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红丛书
王先金  电子信箱:
                              wxjeng@163.com
                    电话:0871-64590881
  《抗日风云(二)》(36)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王先金 |  浏览(1157)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19-04-15 15:37:21 最后更新时间:2019-04-15 15:37:21  
  本作品所属分类:东方红丛书 文章类型:普通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东方红丛书】

             7、《抗日风云(二)》

  王先金/编著

 

     编者按

我是一个科技工作者,但同时又是一个业余文学爱好者。几十年来编写了一套《东方红丛书》,共有36部,约3000万字。

《东方红丛书》已经出版的几本书在我的博客上发表完了,今后要发表的是尚未出版的电子书稿,其中有些内容虽然在我的博客上发表过一些,但几年来,我又对它们做了一些修改和补充。今后发表的将是最新的电子书稿,希望读者能提供意见,要是能正式出版出来,那就更好了。

我的书内有许多照片和插图,可惜读者无法看到。因为我往网上传文件时,只有文字可以显示出来,而照片和插图却无法显示。要是谁能发明一种软件,往网上上传文件时,能使照片、插图和文字都能显示出来,那就好了。

 (谁愿意出版此书,请来信联系。邮箱是:wxjeng@163.com )

 

 

                日本政府不同的对待,毫无人性的做法

 

    2003515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驳回了因毒剂受害的五名中国原告提出的赔偿要求。五名家住黑龙江省的中国原告提出,二战后侵华日军遗弃的毒气等化学武器损害了他们的健康,要求日本政府赔偿共计8000万日元的损失。审判长斋藤隆一方面认定五人确实是因侵华日军遗弃的化学武器受到伤害,并且承认“遗弃是违法的行为”,另一方面又说:“虽然可以预料到受害者,但在主权之外的中国,回收毒气等化学武器非常困难。不能承认遗弃的违法性。”

    这种水平低下的判决令人震怒!山边说,每当她到内阁遗弃化学武器处理办公室就中国受害者赔偿和道歉问题进行交涉时,她总明确地通知日本政府方面侵华日军在中国遗弃化学武器的地点,要求政府救济中国受害者,日本政府方面的回答总是什么“条约中没有写救济人命”,什么“旧军队与自卫队的管辖不同”之类。

    日本政府没有对中国受害人给予任何赔偿。但是,与在中国发生的受害者事件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在20034月,在日本茨城县神栖町的井水中检验出了同原日军使用过的毒气成分相同的有机砷化合物。喝了井水的居民出现手脚麻痹、不能走路的健康问题。

    对此,日本政府环境省除了为受害者提供医疗费和疗养津贴外,还向喝了特定的井水而住院的人每人支付70万日元“健康管理调查基金”。此外,因战时在毒气工厂劳动而健康受到损害的约4400人的医疗费也将全部由日本政府支付。

    日本政府对中日两国受害人的截然不同的做法,“从受害人的角度上看,原因相同却采取不同的处理方式,这完全是一种毫无人性的态度。”

 

 

                        毒剂之王芥子气

 

    芥子气是糜烂性毒剂中的一种,也是用得最多、最为普遍和伤害较大的糜烂性毒剂,因此被称作“毒剂之王”。

    芥子气首先由德国人在1886年制得纯品,德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首先在比利时的伊普尔地区对英法联军使用。芥子气学名为二氯二乙基硫醚。纯芥子气为无色油状液体,工业芥子气为黄色至深褐色,因其有芥末和大蒜味而得名。

    芥子气可以装填于炮弹、炸弹和地雷内以爆炸方法分散布毒,也可以直接用器材喷洒至地面、空气、水源和物体染毒。芥子气主要经皮肤或呼吸道侵入肌体,引起中毒。在潜伏期212小时过后,皮肤就会出现红肿、水泡,同时眼睛出现模糊、红肿甚至失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希特勒作为参战士兵就曾遭到芥子气袭击而眼睛暂时失明。

    芥子气伤害途径较多,作战时,人员必须戴防毒面具,穿戴防护服才能进行防护。

 

 

                   日军化武祸害中国何时休

 

    据有关部门统计表明,发现或怀疑有日本遗弃化学武器的地区包括安徽、河北、黑龙江、江苏、吉林、辽宁、山西、浙江和内蒙古等十几个省区,其中以东北地区最为集中。日本在中国遗弃的毒气弹总数约200万发。日本政府承认有70万发,在哈尔巴岭埋有大约67万发,日本专家从2002年开始在该地区用磁探测装置调查结果确定有30万至40万发。

    早在1925年,国际社会在日内瓦就通过了禁止在战争中使用窒息性、毒性或其它气体和细菌作战方法的议定书。几乎与此同时,日本政府为了扩大侵略战争,密令在广岛县大久野岛制造化学武器,并在地图上抹去该岛,通过该岛附近的火车按规定要放低窗帘,不让观看,这就是大久岛变成了有名的“毒气岛”的由来。1943年开始,日本又在神奈川县寒川相模海军工厂生产化学武器。据日本有关材料,日本在世界各地共配备用迫击炮发射的190多万发毒气弹,此外日本还配备了“放射筒”564万枚(把毒气装在筒里放射伤人)。日本人认为中国统计的200万发毒气弹可能包括“放射筒”。

    毒气弹从大久岛运到中国,主要装备驻在齐齐哈尔的日本化学部队516部队,这一支部队和731部队是一对恶魔兄弟。1937年日本成立关东技术军,两年后发展成为关东军化学部,包括516部队和731部队两支化学部队。516部队以化学武器为主,主要使用芥子气、路易氏气等毒气,731部队以细菌战为主。

    日本投降后,日本军国主义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把大批毒气弹掩埋起来,有的沉入水底,有的和普通武器放在一起。战后日本政府一直否认使用化学武器,在大量人证物证面前以及迫于国际压力,于1991年才承认这一问题的存在。中日两国政府于1999730日共同签署了关于销毁在中国遗弃化学武器备忘录,日本政府表示“诚恳地”履行国际义务,为处理和销毁化学武器提供一切必要的资金。原则上在20074月之前处理完毕。可是直到2005年,日本却只在哈尔巴岭以外的地区发掘和销毁37000发毒气弹,处理速度过于缓慢。那40万发毒气弹何年何日才能销毁?

    遗弃的化学武器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滔天罪行的铁证。那场把中国推入灾难的深渊,给人们造成的心灵伤害远没有恢复的战争虽然已经过去60年,但日本化学武器仍在摧残中国人民的肉体和心灵。战后毒气弹已经伤害2000多名中国人,最近的一次是200384日齐齐哈尔日军毒气弹伤人事件,共43人受伤。

    日本导演海南友子拍摄一部名为《来自苦泪盈眶的大地》的纪录片,2004年在日本引起震撼,该片以受毒气弹伤害的李国强等四名中国人作为主人公,讲述了日军侵华的历史真相和遗弃化学武器至今仍在对中国人造成伤害的事实。

    受毒气弹伤害者有咳嗽不止、心肺功能不全、失眠、视力下降、脱发等症状,有的人不能坚持工作,不仅自己痛苦难耐,同时也给家人带来无尽的苦难。战争结束半个多世纪后,仍有这么多人继续受害,让很多日本人也感到震惊。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日本毒气弹还可能继续伤人。日本有义务尽快处理好这一问题。中国政府对此深表忧虑,中国外交部副部长武大伟于2005121日对来访的日本公明党众议员远藤乙彦说,到2012年,希望这一问题一定要得到解决。

 

 

                     日寇曾想灭绝赫哲人

 

赫哲族是目前我国人口最少的民族,人口有4000多人。在我国第一次全国人口普查时,赫哲族人口是600多人,而在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投降时,赫哲族仅有不到300人。

赫哲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自古他们就生息劳动在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沿岸。先秦的肃慎、辽金的女真是满族的祖先,也是赫哲人的祖先。新中国成立后,统一族名为赫哲族,意为居住在下游的人。

赫哲族人口原来并不少,清朝康熙初年,光是松花江边的依兰县境内,就有12000多名赫哲人。但是,在日寇的残酷迫害下,从1931年到1945年,赫哲人从原来的3000多人一下子减少到不足300人了。

赫哲人是个具有爱国传统的民族,早在抗击沙俄入侵的雅克萨战争中,他们就为维护祖国领土的完整立过大功。

抗日战争中,赫哲人英勇反抗日寇。日寇就想出了灭绝全体赫哲人的毒计——“并屯”。1942年,日军用武力强迫所有赫哲人离开世代居住的江岸,归并到沼泽包围中的三个所谓“集团部落”中,将人像牲口一样圈起来。到了集团部落,鬼子用刺刀逼着赫哲人挖了几个地窨子(半地下草房子)。每一个地窨子里挤住三四户人家、20多口人。

在寒冷的冬天,赫哲人无衣、无被,只能穿兽衣,盖兽皮,过着类似原始人的生活。部落里还经常住着两个警察,每当部落有人外出,必须向伪警察报告,否则,轻者训斥打骂,重者处死。由于缺乏必要的衣物食盐等,加之恶劣的环境,许多人染上了重病,不治而亡。

进了集团部落,赫哲人既不能捕鱼,也不能狩猎,冬天只能从冰雪中刨野菜度日。到了夏天,部落周围全是沼泽,到处是吸食人血的蚂蟥。由于整天泡在水里,许多妇女得了病,失去了生育能力。在瘟疫游行时,日本人不但不救治赫哲人,反而利用赫哲人作毒菌实验。

赫哲人并没有被日本强盗的暴行所吓倒,他们的抗日情绪反而更加高涨。日本鬼子就使出了更毒辣的手段——在赫哲人的水井里投放了毒药,使许多赫哲人中毒而死。日本又在赫哲人居住区投下了拌过毒药的食物。处于饥饿中的赫哲人,纷纷捡起食物充饥。结果又有许多人被毒死了。日本人还曾打算在全体赫哲人身上接种细菌,只是由于战败,歹毒的计划没有能够实施。

 

 

            日本曾在朝鲜半岛试验“生物武器”

 

二战时,日本曾研制出一种细菌制剂,用于大批杀死美国的牛。日本在统治朝鲜半岛时期在南朝鲜境内试验了这种生物武器。

日本一个陆军研究中心,即登户研究所,研发了这种能够引起牛瘟的制剂并在朝鲜半岛进行了试验。

试验是于19445月在南部城市釜山的一个河流三角洲上对10头奶牛进行的。

研究人员向空中发射粉状制剂,让制剂落在奶牛的身上。三天后,这些奶牛出现典型的牛瘟症状,大约一周后全部死亡。

尽管朝鲜半岛当时并未爆发牛瘟,但这项试验为日本1910年至1945年对朝鲜半岛进行殖民统治时犯下的一长串暴行的一部分。

 

 

                  迟到的东京大审判

 

    开庭前夕

    20008月的马尼拉会议公开发表了《2000年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宪章》,指出“即将过去的20世纪是一个充满暴力的世纪,尤其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人类经历了前所未有闻的大量的杀戮和破坏,并给女性带来了痛苦和性暴力。”“战后的远东军事法庭的审判及亚洲各地所进行的军事审判,几乎没有对日军性奴隶制度等对女性暴力的战争犯罪进行裁决。此后,无论是国内还是国际,现行的裁判制度也对此没有予以追究。……卫护人权已经成为国际社会及国家的责任和义务。……为体现这一责任,特设置‘女性国际战犯法庭’。”

    119日,女性国际战犯法庭将开庭通知送达日本政府,要求日本政府出庭接受审判。

    12月初,各国代表团陆续到达东京,其中,中国代表团共98(含台湾63),韩国220人,朝鲜11人,菲列宾42人,印度尼西亚16人,东帝汶6人,荷兰3人,马来西亚1人,各国代表团共计397人。来自各国的原日军“慰安妇”幸存者有75人。有15个国家的证人,世界五大洲的各界人士参与了法庭活动,申请并获准到庭旁听者达1300余人。女性占与会人员的大多数。到庭采访的新闻媒体143家,记者达305人。有许多国际上著名的专家、学者莅临。

    法庭设在东京市中心的九段会馆,这里离日本皇宫仅一、二里之遥,靖国神社更近在咫尺。九段会馆分本馆、新馆、会场三个部分,三者联为一体,本馆与会场之间既有正门相通,又有地下通道相连。会场一楼约有1300多个席位,楼厅约有300多个座位为记者席。

    127日,法庭举行开庭预备式,并对已故“慰安妇”进行追悼活动。各国代表团还在法庭外面的厅廊和过道两侧悬挂粘贴了各种谴责日军罪行的宣传品,展示了一些揭露日军罪行的图书资料及证物。会场正门右侧从始至终都贴着中国代表团带来的日军性暴力受害者的图片。法庭主席台上悬挂着“女性国际战犯法庭”的巨幅横标,台后悬挂着彩绘的法庭标志图案。整个法庭气氛既庄严又热烈。

 

    在法庭上

    本法庭法官团由前南斯拉夫国际战犯法庭审判长(美国人)麦克唐娜女士及伦敦大学国际法教授(英国人)琴津女士、国际女性法律家联盟会长阿尔西波女士、肯尼亚大学教授穆通加等组成。

    检察官团由首席检察官前南斯拉夫卢旺达国际战犯法庭性差犯罪法律顾问(美国黑人)芭特丽西亚.塞拉兹女士与澳大利亚佛林德思大学国际法副教授多尔葛波尔女士和各国检察官团组成。

    首席法官在法庭主席台中央就座,法庭主席台右侧是各国检察官席。在主席台上就座的中国检察团代表有周洪钧、苏智良、管建强、龚柏华、朱成山、康健、陈丽菲、陈祖梁等8人。

    检察官前面设有三个座位为证人席。

    法庭使用英语,并有中、英、日、韩等六个语种的同声翻译。

    128日上午1020分,法庭上下座无虚席,麦克唐娜审判长宣布开庭,她说,这是一个世界人权组织的法庭,是民众法庭。

    法庭将让受害者、加害者出庭作证,要正式记录下来。本法庭将对战争中日军的性犯罪进行审判。然后,来自美国的芭特丽西亚.塞拉兹检察长向法庭提起公诉,起诉对象是日本当时的统治者、日本国家、以及松井石根等12人。她宣读了起诉状。她说:“我们的起诉状是由受害国的首席检察官共同提起的。五十年前,在东京举行的远东军事法庭,虽然判决日军在中国犯有许多罪行,对日军的性犯罪没有进行审判,而日军的性犯罪性奴隶是违反人道的。我们认为,日军当时的统治者是有罪的,日本战时的许多军政要员是有罪的,我们必须追究。”

    日本律师今村嗣夫出庭,为日本当时的统治者和日本政府进行辩护。

    今村嗣夫律师阐述了日本政府的四点正式见解,即日本政府认为:一、裕仁天皇等所有被告均已死亡,无法反诉和防御,因此,根据日本刑法,可以驳回公诉,中止审判。二、日本明治宪法规定,天皇“无答责”,因此,天皇并无回答检察指控之责。三、国家责任不明确,国家“无答责”。四、法律时效已过。他还说,至于补偿问题,旧金山条约已解决,日本政府已通过民间基金会拨出人道基金予以补偿。他还说,这个法庭审判,会有很大的影响,法庭要慎重审判。

    麦克唐娜审判长指出:“法庭所要制裁的犯罪,因其违反国际人道法,根据国际法惯例,日本政府的上述理由不能成立。且无论日本政府的态度如何,本法庭审判的有关文件将成为历史资料,而日本政府对于此次法庭的态度,也将作为历史记录留存下来。”

    接着,各国发表起诉状,这个过程持续进行四天。

    此次出庭起诉作证,本来中国排在第一位,但是,鉴于南北朝鲜此次组成联合原告团,应其要求,中国代表团因为其民族团结和解的精神所感动,应允南北朝鲜首先进行法庭陈述。中国第二家出庭。

    韩国受害人金英淑首先出庭作证,她说,1939年她只有12岁,被日本宪兵强行抓到中国沈阳的一家慰安所,日军将她打得遍体鳞伤,并强奸了她,被迫当了“慰安妇”。检察官指出,12岁的金英淑一天要被强奸30-40次。

    朝鲜受害人朴永心接着出庭作证,她193821岁被日军从平壤骗到中国南京的慰安所充当了“慰安妇”,然后又被运往缅甸,最后到了中国云南松山腊勐慰安所,取名“若春”,还怀了孕。194493日在松山被中国远征军当作日军慰安妇俘获,后遣返回朝鲜。

    朝鲜和韩国的检察官说:“被迫成为日军‘慰安妇’的朝鲜妇女约20多万人。北朝鲜现在还有218名幸存者,有43人公开站出来作证;韩国现有原‘慰安妇’幸存者198人,有65人公开出来作证。”

    129日,中国代表团向法庭起诉了日本天皇、日本政府以及东条英机、松井石根、冈村宁次等六名战犯。

    中国的原日军性暴力受害者万爱花、袁竹林、杨明贞等三人出庭作证,她们以自己亲身的痛苦遭遇,控诉了日军的滔天罪行。万爱花说,1943年她只有13岁,日军到山西省孟县羊泉村扫荡,她被抓到日军据点进圭村监禁,同时遭到日军强奸、轮奸,她曾两次逃脱虎口但都被抓了回去,遭到的是更残酷的拷打和强暴,她的骨盆被日军踢碎,身上多次被日军刺伤,被迫成为日军性奴隶。控诉中,71岁的万爱花突然从证人席上站起来,要脱衣裳让大家看看她身上被日军刺伤的伤疤,当时在她身后的刘军女士欲劝阻她别脱衣服,万爱花愤怒地大吼一声:“此时再不让我给大家看看日军的罪行就没机会了!”由于悲愤过度,话音未落她就昏过去了。刘军女士迅速抱住她,陈祖梁和陈丽菲也从检察官席上快步上前扶持,并将她缓缓地平放到主席台上,刘军忙给她掐人中,这时日本的医生、护士也迅速上台抢救,数分钟后万爱花才慢慢苏醒过来,被救护车送往医院。法庭一时中断,人们更纷纷谴责日军罪行。

    中国代表团利用法庭两侧的电视屏幕展示了日军的大量罪行和罪证物。杨明贞、袁竹林两位受害者也提供了证词,进行了控诉。日本侵华期间,有20多万中国妇女是日军慰安妇制度的受害者。

    中国代表团提出了四项要求:一、确认被告构成了战争罪与反人道罪。二、要求日本政府公开正式谢罪。三、日本政府应赔偿已故受害者和幸存者每人2000万日元。四、要求日本政府在日本本土为所有性奴隶制受害者树立慰灵碑。

    继中国代表团之后,印度尼西亚、荷兰、菲列宾、东帝汶、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也纷纷起诉了日本天皇、日本国家,还对原日本国的25名军政头目个人提起了诉讼。

    1210日,东帝汶的两名原日军“慰安妇”出庭作证。一个名叫玛尔塔的老人说,1942年她13岁,有一天日军进村把她抓到了附近的慰安所,第一天有10个日本兵强奸了她,此后的三个多月中,每天都有四五个日军蹂躏她。另一名叫艾丝梅莱达的说,有一天她正在田里采集木薯,被五个日本兵强行抓到军营,被三个军官轮流施暴,被迫当了三年性奴隶。

    加害国日本的正义之士也起诉了日本政府。

    原侵华日军老兵林木良雄等二人,作为加害者出庭作证。林木良雄说:1940年至1943年我随队到中国山东,先后任曹长、分队长,当时上级指挥官对我们说,到了中国你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率队到了山东兔城的一个村庄,我就下令让部下去找花姑娘,我自己在一家农户内找到了一个三十来岁的妇女,女人见我就拼命逃跑,我紧追不舍,追到屋后竹林中,女人迅速将竹林内厕所里的粪便涂到自己身上。这时,我欲火大发,就用枪刺逼迫这个全身发抖的妇女脱光衣服,强奸了她。”林木良雄低下头接着说:“我们罪大恶极,我要跟自己的过去决裂,向中国妇女谢罪,重新做人。”两个七八十岁的老兵同时从证人席上艰难地站了起来,鞠躬谢罪。

    在法庭听证期间,国际上一些知名专家、学者也就日本的罪恶和有关法律问题进行了专题论证。

    在法庭厅廊里挂着一幅中国地图,上面密密麻麻表示着侵华日军在中国的慰安所的分布情况,日军曾在中国22个省份设立了数百个慰安所,仅滇西就有20多个日军慰安所。

    法庭内的听证审理工作每天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着。法庭外面的各种组织力量也在积极活动着。

    128日,法庭开庭的第一天,就有一帮自称是“日本爱国党”的右翼分子,开来一辆汽车,打着“从军慰安妇不是强制的”的横标,手举各种反华标语牌,用高音喇叭呼喊着各种反华口号,来到法庭门前捣乱……在整个开庭期间,每天都日本右翼分子来法庭附近扰乱。

    正义力量自然也不甘示弱。9日中午,一队大学生打着用英、日、韩几种文字书写的巨幅横布标,举着标语牌,喊着口号,来到法庭外面进行声援。

    有趣的是宗教徒门也来到场外,敲着鼓乐,诵着经文,祈求和平,诅咒战争。

 

    公正的判决

    2000129日上午,各国代表团乘车离开九段会馆,驶往日本青年馆。今天,法庭将进行判决,与会者们似乎有些肃穆和兴奋。整个会场座无虚席,鸦雀无声。全体法官和各国检察官都到主席台就座。

    法庭开始,审判长麦克唐娜首先回顾几天的审理过程。她说:“各国检察官代表团提出的证据十分有力,75名受害幸存者、2名加害者日本老兵以及历史学家的证言,都证实了当时作为日本陆海军最高责任者的裕仁天皇应该知道也知道日军在中国南京等地的性犯罪情况而不加以制止。审判团根据充分的犯罪事实和法律依据认定:日本天皇裕仁和其他高级军政官员支持、纵容和疏于阻止日军在二战中对被征服的亚太国家和地区的女性实行强奸和性奴隶,犯有反人道罪;日本国违反了国际条约义务和国际习惯法,犯有战争罪和反人道罪,负有国家责任。”

    法庭还认定,日本政府迄今没有履行责任,没有向日本性奴隶制度受害者公开道歉和赔偿。因此,法庭敦促日本政府:以国家和政府的名誉正式公开地向受害者进行真诚的道歉和谢罪;对受害者进行赔偿;公开所有关于“慰安妇”制度的档案材料;给“慰安妇”建立纪念碑、纪念馆。

    判决“日本天皇有罪”,这在历史上是破天荒的大事,这个判决推翻了50年前远东军事法庭判“天皇无罪”的结论。当审判长宣布“天皇有罪”时,犹如石破天惊,在场的一千多名听众中爆发出长时间雷鸣般的掌声。来自八个国家的原“慰安妇”一齐涌上主席台,挥舞着印有法庭标志图案的手帕欢呼胜利。

    中国检察官认为,这是基于历史事实作出的公正判决,是被害女性及其支持者们斗争的结果。虽然这个判决没有强制约束力,但是这个民众的法庭、正义的法庭具有道义上的权威,他的判决在国际上有巨大的影响力,将被国际社会所接受,并实现之。

    判决结束后,原日军性暴力受害者和广大支持者,不顾日本右翼分子的骚扰,高举着标语,高呼着口号,在东京闹市区举行了游行示威。

 

 

                     公寓楼下的数百冤魂

 

2006917日,美国媒体披露,日本一名84岁的二战时期老护士石井日前打破沉默,讲述了埋藏心底60多年的往事:在日本1945815日宣布投降后的几周里,她和她的同事奉命掩埋了几十具、甚至可能是几百具尸体和肢骨,究竟有多少,她也不知道。

石井在东京家中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她在1944年被安排到一家医院工作,当时医院有3个停尸房。脖子上系着号码牌的尸体漂浮在注满福尔马林液体的池子里,等待着解剖的命运。在解剖后,尸体样本被储藏在瓶子里。日本战败投降后,工人们匆匆忙忙地把这些尸体和瓶子装到车上,埋到院子里挖好的坑中。他们把这些样本从玻璃容器中取出,倒进坑里。他们被告知,如果美国人问他们这些样本,他们就麻烦了。

几年后,在这里建筑了家属楼,以掩盖这座集体坟墓。

20066月,石井写给日本政府的声明中,回忆了当时的这些状况。

日本政府虽然下令对此事进行调查,但拒绝迅速发掘尸体。

有专家认为,这些尸体并非普通的战俘,很可能是日本当时在活人身上做实验,研究细菌武器的受害者。这些尸体可能与日本当时的731细菌部队有关,因为过去这里的部分设施与731部队关系密切。

日本政府从未承认拿活人做实验的残忍暴行,但根据历史学家和前731部队成员的记述,731部队当年在战俘身上注射了伤寒、零乱和其他疾病的病菌,以研制细菌武器。731部队还进行活体解剖,并将人活活冻死。

1989年,日本厚生劳动省在东京原日军军医学校旧址建设研究所时,挖掘出了上百大腿股骨和头骨,有些头骨上面还有钻孔。当时日本警方匆匆宣布这与犯罪无关,也未对这些骨骼进行仔细分析化验。两年后,日本厚生劳动省才得出结论,这些尸骨中,许多都属于日本之外的亚洲人,极有可能是用于“医学教育”的尸体或者是从战场上带回在军医学校进行分析。一些中国受害者家属要求对这些尸骨进行DNA测验,但遭到日本厚生劳动省的拒绝。

日本军国主义在占领了我国东北三省之后,他们在哈尔滨秘密建立了细菌研究部队:“满洲第731部队”。这支由2000名士兵组成的部队疯狂地大量繁殖鼠疫、霍乱、伤寒、炭疽和赤痢等传染细菌,应用于研制杀人武器,并惨绝人寰地以当时的爱国志士及普通老百姓为研究对象,进行人体实验。

据中国、日本以及其他国家研究机构估计,从1931年到二战结束的1945年,被731部队残害致死的中国人以及来自俄罗斯、朝鲜和蒙古的战俘多达一万人。

 

 

            侵华日军发动细菌战再出新铁证

 

“军事秘密”论文被公开

侵华日军1940年至1942年间在中国使用细菌武器害人无数的事实,有了最新发现的确凿证据。一份封面标有“军事秘密”字样的日本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报告书近日被公开。发现这份报告书的是日本731部队细菌战资料中心的奈须重雄先生。

奈须重雄发现的《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室报告·第一部》是他从日本国立国会图书馆关西分馆(位于京都)所藏的约50万部博士论文中发现的,这是731部队所属陆军军医金子顺一少佐1949年为取得医学博士学位而向东京大学提交的论文集,其中收录了1940年到1944年作为《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报告》而发表的8篇论文,均为印刷品。

除了这次公布的第一部之外,还有《陆军军医学校防疫研究报告·第二部》,属于第二部的在美国已经发现了800份左右(日本有复制版)

金子顺一论文集封面的复印本,上面有一个大大的“秘”字,封面上还写着731部队的部队长石井四郎的名字。

1937年卢沟桥事迹到1945年日本战败,关东军的731部队在哈尔滨郊外平房地区建立了细菌生产研制基地,至少有3000名中国人及其他国家人士死于基地所进行的人体试验。这支部队所生产的细菌、特别是染有鼠疫的跳蚤,从1940年起就被以地面或飞机散播等方式投放到中国的十几个地区,造成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染鼠疫死亡。

坐实日军细菌战史实

731部队军医金子顺一发表的8篇论文中的一篇提供了侵华日军在中国进行细菌战的最为有力的证据。194312月完成的题为“PX之效果略算法”(PX意为感染了鼠疫的跳蚤)的论文,主旨为基于在太平洋及东南亚地区投放鼠疫菌的设想,根据不同区域以及季节而试算其实施效果。而这些试算的根据就是来自于在中国实施的6次实战数据。

这篇论文中写道,194064日在吉林省农安地区实施,播放5克,一次染疫8人,二次传染607人。同年1027日在浙江宁波上空用飞机散播2公斤,一、二次感染共计1554人。1941114日在湖南常德县城上空飞机散播1.6公斤,2810人染疫。6次细菌战的染疫者共计25946人。

论文中还有关于细菌战试验效果的评价,称PX“是最优秀的炮弹”,细菌战给敌方“招来精神上和经济上的恐慌”。

细菌武器的使用违反了1925年的日内瓦公约,但日本政府至今仍以“没有证据”为由拒绝承认实施了细菌战的历史事实。这次新发现的出自731部队所属医生的研究报告,是直接参与细菌战的防疫研究室的公文,可以说为日军在华使用了细菌武器的事实提供了强有力的确凿证据。

在华日本平民遭殃及

此次发现的新证据中,还有同是731部队军医平泽正欣所写的博士论文。这篇论文与1940年发生在吉林省农安地区的鼠疫有关。这次发现的论文证据证实,鼠疫是由日军散布的细菌所引起的。当时,距农安约60公里的伪满洲国首都新京(即长春)1940年秋季也流行了鼠疫。平泽正欣军医的博士论文证实,新京的鼠疫亦起因于731部队播放的鼠疫菌。

论文中提到,由农安细菌引发的新京鼠疫造成28人染疫死亡,其中有13人是日本人。也就是说,日军发动的细菌战甚至也造成了日本平民的死亡。

 

 

              日军罪恶的“人圈”暴行

 

南有“南京大屠杀”,北有“千里无人区”。仅在长城沿线一带,就有35万中国百姓惨遭日军虐杀,140万群众被赶进人间地狱的“人圈”。

 

日军制造大量“无人区”

500余名日伪军闯进山来,将34个村落的760户人家抢掠一空,大火弥漫了山川、哭喊叫骂声震撼着峡谷。一场浩劫过后,3300间房屋趴了架,抢走骡马620头,羊4800只,粮食衣物不是被抢走,就是被烧毁。家家户户断炊、更无安身之处。一部分人被驱赶到集家点,一部分人背井离乡去投亲靠友、大部分人仍在山里坚持,躲进深山搭个窝棚,在饥寒交迫中度日。”

这是对1939年日伪在河北省兴隆县首次实施集家并村的一段描写。当时,集家并村所涉及的村庄正是八路军活动的中心地区。

集家并村、制造“无人区”的过程始终伴随着疯狂的大屠杀。

1943年全面集家并村并且大范围划定“无住禁作地带”以后,对抗日根据地的人民群众更是见一个杀一个。

发了疯的日寇竟然搞起杀人比赛。杀死后将耳朵割下来,用铁丝串起,回去就可以按数邀功领赏。

日寇在作战命令中规定:为了建立无人区,我们要进行扫荡讨伐,把所有房屋统统烧掉,杀射击中国人……不问任何理由枪毙。

驻密云县白马关的日本侵略军,在已经被夷为一片废墟的白莲峪的一条小山沟里,竟然意外地发现了一间小屋,里面有一个70多岁病体垂危的老农民和两个小男孩,大的六七岁,小的四五岁。

尽管祖孙三人不会对任何人构成危害,但日寇还是先放火烧了房子,把动弹不得的老人活活烧死,又把两个哭喊爷爷的孩子一枪一个杀死。

“无人区”的第一步是“毁家”。日寇强令:被划定为“无人住地带”中的百姓必须拆掉自己的住房,毁掉自己的家园,限期不毁纵火焚烧。

1939年开始到1944年春,日伪宣布在热辽地区制造“无人区”的计划基本完成,其范围涉及今河北、辽宁、内蒙古、北京、天津的25个县区,总面积约5万平方公里,其中“无住禁作地带”约为8500平方公里。

 

“人圈”里的非人生活

人们为了防止鸡鸭猪牛乱跑,给它们修造一个土圈或者石头圈,是常见的。然而日寇为了防止中国百姓跟八路军联合起来,竟然把中国百姓当成家畜一样,修造了“人圈”!

家园化为焦土的老百姓被日寇驱赶进“集团部落”,就是在公路旁的平地上划一个大圈子,强迫被扫荡下山和平川的群众在指定的圈子里盖简易房子居住,老百姓愤怒地将其称为“人圈”。

“人圈”就是集中营。每个“人圈”只留一两个大门,由伪军警把守。

整个热辽地区被集家1.7万个自然村,集并成2506个“集团部落”,平均约合7个村合并成一个部落村。

“人圈”里,瘟疫年年流行,人人病倒,家家陈尸,户户号啕,死了人都抬不出去,尸体就臭烂在屋里。据不完全统计,平泉县127个部落村,共7万多人中,有1万多人死于瘟疫。

 

“无人区”是细菌实验场

1941年春天,这里流行了瘟疫,症状是发高烧、鼻孔和口中出血,而且身体发红,当时没有一家能躲过这种病的。只要一家中有一人患病,那么全家人就都得上这种病。尤其是老人和孩子发病率最高,凡患上这种病的几乎都死了。有人说这是回归热或再归热病,但究竟是什么病谁也说不上来。”

这是日本女教育家仁木富美子在兴隆县羊羔峪走访幸存者后所记录下的文字。仁木富美子在书中提出,日军曾在“无人区”里大搞细菌试验。

那一带的人都得过“雀盲眼”,走路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眼睛一下子就看不见东西了,紧接着就昏迷过去。当时,人们吃的是日本人配给的食盐,里面掺入了一些小黑粒的东西,不仔细看就发现不了。日本投降后,人们不再吃配给的食盐后,村里的这种病也就消失了。

通过多位兴隆县幸存者提供的回忆,仁木富美子真实地记录下“特运处理”、“活体解剖”、“细菌试验”、“毒气试验”以及气球炸弹的情况。以上种种罪行都与“七三一部队”有着密切的联系。

 

 

              中国公布日本侵华战犯笔供

 

2015815日前后,中国国家档案局陆续公布日本侵华战犯的笔供。一名战犯承认对被俘的中国人“进行了活体解剖演习”。

在此次将公布的共31份日本战犯笔供中,包括汤浅谦的笔供。这名出生于1916年的东京人在19421月参加了侵华战争。

根据他在19541120日所做的笔供,19423月底,他在山西省潞安陆军医院对俘虏“进行了活体解剖演习”,对其中一名“灌进了活体的麻醉剂较大的量,以便检查其死与不死的征候”,对另一名俘虏施行了“气管开刀术”的练习,然后,和另一军医用带子“把他完全勒杀至死”。

笔供中还提到,1942414日,在太原第一军工程队(俘虏收容所),汤浅谦让“山西省内的各陆军医院和野战医院的军医人员约30名对4名俘虏又进行了用活人身体的手术演习”。

19428月底,在潞安陆军医院解剖室里,十几名军医对两名俘虏“进行了杀害他们的活体手术练习”,“我对其中一名用野战气管切开器把他的气管割开作了练习”,另一名“用麻醉剂、哥罗仿注射到活体的静脉内”,以验证这些药品如何使其窒息至死。

31份日本侵华战犯笔供将陆续在国家档案局的官网上公布,旨在揭露侵华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这些资料是日本帝国主义者对中国人民犯下的令人发指的罪行的铁证。

这些自供状记述了侵华日军在中国犯下的谋杀、奴役、放毒以及活体实验和使用生化武器等恐怖罪行。

 

 

                       参阅资料

 

    1.《侵华日军细菌仍在坑害中国人》陈铁源/文《作家文摘》2001.3.23

        原载《中国青年报》2001.2.1

    2.《日军细菌荼毒两代人》薛立永 孙一珉/文《作家文摘》(同上)

        原载《羊城晚报》2001.2.1                           (2001.06.19)

    3.《被遗忘的审判》薛 涌/文《作家文摘》2001.7.31

        原载《重庆晚报》2001.7.8                           (2001.09.23)

    4.《侵华日军南京细菌战部队揭秘》胡介堂/文《文摘周报》2002.9.9

        原载《世纪风采》2002年第5(作者为南京医科大学教授)(2002.09.10)

    5.《第一个揭露日军细菌战的人》朱文建/文《文摘旬刊》2003.5.9

        原载《文史精华》2003.4                             (2003.05.25)

    6.《日军细菌战畴震惊纽约》记者 王波《参考消息》2003.8.5(2003.08.12)

    7.《日军“遗毒”中国之难》驻东京记者 张焕利/文《参考消息》2003.8.14

                                                           (2003.08.24)

    8.《“日本的侵略战争今天还在继续”》《参考消息》2003.8.21

            驻东京记者 张焕利/文                           (2003.08.24)

9.《“84”事件罪恶之源:日本关东军“516”部队》《文摘周报》2003.8.25

  (据“新华网”)                                   (2003.08.24)

    10.《一个中国律师的“八年抗战”》亓 昕/文《文摘周报》2003.8.25

        原载《中国青年》2003年第16期                       (2003.08.24)

    11.《毒气弹激起中国网民反日情绪》作者 俞文那《参考消息》2003.8.24

        原载香港《南华早报》822日文章                    (2003.08.24)

    12.《日本对处理遗弃化武负有责任》《参考消息》2003.8.27

        原载日本《赤旗报》8.25《旧日本军队遗弃在中国境内的化学武器达200

            万枚》                                         (2003.08.27)

    13.《被隐瞒的鲁西细菌战》《作家文摘》2003.11.28

        原载《鲁西细菌战大揭秘》崔维志、唐秀娥著 人民日报出版社2002.10

            出版                                           (2003.12.02)

    14.《夭折的日军“性病战术”》樊富庄/文《作家文摘》2004.9.28

        原载《知识窗》2004年第8期                          (2004.09.30)

    15.《日军残留化学武器贻害中国》《参考消息》2005.8.6

        原载英国《金融时报》2005.8.3 记者 缪尔.迪基       (2005.08.08)

    16.《“七三一”之谜》《都市时报》2005.8.15 据新华社(2005.8.16)

    17.《又一批“七三一”罪证在美被发现》《参考消息》2005.8.18

        原载《共同社华盛顿816日电》                      (2005.08.18)

    18.《“我的确是没有人性的‘日本鬼子’”》《参考消息》2005.8.18

                                                           (2005.08.18)

    19.《侵华日军荣字1644细菌部队揭秘》张启祥/文《作家文摘》2005.9.2

        原载《档案春秋》2005年第8期                        (2005.09.04)

    20.《中国的奥斯维辛》《文摘周报》2005.9.2

        原载《中国青年报》何天义 董伟/文                   (2005.09.05)

    21.《“731”细菌弹云南夺命14万》《都市时报·铁证》2005.9.7

                                                           (2005.09.09)

    22.《“毒气岛”:揭秘日军毒气生产大本营》殷占堂/文《作家文摘》2005.9.6

        原载《中国国防报》2005.8.16                        (2005.09.10)

    23.《“七三一部队”头目的笔记本被发现》《参考消息》2005.8.5

            《让“恶魔”的秘密大白于天下》                 (2005.09.11)

    24.《日军遗弃化武祸害中国何时休》何德功/文《参考消息》2005.12.8

                                                           (2005.12.09)

    25.《日本老兵讲述侵华罪行》《参考消息》2005.12.22      (2005.12.25)

    26.《揭开世界最大细菌战内幕第一人》张正直等文《文摘旬刊》2005.2.18

        原载《检察风云》2005.3                             (2006.01.28)

    27.《日寇曾想灭绝赫哲人》张港/文《文摘旬刊》2006.7.14

        原载《团结报》                                     (2006.07.21)

    28.《日本一公寓楼下数百冤魂》王辉/文《春城晚报》2006.9.18

(中国日报供本报特稿)                           (2006.10.04)

    29.《“731部队”研究成果移交美国》《参考消息》2007.1.19

        原载日本《产经新闻》1.18 记者山本秀也发自华盛顿    (2007.01.21)

30.1941年,日军对华毒气战》余戈/文 《作家文摘》2009.10.13

    原载《世界军事》2009年第8-9期                      (2009.11.15)

31.《逃出731》萨苏/文《云南老年报》2010.2.26

    原载《尊严不是无代价的》萨苏/著 山东画报出版社2009.2出版

                                                       (2010.03.01)

32.《日曾在朝鲜半岛试验“生物武器”》《参考消息》2010.8.13

                                                       (2010.08.13)

33.《731部队的“少年队”揭秘》(日)青木富贵子/文《作家文摘》2010.11.9

    原载《731——石井四郎及细菌部队揭秘》凌凌/译著 上海译文出版社出

                                                     (2010.12.01)

34.《侵华日军发动细菌战再出新铁证》陈锐/文《参考消息》2011.10.17

                                                           (2011.11.06)

35.《“731”劳工最后一位幸存者》寇德印/文《作家文摘》2011.11.15

    原载《人物》2011年第11期                          (2011.12.07)

36.《日军在投降前制造的鼠疫大惨案》《新传奇》2011年第51

        据《文史博览》、《魔鬼的战车》等                     (2012.01.17)

37.731部队欲与驻日美军同归于尽》《新传奇》2012年第10

    据《老年生活报》                                   (2012.04.05)

38.《日军骇人听闻的“人圈”暴行》《新传奇》2012年第29

        据《北京日报》

39.《大屠杀屠出“无人区”》(同上)                        (2012.08.04)

40.《亲历日军细菌战:尸横遍野、村落无人》刘锡文/口述 谢慧/文《党史天

   地》2012年第44期  据《齐鲁晚报》、《南方周末》       (2013.02.23)

41.《日军滇西细菌战40余件罪证被找到》《秦城晚报》2013.08.04

据新华社                                           (2013.08.04)

42.《日军在天灾掩盖下制造的惊天细菌战》《新传奇》2013年第24

    据《大众日报》                                     (2013.09.03)

43.731”战犯免审背后的日美交易黑幕》《新传奇》2013年第39

        据《生活报》                                       (2013.11.01)

44.《日展出活体解剖战俘新罪证》《参考消息》2015.4.9      (2015.04.09)

45.《中国公布日本侵华战犯笔供》《参考消息》2015.8.17     (2015.08.17)

 

 

    已经正式出版的书有:

    孤岛落日(82万字 定价78.00)、 《贪官的末日(78万字 80.00)、 名人婚恋(80万字 75.00)、 《外星人地球了吗?(62万字 58.00)、 《古代奇女佳丽(36万字 32.00)、 《青山依旧如梦来 (75万字 63.00)。《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26万字1968年8月出版)。有需要这些书的读者,也可以与我联系。

     

 

        附录:《东方红丛书》书名如下:(新的书名和字数)

1、日出东方     (666 87万字)   

2、北伐风云     (674 88万字)   

3、井冈山风云(上、下册)  (1051 137万字)   

4、红军长征(上、下册)  (1026134)

5、毛泽东在陕北  (569 74万字)  

6、抗日风云(一)(上、下册)  (977 127万字)   

7、抗日风云(二)(上、下册)  (1030页 134万字)  

8、抗日风云(三)(上、下册)  (955 124万字)  

9、解放战争(一) 保卫陕甘宁  (659 86万字)    

10、解放战争(二) 三大战役(上、下)  (63483)

11、解放战争(三) 百万雄师(上、下册)  (791 103)  

12北京风云(一) 高饶结帮 潘扬冤案  (53166)

13、北京风云(二) 刘粟挨批 彭帅蒙难  (41753) 

14北京风云(三) 红色风暴 少奇含冤  (771 98万字) 

15、北京风云(四) 立果选美 林彪外逃  (820 104万字) 

16北京风云(五) 四人帮受  (507 64万字) 

17、北京风云(六) 邓小平复出 胡耀邦辞职 (757 96万字) 

18、毛泽东的婚恋和家庭  (63587)

19、毛泽东与当代名人   (633 87万字)

20、毛泽东与将帅        (413 51万字)

21、毛泽东在北京(上、下册)  1194 164万字)

22、伟人周恩来          (479 59万字)

23、国共合作与争斗      (670页 80万字)

24、新三国演义(一) 朝鲜战争  (774页 96万字)

25新三国演义(二) 中苏结盟与分裂  (366页 45万字)

26新三国演义(三) 原子弹风云  (670页 82万字)

27孤岛落日           (892页 109万字)

28贪官的末日          (630页 77万字)

29名人婚恋            (690页 83万字)

30外星人地球了吗? (668 82万字)

31古代奇女佳丽       (310页 38万字)

32青山依旧如梦来      (620页 76万字)

33近代奇才美女        (460 56万字)

34、古代情史秘闻        (401 49万字)

35、皇帝与后妃          (580 79万字)

36、一代双 蒋介石与毛泽东 51万字

   (总共约3000万字)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