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举的博客
请用一句话概括您的博客的内容
  猴哥走了,中国相声哭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布者:刘明举 |  浏览(7890) 评论 (0)  | 发布时间:2007-07-14 09:36:02 最后更新时间:2008-02-01 08:00:15  
  本作品所属分类:未分类 文章类型:独家 意见反馈| 推送到圈子 | 推荐给好友| 我要举报| 收入我的网摘  
猴哥走了,中国相声哭了?
                  刘明举
      2007年7月7日,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日子。
这天上午,来自全国各地的上万名相声爱好者头顶烈日,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排着长队为当今中国相声的领军人、相声表演艺术家侯耀文送行。
     在为侯耀文送行的现场,无论是相声界的表演名家,还是喜爱相声的观众,大家无不为侯跃文的英年早逝而痛心。年近八旬的相声表演艺术家苏文茂早晨四点半起床,从天津驱车赶到北京,就是为了再看一眼侯耀文。老人在侯耀文的遗体前久久不愿离开,喃喃地说道:“耀文啊,你走得太突然了。你的艺术不是十年八年能练出来的。”
      人们为过早地失去侯耀文而心痛,也更为中国的相声今后该走向何方而担忧。人们担忧的是,处于让人浮躁的娱乐之上、快餐文化时代,没有了侯耀文的相声界还能红火吗?还能像前几年那样富有人气么?相声艺术还能够薪火相传么?相声还能够该人们带来笑声吗?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曲协副主席姜昆为侯耀文写下了痛心疾首的挽联:“痛悼笑星陨落, 今日曲坛无声”。这可以说是侯耀文驾鹤西去后当今中国相声界的真实写照。
      去年年底到今年6月下旬,注定是中国相声界不堪回首的日子。短短半年之中,中国相声界痛失两大领军人物马季、侯耀文。使得原本就已经走下坡路的相声艺术连续遭遇毁灭性打击。正如侯跃文的弟子、在为师傅连守15天灵的陈寒柏在《侯耀文艺术人生追思会》上声泪俱下说的那样:“从今以后,我们这群孩子没有爹了,没人护着我们了,没人疼我们了。”陈寒柏说出了人们一直压抑在心中想说的话:那就是当今缺少了领军人物的中国相声,不得不走进难奈的徘徊和彷徨之中,谁还能擎起发展壮大中国相声这杆大旗?
随着2003年2月11日,中国最后一个相声泰斗——马三立的仙逝,中国相声界出现了没有大师的群雄纷起的真空时代。马季、侯耀文首当其冲,依靠着几十年积累的艺术功底和良好的人脉,各自扯起大旗,为相声的复苏而苦心经营。
      然而,由于相声历史上的风格迥异、门派之争,由于马季、侯跃文都是旗帜性的英雄,都是雄霸一方的“大腕”,再加上马、侯两家过去的恩恩怨怨、疙疙瘩瘩,使得二者水火不容、互不买账。各自率领相对强大的阵容真刀真枪地在相声领域展开厮杀。马季携其麾下的大弟子姜昆等强势人物,侯跃文率领的陈寒柏、奇志等刚刚成名的后起之秀,明里暗里地较劲、争夺。由于这种竞争,竟也催发着相声一定程度的复苏,确实也让当时已经惨淡经营的中国相声着实兴奋了一阵子,大有东山再起、舍我其谁的征兆。
然而,天妒英才,马、侯两位在短短半年之中先后绝尘而去,为世人、为相声留下了永久的遗憾,这段恩怨也成了中国相声历史上的绝唱。
      马、侯这两个团队关于大师之争的胜负,关于相声走向的争议,也许在多少年之后才能有所定论,也许永远也没有答案。但我们还是应该对他们能够在相声陷入困境中各自独撑危局、竭尽全力的壮举而拍案叫绝。如今,可真的是应了“不是冤家不聚头”的那句话,马季、侯耀文俱成历史人物,他们相会在天堂还要死掐吗?
中国曲协副主席、中国铁路文工团副团长、中国十大笑星之一的侯耀文从艺四十年,形成了独特的表演风格,说学逗唱功夫在当今相声界无人能比,其相声艺术继承了侯派的优良传统,又加上他的创新,形成了新侯氏风格。他在相声中塑造的人物形象鲜明生动、富有强烈的时代气息。他讽刺鞭挞不良现象语言犀利、寓教于乐。专程赶往《侯耀文艺术人生追思会》的老一辈相声表演艺术家常宝华就在追思会上夸奖他在很多方面超过了他的父亲侯宝林大师。
      最难能可贵的是,侯耀文能够挽相声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之将倾。看到相声界青黄不接,他心急如焚,力排众议,不拘一格选用人才。只要是他看上的人,就会摒弃门户之见网罗到门下。近年来,侯耀文正式接纳的学生已达到17位,几乎囊括了当今知名相声演员的一半。贾伦、奇志、陈寒柏、王敏、单联丽等人就是他比较出类拔萃的得意门生。他就曾经说过自己这几年一直都在干“人事”,因为在短短几年中,他就把大批的致力于相声事业的人才一网打尽。2004年6月18日, 他正式收纳郭德纲为弟子,使得当时上不了台面尚属边缘人物,做梦也没想到能有今天这般风光的郭德刚终于在相声界有了“名分”。侯耀文之所以能够接纳当时并不被人看好的郭德刚,看中的就是郭德刚的功底和对相声的执著。可以说没有侯耀文的昔日提携,就没有郭德刚如日中天的现在。对待人才的兼收并蓄,也使得侯耀文在门户之见颇深的相声界让人刮目相看,也看出了作为领军人之一的侯耀文的宽广胸怀和雄才大略。
      当今中国相声艺术的逐渐边缘化,有着这样那样的原因,既有相声艺术自身的缺陷和相声从艺者自身的放弃,也有外部的冲击和观众欣赏水平的提高对相声自甘堕落的放弃。
     我们不能不遗憾地看到,中国相声流传已久的门户之见就限制了相声艺术的发展,不同流派纷争造成的内耗足以削弱其巩固的基础。侯家军和马家军的势不两立不会随着两位领军人物的仙逝而冰释前嫌,这种渗透进骨髓的门户之见不会因此而烟消云散。这两大阵营依旧会争吵得不可开交,定会成为限制中国相声继续发展的沉重桎梏。我们也应该看到,除了这两大阵营的互不买账,今后还会有别的持不同政见的阵营出现。
     近十几年来异军突起、表演手法灵活的小品以及电视的无孔不入,就把曾经占据国人娱乐领域几十年的相声挤到了墙角,春节联欢晚会上人们在电视上期待小品的欲望已经超过了相声,大部分的相声演员改换门庭,投身小品演出已经势不可挡。因此说,表演手法单一、缺少创新的相声让位于小品已是目前不争的现实。
     然而,我们还应看到,相声艺术走到今天的尴尬,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相声内部的问题:相声作者在全国几乎消失殆尽,自姜昆的御用作者—梁左不幸过早离开后,在全国范围内就几乎没有了专职的相声作家。同时,我们还要看到,大批靠相声出名的演员在小有名气之后就纷纷放弃了对相声艺术的孜孜追求,不能像出名前那样去体验生活、表现生活。如今已红得发紫的来源于草根的艺术家郭德刚等人已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地衣食住行了。据说出场费已飙升到20多万元,已经在当今相声界高居榜首。一些人已不能继续像老一辈艺术家那样对自己的要求更严一些,而是随意浪费、践踏着观众的厚爱,热衷于走穴、挣钱、出名,成为了名利场上奔波不止的“奴隶”。我们还要看到,缺少精品、缺少创新,已经成为了相声萎靡不振的直接原因之一,可以说近十年来中国相声就没出现过《夜行记》、《歪批三国》、《关公战秦琼》、《如此照相》等级别的精品相声。
当年曾经深受观众喜爱的姜昆、冯巩、牛群、刘伟如今离相声已渐行渐远,姜昆热衷于当官、办网站,人称黄金搭档的牛群、冯巩分手后,冯巩几乎成了小品、电影演员和节目主持人,相声对于他已是遥远的回忆了。牛群则更离谱,当过官、做过买卖、编过杂志,现在又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个口齿伶俐、被很多前辈看好的刘伟在舞台上也是难觅踪影。当年的奇志、大兵曾经给人带来一点希望,但这两位个性极强的人不顾观众的厚爱,不知什么原因很快就选择了分道扬镳。善于捧哏的奇志从那以后就找不到感觉,在舞台上基本上没出过什么彩。逗哏很有特色的大兵似乎只对当节目主持人情有独钟。被称为传统相声最后一个掌门人、草根艺术家的郭德刚在成名之后,很难说现在是不是会再一次步几位前辈的后尘而纶于逐渐平庸?这位曾经为一个观众说过相声的德云社帮主,如今已经很难在群众舞台上露面了,说的相声也只是赖以成名的那几篇早已烂熟于心的旧段子,相声在他的嘴里成了杂耍和取笑人的工具,让他能够静下心来为观众奉献一场令人开怀大笑的相声已经成为了观众的奢望。因此,目前的中国相声界再一次出现了群龙无首、良莠不齐的混乱局面。老一辈相声表演艺术家苏文茂、常宝华等廉颇老矣,心有余而力不足。正值盛年的姜昆似乎心有旁鹜,已经缺少了东山再起的激情,虽然他举办了中国曲艺周精品节目展演,极力主张推出低价位、恢复集体创作传统,又亲自授课举办研修班忙得不亦乐乎,但他对领军人已经心灰意冷。一会力保30多岁的大兵,一会又力荐李金斗,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在《侯耀文艺术人生追思会》上,被常宝华指斥为功夫还远未到火候的郭德刚则受声名所累,在相声是继承传统和创新问题上总是不能做的完满,几乎可以说目前还难负众望。缺少侯耀文的霸气的李金斗、师胜杰在艺术上的造诣已经很难突破自己,同时也没有形成真正的风格。侯耀文的“绝配”石富宽由于甘当绿叶的自身定位,难以担当重任。悲痛万分、心力憔悴发誓要完成弟弟未竟事业的侯耀华毕竟不是专业出身。
       因此说,今日的相声界真的是缺少能够达到侯耀文生前制定的“五条标准”其中的两三条、能够主宰沉浮的领军人物。同时,相声批评、讽刺社会不良现象的功能日渐消失,也是相声走向堕落的一个原因。在《侯耀文艺术人生追思会》开幕前,和记者探讨当今相声走势的李国胜、奇志等人都承认现在已经很难找到针砭时弊的相声段子了,而多数又都流于插科打诨和无病呻吟,很难在观众中引起共鸣。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相声艺术是靠群众捧起来的,可一旦相声艺术脱离了群众,就自然会遭到群众的抛弃,相声今天的窘况就是不能做到与时俱进,不能同观众水乳交融、相濡以沫的后果。当今的相声既没有很好地继承传统,又不能做到创新而一天天走向堕落是其必然的结果。因此,一直奔走呼号、致力相声复苏的侯耀文突然离世,人们自然会悲痛万分。
    当今相声艺术江河日下,侯耀文的离开更是雪上加霜。但相声这一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艺术不能停滞不前,在《侯耀文艺术人生追思会》开幕前,侯耀文的徒弟、著名相声演员奇志在和记者谈到相声的今后时就满怀信心地说道:有着广泛群众基础的相声之花不会继续凋零下去的,定会在艺术的百花园中绽放成一株美丽的奇葩。他坦言,我们相声艺术不会走回头路,相声艺术的香烟不会绝,相声后继有人,会一代更比一代强。这不仅是相声界圈内人士的良好愿望,也是广大观众所期待的一幕。但我们纵观整个相声界,不能不说,社会需要反思,相声界更需要自省,我们现在离相声的真正崛起还任重道远,还需要几代相声人共同付出艰苦的努力。
 

1

 
评论列表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的观点或立场)
  
昵称: (必填)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内容: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湘ICP证010023 版权所有:华声在线股份有限公司 精英博客联系电话 0731-84326220