懂得如何去爱,总是以没有精力去爱作为遁词,让深爱着他的方茹儿“所有的泪都流到心里去了”。他不如高成天那般勇往直前、直率真诚。“他是个胆小鬼,一个感情上的侏儒”,以致铸成生命中的永久遗憾:一直到方茹儿撒手人寰前,他才鼓足了勇气,对她说出了在心里埋藏已久、也让她期待已久的一声“我爱你”。方茹儿去世后,面对在共同的事业中深爱上自己的胡慧丽,他同样以不想毁了她的大好前程为借口,一直躲闪、逃避,甚至违心地对胡慧丽说:“我不喜欢你。”好在在胡慧丽的锲而不舍下,更是在身边同事与属下的鼓励和帮助下,他最后终于鼓起了勇气,向胡慧丽表达了爱,开始了新的幸福人生。

 

三、烘云托月的映衬手法

 

小说为突出主人公汪阿兴大公无私、一心为民的形象,设置了两组人物进行对比与衬托,一组人物是老铁头、王宝年这两个公社和县级党员领导干部,一组是以阿炳、徐阿福为典型的基层群众和基层干部。作品以对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中国县镇、乡村社会生态与政治生态的深刻洞察和精准描述,为主人公汪阿兴的人生表演,设置了一个矛盾错杂的舞台背景,以此凸现汪阿兴事业的举步维艰与精神的难能可贵。

 

宁和公社与萧金县,是一个人事关系错综复杂的所在。·革·委·会副主任王宝年在萧金县经营多年,根基深厚,立场左·倾,派系思想严重,是阻止萧金县社会改·革·进·步的一支保·守·势力,他一直想扶植自己的亲信、宁和公社主任老铁头担任宁和公社书记,赶走被县·革·委·会书记张建设委以重任的汪阿兴,因此不断地对汪阿兴使阴招、下绊索、揪小辫子。他本存能转正为县·革·委·会主任的幻想,却不料省委从临县调来了李贵生任县·革·委·会主任,他的升职梦想彻底破灭。他几次到宁和公社,名为视察工作,实际上都是抱着挑刺、找茬目的的,“依他的性格,要是不找点儿东西出来,他是心有不甘的”。最后一次,他在翻看了汪阿兴事无巨细、内容丰富的笔记本后,也“不得不佩服汪阿兴这个书记是合格的,是无可挑剔的”。在小说中,王宝年扮演的实际上是“磨刀石”角色,将汪阿兴这把时代之剑越磨越犀利——尽管汪阿兴是被动态的。

 

宁和公社主任老铁头是汪阿兴的另一块“磨刀石”。这一人物形象性格的发展,经历了一个不断反复、最终根本转变的过程。作为资深公社主任和王宝年的亲信,他是宁和公社的“地·头·蛇”。几任公社书记相继主动调离宁和,他原本是最有希望,也内心渴望能被提拔为宁和公社书记的,更何况上面还有王宝年的鼎力相助,然而汪阿兴的到来,阻断了他的上升之路。因此,私欲攻心的他,起初处处与汪阿兴作对,前面装台,后面拆台,明里支持,暗中放枪,设圈套让汪阿兴钻,与汪阿兴打太极拳,背地里向王宝年打小报告,与阿炳联手对付汪阿兴;在汪阿兴让他代理公社事务,有了权力之后,他又开始整·人,将老倪关在禁·闭·室里,并且上了手·铐。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性格狡猾、变化多端、反复无常、令人捉摸不透的人,最终却为汪阿兴一心为公、顾全大局的高尚人格和百折不摧、永不言弃的钢铁精神所感召、所征服,明白了汪阿兴是宁和公社最合格的书记,意识到“内讧是最愚蠢的”,彻底醒悟和转变过来。他发自内心地说:“他跟以前的公社书记不一样,他是一个会干事、能干事的人,这是我们宁和的福分。”螃蟹地围涂失败,为了保住汪阿兴,他不惜违反规定,将要求县·革·委·会调离汪阿兴的联名信拿给汪阿兴看,提醒他再也不要碰触螃蟹地围涂的高·压·线。“他开始为汪阿兴担心,担心汪阿兴再一次失败,然后黯然地离开这块土地。他甚至有一种冲动,想跟着他一块儿去冲锋,哪怕摔跟斗,哪怕头破血流,他都愿意”。他真正站在了汪阿兴的一边,成了汪阿兴真正的朋友,两人终于拧成一股绳,成为完美组合。南沙大围涂时,他虽然生病了,却仍然坚守在岗位上。最终他病逝在鱼口会战的工地上,临终前他对汪阿兴说:“我们,我们下辈子,下辈子还做搭档。”小说以老铁头这一人物的转变,彰显了汪阿兴人格与精神的巨大感召力。

 

    小说用来与主人公汪阿兴进行对比、衬托的还有徐阿福、徐阿宝兄弟以及阿炳等人。落后分子徐阿福,心眼奇小,自私自利,尖酸刻薄,贪小便宜,处处为自己打算,有时甚至还很下作。他先是怀疑鲁阿牛与自己老婆阿英有暧昧关系,后来又向汪阿兴泼脏水,说汪阿兴睡·了他老婆,才同意解决他儿子徐大军的工作;后来竟然为了几包烟,就把自己儿子的工作卖给阿炳的侄儿。几十年来,他在心里一直跟鲁阿牛扛着,鲁阿牛去世后,他并没有因此而化解这个心结,跟鲁阿牛的养女丁玉洁接着斗。为了口欲,他竟然从江边捡回腐肉烧了吃,导致工地中·毒·事·件的发生……身为护堤队副队长的徐阿宝,江堤一有险情,就卷起铺盖,鼓动众人跟他去逃难,还带着挺着大肚子的二南娘,一路狂奔……光明大队大队长阿炳“身上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流淌着精明”,是一个崇尚拳头的“刺头”,不仅想硬抢救灾物资,还虚报参加围涂人数……

 

四、形态各异的群像塑造

 

小说还塑造了一组形态各异的时代英雄群像。在这组群像中,既有党的较·高级·领·导·干·部,如萧金县·革·委·会书记张建设、县·革·委·会主任李贵生、省·委谭书记、市·委陈书记和老·革·命费老,也有基层干部和普通群众,如鲁家湾大队大队长鲁阿牛、鲁伟潮父子,楼山公社书记赵刚强,宁和卫生院医生方茹儿、胡慧丽,水利专家倪国全、郑天林,青年突击队长徐大军,等等。在大灾大难面前,他们上下一心,群策群力,众志成城,最终夺取了围垦治江的全面胜利。

 

在领导干部群像中,萧金县·革·委·会书记张建设和主任李贵生无疑是最具光彩的两位。张建设是一位心怀人民、深谋远虑、爱惜人才、顾全大局的县级领·导·干·部,他有着识别人才一双慧眼,认为“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将汪阿兴从楼山调到宁和,反复进行磨炼,以期汪阿兴在关键时刻担当起围涂治江大任。面对百年一遇的决·堤·灾·祸,他没有像王宝年一样,推诿责任,而是勇于反思自己工作上的失误。他说:“这不是天灾……我犯了官·僚·主义呀。”他关心、爱护汪阿兴,更不断地磨练他。他说:“只有像狼一样狠,才能练就一个更狠的汪大麻子。”“我就是要让他明白,当宁和公社的书记,就是卖了性命。”他顾全大局,“团结一切能团结的人”。面对王宝年对汪阿兴的打压,“他知道此时的汪阿兴压力重重,但他不能施以援手。他一旦插手,王宝年也必然插手,带来的结果便是派·系之争,没完没了”。他默默承受着儿子保国牺牲的悲痛,一直战斗在围涂前线。小说中写到,丰农围涂即将成功时,“他仿佛看到了一座丁字坝伸向了钱王江,那是打向钱王江的一个铁拳”,这句话,就生动地传达出了他心中的战斗豪情。最终在全县干部群众的奋力拼搏下,萧金县的大围涂取得了决定性胜利。

 

李贵生是小说着力塑造的另一个县级领·导干部形象。对于省·委的调动决定,他起初内心是有抵触情绪的:一、他在海平县是县·革·委·会书记,调任萧金县县·革·委·会主任,尽管是平职调动,毕竟降为第二把手;二、两个县之间曾经发生过械·斗,他与张建设是“老对头”。然而,最后他还是服从了组织决定。到萧金县履职后,开始时他与张建设也经历了一段磨合期,两人有过多次交锋。在共同的围涂治江事业中,两人迅速由针尖对麦芒的对手,变成了并肩作战的同一条心的战友。对待汪阿兴也一样,开始时他对汪阿兴也是不信任的。后来他亲眼目睹了汪阿兴奋不顾身地投身围涂治江的所作所为,转变了对汪阿兴的看法与态度,开始支持和呵护汪阿兴,为汪阿兴主持公道与正义。他这样评价汪阿兴:“就凭他敢于说真话,不怕得罪人这一点,他是干大事的料,而且是好料。”他这样告诫汪阿兴:“想干事绝不是蛮干,要团结同志,更要有思路,有办法,要争取各方面的支持。” 他不仅是一个充满工作激情的人、一个干事的人,更是一个党纪观念强、党性原则强、胸怀宽广、光明磊落的优秀共产党员干部。

 

萧金县的围涂治江大业,得到了省·委谭书记、市·委陈书记等省·市·领导和老·革·命·费老的关怀和支持。“我们共产党人打·天下,坐·江山,治·天下,才能真正得民心呀。”省·委谭书记说,“钱王江的问题不解决,我们就一天也睡不着啊。”钱王江江堤仅萧金段就长达一百多公里,而且全是危堤,一旦遇上台风、暴雨、大潮倒灌,后果不堪设想,因此,只有一段段地围,建设标准海塘大堤,方能保得百年太平。面对这样一个“惊天大工程”,唯有凝聚起全体党员干部和人民群众的力量,方能取得成功。干部是决定因素,人民群众是夺取胜利的保证。为此,他亲自点将,把李贵生从海平县调到萧金县与张建设搭班,以加强萧金县围涂治江的领导力量。他还时常告诫大家:“我们要相信人民群众。人民的力量是无穷无尽的,我们党要依靠人民群众的力量。”围涂治江事业另一支重要的支持力量来自老·革·命·费老,这位在萧金大地战斗了数十年的老·革命、老领导,事实上成为了围涂治江的幕后顾问和大家的精神支柱,他不仅多次在家里接待了张建设、李贵生和汪阿兴等围涂治江的指挥者,为他们出谋划策,而且在南沙大会战打响后,亲临现场为大家鼓劲。

 

小说还塑造了一组感人至深的平凡英雄群像。如主动将大草舍让给徐阿福一家,不断忍受和宽容徐阿福的攻击,主动收养孤儿丁玉洁,献身围涂治江事业的好人鲁阿牛;为人正直、性格刚烈,全力支持汪阿兴并代他行使父亲之责照顾小路,在保卫鲁家湾段江堤时带领180名壮小伙驰援汪阿兴、加入敢死队的汪阿兴的铁血兄弟、楼山公社书记赵刚强;淳朴孝顺、善良宽厚、积极上进的青年鲁伟潮;正要成婚,为了抢工期连续两天日夜奋战,在突发的决堤事故中英勇献身的青年突击队长徐大军;一生未嫁,一直守护着宁和卫生院,为百姓行医问诊,被称为“宁和的女·菩·萨”,默默地爱着并支持汪阿兴,最终抱憾早逝的女医生方茹儿;不顾家人和恋人的坚决反对,主动扎根宁和,坚定地在宁和燃烧生命的原县医院医生胡慧丽;多年遭受不·公·正对待,被汪阿兴的诚心所感召,终于出山效力围垦大业,临终前让人用担架抬到围涂现场,观看自己亲手设计的丁字坝竣工的水利工程师倪国全;听到省·委谭书记到水·利·部要人,立即报名回乡,任钱王江管理局总工程师、萧金县总工程师的水利专家郑天林……

 

五、星星点灯的细节描写

 

小说用平凡书写史诗,用日常体现风貌,用丰赡而生动的细节,砌筑起瑰丽的人物精神大厦。精彩传神的细节,有如星星点灯,遍布整部小说——

 

譬如小说写汪阿兴有次去县城开会,散会后,他走在大街上,想吃面,可是忘了带粮票,被面店营业员拒绝,这时正好碰上了瓜乡公社书记老田,他二话不说,上前就掏老田的口袋,拿出粮票要了两碗青菜面,“旧账未清,又添新债”。营业员端出两碗面后,汪阿兴取过筷子,埋头便“呼呼”大吃起来,老田伸手刚想拿另一碗面,被汪阿兴用筷子敲了一下:“要吃面,自己买去。”汪阿兴一口气将两碗面都吃了,连汤水也喝了个干净,连说:“好吃,好吃”。这一细节,将汪阿兴的率真、不拘小节、孩子气以及面对真正的哥们时的心灵不设防,刻画得惟妙惟肖,令人忍俊不禁。又如,小说写到,在赭山围涂的最后七天,汪阿兴靠着用指甲掐大腿的办法才终于挺了过来,围涂劳动强度之艰巨与汪阿兴的意志之刚强,由此可见一斑。

 

再如:南沙大围涂开始后,病倒在住院、担任副总指挥的李贵生让人用担架抬着来到现场,他说:“同志们,这儿,就是南沙,我不能缺席。”;80多岁的费老也由张建设搀扶着来到现场,为大家打气:“南沙大围涂,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大事,是我们共产党人为老百姓做的大好事。”这两个细节,透射出李贵生与费老二人内心世界璀璨的光华。

 

小说最催人泪下的细节,莫过于方茹儿对汪阿兴的爱,和高成天对方茹儿的爱。在生命将逝的前几天,深爱着汪阿兴的方茹儿想去看一眼爱人的家乡,在胡慧丽的陪同下,她坐着拖拉机,来到楼山。爬到半山腰,她实在爬不动了,就让赵刚强等人用担架把自己抬上山顶,遥望山脚下汪阿兴生长的小山村。下山时,她让胡慧丽为她抓了一把泥土、采了一株草药带回。小说这样写道:“她紧紧地护着它们,好像这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临终前,对汪阿兴放心不下的她,嘱咐胡慧丽多关心、照顾汪阿兴。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方茹儿终于等来了汪阿兴的一句话:“我爱你。”

 

与方茹儿对汪阿兴的爱相比,高成天对方茹儿的爱毫不逊色——尽管他有点爱非其道,却也是一种真实的人性。深爱着方茹儿的高成天,将汪阿兴视为仇敌,天天围在卫生院里。他将方茹儿送给他的一面镶着照片的小镜子,如获至宝似的放进贴身的口袋中,随时带着。为了打击汪阿兴,他不断地在汪阿兴与老铁头之间挑拨离间。方茹儿死后,他居然在她的墓前搭了一个棚子,为她守墓。在医疗点发生大火时,高成天被烧·死,死时手里还紧紧攥着那面小镜子……

 

读到这些细节,我们除了感叹造化弄人,也为他们的痴情若许,一掬感动之泪。

 

 

2019.4.13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